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冲、冲、冲
    :

    那辆推出来的手术车刚刚进了电梯,手术车上的人豁地一便已经跳了起来,撕去了身上的手术服,如果有认识的人在身畔,肯定会狂吃一惊,那不是乔远么?旁边的几个人也紧急脱去了外面罩着的蓝色无菌手术衣,往车子上一堆,等车子下了电梯,随便找了个角落藏了起来,几个人便匆匆地往外赶。

    “乔远,我们只有六七分钟的时间了,希望还能来得及。希望你到听证会现场之后,能把你听到的、看到的、知道的一切,全都跟总盟会的五位巨头们说清楚,拜托了。”他身旁,马滔向他一拱手。

    “只要我知道的,我全说。朴成顺这个该千刀万剐的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他。”乔远狠狠地咬着牙,急急向外走,边走边咬牙切齿地骂道,眼里一片怒火。朴成顺这么做,实在太过份了,他无法不愤怒、不憎恨。

    几个人出了院门上了车子,一路上风驰电掣地便向着听证会现场驶了过去。

    好在听证会现场大楼离这边并不远,如果路上不堵车的话,他们还能来得及。

    天遂人愿,这几天下大雪,再加上单双号限双还有交通管制,私家车极少出门,一路上疾驰而过,终于堪堪在十二点钟的时候,赶到了听证会现场外的那栋大楼前方。

    “快,快,快!”马滔心急如焚地狂吼着,带着乔远便往里面跑,可是刚一到电梯处,却发现,电梯坏了,怎么摁电梯也不动弹,门也不开。

    “这群王八蛋,敢使这样的阴招。”马滔牙根儿都快咬碎了,当即立断,一挥手,“爬楼梯。”

    听证会现场在顶楼十五层,这么爬上去可真是一种折磨,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就算腿累断,腰累折,他们也必须要往里冲,冲,冲。

    一群人随即便进了安全门,一路向上狂奔。可是刚刚到了五楼,马滔刚一抬头,一道风声“嗡”地一下便向着他抡了过来。

    “去你吗的!”马滔自幼习武,身手极佳,再加上这些日子在安保公司的魔鬼式训练,身手更上一层楼,手疾眼快,向下一缩头,避过那把刀,同时闪电般地伸手,一把便抓住了那柄刀的刀背,就势向前一推。

    “扑”的一声闷响,紧接着便响起了一声惨嚎来,那把刀早已经狠狠地砍入了偷袭者的左肩之中,鲜血喷溅了出来,在墙上涂了一朵大大的血花。

    “兄弟们,给我冲上去!”马滔发了一声喊,已经顶着前面无数雪亮的霍霍刀光,狂冲了过去,同时双腕一甩,两柄甩棍“啪啪”脆响,已经伸出了衣袖,前挑后砸,势若疯虎,所向披糜。

    与此同时,从上方的楼道中已经呐喊着冲出了三四十人来,这也是韩平那几位老大最后的班底了,几十个人,登时把楼道堵得满满登登,刀光一片雪亮,拼了命也要在这里拦住他们,拦到听证会的结束,绝对不允许他们冲上去。楼道狭窄,并排站着两个人就已经堵死了,一次性能冲过去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种情况,就算马滔和他手下的人再骁勇,一时半会儿间想打破这道厚实的人墙冲上楼去,也是根本不可能了。

    一时间,马滔的眼珠子都红了,几次三番带人往上冲,可是每一次都是冲到一半被人硬顶了回来,身上也挨了一刀,虽然不是要害,但也是鲜血淋漓……

    楼上,听证会现场,指针滴滴嗒嗒地走着,张凯脸上依旧如冰霜般冷酷,神色看似不变,可掌心中已经浸透了汗水,狠狠地握着拳头,紧盯着门外,甚至,额上、鼻尖儿上也沁出了细密的一层冷汗来。

    随着时间的愈来愈临近,张凯的一颗心也悬了起来,如果乔远不能及时赶到,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白费,今天这个听证会就要不了了之,甚至还会成为赵满堂他们继续攻讦辰哥和自己的藉口,到时候,恐怕他们又会搅风搅雨,甚至借口顺序一哥掌控力不强才导致了这场混乱,逼着j省顺序一哥下野然后重新民主投票选举,这样的话,非但赶不走那几个混蛋,反而还会为以后埋下巨大的祸根……

    一想到这里,张凯的拳头便再次捏紧了。他并不是舍不得现在的这个位置,他只是在担心,如果现在自己坐的这个位置真的丢掉的话,对辰哥是极其不利的,甚至可以预见到更多更大的阴谋将向着辰哥肆无忌惮的全面铺开。

    张凯这一刻真的有些坐不住了,虽然他知道辰哥还有一个b计划,但这个b计划最多能拖延j省更大混乱来临的时间罢了,对于整件事情,根本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可是转头间望向梁辰的时候,他却发现,梁辰依旧神色不变,甚至还向他投过来一个温和的笑容,像是在对他说,“别着急,要相信我们自己的兄弟。”

    张凯深深地吸气,不停地深深吸气,缓解着自己焦躁的情绪,可是这一刻,向来没有任何信仰的他,也开始向上天祈祷,祈祷满天的神佛,保佑他们能在这一场有声的、无声的硝烟中取得最后的胜利。

    “咔……”墙上的大钟时针和分针终于合并,并排指向了十二点正,韩平几个人如释重负,长出口气,望向梁辰,眼神里露出了讥讽和嘲笑。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而梁辰的证据却依旧没呈上来,这一仗,他马上就要输掉了。

    “梁辰,十二点已经到了,你还有什么话好说?”赵满堂心下一块石头也落了地,向梁辰怒喝了一声道。不过他刚才手心里也略略沁出了汗渍来,自打坐上这个位置开始,就再没有人能给他以这样的压力,想不到,今天这区区的一个毛头小子,却让他有些紧张起来,这也让他现在颇为恼羞成怒。

    “没什么好说的,既然证据没有及时送到,那就是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是韩平几位老大指使的。”梁辰摇了摇头,微微一笑,耸了耸肩膀道。

    “你还真光棍,不过梁辰,你空自让我们总盟会五位正副会长等了这么长时间,却连个屁都没有等上来,这个时间上的损失谁来弥补?你能担起得这个责任吗?”这个时候,久未开口的虞占元突然间说话了,可是一开口,却分明是在指责质问梁辰,弄得所有人都是一愣,韩平几个人更是怔然发愣,这老头脑子糊涂了么?怎么居然指责起自己人来了?还是他原本就属于墙头草的?现在看到风向不对就立马转向了?

    赵满堂心念电转,却是瞬间就识破了虞占元的计策,知道他就是故意制造噱头,在为梁辰拖延时间。

    “废话就不必讲了,既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件事情就是韩平几个人做的,现在,就请汪海全会长宣布对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吧。汪会长身体欠佳,坐了这么久,也已经乏了。”赵满堂一下便把虞占元的话头掐死,直奔主题,噎得虞占元直伸脖子,人家已经把汪会长抬出来了,他现在再想说什么,也已经来不及了。

    只得在心底下叹了口气,“小辰子,你的兄弟不争气啊……”他摇了摇头,心底下略微有些失望起来。

    那边,一直闭目养神的汪海全此刻终于睁开了眼睛,盯着屏幕上的梁辰,眼神里同样流露出了一丝莫名的失落来,清咳了一声,淡淡地道,“既然如此,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让他们四个人给子恒还有梁辰道个歉吧,然后对自己的手下严加管束,以后不许发生任何纷争,否则……”

    眼看他这个结果即将宣布完毕,就在这一刻,“砰”的一声,门已经被撞开了,同时,一群满身染血的人,跌跌撞撞奔了进来……

    马滔一群人在楼下疯狂地往上冲,却怎么也冲不上去,不过稍后,楼道下方传来了阵阵狂野的喊杀声,转头一看,是高羽他们带着人已经冲了过来,可是楼道太狭小了,他们冲过来也根本没有用,反倒堵在那里,场面更加混乱起来。这栋大楼处于闹市区中,双方也都不敢开枪,否则引来警方更是一个麻烦事,可无形之中,这也为上面那些人创造了最有力的阻击条件。

    场面僵持,下方高羽一群人心急如焚。

    正在这时,只听见下方一声狂吼,“让开!”随后,便看见十几个无比粗壮的大汉已经冲了过来,之所以说他们无比粗壮,是因为,他们一个个身上居然套着大号的铁皮汽油桶,头上戴着头盔,包括胳膊上、腿上,全都戴上钢铁套筒,捂得风雨不透,看上去就像一个个传说中的钢铁巨人。同时,他们手中还拎着一个个已经点着了捻子的汽油瓶,腾腾腾迈开大步便已经冲了上来。

    “铁龙?”马滔一见领头的那个人,禁不住惊喜交加,这么多天,梁子恒手下的第一号战将铁龙一直和他们在一起训练,他当然认识铁龙。

    “哈哈,滔哥,闪开,看我们的。”铁龙狂笑着,同时舌绽春雷地一声大吼,“兄弟们,建功的时候到了,都他吗给我冲上去啊!”随后,他已经风一般地卷了过去,手里的汽油瓶已经狠狠地向着上面楼道的人群中砸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