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9章 :反水了
    :

    警局这边,乔远正心神不宁地坐在铁椅子上,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他现在倒是受到了优待,审讯员也不用台灯照着他了,也没有继续审问,只是默默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白先明站在室外,焦急地踱着步子,高羽与徐大胆站在警局外面,同样无比焦灼。

    现在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着,眼看着已经十一点半了,可是吴泽那边还没有传回来消息,还剩下半个小时了,他们能及时找到证据吗?

    饶是以高羽的沉着,此刻也禁不住吸气,靠着深深的吸气来镇定自己的情绪,一遍遍地在心底下默念,“我的兄弟,一定能行的,一定能行的。”

    正在这时,怀里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吴泽的电话,他心头大喜。

    电话接通,吴泽的声音传来,沉稳有力,“羽哥,人找到了。”从他的声音里,听不出半丝疲累痛苦,可只有他身旁的兄弟知道,吴泽后背上现在已经被血浸透了,他的额上已经痛得满是冷汗。

    “好,立即打视频电话给白主任。”高羽心中大定。

    稍后,白先明的电话响了起来,接通之后,说了两句,登时喜上眉梢,几乎是以冲刺的速度冲进了警局之中,把电话直接塞给了乔远。

    乔远颤着手接起了电话,随后,便看到了这么多年一直跟着他吃苦受累、担惊受怕让他所欠颇深的老婆,还有他的儿子。

    只不过,两个人现在的惨相让他头皮发炸,尤其是儿子胸前后背臀上腿上那甚至已经生了殂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更是让他一瞬间险些发起疯来。这可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挚爱的人!

    “朴成顺,我草你祖宗!”乔远狂吼着骂道,泪水已经汩汩而下。

    “阿远,你放心,我和儿子现在已经没事儿,这位大兄弟说,待会儿你就能见到我们了,他们是好人啊,为了救了我们,甚至为了救咱们儿子,被人家砍了一刀,流了好多好多的血啊,就冲着这份情,你也凭着良心说话做事,千万不能负了人家啊,否则,我们对不起人家,对不起那位大兄弟啊……”乔远的老婆在电话里泣不成声,同时把手上的鲜血张开给他看,乔远两眼缓缓闭上,泪水汩汩流出。

    合上了电话,突然间他张了眼睛,大吼了一声,“报告政府,我有重要情况要汇报。”

    两个审讯员交换了一个眼神,登时全都兴奋了起来。

    “是朴成顺指使我干的这件事情,他才是背后的主谋。不仅仅有一个朴成顺,而且还有韩平、衣尚民、罗祥这几个人,他们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他们扣押了我们几个马仔的家人,威胁我们就算是进了局子也不能把他们招出来,否则我们的家人就要死……”乔远几乎是以疯狂的状态吼出了这几句来。@&@!

    两个审讯员快速地记录着,这个时候,站在门口的白先明紧盯着乔远,突然间使了个眼神,乔远眼神一瞥,已经懂得,突然间就捂着肚子,“报告政府,我肚子疼,好痛,好痛,痛得受不了了,啊……”他突然间就两眼翻白,嘴里吐着白沫子,一下晕倒了过去。

    两个审讯员吃了一惊,赶紧把乔远抬了起来,给他解开了铐子。

    这个时候,白先明已经冲了过来,“白局,不好,这个嫌疑人好像身体状况出了问题。”两个人齐声道。

    “那还愣着干什么?以人为本,人道主义精神至上,还不快送医院去?”白先明大喝了一声,与两个审讯员抬着人便往外跑,外面的高羽和徐大胆交换了一个眼神,高羽与徐大胆握了握手,“东哥,这一次,真的谢谢你了,无论事成与否,朝人永远记得您这个恩情。”

    “别说了,快走快走,去做你该做的一切。”徐大胆往外推着高羽。*&)

    高羽立即跑远,上了自己的车,引擎咆哮已经开走,同时拨出了一个电话,稍后电话便已经接通,“我是高羽,一切已经就绪,你们立即做好准备,不得有半点延迟,十二点之前,务必要将乔远送到听证会现场。”

    同时再次拨出了一个电话,“滔子,我是高羽,立即加派人手,到医院去,护送人离开。同时在听证会现场暗中多布置人手,防止狗急跳墙,突发情况的出现。”

    紧急布置完这一切后,高羽的车就紧随在那辆送乔远往医院去的警车后面。

    那辆警车呼啸而去,十分钟后,已经风驰电掣地来到了市人民医院。

    “救人,救人……”两个警员抬着乔远下了车,开始大喊。

    “哗啦啦”,登时便上来了一群护士大夫,将表情痛苦捂着肚子不停呻吟的乔远紧急抬上床。不过,看这些人的情况,怎么看都像是事先准备好的。

    急救床一路推向医生办公室,不多时,医生诊断结果出来了,“急性阑尾炎,已经穿孔溃烂,必须要紧急手术。”那个戴着口罩的大夫仅用了不到半分钟,便已经出来了,向着白先明说道。

    “那就手术,要快,犯罪嫌疑人的生命要紧。”白先明“当即立断”,拍板定了下来。

    随后,乔远便被紧急送上了电梯,白先明带着几个人跟在后面,一路到了三楼的手术室。乔远被推了进去,红灯亮起,手术马上就要开始。手术室外面聚集了不少人,看起来都像是等着里面下台的手术病人。

    不过刚过了不到一分钟,里面推出了一个用白布单被蒙得严严实实的人,看上去像是一个刚做完手术的病人,还扎着吊针挂水。

    “借过借过”,两个戴着口罩的大夫和护士把他推了出来,同时手术室外面呼拉拉围上了一群人来,哭声与安慰声同时响起,看样子都是病人家属,推着车子走远了。

    白先明叼起了一根烟来,刚想打着火,却发现是在医院里,只得笑笑拿下来夹在耳朵上,靠在墙壁上,这一刻,他颇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辰哥,我尽到力了,希望能真的帮到你。”他抬腕看了看表,现在,指针已经指向了中午十一点五十三分,最多还有七分钟,听证会就要真正宣布结果了。虽然他不知道有什么听证会,但他听高羽说了,十二点正,是一个极其关键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