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1章 :未听证前硝烟起
    :

    “现在开始开会。鉴于近日以来j省出现的混乱问题,有人质疑是同门仇杀相互操戈,也有人认为是j省顺序老大故意刁难其他老大引发的反弹,还有人认为是之前j省励剑节上出现的不愉快种下的祸根,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为了维护j省的稳定,避免暗秩序失控,加强暗秩序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今天召开这场远程听证会。四位副会长全部出席,包括我们尊敬的汪海全会长,也亲自到会听证,解决争端,这是你们j省的荣幸,也是你们j省的不争。”赵满堂主持会议,说到这里,语气已经严厉了起来,透过视频,威严地扫视了一眼所有j省的老大,陡然间音量提高了起来,“你们j省是怎么搞的?发起了几百近千人的大规模街头混战?还当自己是街头的小混混吗?梁子恒是干什么吃的?他这位顺序一哥在虞会长走后不走,居然就掌控不了这个局势?凭由这些事情的发生?凭由事态的逐渐恶化?凭由这种内耗继续坐视不理?最后还搞到我们的马仔被抓了六七百人进去,这对你们j省的暗秩序乃至全国总盟会暗秩序的威严都是极大的损害,简直混帐至极。并且,我还听说,居然是有人故意居然跟白道联合,用白道的力量来弹压同门,这简直就是欺师灭祖,大逆不道!自己家的事情,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就好了,动用原本就看着我们不顺眼的白道力量来弹压同门,这简直就是对我们暗失序毁灭性的打击,对全国暗秩序的犯罪。如果各省一遇到纷争,都这么干的话,那一切岂不是乱了套?要我们总盟会有什么用?要这个暗秩序有什么用?是不是汪会长辛苦创立起来的这个总盟会,最后就要毁在这些离经叛道的混帐们手中?到最后全国暗秩序毁一旦,汪会长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全国各省各地的地方势又开始各自混战,你争我夺,斗得血流成河,多年前的混乱征战再次重演,而后被政府利用这个机会把我们全部消灭,出现这种情况,你们就高兴了?嗯?”赵满堂说着说着已经激动了起来,一顶接着一顶的大帽子“嗖嗖”地隔着屏幕往这边飞,至于是往谁的头顶上飞,就算聋子都能听得出来。他拍着桌子怒吼着,震得桌子上的茶杯一跳一跳的,整个屏幕都仿佛在跟着他激烈而愤怒的语气而轻颤不休。

    j省所有的本土老大们全都沉默们,梁辰坐在那里,脸色也逐渐阴沉下来。他听说过赵满堂的强势,但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见面,没想到他居然强势到这个程度,而且字字句句都把汪海全会长扯了进来,同时大帽子往死里压,分明就是想来个快刀斩乱麻,不给人以任何争辩的机会,直截了当地把这件事情定性,然后该处理的处理,该收拾的收拾。

    他心底下一阵愤怒,神色阴沉着,默不作声,只是抬眼望着屏幕里的赵满堂,死死地盯着,好像要把这张脸牢牢地刻在记中、永远都不要忘掉似的。

    面对着盛怒的赵满堂,对面那几个新来的老大开始眉飞色舞起来,尤其是朴成顺和罗祥几个人,那叫一个痛快淋漓,终于上面有大头儿开始收拾梁辰了,让他们心头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份外地解恨。他们就不信,在赵会长这样泰山压顶、摧枯拉朽的进攻之下,这个梁辰还能撑多久?就算他想撑,在几位新来的老大眼里,那也不过就是螳臂挡军,只要赵会长继续发力,捻死他真就跟捻死一只蚂蚁般那样轻松了。

    “真是放屁啊放屁!”就在汪海全慷慨激昂地大声质问的时候,突然间他对面传来了一个声音,语气里极尽讥诮讽刺之能事,充满了对汪海全的不屑。所有人都是一怔,不禁有些好笑地转头望了过去,却是对面斜坐着的虞占元,正慢条斯理地将紫砂壶从嘴畔拿开,满脸不屑地骂道。

    “虞占元,你骂谁?”赵满堂大怒,指着虞占元吼道,气得满头白发都快竖起来了。

    “赵副会长,刚才有人在放屁,而且放了好臭好臭的一个屁,薰得我连气都喘不过来了,所以,我在骂放屁的人,你在那里又激动个什么劲儿?莫非你就是那个放屁的人?”虞占元满脸好奇地望着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道。

    “你,你……”赵满堂一口气没上来,险些气死过去。虞占元这话说得简直忒无赖了,可偏偏他明知道虞占元是在拐着弯儿骂自己,却无法开口反驳,如果反驳的话,那他岂不是真的在“放屁”了?

    旁边的两个副会长神色严峻,一丝不苟,专心致致地看着眼前的本子,好像那本子里有金山银山似的,可他们的眼神里却分明闪现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意来,笑得有些妇人式的恶毒。平素里赵满堂的强势实在把他们压制得够呛,今天终于有人来治他了,他们当然乐得看笑话。如果放在平时,恐怕他们现在都已经很恶意地笑得很大声了,不过今天倒是不行。毕竟就这件事情而言,他们暂时还是同盟者,现在就拆他的台,也等于是拆自己的台。

    “我怎么了?赵副会长?我一没有字字句句都扯着汪会长,好像在表忠心,其实就是在扯着虎皮当令箭,拿汪会长的大牌子去压人。二没有拿着‘听说’两个字当法宝,在没有任何根据的情况下将传言当做现实,一顶接着一顶的大帽子往死里扣人,不给人以分辩的机会,指责下属,甚至恨不得剥其皮去其骨而后快。三没有喧宾夺主,强势压人,好像时时处处都将汪会长抬出来表示对他的尊重,其实率先上来就将这件事情给定了性质,完全主导会议的方向,这分明就是越俎代疱,越位行事,其心可诛,其行当杀。所以,我闻不得这个屁,感觉好臭,好臭,真他吗的臭啊!”虞占元用手在鼻端扇了个不停,摇头晃脑地说道。

    可这几句却是说得极其恶毒了,如果汪海全要是一个晕庸无道的会长,恐怕现在就会勃然大怒,对赵满堂起了疑心,就算不将他逐出去,最低限度心底下也是有了极大的戒心了。

    “会长,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虞占元分明就是想挑拨离间,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会长,您可是知道的,我对您的忠心向来可昭日月,对总盟的忠诚可鉴天地,谁敢这么质疑我,才是总盟最大的叛徒,用心险恶,其意当诛。”赵满堂肺都要气炸了,怨毒无比地死盯了虞占元一眼,转过头去向汪海全叫起了撞天屈。

    “哟,这个时候来表忠心么?刚才干什么去了?看你刚才说话的意思,分明就是把自己当成了总盟会的会长来发号施令了,我还真以为新一届总盟会会长诞生了呢。”虞占元在旁边轻锤重鼓,冷嘲热讽,赵满堂简直都要气疯了,这个虞占元虞疯子,简直就是把他的脸皮剥下来狠狠地在地上踩,踩得稀烂,他真想一枪崩了这个混帐。只不过,心底下却有些后悔,自己平素里强势惯了,今天上来也不例外,直接就开炮攻击了,却没有想到被虞占元抓住了把柄,狠狠地羞辱了自己一下,还反过来扣了自己一顶大帽子,心底下这个恨,自己太不小心了。现在他有些被动起来,也只好见招拆招了。

    j省的几位老大们看得瞠目结舌,万万没想到,这听证会才搭个头儿,还没怎么着呢,两位强势的副会长先干起来了,而且碰撞得火花四溅,触目惊心。不过看现在的情况,好像虞占元略胜一筹。毕竟,赵满堂先前的质问与大帽子扣压,多少有些操之过急了,才会被虞占元一下便精准地拿捏到了软肋,大肆攻击。@&@!

    “好了,满堂,满元,你们不要闹了。在晚辈们面前,这样闹将起来,成何体统?亏你们还是总盟会的副会长,也不顾及自己的脸面?”此刻,总盟会的会长汪海全说话了,偌大年纪的一个人了,居然语声依旧洪亮,宛若大钟震鸣,嗡嗡的,膛声很厚重,如果在年轻的时候,声音一定会很好听,甚至可以用很迷人来形容。他对虞占元的称呼还是习惯于用“满元”,那也是一种专属特权了。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赵满堂和虞占元都有些讪讪的,不敢再争执了,包括旁边的两位副会长也全都不自觉地挺直了身体,宛如小学生一样坐得笔直。汪会长的威严倒绝对不是盖的了,虽然年老,但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赵满堂抬头望了虞占元一眼,眼神里的怨毒清晰可见,而虞占元只是继续做着那个狂扇鼻翼的举动,大口喘气,好像真的有人在他身边放屁似的,赵满堂眼里一片怒火,但在汪会长都已经说话的前题下,也只能强行压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