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9章 :挣扎摇摆
    :

    白先明快步走回到了警局,市局之中,就关押着那些骨干分子,现在所有市局治安大队与刑侦支队的人正调集警力,组织十几个审讯组,连夜对这些家伙进行突击审讯,就想撬开他们的嘴巴,看看倒底幕后主使人是谁,如果真能深挖出来,那可是大功一件。不过目前来看,进展不大,收效甚微。

    紧紧了身上的衣服,白先明拎着手里的一个大白色塑料袋,走进了警局之中,径直穿过了廊道,来到了最前方右侧的一个审讯室,打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正有两个警员审讯着乔远。乔远,也是朴成顺手下的头马,以前效力于胡宇,敢拼敢杀,甚得胡宇的青睐,现在急于在新老大面前表功,所以更加勇猛。

    对于局子,他当然不陌生,局里的规则他更清楚,所以,具有相当强悍的反审讯能力,连续两天三夜,连续不断地换了六七波次人马了,依旧没有从他嘴里掏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这家伙自幼习武,练过八极拳和少林拳,身高一米八,长相凶悍,体格粗壮如牛,典型的胳膊上能跑马、拳头上能站上的江湖好汉。

    不过,现在这位好汉爷也有些熬不住了。毕竟,就算铁打的人,被强光照着眼睛,再连续三天两夜不让睡觉,精神也快要崩溃了。他能挺到现在一个字都没说,已经很牛掰了。

    “白局”“白局”,两个警员一见到白先明进来,都站了起来,亲切地喊道。

    其实白先明现在还没有转职成为副局长,依旧是政治部主任,虽然同样是副处级职务,但副局长是局领导,而他的政治部主任这个职位只不过是一条线罢了。但大家之所以这么称呼他,也是因为白先明在局里人缘极好,从上到下都没有对立面,如果照这样干下去,转职为副局长指日可待,是可以预期的事情,所以关系亲近的人,私下里都称他做白局了。

    “我刚出去吃了个宵夜,给你们买回来的东西,你们辛苦了,去吃饭吧,这里我盯一会儿。”白先明将手里那个大白塑料袋递给了两个人。

    “哎哟,哪好意思让白局亲自上阵哪。”右边的那个警员嘴里说着,可是手里早已经接过了白先明手里的塑料袋。

    “少他吗跟我扯淡,这几天我一直亲自上阵来着,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又不是不知道。”白先明笑骂了一句,两个警员拎起了塑料袋走出去吃宵夜了。

    审讯室的门刚一关上,白先明的脸色便冷峻了下来,坐到了审讯台前,将手里的台灯调整了一下角度,照在了乔远的脸上。

    掏出枝烟点上,他冷冷地盯着乔远,也不说话。

    乔远经过这几天的煎熬,已经不成样子了,下巴上铁青的一片胡子茬儿,现在眼皮像有千斤重,连睁眼都费力。

    “乔远,我不想再跟你费话,将你背后的人交待出来吧。”白先明盯着乔远那张满是横肉的脸道。

    乔远耷拉着眼皮,借着机会打嗑睡,根本不理会他,全当做他是在放屁。

    白先明也不生气,只吸了口烟,喷出了半室的烟雾,突然间就叹了口气,像是在自言自语道,“其实,我真的很理解你们这些混江湖的人,尤其是理解你,因为老婆孩子被老大秘密地绑了,所以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也理硬着头皮地往里跳,就算是判你个无期,你也不敢多说一个字,是吧,乔远?”

    这句话刚一出口,原本正耷拉着脑袋在那里打嗑睡的乔远豁地一下抬起头来,又惊又惧地望着他,也不说话,可是身体却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白先明一见他这副神情就知道了,果然如辰哥所说,这小子如此死抗,必定有着这方面的深层次原因。没想到,现在仅仅只是一个试探,敌人的弱点便已经暴露了。

    “真是可惜,你在这里死抗着,妄图救家人一命,却不知道你背后的老大根本不拿你的家人当人看,一日三餐,有时间就让人送一送,没时间就饿着他们,他们现在活得甚至连狗都不如,整天在黑暗的地下室里,匍匐着,被人用铁链子拴着,啧啧,日子无比的难熬。天知道,如果你真的被判了刑,没用的时候,你那个老大还会不会管你的家人,或者干脆不耐烦直接弄死他们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尤其是你判了十年八年的,就更加没用了,那时候j省的江湖道上还指不定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十年后你出来了,你的老大们恐怕也早就不在江城混了,早就走了。唉,乔远,你这样做,值得吗?”白先明不停地叹着气,望着乔远直摇头。

    乔远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咬着牙,脸色铁青一片,难看到了极点。白先明的这番话,无疑直接点中了他的死穴,说到了他内心深处最害怕最担忧的地方。

    他依旧不说话,可是脸上的汗水却如蚯蚓一般,缓缓地向下爬着,顺着下巴颌儿,一滴滴直滴到了衣襟上,转眼间前胸的衣襟上已经滴湿了好大的一片。

    “乔远,如实交待吧,你背后的老大倒底是谁?如果说得清楚,就算是你判刑了,我们也能帮助你把你的家人解救出来,最起码让他们少遭些罪,没有生命之忧。可是如果你还是这样死抗着不松口,恐怕最后你最后的结果必定是天人永隔,就算以后出来,也是流离失所,干什么都没有了。其实细想一想,咱们这一辈子,倒底活的是什么呢?前半辈子或许是为自己活,可后半辈子死命地挣扎扑腾,为的不就是让自己的老婆孩子活的更好一些么?而现在,他们为了你,却遭了这么大的罪,甚至过了今天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天,你希望他们继续活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当中吗?你希望他们有一天真的永远地离你们而去吗?”白先明深深地叹息着,开始了自己的攻心之策。

    乔远牙齿咬得格崩崩作响,猛然间就要站起来,可是审讯椅是铁椅子,并且横在椅子中间双膝上是一根铁横栏,这根铁横栏让他根本站不起来,却是一用力之下,登时摔倒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