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8章 :秘谋
    :

    旁边的几个兄弟登时眼睛全都亮了起来,“懂了,辰哥。”几个人一起点头。

    “我去找六子,紧急发动,调查那几个老大手下骨干的家属,看看他们的下何在。”高羽反应最快,转身便已经匆匆离去了。

    “唔,小泽,帮我约白主任,我现在就要见他。”梁辰望着高羽的背影点了点头,回身向吴泽说道。

    “好。”吴泽走到了一旁去,掏出了手机,紧急联系起来。

    不一会儿,吴泽再次走了过来,“辰哥,白主任现在正在组织人手进行突击审讯,大概晚上十一点钟的时候能有时间,但最多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吴泽走到了梁辰身畔肃容说道。

    梁辰抬腕看了看表,现在是晚间九点多钟,点了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去往市里,十一点的时候准时约见白主任。”

    避风塘茶吧,这是一个并不出奇的小茶吧,消费普通,茶点不错,是那些比较小资但囊中羞涩的小白领们下班之后消遣打发时间缓解压力的好去处。如果放在以往,这里的十一点钟依旧会比较火爆,大部分茶座都会有人。但今天例外,没到十点钟,茶吧就已经清场了,却并没有打炀,似乎有人包了场子。

    而整个茶吧里,只有一个人坐在二楼一个小小的包间里,静静地饮茶,不时看一眼外边外面冬夜里的江城灯景。

    这个茶吧也是朝阳人的产业之一,曾经是大学城几位老大其中的一处房产,原本开的是一间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院,后来被李铁接手后直接改造成了一间茶吧,也算是跨行业转变了。

    十一点钟,茶吧虚掩的玻璃门被推开,白先明裹着一身浓重的寒气,眉间带着一丝倦意,走了进来。

    “辰哥在上面等你。”吴泽迎了过去,低声在他耳畔说道。同时警惕地向外面看了两眼。

    “好,我知道了。后面没有人,我出来吃个夜宵,没人理会。”白先明点了点头,同时低声回答道,向楼上走去,熟门熟路地来到了其中的一间小包房内,走了进去,梁辰正在其中——这里也是两个人曾经多次秘密碰头的地方。

    “白大哥,恭喜你们这一次雷霆行动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梁辰笑着站了起来,向白先明伸出了手去。

    “得了吧,兄弟,跟我你还在假客套。如果不是你,我们哪里能有这样的成果?现在我们局长已经喜翻了心,正准备给我们往上报功呢。”白先明哈哈一笑,见到了梁辰,眉间的疲倦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出的兴奋和钦佩。他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服气这个比自己小太多的小老弟了,简直神机妙算,手笔极大,气势恢宏,居然提前就预知了省里有要开展一次除恶打黑行动,然后让高羽紧急通知给了自己。白先明政治嗅觉当然十分敏感,察觉到了这其中的契机,立马向局长建议,先由市局挑头,在江城开展一次除恶打黑的雷霆行动,如果行动顺利的话,没准儿就能成为全省整个除恶打黑的揭幕战,能在大领导面前讨一个头彩,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如他所预料的,那个早就想顶替市里空缺的政法委书记这一职位的局长大人一听到这件事情整个眼睛就亮了,立马拍板便定了下来,随后便组织全市警力,开展了这一次雷霆行动,此次行动绝对保密,甚至要行动全面结束后才能上报省厅,并且行动过程中所有干警的手机等通讯工具全部都被收缴了上来,就是避免通风报信情况的出现,这也是此次行动取得如此辉煌成绩的关键之中的关键了。

    当然,具体过程之中,吴泽也是起了不小的作用,那些穿着便衣被打的警员,其实也是他事先“安排”好的,就为了往死里整那些骨干,把这些骨干弄个大罪名抓起来狠判几年,让那些新来的老大们无人可用,才是吴泽最狠的一招。当然,这并不是梁辰的授意,而是私下里吴泽通过他“交朋友”的个人关系,才达到了这个锦上添花的效果了。事实证明,这个效果确实不错。

    “往上报功?呵呵,但愿这个功劳,能批得下来。”梁辰摇了摇头,微微叹了口气道。

    “怎么?出什么问题了么?”白先明一皱眉头,有些不解其意。

    “或许会有些小问题,因为省里的某位要人准备开展这场打黑除恶的对象是我。”梁辰抬眼望着他,神色平静地道,甚至还带上一丝自嘲和调侃。

    “什么?哪个大领导?”正捧起了手里的咖啡杯子要喝上一口暖暖身子的白先明手一颤,一杯咖啡险些撒了出来。

    “李治国。”梁辰毫不隐瞒地说了出来。

    “新来的省政法委书记?天,辰哥,你是怎么得罪上了他的?”白先明终于坐不住了,一下站了起来。

    “具体原因,我现在不方便说,不过并不是我得罪了他,而是他此次来j省,恐怕就是为了对付而来的。所以,你们的这一次行动,未必就会收到多大成效,甚至,你也许会因此受到牵连,失去你现在得到的某些东西。白大哥,你害怕吗?”梁辰若有深意地望着他问道。

    白先明盯着他,缓缓地坐了下来,半晌,摇了摇头,笑了,“辰哥,你这么问我,是太小瞧我了。没错,我确实对更高的职位有着热切的政治谋求,可那不过就是在仕言仕罢了,人一辈子,总要有些追求,既然我入了这一行,暂时不能抛下,就只能往前走。但如果说把这东西看得比命还重,任何时候都不忍撒手,甚至忘了现在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谁给予自己的,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白先明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人总得有良心,总得知恩图报,如若不然,人就是畜牲都不如。辰哥,我想不表什么忠心,也不想说其他的都不必说了,现在需要我做什么,就你一句话。”白先明抬起头盯着梁辰,经历了最初的冲击之后,眼神淡定而平静,不过这平静和淡定之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坚韧的坚定。

    “好,白大哥,我果然没看错你。”梁辰赞赏地点了点头,白先明这句话,让他彻底放下心来。真金不怕火炼,越是关键时刻,越是考验人的时刻。

    “那我也不多说什么了,白大哥,乔远、吕德、张驰、王少华几个人,审得怎么样?有效果吗?”梁辰问道。他所重点提到的这几个人,全都是新来的韩平、衣尚民、罗祥、朴成顺这四位老大手下的头马,也曾经是退下来的那几位老大的心腹,现在转投几位新老大,为他们卖命。那些日子里发生的打砸事件,全都是他们带着人做的。这一点,梁辰早就得到了相关的消息。

    一问到这几个人,白先明脸色阴沉了下来,摇了摇头,“这几个人我已经重点关照了,可他们的嘴巴还真硬,就是不说幕后的主使人是谁,只说看李吉还有张凯不顺眼,才带人砸他们的场子,看起来是早就事先串好供了。现在为止,已经连续地换人审了他们两天三夜,他们根本没有睡过觉,可一个个的倒真是能挺。想不到,他们身后的老大,还真有能量,能让这些新投的马仔们如此忠心。”白先明揉了揉眉心,颇有些烦燥的地说道。高羽事先也跟他交待过要重点关照这几个人,不过目前来看,审讯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忠心?呵呵,那也未必。”梁辰摇了摇头说道。

    “或许那几位新来的老大对他们上了什么其他的手段也未未可知。”白先明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梁辰的观点。

    正说到这里,梁辰怀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是六子的电话。

    “要不要我出去一下?”白先明拿眼望着梁辰,梁辰向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出去。随后在电话里静静地听着,一分多钟后,他摞下了电话,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后,他面容一肃,“白大哥,还有些事情,需要你帮我做。”

    “你说吧,只要能做到,必定尽全力。”白先明坐直了身体,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梁辰。

    “两件事情,第一,你今夜回去后,继续突击审讯乔远,适时向他透露一下我的善意。”梁辰向白先明招手过来,轻轻地在他耳畔说道,白先明凑过去,边听边点头。

    “第二,明天早晨,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的人安排一次探视。当然,最好是你的人在场,要求嘴严些的,记忆力差些的,听过之后便会忘记的那种手下。”梁辰微笑说道。

    “没问题。我在局里还有些死忠。”白先明点了点头,说罢已经站了起来,“我先走,明天早晨,让你的人来,就这样。”他一如来时那般风风火火的去了。

    望着他的背影,梁辰唇畔绽开了一丝微笑。

    “辰哥,白主任这个人,会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吴泽出现在他的身后,小声地问道。他有些担忧这些人。

    “不会的。”梁辰摇了摇头,“我相信他。”梁辰补充了一句道,当然,他更相信的是自己的直觉和眼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