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

    “梁辰的敌人?凭你也配?”王见远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摇头一笑,却是不屑的冷笑。这么一个水做的娇滴滴的人儿,居然说自己是梁辰的敌人,不要让人笑掉大牙。

    “无论配不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况且,她能帮到我们,就配得上称为梁辰的敌人,配得上成为我们的朋友。”刘宇站了起来,拍了拍王见远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她跟梁辰有什么仇?”王见远皱眉问道,再次打量了她一番,却还是有些看不太懂她。

    “梁辰夺走了原本属于我的东西,而且,还侮辱了我,我要让他十倍地还给我。”那个女子说到这里,眼里闪耀着仇恨的火焰。

    “侮辱了你?难道梁辰对你始乱终弃了?”王见远有些好笑地望着她。以他对梁辰的观感,必须要承认,凭梁辰现在的条件,无论是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招招手就可以了,还真没必要强取豪夺的。所以,这个女人所谓的侮辱,大概跟情事有关。不过看她的年纪好像比梁辰大了七八岁,跟梁辰发生什么关系的好像也不太可能,当然,除非梁辰有那种恋姐类的恶趣味——大多数男人一提到男女,都喜欢用这种比较暧昧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王见远倒也不能免俗了。

    “说这些没营养的有意思么?王老大,我是来与你们合作的,不是来受你侮辱的。”那个女子挑了挑细长的蛾,眼神凛厉了起来。

    刘宇出奇地闭上了嘴巴,好整以暇地望着两个人斗口,却不再插话,大概,也是想用事实教育一下自己的这个兄弟,永远都不要小瞧女人。

    王见远原本就是从全国总盟会来的人,而且还是最强势最有可能登顶的赵副会长的亲信,所以本身就是高傲无比,再加上来到这个破j省以来一直被梁辰压着一头,使尽浑身解数也斗不过人家,憋了一肚子的火,现在这个小女人又跟自己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居然敢这样跟自己说话,登时火就上来了,“臭娘们,你拽什么拽?合作?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倒底是个什么德性。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一群兄弟轮你的大米再把你卖到柬埔寨去接那些黑皮猴子?”王见指着她的鼻子毫不客气地骂道。

    “王老大,难道总盟会来的人,都只会这样欺负一个女人么?”这个时候,门外又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王见远愣了一下,转头望了过去,就看见门口走过来一个高大的男子,面容冷酷,眼神阴挚,那双三角眼里仿佛永远蕴藏着毒蛇的影子,无论是盯谁一眼,被盯着的人都有一种让蛇咬了一口的寒冷感。

    “刘华强?”王见远一见这个人,倒是吃了一惊,“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眯起了眼睛,看了看那个女子,又看了看刘华强,眼睛里逐渐涌起了警惕的神色来。瞟了刘宇一眼,却看见刘宇没有半点吃惊的神色,好像一些都在他预料之中似的,他禁不住又是一怔,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阿远,刘老大现在已经成为了我们最坚定的盟友了。而这个女子,叫做赵妍,就是他介绍来的,现在,也是我们的朋友了。”刘宇这个时候终于站了起来,向王见远一笑介绍道。

    “朋友?刘老大前几天不是一直不同意跟我们结成同盟共同对付梁辰么?怎么现在又改了主意?”王见远皱眉警惕地盯着刘华强问道。刘华强这个人向来阴挚善变,而且心狠手辣,他必须要提防这家伙。

    “此一时彼一时。几天前,我确实不想淌这趟混水,因为梁辰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但现在我已经改主意了,梁辰是杀了我亲弟弟的生死仇家,他的脑袋,属于我。我要把他打落十八层地狱,让他生死不能。”刘华强坐了下来,点燃了一根烟缓缓地说道,说到这里,眼睛陡然间变得一片血红,里面充满了残忍暴戾、无比仇恨的噬血光芒来。

    “杀了你亲弟弟?”王见远眯了眯眼,有些不确定刘华强这句话的真伪。毕竟,现在属于非常时期,他必须要对谁都有所警惕,就算宇哥同意,他也必须要提防。

    “我的人亲眼所见,并且,已经拿到了证据。”那个久未说话的女子微微一笑,同样坐了下来,就坐在了刘华强的身畔,熟练地点燃了一枝烟,喷出口烟雾道。

    “就算是你向刘老大揭露了这个秘密,又有什么资格与我们平起平坐谈什么合作?”王见远哼了一声,望着她的眼神有些不善。刘华强成为他们的同盟者,这当然是一件好事,但这个女人靠着刘华强就想跟他们平起平坐,又有什么资格?

    “她有这个资格,因为我们想真正搞垮梁辰,还需要借助她的力量对梁辰进行压制。”这个时候,刘宇再次说话了,慢条斯理,语气却十分确凿。

    “借助她的力量对梁辰进行压制?宇哥,现在这个j省,还有能真正压制得住梁辰的人吗?就算我们联合在一起,能与他抗衡就不错了。”王见远实在不想这么说,但不得不这么说,凭心而论,他还是很实事求是的人。

    “呵呵,阿远,其实你应该换个角度看问题。可以想一想,梁辰这一次用白道的力量雷霆一击,打压我们,我们是不是可以同样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呢?”刘宇微笑反问道。

    王见远皱眉想了想,叹了口气,“宇哥,咱们现在立足未稳,j省又不像其他地方,以前在虞占元和杨忠勇的控制下,我们对白道的渗透得还不够,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渗透进来,能动用的资源可怜得有限啊。”他的语气里透出了一丝无奈来。没办法,j省因为虞占元尤其是杨忠勇的缘故,根本就是铁板一块,总盟会高层的力量无法向这边渗透,就算本省的老大对这里的白道力量也在虞占元的控制下渗透得很少,凡事都要通过虞占元去解决,根本不给他们自行接触的权力,所以,他们对j省白道很是无奈,根本无法借势。

    “所以说嘛,我们要要借助这位赵妍赵小姐的力量了。”刘宇一笑道。

    “她?凭什么?”王见远眯起了眼睛,再次上下打量着赵妍,颇有些惊诧起来。能让刘宇反复强调并且如此高看一眼,这个赵妍,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人物了。

    “凭我怀了江城市市委书记房德坤的孩子!”赵妍轻抚着小腹,神色平静地说道。

    “什么?”王见远狂吃一惊。

    “我是房德坤的地下情人,所以,我能帮到你们。”赵妍也不再费话,直截了当地说道。

    王见远被这一记重锤轰得脑子嗡嗡做响,有些发晕。这女人,居然以身体为武器,钓上了这么大一个凯子,如果她真能吹得到房德坤的枕边风,借助白道的力量,他们想跟梁辰斗上一斗,好像也不是那么太难的事情了。

    “赵小姐可是位奇人,曾经是大学城那边的大姐头,后来被梁辰强行驱逐了出来,结下了死仇,发誓要一雪这个耻辱。唔,后来不但钓住了房德坤,而且还偶然间得知一个村子里的小流氓看到了梁辰和他的兄弟亲手杀了刘老大的弟弟,便找到了刘老大,还一力促成了我们与刘老大的这一次联盟。赵小姐绝对是一位不可小觑的奇女子,也绝对拥有与我们合作的资格。阿远,你对赵小姐一定要礼貌客气。”刘宇微微一笑,大致将情况跟王见远说了一遍,王见远目不转睛地盯着赵妍,心头凛凛然间升起了阵阵寒意——看起来男人成事靠智勇,女人成事靠身体这句市井俚语还真不是盖的,用在赵妍身上简直太恰当了。为了报仇,她居然不惜以身体为武器,当然,她的姿色也确实很出众,否则也钓不上房德坤这条大鱼了。

    沉默了半晌,与刘宇隐蔽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王见远清咳了一声,收起了之前所有的轻视,带上了几分尊重,缓缓问道,“你想要什么?”

    “一,梁辰要死,他的骨干也不能留。二,大学城归我。三,把我举上j省十三位老大其中之一的位置。”赵妍毫不含糊,直截了当地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赵小姐胃口倒是不小。”王见远沉默了一下,有些勉强地笑了笑。

    “现阶段,我能帮到你们,不是吗?”赵妍挑了挑细眉,冷冷地道。的确,她现在确实有说这种话的底气。“同时,如果你真的很诚心,我还有让你们更加惊喜的事情要告诉你们。”赵妍说到这里,眼里闪过了一丝异样的神彩。几个人同时惊诧了一下,刘宇和王见远相互间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震惊的神色。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真的很不简单。

    “我只要最后梁辰让我来杀。”沉默了半晌的刘华强此刻也开口说道,语气阴冷像三月里春风未化开的那股阴冷潮湿,从骨子里透出了一股怨毒的仇恨来。

    “那我们就是朋友了。”刘宇哈哈大笑,向着两个人伸出了手去。王见远也同时伸出手去。

    于是,为了各自的利益和眼前共同的目标,四只手交叠握在了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