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4章 :麻烦大了
    :

    “狂潮”ktv,这是整个江城十大顶级ktv之一,相当出名。当然,这里也是李吉代替梁辰所控制的场子。

    这也是目前为止,李吉下属所控制的场子里为数不多的没有被刘宇他们砸过的一个。大概那几位新来的老大也知道,做事必须要有个度,毕竟这样日进斗金的大场子是梁辰的命脉之一,不到最后可以完全撕破脸皮的时候,是不能砸的。

    当然,前期砸那些小场子只不过是一次又一次小规模的火力试探罢了,而试探的结果证明,梁辰也不过如此,情愿当一个缩头乌龟,接下来如何动作,就在于他们自己去考虑了。

    黑暗中,一双双阴狠的眼睛盯着那边灯红酒绿的ktv,每一双眼睛里都闪烁着暴戾与冲动的渴望。无可否认,狂潮ktv的装饰装璜在江城是绝对的一流,随便开一瓶最普通的酒都要五百起,这里是真正有钱人才能玩儿得起的地方。人的心底,一般都有一种黑暗的**,那就是,如果能把有价值的、瑰丽的东西毁灭掉,也能渲泻一种无名的狂暴,满足心理上某种畸形而变态的快感,这就是毁灭的乐趣。

    不得不说,能砸掉这样一个极其高档的娱乐场所,对于很多平时连这里的大门都没有迈进去过的地痞流氓来说,这绝对是一种无法形容的享受。

    “兄弟们,今晚可是大行动,咱们待会儿要干得漂亮,不能有半点丢脸。我们要彻底把梁辰还有李吉他们干垮,只要他们垮了,以后这样的场子就是我们的了,里面的酒随便喝,歌随便唱,小姐随便玩儿。”一个长着对金鱼眼睛肿眼泡的家伙坐在一辆依维柯上,向着对讲机里跟自己的小弟们做战前动员,嗷嗷地喊,使劲儿给所有人打气。

    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晚九点钟,还有一分钟,时间马上就要到了,他脸上泛起了一丝狞笑来,“都他吗给我下车,打起精神来,干他们丫的。”

    说着话,他叼着烟,已经拎着一把开山刀带头便走下了车子。

    随着他的一声喊,旁边的车子里也陆陆续续下来了六七十人,黑压压的一片,人人手中都拎着开山刀或是棒球棍,一个个跟在那个身高体阔的壮汉身后,踏着地上还未消融的积雪,咯吱咯吱向着那边狂潮ktv走了过去。

    路两旁的行人一见到这帮凶神恶煞手里还拿着刀枪棒棍的家伙们,登时便骇了好大一跳,没人敢上前,原本往前走的立马绕路避开,避不开的赶紧闪身躲在角落里,就连马路上的车子都一辆辆地被他们截停,不敢再往前开,甚至连喇叭都不敢按,就怕惹到这帮凶神恶煞,遭了无妄之灾。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什么?”门口的两个保安乍着胆子哆哆嗦嗦地拦在他们面前。

    “去你吗的!”那个身高体阔的大汉暴躁地吼了一声,一刀便抡了过去。两个保安见势不妙,赶紧闪到一边去往里跑。

    外面的那六七十条恶汉狂吼一声,忽啦啦地便往里涌,大堂里的吧台小姐吓得尖叫着拿起了电话,刚要拨号,却被一个头发染得焦黄的小流氓一棒子砸在了电话上,登时那个电话便被砸得稀烂,碎片飞溅。

    “所有人,都他吗给我听着,今天老子是来找李吉晦气的,不相关的人,马上滚,否则待会儿打起来,小心崩你们身上血!”那个领头的大汉一步三摇地走到了一楼那个巨大的舞池台上,来到了dj身旁,将他一脚踹到了旁边去,拿起了话筒,狞笑着吼道,同时狠狠地一刀砍在了音控台上,登时整张台子火花四溅,如同放起了满天礼花一般。

    “啊……”一群人尖叫着便往外跑,刹那间,整个ktv乱成了一团,那些暴徒们兴奋起来,嗷嗷地狂叫着,用刀枪棒棍狠命地敲击着吧台,砸向了玻璃门、砸向了酒柜、砸向了直垂下来的水晶大吊灯,砸向了价值十几万的玉雕……反正,他们砸向了一切易碎可砸之物,除了没在这里放一把火之外,其他的能做的基本上都做了,就是四个字,暴力破坏,砸,砸,砸!

    短短几分钟,豪华无比、美仑美奂的整个ktv已经被砸得千疮百孔、支离破碎,除了没拆房子之外,离废墟的概念好像也不算太远了。

    在无数人哭喊惊叫声中,一群恶汉们放声狂笑。不过,砸了这么半天,却没有人来阻止,这件事情倒是透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来,可他们已经砸到了兴起处,又哪里还管有没有人来阻止?这个时候,就如同正梅克拉物到了无比激爽的时刻,别说有人阻止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恐怕也无法阻止得了他们,现在的他们,已经彻底疯狂了起来,破坏的**在激烈的破坏中被渲泄得淋漓尽致,他们还要暴力些,再暴力些!

    可就在他们砸得兴起无比之时,猛然间,一声高喝响了起来,“都给我住手!”随后,两个身穿便装的人拦在舞池中间,边奋力制伏了两个正抡着大刀片子在追砍两个保安的人,边高声狂喝道。

    “住你吗的手啊住手,砍他们!”那个领头的流氓狞喝了一声,刹那间,六七十人呼啸而去,团团将两个穿着便装的人围在了中间,刀枪并举,就要把他们全都砍废在那里。一群家伙现在砸东西已经不过瘾了,就盼望着能有谁出现阻止他们,然后砸人再发泄一下。

    “我们是公安局的,都不许动?谁敢动,我们就打死谁!”那两个人动作倒也不慢,同时亮出了枪,一手抓着两个正蠢蠢欲动的家伙,一手持枪指向了那帮家伙。

    所有人都是一怔,围在一旁,不敢

    “去你吗的,有枪就了不起啊?还装公安?虎哥,我认得他们,明明就是李吉的人,还在这里装威风,等援兵,干他们!不能让他们把援兵等来。”突然间,也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发出了一声喊,同时几个酒瓶子带着“嗡嗡”的风声直抡了过来。

    两个人下意识地一躲,酒瓶子正砸在了身后的大柱子上,登时鲜红的酒液流淌出来,玻璃碎片崩溅得哪里都是。

    受那个发一声喊的人鼓惑,登时一群暴徒又开始发起疯来,疯狂地扑了上去,拼命地抢他们手中的枪,刹那间,七八个人便已经扑在了两个人身上,扭缠在一起,眼看枪就要夺走。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间便是警笛声大作,紧接着,车轮胎与地面剧烈的摩擦声响彻不停,一片急促而纷沓的脚步声响起。

    随后“砰砰砰”三声枪声响起,打得天花板石膏壳疯狂向下激溅而落,“里面的暴徒都听着,全都住手,谁敢违抗命令,当场击毙!”外面高音嗽叭声响了起来。

    一群暴徒此刻才清醒过来,全都呆住了,往外一看,只见外面红蓝暴闪警灯闪得触目惊心,给人以极大的心理刺激。同时,面前是一排防暴警察竖起的密密麻麻的防暴盾,盾后,是一排排的特警还有武警以及警员们,长枪短枪几十把对准了他们,让他们狂吃一惊。

    “所有人,丢掉武器,抱头,蹲下!”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人,神色威严,用手指着他们喝道。

    “哗啦啦……”刀枪登时扔了一地,一群人不得不抱头蹲下。一群特警们登时冲了过来,亮出了雪亮的铐子,把他们全都铐了起来。

    “警官,为什么光抓我们,不抓他们?他们刚才可是非法持枪,而且还冒充警员的。”那个领头的大汉万万没料到警察的速度居然会这么快,不到十分钟就到达了现场,他们连退的时间都没有,这相比于国内以前警察办案的龟速来说,简直是个奇迹了。看着那两个鼻青脸肿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警员,他有些不服地骂道。

    “去你吗的,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警察,便衣警察!兔崽子,你不但入室砸抢,而且还敢公然拒捕,袭警夺枪,等着把牢底坐穿吧!”那个较为年轻的警员已经冲了过来,上去劈头盖脸就是一个大嘴巴,打得他嘴角流血。同时从怀里掏出了警员证,递到了他的眼前。

    那个壮汉登时脑子就是一晕,轰轰作响了起来,“这下坏了……”他看着脚底下那把刚抢过来又被人缴了下去的手枪,脑子里嗡嗡直响,就跟一万只绿豆蝇在叫似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居然真的是警察,而且是便衣警察。

    “我草他吗的,刚才是哪个王八蛋说认识他们是李吉的人?可把老子坑惨了……”他恨得心里头滴血,嘴里都快吐血了,牙根儿都险些咬断,却被身后的警察狠狠地推了一把,“走!”于是,他不得不拖着踉跄的脚步往外走,边走边在心底下狂嚎,“那个敢阴老子的小兔崽子,你等着,等老子出来的,非要找到你,扮了你的皮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