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2章 :继续喝酒
    :

    “羽哥,这是啥意思?试图激怒我们?这不明摆着呢吗?就是想跟我们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还用激怒我们?只要对我们攻击就是激怒我们。至于达到某种目的,啥目的啊?就是想把我们干残干废了,这就是他们的目的。”李吉翻了个白眼,在旁边嘟囔着,觉得高羽这是一句废话。

    “闭嘴,听羽说下去。”旁边的张凯哼了一声,不满地看了他一眼。李吉摸了摸大光头,不再言语了。

    “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倒底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他们想把我们彻底找残废,将我们连根拔起,以他们现在的实力,是根本不现实的。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我们是坐地虎,他们是外来者,就算是头龙,我们在这里经营了这么长时间,他们想拔起我们,简直就是开玩笑。我看那六位老大应该都不是蠢货,不可能拿自己的这颗鸡蛋来碰我们的这块硬石头。要知道,现在我们可是集合了梁子恒梁老大的力量,再加上吉子你现在发展的力量,更有大学城这边几千兄弟做支撑,还有无数产业,他们想动我们?如果不是脑子锈逗了,就不可能跟我们全面开战。就算想,也不可能明面开战,只能继续积蓄力量,或是暗地里搞小动作罢了。而现在,他们却选择了跟我们正面对抗,攻击辰哥,明摆着就是亮起了跟我们干的旗帜,他们真的会这么傻?就算是背后有总盟会几位副会长的支持,也不敢这么跟我们摆明车马大打出手吧?”高羽摇了摇头,虽然没有想通这件事情的具体环节,但还是觉得十分的诡异。

    “咦,羽哥说的倒也是啊。咱们现在的力量联合在一处,可以说是j省最强大的暗秩序力量了,他们居然跟敢跟我们开战?除非他们真的想死了,或是想早点儿滚出j省。可他们袭击辰哥,又倒底是为了什么呢?”李吉倒是反应了过来,大光头挠得咔咔做响,点了点头,随即又疑惑了起来。

    正在这时,梁辰手机短信声音响了起来,接起来一看,笑笑向大家扬了扬手,“我们的情报过来了,确实是那六位老大的人干的,千真万确。”

    谁都没有问这个情报的来源,大家心知肚明,不需要梁辰解释。

    “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越发显得诡异了。不管怎样,他们现在肯定是故意这么做的,要是按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他们这么做,就是想把j省的暗秩序搞乱,至于是不是想打倒我们,这个问题或许根本就不重要了。”高羽摇了摇头,继续引导着大家的思路,屋子里,每个人都开始沉思起来,想不通他们这样做倒底是为什么。

    梁辰望着一群兄弟,很是欣慰,现在这种沉思的场面才是他最想看到的。毕竟,兄弟们无论如何,都是在用心地思索,肯动脑,就已经是成熟的标志之一了。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吧,现在我们要面对的问题就是,如何应对,这才是关键。否则,就算搞清楚了他们的目的,我们束手无策也没有用。”这个时候,在一旁沉默了半晌的吴泽说话了,喷出了口烟雾,他说道。

    “唔,小泽说的对,其他的问题先搁置一旁吧,我们现在着重要考虑的是如何面对眼前的问题。他们现在已经向我们发起了挑衅,接下来,他们还会再怎样做?预测到对手的下一步动作,才让我们不至于那么被动,见到招式的时候才被动反应去拆招。”高羽点了点头,继续引导着这场讨论。

    梁辰一直没有说话,他这也是有心想锻炼这些兄弟们的思考能力。只有不断地思考,研究解决问题,才能让他们日益变得更加成熟。

    “依我看,他们接下来估计还会是那老掉牙的几招,一个是搞暗杀恐吓,另一个就是去砸我们的场子,仅此而已。”旁边的张凯一上一下地抛着手里那把锃亮的刀子,冷冷地道,却是一语中的。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代替梁子恒成为j省暗秩序顺序一哥,他对这里面的门道已经是十分了解了,俨然间逐渐地具有了一个真正老大的气质。

    只不过,这种气质偏冷偏暗,除非是最亲近的兄弟,否则即使是自己人,如果不是十分亲近的那种,跟他待在一起的时候,都有一种寒冷的感觉。

    “小凯说得没错,如果不出所料,应该就是这几样罢了。既然如此,近期内,大家都小心行事,出门多带人,防止任何意外情况。另外,如非不得已,晚上都要回到大学城这边来,这里是我们的基地,想必他们还没那么大的胆子敢摸到这里来。所有的场子,也都严防死守,小心有人来闹事。”高羽点了点头,说道。他知道梁辰一直是在有意竖立他的权威,出于替梁辰分忧的考虑,他也毅然挺起了这副担子,否则,也不绝对不会逾权做出这个决定来的。

    “好。”一群兄弟轰然应允,对于高二哥的威望,他们是必须要服气的,这不仅仅是看在辰哥的面子上,更是因为高二哥这人沉稳有魄力,确实服众。

    “可是,我们难道就这样被动挨打么?这什么时候是个头?”李吉皱着眉头,提出了自己的疑义来。并不是顶撞高羽,而是这么憋着挨打,确实够窝火的。

    “在敌人的目的没有搞清楚之前,我们不敢轻举妄动。”高羽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我同意羽子的意见,不过,吉子说得也有些道理,防守固然重要,但主动出击还是必须的。虽然我们现在不清楚我们的对手是什么目的,但我们一味的退让,他们肯定还会变本加厉,更加猖狂,适当的时候,也有必要还击一下。”这个时候,久未说话的梁辰微笑插了一句嘴道。

    “辰哥,他们就是想激怒我们,让j省暗秩序混乱,如果我们真要主动出击,是不是会中了他们的下怀,入了他们的圈套?”高羽眼里露出了一丝疑惑,有些不解地问道。所有的兄弟也都将目光集中在梁辰身上,希望辰哥给出一个答案来。

    “呵呵,主动出击,未必就意味着我们也要出动人手去砸他们的场子,去跟他们对着干,刀光剑影,血腥厮杀。”梁辰看了所有兄弟一眼,最后将眼神落在了高羽脸上,意味沉长地一笑说道。高羽一怔,随后眼中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来,半晌,笑了,钦佩无比地看了梁辰一眼,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懂了。

    “辰哥,您说的意思是,不用通过武力解决?那咋解决啊?”旁边的马滔摸了摸刮得发青的胡子茬儿,觉得辰哥的话有些不太好理解。他是个粗人,脑子里倒没有那么弯弯绕了。

    “这一点,我想小泽应该很清楚了。毕竟,他的那些朋友好像不是白交了。”高羽哈哈一笑,望向了吴泽说道。

    吴泽愣了一下,望向高羽和梁辰,沉吟了一下,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笑容来,点了点头,“我明白,完全可以完美配合。”他也表示懂了。

    “靠,你们能不能不这么打哑谜啊?有啥话直说成不成?我都快让你们整懵了。”旁边的李吉狂翻白眼。

    “不懂就自己想去。辰哥说过多少次,学会思考才意味着成熟。”吴泽笑骂了一句道。

    于是,李吉只能在一旁抓耳挠腮憋得脸通红地想。

    “好了,先不说这些了,天寒地冻的,浩然,告诉后厨,整两个好菜,哥几个整两盅。”高羽哈哈一笑,就是不给他说清楚,几个向来神经大条脑筋粗的家伙冥想苦想,结果这酒都没喝好。

    席间,喝了几杯之后,高羽带着几个人便出去了,也不知道是去找谁办什么事了。与他一起出去的还有吴泽,梁辰也未阻止,他也是有心通过这件事情考验一下这些兄弟们的智慧与成熟程度,看他们在没有自己全面参与的情况下,倒底能做到如何程度。

    “我去找白主任,你去联络你那些基层的朋友,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办得漂漂亮亮的,让辰哥见证到我们的能力。”出了门,高羽向吴泽慎重地说道。

    “明白,羽哥,你放心吧。”吴泽用力地点了点头,带着一票兄弟,已经转身离开了这里。

    高羽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同样带着几个身手的兄弟上了车子,走了。

    屋子里,一群兄弟们正喝酒喝到酒酣耳热之时,突然间张凯和李吉的电话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两个人接了起来,只听了几声,面色都骤然而变。

    “啪”李吉一拍桌子,两只铜铃眼中凶光闪闪,“吗的,他们居然动手了,连砸了我十四个场子。”

    “我的也是,铁龙告诉我,八家场子,同时被砸。”张凯同样眼神不善地摞下了电话,向梁辰说道。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梁辰的脸上,那些人居然连夜动手,这也颇让他们感觉到了一丝意外,当然,更多的是愤怒,现在,就看辰哥如何决断了。

    谁知道,梁辰非但没有愤怒,反而笑了,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急什么?继续喝酒。”

    说罢,他一口饮尽了杯中的酒,转头望了望窗外,夜幕已经降临,可那漆黑的夜幕下,却有闪闪华灯,早已经悄然亮起,驱退着那无孔不入的黑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