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激怒的阴谋
    :

    “辰哥,辰哥……”喊声响成了一片,一群兄弟你拥我挤着往里抢,一个个急得眼睛里直冒火,直到看见了梁辰正好端端地站在宽阔的修车车间里,一群人才算放下心来。

    “辰哥,我知道是谁干的,肯定是那帮王八蛋,现在我就去灭了他们!”李吉握着拳头,脸色一片铁青,敢动辰哥,那真是想死了。

    “不用你动手。今天晚上,我去解决他们。”张凯眼神冷得像用寒冰雕成了两把刀,望向哪里,似乎哪里都能结成冰花儿。

    “吉子,如果你做事永远只是这么冲动,你也就能做一个代言人了,做不成一个真正的老大。小凯,你的表现也令我很失望。”梁辰负手望着他们,摇头叹了一声道。

    “我不管,辰哥你就是我们大家的命,谁敢动我们的命,我们就要谁死。”李吉牙齿咬得格格作响,腮畔的肌肉怒凸而起,显示着现在心底下的怒火已经压抑到了极限。

    “我也立即组织人马,干他们娘的。”马滔同样怒了,虽然他没有去做梁辰的代言人,但现在这个安保公司规模如此之大,而且都是清一色的棒小伙,并且都经历过极其严苛的训练,现在他就相当于手握重兵的一方诸侯,如果真的要发起威来,恐怕这整个j省也是要颤上两颤的。

    “都稍安勿躁,我们先去球室再说。”高羽一挥手,压制了一群兄弟的怒吼声,带着人往球室走去。梁辰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在所有人的簇拥下,出了修车厂,上了车子,往球室那边而去。

    “吗的,别叫我知道是谁干的,如果我知道了,第一个去砸碎他们的脑袋瓜子。”一个留守下来修车的兄弟手中的扳子都快捏得变形了,望着梁辰他们远去的背影,眼神崇仰中又满是愤怒。

    “先把辰哥的车子修好吧。这群混帐王八蛋,要搁我知道是谁,天天去砸他们的车,就算砸不到他们也恶心死他们。”其他的几个兄弟在想像中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在为他们心目中神一样的辰哥报着仇……

    吉浩球室,今天不营业,楼上的音乐茶座改成了临时会议场,无数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端了上来,屋子里烟气岗岗的,满是呛人的烟雾。

    “辰哥,肯定是那新来的几位老大干的,我敢百分百的打保票。这些日子我一直派人暗中盯着他们,他们小动作频频,横联纵达的,还一个劲地拉拢赵骏和蔡文龙几位老大,就想联合对付我们。现在,他们趁着虞叔走了,j省暗秩序出现了权力真空,就想搞风搞雨了。今天居然这么嚣张,敢派人埋伏辰哥你,要是不对他们还以颜色,他们肯定还会蹬鼻子上脸,指不定又搞出什么事来,甚至派人来砸我们的场子,将我们彻底扫出j省也未可知。”李吉眼里喷着火大骂道,将桌子拍得山响,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桌子都快让他拍裂了,咖啡都洒了他一裤子他都不知道。

    他实在连惊带吓气昏头了。

    其他的兄弟也俱是义愤填膺,如果现在不去报复一下,这口恶气恐怕也真要憋得狠了。

    “还以颜色?怎么还以颜色?”梁辰吸了口烟,抬头问道。

    “先去扫了他们的场子,然后再去干掉刘宇他们那六个混帐东西。”李吉发狠地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一个都跑不了,全都得完蛋。吉子,你都当了这么长时间老大了,怎么一遇到事情就不用用脑子?就算报复,难道就用这么简单的报复法儿?”高羽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他从不经常训斥兄弟,这一次也实在是因为梁辰遇袭的事情担惊受怕,心情不好,再加上李吉太过冲动了,才出声喝骂。

    “可是羽哥,辰哥遇袭,他们这简直就是骑在我们脖子上拉屎,我们难道就任由他们这么嚣张下去,只能缩在这里不动?”李吉一腔怒怨无处发泄,抓起了一瓶百威啤酒骨嘟嘟便狠灌了下去,愤怒的心情才稍稍缓解。

    “我觉得这里有些疑点。第一,这件事情倒底是不是那六位老大干的,现在还存疑。搞不好,会不会像年前那些家族为了嫁祸引起j省暗秩序混乱争斗而设计的针对辰哥的那场袭杀?第二,即使这件事情是孙宇他们做的,但我们现在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凭什么就说是人家做的?第三,即使是他们做的,他们这么明目张胆,倒底是为什么?难道他们就这样等不急?并且,看这场埋伏,并没有后续的袭杀手段,想威吓辰哥多过想杀辰哥,这又是为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们当然清楚辰哥身为一省暗秩序的老大这个身份,如果辰哥真出了什么事情,总盟会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虞叔更不会善罢某休,必定会追查到底,到时候,有虞叔在,那些真敢杀了辰哥的老大们一个都跑不掉,因为这是道上的铁律家法,严禁内斗,更不允许在内斗中出现老大死掉的情况,否则,一查到底,绝对姑息。想必,那六位老大恐怕没这么弱智吧?”高羽哼了一声,轻拍了拍桌子示意大家静一静,而后向清清嗓子,向一群兄弟说道。

    梁辰看着他,心下暗暗地点头,觉得高羽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隐隐间,已经具备了领袖气质,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真正的独自撑起一片天空了。

    高羽的一番话把大家都说得沉默了下去,不吱声了,连李吉也不说话了,只是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瞪着双牛眼在想着其中具体的关键环节。

    “那你说,他们这么做,倒底想干什么?”张凯也已经冷静了下来,飞快地轻着手里的一把雪亮的刀子,抬眼问道。

    高羽看了梁辰一眼,梁辰向他点示意接着往下说。

    “我觉得,他们应该是在激怒我们,而后,达成他们的某种目的。”高羽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