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路上惊魂
    :

    梁辰正开着车,手机响了。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居然是莫千华的电话。

    “辰哥吧?我莫千华啊。”莫千华的声音在那边响了起来,让人一看到声音就能想像得到那张憨态可掬满是微笑的胖脸。不过梁辰却知道,这个笑脸的大胖子,绝对不会像表面上的那样简单。

    “莫大哥,你好。”梁辰微笑回答道。

    “我听到一些不太好的消息,最近有很多人要对付你,你可千万小心哪。”莫千华很是担忧地向他提出了警告。

    “谢谢莫大哥的关心。”梁辰微微一笑,心底下却在揣测,莫千华为什么要这样关心他?倒底是出于什么目的?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除了最信任的兄弟之外,他对任何其他人都必须怀有戒心。

    “唉,辰哥,我知道你是一条龙,并且本事大得要命,无所畏惧,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况且现在虞叔都已经走了,现在的j省暗秩序出现了权力真空,恐怕要乱上一段时间了,你真的要小心……”莫千华叹了口气道,语气里说不出的关心,好像梁辰就是他的亲兄弟一样。

    “唔,我知道了,有劳莫大哥挂心了。”梁辰挂上了电话,轻握着方向盘,却不知道莫千华如此向自己示好,倒底是为什么了。

    心底下琢磨着,车子已经驶上了通向大学城方向的那条省级公路。这条公路是四车道设计,中间有隔离带,倒是比较宽敞。

    梁辰正逐渐准备将车子加速,不过抬眼看了下前方,便稍缓了脚油门,轻踩了下刹车。因为前面五百米左右的一个岔路口突然间拐上了两辆拉满了石头的平头柴,齐头并肩向着前方驶去,登时便将双车道堵得死死的,梁辰根本就绕不过去。

    梁辰皱起了眉头,车子跟在那两辆车子后面,现在也只能等着那两辆跟蜗牛爬似的车子什么时候并成一线了,他再超车过去。

    前面的两辆车子似乎是因为载重过大,居然以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度缓缓地向前跑,让梁辰的这辆a8根本无法发力,超不过去,只能在后面晃晃悠悠地绕着。

    梁辰倒也不急,一边跟在那两辆车子后面,一面默默地想着心事。

    眼看着第二辆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了,缓缓地将速度降了下来,跟在了第一辆后面,梁辰拐上了超车道,打开了左转向,示意自己要超车了。

    同时,一换档位,脚底下油门一踩,早已经憋足了动力的车子嗷的一声便已经蹿了出去,即将超过前面的两辆车子。

    可是就在梁辰的车子已经驶在了前面两辆大车中间,即将超越过去的时候,前这前后两辆车子也突然间加速启动,驶了个首尾相接。

    紧跟着,两辆车子左侧的车厢板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间全都一下侧掉下来,刹那间,两车辆车子里,几乎半车的石头登时便轰隆隆地滚落了下来,前前后后,登时便将梁辰的车子所有角度全都封死。

    那石头每一块怕不是有几百斤重,一旦砸中梁辰的车子,车子毁了是小事,多挨几块,必定车毁人亡。而此刻,两辆大车前后首尾相接,横在右侧,梁辰根本无法穿过去。同时间,前中后三个方向均有石头轰隆隆地砸下来,梁辰惊怒交加,这摆明了就是有预谋的埋伏,就是冲着他来的。

    关键时刻,倒是来不及多想,幸好现在车子速度刚刚冲起来,速度不快,最多四五十迈,往左一打方向盘,车子嗷的一声便已经奔上了旁边的隔离带。

    幸好隔离带的马路牙子并不高,再加上a8的底盘比起普通轿车的底盘都要高,而且速度也不算太快,勉强越了过去,并没有被垫翻。

    可马路牙子再低也是马路牙子,“啪嚓”一声响,a8漂亮的前保险杠已经被碰得七零八落,变成了一堆破片。车底盘“咣咣”两声大响,车轴发出了令人牙根发酸的撞击声,明显是被马路牙子刮着了,肯定是出了内伤。好好的一辆a8,就因为这突发事件,变成了豁鼻露唇带内伤的德性,如果让爱车的马滔和李吉看见,估计当场就得疯掉。辰哥的这辆a8,平时没事儿的时候都是马滔在开着,那个爱惜心疼,简直比自己的女朋友还爱护,上些日子去自家的洗车行洗车,结果不小心被一个兄弟泊车时将后保险杠刮了一下,虽然没什么大事,但马滔就跟疯了似的,跳脚骂了半条街,心疼得就差流眼泪了,也被一群兄弟私下里戏称为车疯子。

    不过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梁辰哪有心情管这辆车子的好坏?先脱出这个险境再说。

    车子在隔离带里往前冲了两下,撞倒了一排低矮的松树,终于停了下来。而旁边的那两辆大平头柴也停了下来,随后,车窗摇了下来,几柄双管猎枪向着他的车子“哐哐哐”就是好几枪。“啪啪……”a8的车窗子应声而碎,溅起的碎玻璃飞向了四面八方。幸好车子还没等停稳时,梁辰早就一个翻滚已经跳下了车子,借着车子做掩体,眯起了眼睛向外观察着情况,并没有畏惧对方手里的枪。

    却没想到,那两辆车子只是短暂地停了一下,放了几枪似乎也只是想示威而已,并没有想打死他,放完了枪,两辆车子引擎狂响,屁股后面冒起了浓重的黑烟,转眼间便已经消失了无影无踪了。

    梁辰缓缓地从车旁站了起来,皱眉望着那两辆跑远的大平头柴,深吸了口气,知道这场暴风雪拉开序幕了。正如杨忠勇所说,他已经上了某辆战车,无论他是否愿意,现在想下来,已经不太可能了。在不是足够强大的时候,在没有足够的能力掌控现实的时候,人就只能被现实推着走,而不是牵着现实的鼻子走。

    皱眉想了想,梁辰掏出了电话,紧急拨通了几个号码,电话响了两声,那边便已经接了起来。

    “辰哥,我是小凯。”那边传来了张凯沉稳的声音。

    “你现在在哪里?”梁辰沉声问道。

    “我和铁龙几个人在丽景春天,泽子有一伙客人,我来陪陪,吉子也跟我们在一起。辰哥,你现在在哪里?有没事?”张凯听出了梁辰话里的沉肃,声音发紧起来。他跟梁辰这么长时间的兄弟了,早已经做到了心有灵犀。他很清楚,如果梁辰没有事,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给他打电话,而且语气也绝对不会这么低沉,这喻示着,要出大事了。

    果然,梁辰的话证明了他的猜测。

    “我在回大学城的路上遇袭”梁辰简单地将过程说了一下。

    “能是什么人干的?我现在去做了他们。”电话那边轻晰传来了张凯格格咬牙的声音,显然是在强抑愤怒,声音冷得像一块寒冰。敢对辰哥动手,如果不是梁辰的电话,张凯现在已经把电话摔掉冲出去了。

    “你们也要小心,他们,估计已经开始行动了。你们现在马上回大学城,身边多带些人。不,把咱们的人马,包括子恒大哥的人马,那些核心力量,全都带回来,一个都不要留,我们自己的兄弟,不能有任何闪失。”梁辰几乎是以命令的语气说道。

    “好。”张凯二话不说,便已经摞下了电话。辰辰还从来没以这么强硬的口气下达命令,一旦这么说话,就喻示着事情比较严重了。

    梁辰抬头看了看天,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重新走进车子里,发动汽车,一下冲出了隔离带,向着大学城方向继续驶去。

    二十分钟后,车子已经到了大学城这边,直接停到了修车厂。修车厂已经开始营业了,那些回家过年的兄弟在家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回到这边来侃大山吹牛皮,接个活儿什么的,总之,现在这边的生活要比老家单调的生活有意思多了,他们就是喜欢在大学城这边待着。

    几位从安保公司因为训练成绩不算占前,被轮岗到这里的兄弟学修车的兄弟一见这车子破成这样,登时眼睛都直了,心疼地手都抖了。要知道,辰哥的这辆车子可是他们几个一直在保养,如今变成这个样子,几个人肝儿都颤了。要不是开车的是辰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要被他们一通狂吼。

    可是当他们看到车上明显的枪击痕迹时,惊诧过后,那冲顶烧起的怒火便烧了起来,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必定是辰哥遭到了埋伏,被枪打的。

    一个个握着扳手,如果现在那些凶手就在眼前,他们会毫不犹豫地用手里的扳手把他们脑浆子砸出来!

    梁辰这边刚刚停下,外面便响起了引擎的狂吼声,紧接着,一辆辆宝马奔驰嗷嗷地便开了过来,一个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跳下了车子,疯了一般地往屋子里跑,却是高羽、马滔还有张凯、李吉他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