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枪的意义
    :

    杨忠勇盯着他,像在思虑着什么,好一会儿,才再次缓缓地开口,“我想到过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那是以后,并不是今天。”

    “可是我今天必须要得到答案,否则,我退出,不干了。”梁辰又笑了,笑得有些轻松,也笑令杨忠勇很想拎起身旁的大刀宰了他,这小子现在的笑容,实在太可恶了。

    “小兔崽子,你在这是逼着我摊牌么?”杨忠勇恶狠狠地问道。

    “如果您这么理解,也亦无不可。不过我想说的是,好像一直是您在明里暗里的逼着我,而不是我逼迫着你了。今天将您的这一军,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必须要为我的兄弟们负责,为他们的未来负责。”梁辰盯着杨忠勇,缓缓地道,“华夏这个社会现实,你应该清楚,站队,最重要。”

    “呵呵,真是不错,你对站队的理解倒是蛮深刻的。”杨忠勇冷冷一笑,这句话有些意蕴模糊,也听不出来是贬还是褒了。

    “我也只是从自己的利益角度出发去考虑问题罢了,我还年轻,见识太浅,根本看不到太远,现在也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梁辰微微一笑说道。

    “你还年轻?你奸诈得简直像头老狐狸。”杨忠勇哼了一声道。

    “您又偏离主题了,难道,回答我的这个问题,就这么难吗?”梁辰紧紧扭住那个问题不放,开始进一步逼宫。

    杨忠勇又拿起了一根烟,打火点着,似乎在思索着应该怎样回答梁辰的问题,半晌,抬头看了他一眼,“先说说你的猜测吧。”他不置可否地道。

    “可以”梁辰没有任何犹豫,“刚才我已经说了,华夏现在是由一个个以家族为核心的巨大利集团控制着,其实这也是任何时代所无法避免的,只有聚团合一,才能控制更多资源,产生更大的经济或是政治利益,也可以说,这是人的群居和天然趋利本性及社会属性所造成的了,任何时代都无法避免。而在这个社会中,位置越高的,手中权力越重的人,无可避免的,就不可能中立,就要被纳入这些集团之中,否则,他就没有在这个位置上继续坐下去的可能。杨司令,我说的,应该没错吧?”梁辰说到这里,突然间问了一句。

    杨忠勇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没错,看来你这个社会学并没有白学。”

    “当然不白学,事实上,这一个学期,我共计看了四百六十本相关类的书藉,主要是研究华夏人的心理和华夏社会结构的,上下五千年,这也算是学习而来的心得体会吧。”梁辰淡淡地道,接下去说道,“正是因为这些利益集团的构成,看似公平的社会里,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或许,为了整个社会的稳定,真正的公平也是会有的,但这个比例绝对不会超过百分三十,并且,有限的公平也充斥着各种潜在的规则。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治的社会里,总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被人性底处的阴暗所扭曲,这已经是一种社会常态,人心常态。毕竟,人治社会终究是以感情为基础的社会,所有的事情都是按照人的主观意志去办,即便是所谓的规则,那也是人来制定的,只要是由人制定,就不可能完全理性。除非,人类都变成了人工智能,都变成了机械,以冰冷教条的一切来代替所有的社会规则。”

    “说得不错。”杨忠勇听得入神处,不禁赞许地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无可否认,梁辰对于这个社会的认知是深刻且高远的,并且,他能够站在完全客观地角度去冷静地分析和阐述这个事实,也博得了他的认同。

    “既然如此,在利益的驱动之下,这些利益集团随着日益扩大,想攫取更多利益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相互间就要产生碰撞,继而产生矛盾,甚至发生战斗,最后展开你死我活的殊死较量,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实上,这样的一幕幕,每天都在不断地上演,在社会的各个层面、各个角落,只不过,普通的百姓根本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了解这些利益集团的存在,所以他们安天命知足乐,并没有担忧或是害怕怎样。就算是略略知道一点点,也总感觉这一切都离他们很遥远,所以,表现得更加漠不关心罢了。”梁辰接下去说道。@&@!

    “是这个道理。”杨忠勇还是头一次倾听这个年轻人深刻地阐述自己的观点,也正是这样长时间的倾听,让他对梁辰更加刮目相看了,不停地点头赞道。

    “基于这个利益集团的原理,所以我就在想,您这样的人,包括陈书记那样的人,还有李治国那样的人,甚至包括虞叔在内,恐怕都跟这些利益集团息息相关,甚至本身就是其中的核心一员。而您扶我上位,李治国却亲自出手对我打压,陈书记又及时出救我,甚至包括虞叔与您的联合扶我上位,大概,内幕都不会简单了。如果不出意料,您和陈书记应该身处于同一个利益集团之中,李治国应该是另外一个利益集团,两个利益集团间,估计现在已经有了摩擦,甚至已经开始发生战斗。而于j省之内,战斗的焦点所在,无疑,我是首当其冲了。一方要拿下我,一方要保我,目的,恐怕都在于为了集团的利益了。至于虞叔怎样,暂时不得而知,不过应该也不会像他所说的那般简单了。”梁辰靠回到椅子里去,吐出了一口烟,黑亮的眸子透过那缭绕的烟雾紧盯着杨忠勇,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想从中发现什么。

    杨忠勇脸上现在却是木然一片,谁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他闭着眼睛,同样靠坐在椅子里,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许久,才睁开眼睛,看了梁辰一眼,点了点头,“全中。”他用了短促有力的两个字来回答梁辰。

    梁辰对这个答案并不感到意外,相反,因为猜测中的的原因,脸上的神色却更加沉重起来,“既然如此,那您能告诉我,您属于哪个利益集团?李治国又属于哪个利益集团?你和虞叔联合在一起扶我上位,倒底是为了什么?仅仅是为了控制j省,跟他们斗一斗?可这斗的利益是什么?又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梁辰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他终于把这些天以来压抑在心中的这些令他沉郁而不得其解的问题全都问了出来。这一刻,心底下倒是说不出的畅快,颇有一种仙侠中念头通达的感觉了。*&)

    “你的问题太多了,我无法一一回答你。事实上,就算你只能问此类相关的一个问题,我也不可能回答你。我唯一能告诉你的就是,不管是出于被动还是主动亦或是二者兼有之导致你你登上了这辆战车,这辆战车的能量超乎你想像的庞大,大得离谱,大得你现在只有仰望的资格。所以,你好好地去做吧,这辆战车能给予你你想拥有的一切,当然,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贪图平常富贵或是有着巨大野心的人,但无可否认,你想实现自己的目标,达成自己的目的,有些时候,必须要借助外界的力量。就如同当初你来找我帮助驱逐春家的人一样。我们会取得最终的胜利,而你最终也会跃登极顶,这样的话,对于实现你的目标,会有着巨大的帮助。”杨忠勇抬头望着他,轻轻地笑了,笑得意味深长。

    “我自己的目标我会凭着自己的能力去达成实现,不需要所谓的外力。”梁辰淡淡地道。

    “口不由心。你刚才已经说过了,身处于一个不公平的社会里,一切又岂能由你自己说了算?你这样说,未免太理想,也太天真。”杨忠勇晒然一笑,摇了摇头道。

    “我现在能不做而退出吗?”梁辰深吸了口气,强自压下了心底下的愤怒,抬头问道。

    “这个问题,要问你自己。不过开弓就没有回头箭,有时候,人想不想做什么,不是由自己说了算,而是由现实推着走了。这就是活生生的社会。”杨忠勇洒然一笑,轻拂了下袖子说道,这是送客的标志。

    梁辰驾车出了省军区大院,一路上沉思着,胸中说不出的憋闷。他早就在猜测自己一步步地成为了别人手中的一杆枪,可是,目前来看,握枪的那只手所代表的利益与他这杆枪的利益却是混合交叠在一起的,让他矛盾重重。

    “呵呵,大概,想不想退出,能不能退出,这个问题,真要问我自己吧?!”梁辰摇了摇头,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开始反复地权衡,在想着如何做出自己的抉择,如何在这种摇摆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真正定位。

    “就算是做一杆枪,也要做一杆让人轻易不敢乱用的枪,做一杆有自主意识的枪!”梁辰最终做出了有生以来最慎重的决定!

    而就在他走出杨忠勇院子的时候,却不知道,杨忠勇沉默半晌后,向后伸手,拿过了警卫员递过来的海事电话,拨了几个号码,神色凝重地站起来,站得笔直。

    电话接通,杨忠勇不自禁地一并脚,像是电话那边的人就站在身旁,“梁辰已经大略地猜到了这件事情。”他恭敬地用汇报的口吻道。

    “呵呵,他很聪明……”电话那边回响起了一把苍老厚重的声音,笑声中透着几许深长的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