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未来的方向
    :

    大年初二,李吉接到了一个紧急电话,要他去参加全省暗秩序守望者欢送会,回来的时候,李吉脸上阴云密布,向梁辰传来了第一个坏消息,虞占元,终于要走了。

    梁辰表现得倒是很淡然,毕竟,之前虞占元曾经找他详谈过一次,也把自己过完新年就将离开的消息告诉了他,他当时记得很清楚,虞占元的眼神中有着相信,但更多的是担忧。

    “小辰子,你要小心,我走之后,j就会出现一段时间的权力真空,到时候,搞不好就会一场腥风血雨迎而袭来,阴谋阳谋,无所不用其极,复杂程度,甚至压力之大,现在已经超过了我的想像,希望你千万要挺住,保住这块还没有被赵满堂控制住的地域。”虞占元少有地没有端着紫砂茶壶在跟梁辰讲话,而是双手放在桌子上,轻轻地握起了拳,显示着他现在内心深处绝对不平静。

    “放心吧,虞叔,我会处理好一切的。”梁辰点了点头道,但事实上,对于如何应对这场暴风雪,他现在也并没有多大的底气。虽然目前有陈秉岳和杨忠勇在帮衬他,但更多的事情,还是要靠他去处理。并且,一旦处理不好,以陈秉岳和杨忠勇的身份,却是不好出面了,换句话说,更多的时候,他做为杨忠勇的代言人,还要靠他自行解决,负起这个职责来。

    第一个坏消息刚刚传来,第二个坏消息便接踵而至。大年初二,下午的时候,梁辰接到了杨忠勇的电话,让他去一趟。

    他来到那个省老干部疗养院后区的时候,便看到了令他惊诧的一幕——只见整个后院居然都撤防了,只留下了两个哨兵在门口站岗。再往里走的时候,到了那个三层别墅里,一进客厅,便看见屋子里摆着的古玩,四壁上挂着的字画,现在居然全都被摘了下来,并且,客厅里还放着大大小小的箱柜一类的东西,院子里也停着不省大车小辆的,也不知道这是唱的哪一出。

    叶梓并不在,也不知道去干什么了,杨忠勇正在屋子里威严地端坐着,面容肃重,而且还穿上了崭新的军装,场面多少有些凝重。

    “杨司令,新年好,小辰子给您拜年了。”梁辰将手里特意给杨忠勇买来的贺新年礼物放在了桌子上,微笑躬身拜年。

    “嗯,坐吧。”杨忠勇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没有个正经,非打即骂或是开朗地哈哈大笑,面色依旧一片凝重,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我已经接到了中央军委的命令,即将上调,赴军委任副总参谋长,即将离开j省了。”杨忠勇盯着梁辰说道,指了指自己的那身崭新的将服,“这是军委发的少将军服,我这还是第一次穿给外人看。”他望着梁辰,严肃的脸上绽开了一丝笑意,可神色却依旧凝重。

    “如此,倒要恭喜您老了。蛰伏了这么久,也该出去透透气了。”梁辰神色间倒是没有丝毫变化,只是微微一笑道,并没有半点担心。不过他心底下却是一沉,虞占元走了,杨忠勇也走了,黑白两位大佬几乎是同时调走,这喻示着什么?

    “恭喜个屁,老虞已经走了,我要是也走了,你怎么办?这个j省,谁还来罩你?到时候,狼烟四起,乌烟瘴气,你保不齐就会被呛死。”杨忠勇严肃了没有多大一会儿,便已经露出了本原“面目”了。不过,他这番话却是在为梁辰担上了无穷的心思了。

    “我会做好我能做好的一切,杨副总参请放心。”梁吁了口长气,掏出枝烟来点上,继续微笑。

    “对你我确实很放心,不过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而这一次,我离得太远,帮不上太多的忙了,又真的不放心。”杨忠勇叹息了一声道。

    “都有哪些方面的压力?”梁辰知道,杨忠勇恐怕在临走之前,是真要给他透露些什么重大秘密了,这其间关系重大,他肃容以待,洗耳倾听。

    “今天下午的飞机就要走了,我也不跟你废话多磨叽,有些话,我还是跟你直说吧。你现在面临的敌人,于暗秩序而言,好像是新来的六位老大,实际上,他们代表的是赵满堂,所以他们行事肯定会无所顾忌,这一点,想必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不多说了。第二方面压力,来自于j省外部的那些家族,现在肯定还有很多家族对于权力真空的j省不甘心,想来这里控制住j省,而那些本土的老大们,搞不好暗地里早就和他们暗通曲款,到时候或是坐山观虎斗,或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些人,你也应该摸清底细。这些事情,虞占元应该都有跟你讲过,我不再赘述。我想说的是第三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杨忠勇说到这里,停下来看着他,神色愈发肃重,脸上阴沉得仿佛要滴下水来。

    “上面,好像有人已经盯上了你,准备出手对付你。相信,李治国那一次的亮剑出招,你已经能够感觉得到了。做为一省的政法委书记,这样的大领导绝对不会轻易出手对付谁的,其实你这样的人,并不会放在他的眼里。唯一有可能让他亲自出手对付你的,肯定是出于谁的授意,你要小心了。毕竟,现在的华夏,依旧是官本位的社会,由上而下的压力,你应该清楚。”杨忠勇不无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拿起了一根烟点起,梁辰给他打着了火,他缓缓地吸了一口,“虽然以前有秉岳出手替你挡了下来,并且还利用天时地利替你搭上了钱仲培的这根,但他也不可能帮你太多了,因为,秉岳临时接到了上面的通知,去中央党校学习,今天上午的飞机就已经走了,为期三个月,这段时间,你内忧外患,压力重重,又没有帮手,恐怕,不是那么好应付的了。”杨忠勇深吸了口烟,缓缓吐出,透过缭绕的烟雾,眼神里充满了无限的担忧,但眼神中好像还有一种观察与期待,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梁辰这一次并没有立即开口说话,神色同样沉重了下来,沉默了半晌后,苦笑了一下,抬头道,“杨司令,其实我有几个问题一直想问问您,你能否替我解答呢?”

    “嗯,你问吧。”杨忠勇点了点头道。

    “第一个问题,我现在可不可以退出?”梁辰吐出了一口烟雾问道。

    “放屁!”杨忠勇大怒,狠狠地一拍桌子,“你退出了,我和老虞耗费这么大的心血扶你上位,又图个屁?”

    “呵呵”梁辰淡淡一笑,并没有生气,只是抬头望着他,“其实我一直想搞清楚,您和虞叔扶我上位,倒底是为什么?甚至,您不惜动用陈书记这一块的资源,难道只是简单地为了扶我上位?”这一刻,他的眼神锐利了起来,直盯着杨忠勇,似乎要透过他的眼睛,穿透他的内心。

    “从我这个角度讲,当然是为了j省的安宁。从老虞的角度讲,则是出于对付赵满堂的考虑了。”杨忠勇愣了一下,随后避开了梁辰有些明亮得过份的眼神,信口答道。

    “真的是这样么?”梁辰淡淡一笑,问道。

    “不然,你以为又会是怎样呢?”杨忠勇一怔,随后少有地眯起了眼睛盯着他,眼神中露出了一抹惊诧,随后一掠而去。

    “其实我觉得,好像并不是这么简单。”梁辰摇了摇头道。

    “你觉得哪里不简单?”杨忠勇紧紧地追问了一句道,似乎有些紧张。

    “杨司令,其实明人不说暗话,华夏现在,无论是民间还是官场,都在向着以家族为核心形成的利益集团方向发展,也唯有形成这样的大规模利集团,才能控制更多的资源,掌握更大的话语权,甚至影响一个产业,甚至是一个国家的走向。所以,我并不单纯地认为,李治国对付我,而您让陈秉岳出手相抗,仅仅是因为扶我上位,仅仅是因为维护一省秩序的安定祥和了。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无形中,我已经被拉上了一辆巨大的战车,而现在,我则充当着车卒的身份呢?”梁辰依旧紧盯着杨忠勇,语气却逐渐凝重起来,脸上那种似笑非笑的神色收起来,眼神也更加锐利了。

    凭心而论,他不喜欢被人当枪使,就算被迫当枪使,也必须要被使个明白。

    这一次,轮到杨忠勇沉默了,沉默了好长时间后,待一根烟燃尽,他终于抬起了头,居然笑了。“小辰子,看起来,我还是低估了你的政治智慧。”

    “呵呵,我并没有什么政治智慧,只不过有些小聪明罢了。如果真的足够智慧,或许我当初也不会选择上你的战车。”梁辰哑然失笑道,语气中却有一丝说不出的无可奈何。

    “恰恰相反,你错了。上我的战车,才证明了你的智慧。”杨忠勇捏了捏自己年轻时因为握枪过多而导致无时不痛的手指,笑了。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梁辰显然并不想这么绕来绕去的,就想弄个清楚明白。他现在是逼着杨忠勇摊牌了。事实上,有些事情,现在也必须要彻底弄清楚而做出抉择了,他要对自己的兄弟负责,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就必须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把未来的方向弄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