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与省委书记一起包饺子
    :

    没错,就是吓住了。

    其实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贫寒家庭出身,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官巴成就是乡长县长的,还是那种远距离看的,凭他们的身份,根本不可能近前。而今乍一听说省委书记居然亲自来慰问他们,一时间都有些惊着了,相互间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最后,目光齐刷刷地集聚在了梁辰的身上。

    梁辰却是神色不动,仿佛早已经料到了会有这种事情的出现,只是微微一笑,摘下了身上的围裙,拍了拍手,淡淡地说了一句,“走吧,我们去迎接省委钱书记的到访。”

    说罢,已经走了出去。神色淡定得仿佛就像是去迎接一个最普通的客人,这也让所有人都钦佩不已。

    “我草,辰哥简直不要太淡定了吧?那可是省委书记啊,封疆大吏,搁过去就是八府巡按一个级别的,再上一步就是副国级领导,辰哥居然还能这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简直,简直,简直了……”马滔咂着嘴道。说实话,刚才一听到省委书记到访,他也被骇了一大跳的,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官儿啊。不过,省委书记的到访让所有人感到无比荣幸的同时,倒也觉得这是正常的了。毕竟,救出了六十九条人命,这份功绩,放眼全国,恐怕也是一份了不起的英雄事迹了。

    “你懂个屁。辰哥连杨阎王都不怕,还能怕了一个省委书记?真是没见识。”李吉瞥了一他一眼骂道。

    “咦,这倒也是。”马滔忽呼一下想起了李吉曾经隐隐约约地跟他说起过道上的传闻,说j省有一个最牛掰的人物,好像曾经是什么军长司令的,就看着辰哥不对眼,好几次想整死他,结果最后反倒让辰哥给整服了。不过他们也没听梁辰说起过这些事情,但这些事儿在江湖上却是越传越神,传到最后,已经没边儿没谱儿了。不过无论如何,梁辰现在的这种淡定,还是太让人钦佩了。

    说着话间,一大票人呼拉拉便已经跟了出去,迎向了门口。

    彼时,门口的警卫早已经开了大铁门,手电与灯光晃晃间,一大群人正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梁辰也快步走了过去,一眼便认出了被众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位头顶微秃却是自有一股威严的上位官家之气的老者,便是省委书记钱仲培了——他刚才在火场中曾经看过这位省委书记一眼。

    “钱书记,您好,劳您大驾亲自来访,不胜荣幸!”梁辰已经快步走了过去,远远地,便向着钱仲培主动伸出了两只手去。无论如何,人家省委书记亲自来访,他也必须要拿出做主人的热情来了。

    “你就是梁辰,梁董事长?”钱仲培任由自己的手让梁辰握着,两条已经带上了稀疏斑白的长眉挑了挑,似乎极其惊讶,觉得眼前的这个梁董事长,实在太过年轻了吧?比他的儿子好像还略嫌小个十岁八岁的。

    “我就是梁辰,钱书记,外面天赛风大,您屋里请。高经理,将各位领导请进屋里去。”梁辰微笑说道,同时礼数极为周全,将所有领导都照顾到了。

    一瞥之间,就看见陈秉岳正微笑着望着自己,梁辰同样抱以隐蔽的一笑,示意他的好心自己明白。两个人纯粹眼神交流,却是心意相通,自也不必说太多了。@&@!

    将钱仲培一群人迎进了屋子里来,分宾主落座,周围还有相机咔嚓咔嚓照个不停——领导出门,没有新闻媒体记者在身旁粉饰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成为了官场常态。

    “我们来看望你们这些英雄来了。”钱仲培再没有半句废话,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地说道。

    “谢谢钱书记的关爱,其实我们只不过是做了一些应该做的事情。毕竟,别说我们公司和新发村是近邻,就算是不相关的陌生人,也不可能见死不救的。”梁辰微笑说道,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礼仪周到,沉稳平和,没有一丝慌乱和紧张。再加上英风俊朗,又是这样一个大英雄,一时间,让周围的这些省领导们全都刮目相看,觉得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成熟太稳重了,浑然没有想像中的那种年轻人慌手慌脚、局促不安的样子,倒也真不愧为是一个公司的董事长。

    “应该做的事情?哈哈,梁辰,你这么说那是谦虚过份了。闯入火海之中冒着生命危险救人,这可不是什么应该的事情,就算不做,也没人怪你,但你做了,而且还救了人,你就是英雄,顶天立地的英雄。”钱仲培很是欣赏地望着这个气度、风度、人品俱佳的年轻人,大笑说道。

    “钱书记过奖了。”梁辰淡淡一笑,随后举目环顾一群已经远远隔开在人群之外兴奋地跷着脚往这边看的兄弟们,再次开口说道,“我们做事情确实只是凭本心出发,从来没有想过英雄与否这样的光环和荣耀,只要新发村的村民们没事,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有了价值,其他的一切,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况且,救人,这不是我一个能做得到的,这是我们全体员工集体闯入火海的功绩,如果没有他们,没有这些舍生忘死的好员工,我一个人也不可能救出这么多的人。钱书记,这些朴实的员工们,才是您今天要真正慰问的对象。如果可以,您问候他们一声,与他们合个影,留个念吧!”梁辰指着外围处自己的兄弟们,绽颜笑道。*&)

    “居功不傲,面誉不骄,梁董事长,你的父母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钱仲培深深地望着梁辰,他在官场打拼多少年,能清楚地在刚才这一瞬间感觉得到,梁辰的这番话绝对不是作伪做秀,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一种真正的情感表达,这一刻,让他突然间有些感动。想起官场之中那太多太多的尔虞我诈,那太多太多的你争我斗,那太多太多的文过饰非,那太多太多太多的贪功诿功,突然间发现,这个少年人的品性,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显得那样鹤立鸡群,光芒耀眼!

    梁辰只是一笑,并没有再说什么,不过面色闪过了一丝阴郁。

    “好,如梁董事长所说,我就与这些孩子合影留念。喊个记者过来。”钱仲培已经笑着站了起来,走向了那边去,与梁辰的兄弟们一一握手,最后站在大厅之中,与这些兴奋激动得不能自持的年轻人们合影留念。

    合影留念之后,钱仲培依旧兴奋不减,转头看了看大厅擦得干干净净的餐桌上那一团团的面还有饺子,笑了起来,向梁辰道,“梁董事长,忙了一夜,我倒是饿了,如果可以的话,就留下我们这些老头子与你们这些年轻人共同包个饺子,一起吃个饭吧?放心,我不会吃穷你们的,待会儿还要交伙食费的。”钱仲培幽默地说道。

    “呵呵,钱书记太幽默了,您能和省里的领导们留下与我们一起包饺子,这是我们的荣幸才对,又哪里能收您的钱呢?高经理,马经理,让大伙儿一起和钱书记包饺子吧,过一个荣幸而有意义的除夕。”梁辰笑道,已经招呼着所有人开始包饺子。

    一群兄弟们又是忐忑又是兴奋的,他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过,居然能跟省委书记一起包饺子,吃年夜饭,这是怎样的一种殊荣?

    “我说哥们,让人准备好相机,待会儿我凑到钱书记还有那群大领导们旁边的时候,千万给我留影纪念,我回去也好跟俺爸妈显摆显摆,看看他儿子多出息,都跟省委书记合影留念了。”李吉贼眉鼠眼地跟马滔嘿嘿地笑道。虽然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混社会的江湖人物了,但本质里,那颗淳朴的赤子之心永远都没有变,并且,华夏自古以来就是官本位思想,当官荣耀,衣锦还乡,那才是正途了。其他的,都是旁门左道,就算现在这个多元化思想相互碰撞的社会里,这种思想也依旧根深蒂固,牢不可摧,这也是国情之所在了。

    “行,没问道。一会儿你也要给我照相啊,我也要跟我爸妈显摆呢。”马滔也咧嘴乐了。

    这边,钱仲培与梁辰一起包起了饺子,梁辰擀皮儿,钱仲培包饺子,别说,钱书记的饺子包得还是有模有样的,白白胖胖,酷似一群小猪崽儿。

    “小梁啊,你这个安保公司办得不错啊,我也听不少人说起过,你这个公司现在在省内外都很有名气啊,不少大企业的老总都对你们公司交口称赞呢。”钱仲培边包着饺子边笑着说道。他这句话倒是有些水份,半真半假了。事实上,他身为一省书记,除非是规模超大的企业,能让他关心到,否则像一般的这种公司,根本入不得他的法眼了。这些关于梁辰公司的事情,也是临时“恶补”的。

    梁辰自然清楚这些,倒也不点破,只是笑笑,“还算可以吧。”

    这个时候,旁边同样包着饺子的省委副书记陈秉岳笑着插了句嘴,“钱书记,您可能还不知道,梁辰现在只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正在师大念大一。”

    “嗬……”周围响起了一阵倒吸气的声音,这下,连钱仲培也惊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