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英雄浮出水面
    :

    “当时的情况……”吴海明转头看了一眼房德坤,房德坤正同样眯起了眼睛望着他,小小的一对肉泡眼里,有着凶狠凛厉的光芒。联想到他的威胁,吴海明心底下叹了口气,不得不暂时屈服。他也并不是傻子,这种情况下又怎么可能把房德坤抖出来?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房德坤或许不一定有事,但整个新发村肯定会有事。

    想到这里,吴海明咬了咬牙,狠狠地握了下拳头,抬起头向钱仲培回答道,“当时我正忙于疏导群众,也没有具体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有好多人冒着生命危险闯进了火海,把被困在火海中的六十九口村民,包括一个婴儿给救了回来。具体情况,还要问问郝文军中队长才清楚了。”

    他这番话一出口,房德坤脸上就有了一丝笑意,暗暗地点了点头,心道这老小子还算识相。其实现在梁辰是不是要被举出来,已经不再是他所关心的重点了。既然陈秉策亲自出马,梁辰迟早都要被举到台前来,他挡得住一时,也挡不住一世,索性也不再去挡。他所关心的是,吴海明倒底会不会真脑子一热,把刚才自己和他的对话抖出来,这才是重点。事实证明,吴海明还真没有傻到那个程度,这也让他稍稍地放下了一颗心。

    陈秉岳盯着他看了一眼,略略地摇了摇头,不再看他了,眼里有着一丝失望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在为什么失望。也不知为什么,吴海明见到了陈秉岳的这种眼神,心底下就是一颤,随后说不出的惭愧,为自己瞻前顾后的胆怯而惭愧,可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再说什么,只是低着头,两只满是黑灰的大手绞绕在一起,脸红耳赤。

    他这辈子都从来没有撒过谎,今天迫于无碍“避重就轻”地隐瞒了事实真相,只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污点,心底下又是屈辱又是悔恨。

    正说着话间,武警中队长郝文军已经被替了回来,满面黑灰,头发都已经被烈火烤得枯黄,却是更加彰显出了一名共和**人的英伟之色。

    “武警第x支队第五中队,中队长郝文军向各位首长问好。”郝文军跑步过来,整束了一下军容,举手敬礼道。

    “郝队长,你好。”钱仲培走了过去,丝毫没有在意他手上的黑灰,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你与你的战士冲进火场,救下了六十九条生命,创造了一个生命的奇迹,我代表省委省政府谢谢你,谢谢你们这群人民的子弟兵,谢谢你们这些英雄。”钱仲培有些激动地握着他的手,这一次总算是见到真正的英雄了。

    哪里知道,郝文军被钱仲培握着自己的手,倒是一愣,颇有些不知所以地望着钱仲培,随后缓缓地摇了摇头,小意地抽出了手去,肃容说道,“报告首长,我们确实整个中队都投入了此次救火之中,但冲进火场之中救人的,不是我们,而是另有其人。为此,他们险些葬身于火海之中,他们,才是真正的英雄!”

    这番话一出口,登时便震惊全场,房德坤皱了皱眉头,怨怒地看了这个武警中队长一眼,同时不经意间便发现,旁边的陈秉岳脸上,有一丝微笑正缓缓隐去,心底下更是怒意横生,却无法发作。

    “另有其人?是哪些人?”钱仲培此刻是真正的惊讶了,想不到简简单单的一件救火事件,居然是一波三折,离奇诡异到了这个程度。他想见的那些英雄,居然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有出现,而且还越来越神秘了。

    “他们是朝阳公司的人,董事长叫梁辰。当时我们的消防车因为桥断掉,过不来,所以只能绕路而行。当时火势极其凶狠,整个村子外围的柴草垛全部被点燃。如果不借助机械,单凭人力根本无法灭火。而当时村里共有六十九个村民被困在其中,无法救援。如果等消防车绕路赶到时,这些村民根本无法幸免,即将葬身火海。我当时就在现场,也是无计可施。火势太大,我们根本冲不进去。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朝阳公司的梁辰董事长带着近三百人一路急行军驰援而来,用浇水的棉被覆在身上,硬生生地带着人冲进了火海之中,救出了这所有人。甚至,最后一刻,为了救一个被扔在火屋中的婴儿,他们还有十几个人险些葬身在火海里,包括梁辰董事长。后来是他们公司的人想出了办法,从后山用绳子把他们一一吊了上来。”郝文军言简意赅的说道,可是简单平实的语言里,却道出了当时的惊心动魄。

    听着他的叙述,一幕幕壮怀激烈的燕赵悲歌式英雄画面一一铺展在了所有人的眼前——烈火中,一队真正的猛士不顾安危,冲进火海,于火海中跋涉而行,救助村民,一尊尊烈火金刚的形象跃然于脑海之中,令人热血奔涌,现场之中,很多人的鼻息已经开始粗重起来,他们无法不感动。看一看现在的火势就知道了,二十米之内,烤得满脸生疼,根本站不住人。就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敢就这样一队队地往火海里扑,这倒底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猛士?

    “梁辰,好,好一个英雄。他们现在在哪里?”钱仲培真的激动了,一迭声地问道。

    “他们已经走了。”郝文军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黑沉沉的夜幕说道,心底下敬佩之意更浓。居功至伟,却不邀赏,而是扭身便走,这种胸襟、气魄和情怀,实在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他就纳了闷了,那个梁辰董事长也不过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纪,怎么做人这么成功?

    “走了?”钱仲培愣了一下,随后脸上绽开了一丝笑容来,“现在这个时代,学雷锋做好事的人已经不多了,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更是越来越少了。这个梁辰,倒真是有趣,他越是走掉,我倒越是想见一见他了。”钱仲培大笑道。

    再次亲自视察了一下现场,指挥灭火工作——事实上,火势已经基本得到控制,再加上紧急调来的二十几辆消防车,现在只需要按部就班地去灭火就可以了,也用不到这些领导们指挥什么了。况且,火势这么大,估计最少还要小半夜的时间才能完全扑灭,领导们再留下来也什么太大的意义。

    临末了,钱仲培又将房德坤和民政厅厅长留下,嘱咐他们一定要做好村民的安置工作,如果因为寒冷和饥饿发生了次生灾害,就拿他们是问。

    两个人自然拍着胸脯打保证答应下来,不过房德坤心底下这口气憋的,简直要炸了,却是不敢当面发作,只能狠狠地k自己的下属,当然,最无辜的还要属吴海明了,他的怒火向着吴海明一通喷射,迫于官威还有村民们生活必需的命脉都掐在他的手上,吴海明也不敢顶撞他,但心底下已经恨他恨得都滴出血来了。

    “走吧,我们现在去看看那位大英雄,还有他的那些英雄的员工。”钱仲培边往村外走边说道。

    “钱书记,我就先不去了,一是留下来协助指挥,随时处理突发情况。二是彻查一下火灾发生原因,加强全省防火安全安排部署,尽最大的可能避免以后再次出现这种情况。”这个时候,李治国快步走过来,在钱仲培身后说道。他是省委常委、省政法委书记,同时还兼任省公安厅厅长,这么做倒也是责无旁贷了。

    “也好,那就辛苦李书记了。”钱仲培停下了脚步,与他握了握手,笑笑说道。

    陈秉岳看了李治国一眼,李治国同样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两个人擦肩而过,相向而行,距离越来越远。

    朝阳安保公司之中,所有人都在公司新建起的那个超大型澡堂子里洗澡,洗去满身的黑灰,还有一夜的疲惫。不过每个人精神都是十分亢奋,都在讨论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个个兴奋不已。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刺激且壮怀激烈的事情,还是平生头一次,足以能成为一辈子的谈资。况且,能亲手帮到别人,尤其是看着那些村民们一跪长叩的时候,那种心理上的骄傲感和成就感是无法言喻的,现在想想,还是让人无比的激动。

    侥天之幸,梁辰带着的这些人没有一个出事情,只有太子哥还有两个小兄弟受了些轻微伤,根本不算什么事,这也是他们的大幸了。毕竟,这样大的火,这么多的人,能一个都不出事,简直就是天照应。

    热气蒸腾中,一群人舒舒服服地洗完了澡,穿上了服,抬头一看,已经快深夜十一点半了。

    “小兔崽子们,包饺子罗!”随着李吉笑着一声大吼,刹那间,餐厅里响彻一片欢声笑语,面粉飞扬,一群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们的年轻人开始齐心合力包起了饺子。

    不过,就在这时,屋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门卫的电话。

    高羽过去接起来一听,登时便怔住了,“辰哥,省委书记钱仲培来向我们慰问了。”他怔怔地望向梁辰说道。

    刹那间,满室皆静,都被高羽的这句话有些吓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