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3章 :质疑
    :

    “援助物资,我已经吩咐过民政部门紧急调运,马上就要到位了,不过时间上或许会有些偏差,毕竟,基层的人办事,也不是那么完全踏实的,一切都在于市委市政府的督导了,你说是不是呢?吴书记?”房德坤一看就知道,终于拿捏住了这个脾气耿直的村书记的痛脚了,脸上重新绽放出气定神闲的微笑来。

    “我……好吧,我会按照房书记的意思办。”吴海明咬了咬牙,终于神色痛苦地答应了下来。他就搞不清楚了,到底梁辰这位大英雄怎么就得罪这个房德坤了?为什么一直不想让他提梁辰这个人?突然间,他隐隐约地感觉到了,梁辰刚才带着人匆匆而走,避而不见这些省领导,好像真的有着诸多他猜不透的原因了。

    “唔,这就对了嘛,吴书记,我相信,这里的百姓都会感激你的恩德的,以后到了乡政府,也要好好地干,适当的时机,我也会吩咐区里的人,让你再动一动的。”房德坤大力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三合乡隶属于春风区,他一个市委书记,想要直接插手下面的干部调动,那也只是跟区委书记打个招呼一句话的事情了。

    吴海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神色极其黯淡,跟在房德坤身后默默地往那边走。

    此刻,春风区消防武警中队的指导员也已经到位了,那是刚才区里的领导在房德坤的授意下直接找来了还算听“招呼”的指导员,并未把正在指挥救火的武警中队长郝文军找来。

    “钱书记,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新发村的村书记吴海明,这位是春风区武警中队指导员皱鹏。”房德坤掏出怀里的手帕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向两个人指了指说道。

    “你们好,你们好,这一次新发村特大火灾,全都仰仗着你们才没有造成重大的人员伤亡,我代表省委省政府向你们表示慰问,并向你们道一声真诚的谢谢。”钱仲培挨个儿跟他们握手,颇有些激动地说道。

    其实火灾并不要紧,可在这个以人为本、人命关天的时代里,如果真要超过七人以上死亡,那就算特重大灾难了,他这个省委书记向上面也同样不好交差。所以,这个感谢也是发自内心的了。

    “谢谢钱书记关怀,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吴海明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来,握着钱仲培的手说道。那个武警中队的指导员则敬了个很标准的礼,然后握着钱仲培的手大力摇着,说了一套很是冠冕堂皇的官词,却对梁辰他们来救火的事情,只字未提,让房德坤很是满意,暗地里向着春风区的区委书记瞟去了赞赏的一眼,让那个区委书记很是有些飘飘然。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钱仲培问道。

    “火势已经控制住了,没有人员死亡,不过所有村舍全部烧毁,老百姓连过年的嚼裹都没了,天寒地冻,接下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过了。”吴海明叹了口气说道。

    “嗯。”钱仲培面色也沉重了下来,点了点头,向房德坤看了一眼,房德坤官场混迹多年,心有七窍,当然能领会上级领导意图,赶紧凑过来说道,“钱书记,请您放心,水火无情人有情,我们肯定会保证村民越冬物资,即刻到位,不会让我们的老百姓吃半点苦,让他们全都安然度过这个冬天。”

    “好,有你房书记的保证,我还是很放心的。”钱仲培点了点头道,面色稍缓。

    转头望向那个武警中队长指导员,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皱鹏同志,都说军民一家亲,果然不假,你们能在这个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救下了这里所有的村民,这是你们的功绩,更是你们的荣耀啊。”

    那个指导员立即又是一个立正,再次敬了一个军礼,很是庄严地回答道,“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身为军人应负起的职责。”这个回答无形中就是承认了所有的功劳都是他们武警中队的了,房德坤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丝微笑来,那个区委书记则更加飘飘然了,预感到大好的前程已经在向自己招手。

    不过就在这一刻,身旁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周指导员,你们确实很辛苦啊。听说当时村里燃起大火的时候,你们因为村里通向外界的桥断了,消防车过不来,从而紧急转路夜间强行绕路近七十公里,再次赶赴火场救下了这场大火,还有所有村民,真是了不起。”

    所有人都是一怔,回头一望,就看见省委副书记陈秉岳已经缓步踱了出来,微微一笑,很是亲切和蔼地望着那个指导员邹鹏说道。

    房德坤同样一愣,随后品味出了什么不同的含义来,登时神色阴沉了下来,看了陈秉岳一眼,挤出了一个笑容来,“陈书记说得对,邹指导员,你们确实很了不起,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周密部署,措施得力,人员也如此精干,看得出来,真是素质过硬,这也是得益于你们平时训练刻苦、应对突发情况紧急情况的能力超强的主要原因了。在此,我也代表江城市市委市政府所有领导感谢你们!”房德坤不动声色间,就要把话头拉向另外一个方向。

    那个指导员刚要说什么,不提防,陈秉岳又开口了,依旧笑容和蔼可亲,“刚才听吴书记介绍,你们共同组织了进入火海的营救,救下了近七十条生命,确实很了不起,能跟我们说一说当时的具体情况吗?”陈秉岳微笑问道。

    “这个,陈书记,我当时带队绕路往这边赶,与各位领导一同到达现场,具体营救工作是之前的事情,我并不知情。”那个指导员愣了一下,额上有些冒虚汗,当着这么大领导的面儿,却是不敢撒谎了。事实确实如此,省里的领导们来得很快,并且都已经知道了新发村桥断了的情况,所以并没走冤枉路,而是直接抄近路赶过来的,正好遇到了邹鹏带队的消防车,于是便赶过来了。当时人员早已经营救完毕,并没有他什么事儿,所以他也不敢睁着眼睛瞎说一气了。

    “哦,原来是这么个情况。”陈秉岳点了点头。

    后面的李治国久久木然的眼神闪了一下,继续保持沉默,依旧什么都没有说。房德坤看了陈秉岳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心底下大恨,陈秉岳看起来好像已经觉察到什么了,保不齐他刚才已经看到了那个默默离开的梁辰,如果是这种情况,那只能证明,他是真的看中了那个小子,想把他做为未来的姑爷子捧到省委书记的台面上来了,一想到这里,又想起了自己的儿子,登时心中妒火中烧,却无法发作。只能阴着脸站在那里,不说话。

    “吴书记,你一直在现场,应该亲眼见到了这些武警官兵们的英雄壮举了吧?正好,现在火场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住了,我们一边组织人员救火,你也顺便给我们介绍介绍。省委钱书记刚才已经说了,要对这些英雄们表彰奖励,同时浓墨重彩地宣传报道。”陈秉岳转头微笑向吴海明说道。

    吴海明登时额上的冷汗再次下来了,这什么情况?省委副书记现在要他的口供,可刚才房德坤却威逼利诱他不能将实际情况说出来,要懂得“避重就轻”,如果他现在真的实话实说,那接下来,村里的救灾物资,怎么办?

    一时间,被夹在两位大领导中间的他上上不得,下下不得,额上冷汗涔涔而下,喏喏地说道,“这个,这个……”这个了半天,也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

    钱仲培皱起了眉头,感觉到这个情况有些诡异了,怎么搞的,介绍一个情况就这么难么?他当然不认为副书记陈秉岳说这些话有什么不对,事实上,从陈秉岳的身份上来讲,他问这些合情合理,没人能挑出半点毛病来。只是让他纳闷的是,这个村书记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似的,居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吴书记,就给我们介绍一下当时的实际情况吧,一定要实事求是。另外,邹指导员,如果可以的话,你去接替一下你们中队长的现场指挥,让他来一趟,我要亲自见见这位大英雄。”钱仲培身为一省书记,封疆大吏,自然什么话都不能说得太重,轻轻一点即可,重在解决问题。他现在倒也很好奇,这个村书记支支吾吾的,倒底是什么原因。这也是他要求把那位武警中队长调来亲自“对质”问询的另一个主要原因了。

    那个指导员如蒙大赫而去,旁边的房德坤脸上欲滴出水来,不过心底下却是有些害怕担忧起来,其实说出实际情况也没什么,顶多那个梁辰入了书记的眼,然后得几句表扬,多一层光环罢了,虽然以后想搞他有些困难,但还不至于太困难。

    但问题是,如果吴海明要真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把他刚才威胁自己的话抖出来,那可就不太好了。一时间,现场暗流潜涌,风云莫测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