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两难抉择
    :

    “吴书记,你过来。”房德坤向着远处走了过去,避开了众位领导的视线,将吴海明叫到了身边,一副和颜悦色的样子,再也不刚才那般官威十足了,很是礼贤下士。

    弄得吴海明心底下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这位官爷倒底什么意思。这怎么跟川剧变脸儿似的,说变就变、一会儿一出呢?

    “哎哟,房书记,您可别这么称呼我,就叫我大名就行了,我是个啥子书记哟。”吴海明小心翼翼地说道。

    “哪里哪里,官再小也是村级基层组织的领导人嘛,叫你一声吴书记也是应该的。”房德坤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这一次居然主动伸出了手去握着他的手。如果放在平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个村书记而已,在他眼里,又算个什么官?甚至连他市委里的一个小小的办事员都不如。可是现在情况需要,他也必须要暂时放下身段,礼贤下士一回了。

    吴海明直呼不敢当,脑子里却是越来越疑惑,这位房书记倒底要干啥?

    “吴书记,刚才我已经把情况汇报上去了,你们村组织灭火工作很得力啊,这么特大的火灾,居然没有造成任何人员死亡,确实不容易,从这一点上来讲,应该给你记一大功。你们三合乡的乡政府换届就要开始了,正缺少一位年富力强而且基层工作经验丰富的干部,如果你愿意的话,到时候,乡政府里一定会给你留个副乡长的位置。”房德坤居然就这里开始封官许愿了。

    “啊?我,这个……”吴海明瞠目结舌,他从来没有想到,天上会掉下这么大的馅饼来砸到自己头顶上,让他呆在了那里,想谦虚几句都不知道怎么谦虚了。其实说白了,村书记算是一个多大的官儿?只不过就是比普通村民高一点儿罢了,但乡政府的实职副乡长就不一样了,那是权柄在握,绝对不一般,已经进入了体制内的人物了,虽然依旧摆不到台面上去,但对于普通农村老百姓来说,也算是一个很大的官了。对于吴海明这位祖祖辈辈土里刨食的农民来说,能当上这个官,那可真是祖坟冒青气了。

    房德坤对吴海明惊讶的样子很是表示满意,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吴海明同志,不要惊讶嘛,你的能力是已经经过了实践检验了的嘛,面对这种突发情况,还能组织起了这么得力的自救,你很了不起,当得上这个位置,我还怕委屈了你呢。”房德坤笑着说道。

    “这个,这个,谢谢房书记,可是,我这无功不受禄,并没有做什么,都是朝阳安保公司的梁董事长还有消防武警中队的郝中队长带人救了我们,我……”吴海明受宠若惊地说道,同时不自觉地抬梁辰和郝文军举了出来。在这个朴实厚道的村书记心中,他确实什么都没做,而这两位,尤其是梁辰董事长,那才是整个村子的救命大恩人。

    一听到梁辰的名字,原本笑容满面的房德坤登时脸色就是一沉,心道,这个村书记还真是一根筋,自己这么谆谆诱导,并且都已经封官许愿了,他居然还是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看来农民就是农民,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政治智慧,根本不理解上级领导意图。他突然间有些后悔,自己亲自来找这个笨蛋谈事情,是不是有些愚蠢了。

    强压下心头的怒气,转了转眼珠子,“吴书记,是你们做的,就是你们做的,不要把功劳推给别人嘛。我们党员虽然讲究谦虚谨慎,但也更要讲究实事求是,那个梁辰是什么人我不管,况且,就算他出了力,想必也不如你们出力多,大头的功劳,还是要记在你们的头上嘛。”他这句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吴海明要是真不懂,那可真是个傻子了。

    吴海明一听之下,登时惊愕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脸色阴郁下来,深吸了口气,“房书记,您说得没错,党员就要有党员的觉悟,就要实事求是,说老实话,做老实人,办老实事。我就知道,是梁董事长救了我们半个村子人的命,这就是事实,不信,可以问问全村人,他们都知道的,现在没有一个人不感谢梁董事长的。”

    他这番话语气就明显有些冲了,显示了他现在也是强压着怒火在说话的。朴实的村书记一旦牛脾气发作,也不是谁都能招架得住的。虽然副乡长的诱惑力不小,但对于他而言,显然说真话办实事更重要。

    房德坤登时大怒,如果不是身后不远处就站着好大一群省领导,他现在真想狠狠地k这位不识抬举的村书记一顿。不过现在却不是时候了。

    只得强压怒火,喘了几口粗气,缓缓说道,“唔,吴书记这句话说得不错,看起来这个梁辰真是在这场火灾中出了大力,既然如此,我们就一定要好好地表彰奖励,不过这个表彰奖励要放到另外一层面去考量了,而不是在今天的这个场合中说,我想,吴书记应该是一个讲政治的人,能听得懂我说的话的意思。换句话说,梁辰我们是一定要表彰奖励并且在新闻媒体上浓墨重彩地报道的,但现在省领导们接见的是你们这些基层组织领导,你只需要将火灾情况具体汇报情楚,包括你们的损失情况如何,都要讲清楚,这可是涉及到你们灾后重建的问题了。这天寒地冻的,老百姓们不容易啊,如果救援物资要是不能及时到位,你们就要受苦了。”房德坤看了他一眼,缓缓地道,最后一句话里,明显流露出了隐隐的威胁含义来。

    吴海明当然不是笨蛋,听得清清楚楚,登时就怔在了那里,心底开始剧烈地矛盾挣扎起来。倒底是昧着良心对梁辰只字不提,还是要冒着得罪这位市委书记的风险,把全村老少爷们全扔在天寒地冻之中受苦?这还真是个问题。一时间,他心底剧烈地纠结起来,是要说实话,还是要让村民们受苦?让他权衡两难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