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十万火急
    :

    甫一滚到,梁辰便已经长身而起,撕下了两块还湿着的被角包住了双手,一弯腰,便已经一头把住了那根几乎如缸口般粗的房梁。

    “给我起!!!”梁辰狂喝了一声,那根重达千斤的房梁已经应声而起。“嘶啦……”梁辰身上的衣服因为瞬间的发力而肌肉暴涨,寸寸碎裂,露出了身上块块如花岗岩般强壮的肌肉来。此刻,那肌肉上布满了一条条粗大的血管,如青色的蚯蚓般圈圈盘绕在他的身上,看上去充满了一种恐怖却又阳刚的壮烈美感。

    太子哥反应也不慢,一个骨碌便已经滚了出去。其实他原本并没有受什么伤,只不过被那根房梁压在了下面动弹不得而已,借着这个机会,早已经一下翻身而起,倒也颇为灵活。

    梁辰终于松开了手,“嗵……”房梁狠狠地砸在了地上,震得整个地面都是一个忽扇,仿佛来了场轻微的地震似的。此刻的梁辰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眼冒金花。

    毕竟,刚才所有的力量都集中那一刻爆发出来,甫一松手,登时便有些脱力。况且,他现在可是身处在火场之中,刚才急切救人,结果遮住口鼻的罩子早已经不知道掉在哪里去了,刚才吸气发力之际,不慎吸入了大量的烟尘粉末空气,烫得肺泡都火辣辣的痛,有些轻微的烟尘中毒了。

    狠狠地一咬舌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便往前奔。可是前方门口已经被那根烧得通红的檀木斜斜地横在了那里,根本出不去。檀木上燃起了似乎扑不灭的大火,烧得毕毕剥剥地做响,想从房门那里出去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辰哥,太子哥……”外面,急切的呼喊声响彻不停,张岩带着一群兄弟红了眼似的就往里冲,可是火势越来越大,再加上那根烧得通红的粗大檀木就红通通地斜横在地里,挡住了他们所有的去路,急切之间,他们根本没办法冲进来,在外面声嘶力竭地喊着,急得团团转。

    “辰哥,我这烂命一条,您为什么要救我啊……”太子哥已经奔了过来,一把扶住了梁辰,眼泪纵横,他从来没有想像过,辰哥居然会为了救自己而不惜真正地赴了一趟火海。

    “因为你是我兄弟。快走,跳窗子!”梁辰眼看着屋子里火势越来越大,门口根本出不去了,索性反拖着太子哥拼尽力气冒着火海往屋子里奔。

    刚刚拖着太子哥进了里屋,准备跳上炕去直接穿窗而出,猛一抬头,就看见房顶上的梁坨颤颤地晃动着不休,马上就要砸落下来。如果这根主梁坨一断,整个屋子就要烧落架了,到时候,恐怕就算是神仙也出不去了。

    “走!”梁辰来不及多想,舌绽春雷地一声怒吼,站在炕下直接一个大扔活人便已经把太子哥扔飞了出去。重达百多斤的太子哥在他手里,简直比一根稻草轻不了多少。

    就看着太子哥“砰”的一声直接穿过了窗子,被丢到院子里去了,终于脱离了危险。

    “轰隆隆……”也就在这一刻,梁坨终于烧断了,整个房顶顿时塌了下来。

    “辰哥……”一群兄弟狂吼不停,眼看着烧落架了的房子,心如刀绞,纵然他们永远都不会相信他们心中的无所不能的辰哥会出什么事情,但如此之大的火势,而且房子已经烧落了架,整个房盖都已经塌陷了下去,辰哥就算真的是神,又怎么活得下去?

    “辰哥,你不该救我啊,你他吗不该救我啊!我来了,我他吗今天就陪着你,一起死!黄泉路上,我还当你的兄弟,为你开路。”太子哥捶打着地面,声嘶力竭地狂嚎道,一下便已经蹿了起来,疯了般便往火场里冲了过去。

    可就在这一刻,“轰……”四面八方的墙壁也因为房子烧落了架的缘故,再加上被烈火烧得稀酥一片,再也撑不住自身的重量,一下倒了下来,倒塌下来的房山砸得地面直扑扇,每个人脚底下都是一软,太子哥立足未稳,一下便坐在了那里。

    不过,也就在房子四面八方的墙壁倒塌的同时,一个巨大的、黑呼呼、圆咕咙咚的东西也滚了出来,颠颠簸簸中直滚出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一群人尚未从悲伤中清醒过来,从那个圆筒状的东西里,“嗖”地便跳出了一个人来,满身上下**的,到处都是水,狼狈不堪。

    细细一看,一群兄弟“轰”的一声欢声雷动,惊喜交集,那不是他们的辰哥又是谁?而地面上,则是一口大缸——刚才梁辰眼看着已经被堵在了屋子里,房盖都已经砸塌了下来,就在危急时刻,极其熟悉农村屋子构造的他不进反退,再次退进了厨房之中,跳进了那口还有半缸水的大缸里,然后将缸口扳倒,两脚拼命地在地上狠命一蹬,结果能踹动一辆奥迪a六的腿力带动着这口大缸就斜下里直滚了出去,终于让他再次逃出了生天。

    “辰哥,辰哥……”一群兄弟悲喜交加,围了上来,张岩和太子哥抓着他的手,还未说话,便已经嚎啕大哭起来。这些曾经刀头舔血过惯了江湖生活从来都不知道眼泪是何物的江湖汉子,这一刻再也禁不住刚才心头如刀绞般无法言说的悲怆还有突然间失而复得的喜悦,哭得涕泪横飞,再也不顾在手下人面前的铁血硬汉的形象了。

    “没用的东西,哭什么?我这不还没死么?别嚎丧了,赶紧,想办法出去。”梁辰喝骂了一声,可是心头却是无比感动。是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这种最真挚的兄弟情感表达更让人感动的情感呢?就冲着兄弟们这份为他害怕担忧的心思,就算再让他进两次火场,也值了。

    “好,好!”一群兄弟用破败得露出了雨绒的袖子擦着眼泪,纷纷点头,将梁辰簇拥在中间向外面再次冲了过去。其中的一个兄弟,则用打湿的棉被包着那个犹自在哭泣的孩子,这可是他们所有人都豁出了命救回来的小生命,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这个小生命再有任何闪失了。

    可是几个人冲出了院落,却看见远处的大火借着风势,已经横向里刮出了一道火墙来,彻底将刚才他们进来的那个通道给堵死了,他们如果还要再往前,必定全都要葬身在火海之中。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向后撤。可是目前这个情况,四面八方都燃起了大火,而且对面那道火墙的推进速度极快,身后不远,就是一面巨大的山壁,他们也根本无路可退了。

    外面,李吉一群人已经急得都快喷血了,所有人都不停地呼喊着,盼望里面能有人回应,可这一刻,火势太大了,烧得所有的东西都噼啪作响,根本听不到里面有其他声音。

    “你们那个他吗的破消防车,倒底什么时候能来?什么时候能来啊?如果辰哥真要死在里面,我第一个活劈了你,你们这群他吗的废物,国家养你们,关键时刻,你们却掉链子,你们这群王八蛋!”李吉急得额上青筋直蹦,一腔邪火没地方发泄,一把便揪住了那个消防武警中队长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指着他的鼻子狂吼道。他现在已经方寸大乱了,周围的那兄弟们同样心乱如麻,束手无策。正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现在是他们的领袖辰哥还有十几个手足兄弟要出事了,一群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真的有些懵了。

    “吉子,你别犯浑。桥断了,消防车过不来,跟人家又有什么关系?他们已经尽力了!”高羽强行捺按住心中的悲痛,将那个武警中队长从他那双如铁钳般的大手里救了下来。

    “对不起,郝队长,我兄弟实在有些冲动,我向你表示歉意。”高羽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借着向那个武警中队长说话的时间,他不停地深深吸气,想着一切可能救人的办法。

    “没关系,我知道你们也急,能理解你们。如果换做是我的战士在里面,我也同样会着急的。”那个叫郝文军的中队长抚了抚胸口,摇头苦笑了一下,倒是颇为理解。

    “麻烦您,再催一下,消防车什么时候能到!”高羽狠狠地咬着舌尖,用阵阵剧痛让自己一刻不停地保持着清醒。其实他刚刚已经问过了一遍了。

    “我们时刻保持着通话,他们说,最快还要五分钟就要到了。”那个武警中队长一直将手机贴在耳畔,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道。

    “五分钟?不行,这绝对不行。以现在的风势还有这火墙推进的速度,五分钟后,就算消防车到来,短时间内也根本不可能扑灭大火,那火必定要推到山壁那边,到时候,他们退无可退,肯定要被烧死。我们要想办法,想办法……”高羽喃喃而道,脑海中高速地运转着,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望向了远处那几乎呈现九十度角的山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