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做了回英雄
    :

    “辰哥……”李吉他们疯了一样的往里扑,却被那个武警中队长一把拉住,“你他吗想送死啊?再进去你们可真的全都完了!”

    “草你吗,放开我,我大哥就在里面,今天谁敢拦我,我他吗整死他。”李吉披着棉被和一群已经红了眼的兄弟们拼了命地就要往里闯。

    “大兄弟,大兄弟们,你们别干傻事,别干傻事了,现在火已经连成了线,如果再冲进去,你们可真就出不来了。”村民吴海明带着一大票村民一下涌到了他们面前,又是感动又是无奈地苦涩劝道,的确,现在火墙连成了一线,别说冲进去救人了,就算想再冲进去也根本不可能,必定会在半路上就被烧成一片飞灰。

    火势,实在太猛了。

    “出不来就他吗出不来,我们的兄弟还在里面,我们的大哥还在里面,我们发过誓的,同生共死,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马滔望着火场,眼睛已经红了,披着两层棉被就要往里冲。后面的兄弟们再次开始往身上淋水,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人退缩,每个人都红了眼睛,无论如何,也要再次冲进火场中去,把辰哥救出来。如果辰哥不在了,他们的存在也没有任何意义。

    就在这里,隐隐约约中,便听到了火场中传来了梁辰清晰的吼声,“你们,现在,给我听清楚,我现在很好,也一定会带着剩下的兄弟们出去。你们不要进来,谁若违抗,终生不再是兄弟!下辈子也不要再相见!”

    他的话轰轰烈烈地传了出来,响彻在火场上空,令所有正要不顾一切再次冲入火场中救他的兄弟们,齐齐地怔住了。

    “听辰哥的,辰哥说不会有事,就不会有事。现在我们冲进去,也只能是白搭生命,这也是辰哥永远都不愿意见到的。”此刻,高羽还算比较镇定,强压抑住胸中的一腔上涌的血气与冲动,拦在了所有兄弟们面前,大声地道。

    “辰哥,你不能有事,不能有事啊!”一群兄弟全都半跪了下来,向着那熊熊火场之中那影影绰绰的几道虚影,无数好男儿,流下英雄泪。

    火依旧猛烈,人心更加灼烈,所有的人,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没有人知道,接下来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如果,辰哥真的……没有人再敢想下去。

    “兄弟们,稍安勿躁,我们的消防车已经找到了一条近路,正赶过来,五分钟后就能到了,到时候,用高压水枪开路,我们一定能把你们的梁董事长救出来。”那个武警中队长看得胸中热血沸腾,这些人的兄弟情深,是他之前从来都没有想像过的,几百人,心如一根绳,完全拧在了一起,甚至为了他们的董事长,不惜所有人,一个不落,要再次闯入火海,生就生了,死就死了,居然毫不在乎。这是怎样可怕的一种凝聚力和向心力?简直太过强大了,看得他这种已经见惯了生死自认为无比从容的人,也禁不住怦然心跳起来,有一种重新年轻了一回、热血奔涌的感觉。只是,略一回想,他突然间惊觉,这个梁董事长,好像年轻得有些过份了吧?而且以他这样的身份,居然还亲身犯险,这简直……他真的不想用伟大来形容谁,感觉太恶俗了,可是面对这样一群年轻人,他真的找不出其他的字眼儿来形容他们了。

    “是啊,大兄弟们,消防车马上就到了,你们稍等片刻,梁董事长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儿的。你们,你们千万不要再进去了,我老吴和乡亲们求你们了,为了你们自己的安全,千万千万不要再进去了。”吴海明还来不及投入到乡亲们获救的喜悦,就再次带着所有村民拦在了高羽李吉他们面前,说死也不让他们再入火场了。

    火场中,因为刚才的耽搁,结果后队的十几个人包括张岩在内,全都被大火阻在了外面,梁辰心中焦急,却是丝毫不乱,提气喝完了那一句,果断地喝了一声,“退,先退到有水的地方去,再作其他考虑。”

    刚刚说完这一句,突然间里侧的一间烧着的民房里,传来了“哇”的一个微弱的哭声,十几人同时吃了一惊,转头一望,就看见一个人正满身是火地披着已经烧得破破烂烂的棉被从里面往外冲,边冲边兴奋地叫着,“辰哥,我救了一个孩子,哈哈,我太子平生坏事做了不少,这一次,他吗的终于做了一回英雄,爽啊……”

    梁辰几个人心中终于松了口气,原来太子哥刚才是去救人了,可是一抬头,心中的喜悦顿时化为了巨大的惊恐,“小心……”十几个人齐声狂吼,拔脚向着那边狂奔了过去,而与此同时,太子哥还没等奔出门去,房子已经烧落了架,“轰隆”一声,一根燃着火苗的房梁已经斜斜地砸了下来,正砸在太子哥的披着棉被的后腰上,一下便将他砸趴在那里,压在那儿,怎么挣扎也挣扎不出来。房梁上,一根接着一根的椽子和檩木如下雨般噼哩啪啦地往下掉,随时都有可能要将他埋在里面。

    “太子……”梁辰目呲欲裂地吼道,已经狂奔了过去。

    “辰哥,把这孩子,救出去,别管我,这里太危险……”太子拼着最后的余力将手里的孩子一下扔了出去,梁辰一把接住,交给了身后的兄弟,继续往里冲,就当根本没有听到太子的话。

    “辰哥,你,你他吗别过来,危险,小心,小心……”太子哥捶打着滚烫的地面,狂吼着,就在梁辰刚刚奔到他身畔的一刻,上方,又是一个粗大的房梁狠狠地砸了下来,直直地砸向了梁辰的头顶,太子哥这一瞬间只觉得头晕目眩,如果砸中了,梁辰就死定了。

    就在房梁狠狠地砸落的时候,梁辰就地一个前滚翻,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嗵……”就在房梁便狠狠地地上,斜斜地横在了门口,熊熊燃烧了起来,将两个人挡在里面。

    不过,梁辰也终于在此刻,来到了被檩木压住的太子哥身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