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冲进火场
    :

    “火势不小啊,但愿没有人员伤亡。”梁辰叹了口气道。虽然悲天悯人并不是他的个性,但遇到这种事情,也难免心头有些沉重。

    “消防车已经过去了,应该没有太大的事情。应该是哪家的孩子燃放烟花爆竹,把柴草垛点着了,结果火烧连营,造成了这种情况。”高羽眯了眯眼睛,望向那边,摇了摇头道,心头同样有些沉重。

    此刻,消防车的尖厉鸣声越来越近了,不过听声音,却不像是奔着新发村过去的,而是好像没到新发村便往回折返。随后,便看见一辆接着一辆的消防车鸣着尖厉的笛音从安保公司基地大门前呼啸而去,去势匆匆。虽然安保公司是新发村的必经之路,但消防车已经过去了,怎么又折返回来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不救火又回来了?”一群人刚要往回走,听见声音不对,都站住了,梁辰怔了一下,重新转头望向了外面。

    正说到这里,铁门外响起了哨兵庄严的喝声,“什么人?站住。”

    随后,外面便响起了一阵纷沓的脚步声和哭喊声,“救火啊,求求你们帮帮我们救火啊……”几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喊得上气不接下气,看样子跑得实在很急。

    “去看看。”梁辰眉头一皱,带着人快步向前走去,早有人上去打开了大铁门,昏暗的门灯下,便看见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都围在安保公司前方连哭带喊的,每个人都是衣衫破烂,灰头黑脸,衣服都被烧得不成样子,脸上汗水混合着草木灰炭,一道一道的,看上去说不出的破烂凄惨。

    “大兄弟,我们是新发村的,你们还去过我们村子买肉和菜还有粮食。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快帮我们救火吧,如果再不救火,我们的村子就完蛋了,里面的孩子和老人就全完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那十几个人一见着公司里有领导出来了,当时呼啦啦就跪下了一大片,哭喊声凄厉地道。

    “老乡,别着急,快起来说话,倒底是怎么回事?刚才不是有消防车去了么?怎么又回来了?”梁辰赶紧和高羽等一大群人七手八脚扶起了这些新发村的村民们,边问道。

    “我们村子这边有条河,上些日子有收粮的重车路过,结果桥断了,什么车子都过不去。村里和乡里都在想办法,但一直没有筹措到资金,所以就一直没把桥修起来。结果村子里着了火,消防车根本过不去,只能绕回去从另一路再走,可那条路太远了,救火车最少还要一个半小时才能绕过去,我们只能找你们朝阳公司来了,大兄弟,求求你们出人救救乡亲们吧,要是真等消防车到了,那些没跑出来的人就全都要烧死在里面了,这个村子就完了啊……”领头的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说到这里,突然间急得一口气没上来,登时便晕了过去。

    “清点人数,一人带一床棉被,拎一个水桶,三分钟内集合完毕,走!”梁辰没有半点迟疑,长声喝道。

    “是!”全体兄弟齐应了一声,随后跑步紧急回宿舍取了棉被和水桶,没用上两分钟,神速集合完毕。

    “目标,新发村,急行军,出发!”梁辰一声长喝,背起了两床棉被,率先大步急行而去,后面近三百人的队伍,清一水的棒小伙儿,跟在他后面,呼啸而去。

    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么长时间的魔鬼式训练终于收到了效果,五里的路程,全体急行军,只用了四分半钟,便已经来到了那堵倒塌的桥畔,这也让后面那些原本就已经前来奔跑求援体力不支的村民们根本就跟不上他们,被甩下去了好远好远。

    到了桥,就等于是到了新发村。毕竟,这堵桥距离新发村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了。桥下是猛江的一条分支,叫济潺河,河面大概有四五十米宽,现在是枯水期,河道里并没有水,但问题是两边的堤岸都很高,最矮的地方也有两三米,并且一直向上向下延展开去,远出几十里开外,消防车想从这边过去,根本不可能,只能绕路而行了。

    远远望过去,对岸真是好大的火,铺天盖地,离得这么远,也是热浪滚滚,草木灰扑天而起,呛人至极。那边依稀传来了阵阵哭声和喊声,撕心裂肺,凄厉无比,听得人心头震撼。

    “过河,救火。”梁辰第一个跳下了河道,向着对面跑去,转眼间便已经如履平地般轻盈地蹿了对面的河岸。一群小伙子沉默着跟在梁辰身后,一步不落。梁辰就是他们的天、是他们的地,只要梁辰一个命令,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阎罗地狱,他们也绝不会皱半下眉头,奋勇扑过去。

    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村头,就看见二十几个武警战士正提着水桶,组织着外围的青壮年们轮番从村外的几眼机井中打水,救火。一见到后面黑压压地上来了一群人高马大的小伙子,登时就吃了一惊,附近的村子就算全加在一起,也找不出这么多棒小伙儿来。

    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比较大的村民快步向着这边跑了过来,满脸惊喜交加的表情,“高总,高总,太谢谢你们了,没想到你们居然真的来了,实在太谢谢你们了。”

    这个是新发村的书记兼社主任,吴海明。以前高羽曾经带着人来这里买过猪肉什么的,他认得高羽,今天情况紧急,也是他让人去向高羽的安保公司求援的。

    “救人救火,义不容辞。我们梁董事长亲自带队来的,吴书记,现在什么情况,麻烦您给介绍一下。”高羽退后了半步,让梁辰让了出来。

    “啊?梁董事长?劳您大驾,实在不好意思。”虽然情况紧急,吴海明还是寒喧了几句,但眼中满是焦急的神色。

    “感谢就不必了,长话短说,现在情况怎么样?”梁辰抬头向远处看去,心底便是一沉。这个村子依山而建,村子里的地都在山那边,出于方便,家家户户都把柴草垛堆在了自己家的大门外,便于取柴方便。一家一个大柴垛,甚至有的是两个大柴垛,而整个村子呈现半圆形建设格局,这下可倒好,堆在最外围处的大柴草垛,已经全部烧着了,整整烧成了一个半圆形的火墙,把村子里剩下的人死死地堵在了里面,火借风势,还在不停地向里面蔓延着,如果等一会儿火势再大一些烧过去的话,里面的人就算不被烧死也要被呛死了。

    “我们村子一共有八十四户,刚才火势一起来,青壮年都跑出来救火,结果没几下,火借着风势就起来了,把剩下没来及跑出来的全都堵死在里面,最少还有五十多口子老弱病残,现在消防车因为桥断了过不来,我们都快急死了。”吴海明急得满头大汗,偌大的一条汉子,急得眼泪都快涌出来了。

    梁辰细心地观察了一下,禁不住摇了摇头,“现在单凭人力救火恐怕是来不及了,想救人,只能靠人力冲进去。”梁辰吁了口粗气道,事情远远比他想像的要复杂得多。

    “这绝对不行。我们这些战士刚才已经尝试过了,但火势太大,根本冲不进去,更别提救人了。”这个时候,旁边走过来一个中年武警军官,大概三十七八岁,站在梁辰的对面肃容说道。看着肩膀上扛着的杠和星,梁辰大略能猜到,他应该是消防中队的负责人,现在留下来留现场指挥。

    只不过火势太大了,如果消防车赶不到,就算国家主席在这里指挥也没用。

    “行与不行,总要试试。我们既然来了,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乡们活活烧死在火里。”梁辰眯起了眼睛,望着远处的火场道。

    “不行,你们进去也是送死,不能这样做。先把你的人组织起来救火再说吧,先控制火势,等到消防车来的时候再说。”那个中队长很是坚决地道。他也是出于一片好心,怕再往这里火场葬送几条无辜的生命。

    梁辰摇了摇头,并没再理会他,只是喝了一声,“打水,把我的棉被浇湿!”身后早就有员工冲上来哗哗几下便将棉被浇湿,梁辰自己也提了一桶水,将那桶水从自己头顶直淋到脚下,浇得**一片。

    “我先冲进去看看情况,你们先不要轻举妄动。”梁辰二话不说,披起了棉被就往里冲。

    “不行,辰哥,我去。”身后同时响起了一片焦灼的喊声,一群兄弟就要拦在梁辰面前,可是梁辰速度奇快,已经一下冲了出去,根本没给他们反应时间,那个武警中队长也根本拦不住,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梁辰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冲进了火场。

    “如果你们还是个带把的爷们,就都他吗跟我来,冲进去,救人!”李吉狂吼一声,拎起一桶水便已经将自己还有棉被浇得精湿,跟着梁辰便冲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