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绝地反击
    :

    “少他吗废话,你才二十四,老子都快三十了,你留下,好好地活着,就这样。如果我死了,让辰哥把我的骨灰捎回老家去。”董海波一把甩开了他。

    “李继武,刘刚,马力,张闻名……跟我来!”董海波缩回到了附近的海中,喊出了十个战士的名字,下达了战斗指令。

    “全体都有,自由战术规避。一队向左,二队向右,三队居中分散,就地取材,制造简易投石器对敌人进行进攻。”黄少君根本拦不住董海波,眼见着董海波已经带着人从海下向着那边潜伏了过去,只能继续伏在海水中,躲避着强力压制他们的火力网,同时不停地发出了战斗指令。

    这个时候,他突然间发现,梁辰不知道何时跑到哪里去了,不过紧要关头,他也无暇去想这么多。一声令下,刹那间,所有早已经身心俱疲、面临着崩溃的战士们强行打起了精神,按照黄少君的指令左右中三个方向自由规避,最大限度地分散开来,减少敌人的火力打击面,同时一个个开始撕下了自己的衣服,将衣服撕成了一条条的布带,用这个做成了简易的抡挥式投石器,同时在乱石滩上不断地拣起一颗颗拳头大的鹅卵石,套在了这个简易投石器上,就半伏在那里,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借助这个简易的投石器,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将人力最大化,臂力强的,甚至投到百米开外,跟现代的链球也差不多少了。拳头大的鹅卵石飞越百米的距离砸过去,威力同样不小,砸正了也很容易将人打得筋折骨断。不过黄少君的目的却不是砸中敌人,而是干扰敌人的视线,最大限度地掩护董海波几个人不使他们成为敌人的活靶子被打死在空中。

    毕竟,这片海滩前方是一片足足六七十米的开阔地,就算有鹅卵石的掩护,面对这些装备精良而且还配备了重火力的敌人,赤手空拳再加上体力将近耗尽并且心理上经受了十足煎熬的这些战士们,想靠着鹅卵石的掩护冲过去那无异是送死的行为。就算是暂时遏制住了重机枪的攻击,可是他们现在根本不不清楚还有多少敌人埋伏在后方,只要他们敢冲过去,敌人一旦开枪,一场屠杀也就真正的开始了。

    不过令黄少君纳闷的是,自己一方赤手空拳,根本没有任何武器,可是对面那些占尽了优势的敌人为什么没有冲上来?他们在等什么?

    这个疑惑一闪而过,继而在黄少君的脑海里不断地扩大,让他更加疑惑起来。不过现在并不是质疑的时候,生死头头,无暇考虑这么多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可能掩护刘嘉逸还有董海波的突击。

    “一队先投,二队做准备。二队投完,三队做准备,循环投掷,压制敌人火力,掩护董教官。现在听我命令,一队,投!”黄少君躲在一块大石后,怒喝了一声。

    刹那间,近百颗鹅卵石飞了起来,雨点般飞越过了遥远的开阔地,密集地砸向了两挺重机枪所在的位置。

    “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了起来,砸得火花四溅,重机枪的怒吼声顿时一遏,随着几声痛哼,几个机枪手不得不蹲下身子,暂时避开重机枪的进攻。

    “二队,投!”黄少君的怒吼声再次响起,刹那间,又是一阵石雨铺天盖地而至,虽然很原始,很落后,但靠着这位原始落后的武器,居然就生生地打出了铁血惨烈的气势来——他们这完全是凭借着一腔血气之勇,赤手空拳地跟这些武装牙齿的敌人展开了最无奈却又最悲壮的进攻。

    “三队,投!”黄少君再次一声怒吼,又是满天石雨飞溅,压制得重机枪只能间断地射击,却不能完全展开火力网了,甚至有的战士已经可以半蹲起来,用更大的力量、更精准的劲头去向他们砸石头。

    这看似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攻击手段,却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起码现在敌人被打得手忙脚乱,甚至已经无法完全展开有效的火力压制了,更无法顾及到在那边石崖向上攀爬的董海波几个人。@&@!

    投石练习,这也是曾经的朝阳安保公司用来训练员工力量与准确度的一个趣味练习,当初因为没有枪支武器,无法练手,黄少君开发出了这样一个训练项目,目的在于养成员工们良好的战斗素养以及就地取材制造武器的能力,甚至还包括射箭的项目,却没有想到,今天这个时候却派上了用场。

    砸石头砸到兴起处,开始两两组合,由两个战士用一条布带缠住一块近五公斤的大石头,一人抓一头,躲在隐蔽处狠命地摇,随后同时松手,大石块带着呼啸的风声飞飙过去,“哐”的一声,正好砸中了一挺机枪的枪管,石屑纷飞,火花四溅,居然一下便将打得通红的枪管生生地砸得变形了。

    要知道,枪械属于这个世界最精密的机械之一,平时用着的时候看似不起眼,但只要稍微发生半点变化,都有可能会造成卡壳甚至是炸膛的危险,这挺机枪现在算是废掉了,除非换枪管,否则的话肯定不能再用了。

    “干得漂亮,继续砸,梯次进攻,给我狠命地砸,让他们喘不过气来!”黄少君狠狠地一挥拳头,心中颇有些得意,没想到自己偶然间想出的一个点子,现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场。

    这边石飞如雨,那边董海波几个人已经生生地攀着岩缝儿,爬上了那个陡峭的山壁,消失在了山壁的那头。*&)

    黄少君的一颗心提了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这边还能撑多久,但愿他们能及时绕到敌人的身后,向他们发起致命的攻击。

    “嗒嗒嗒嗒嗒……”正在一群战士砸得兴起的时候,对面突然间再次响起了机枪的声音,这一次,居然是隐蔽在密林深处的两挺机枪开火了,而距离更远,他们就算有简易投石器也根本够不到了。

    弹雨纷飞,强大的现代化武器火力压制之下,他们不得不再次各找掩体伏低了身子。

    “如果我们有枪,必定干死这群王八蛋!”黄少君恨得牙根儿都快咬碎了,却只能带着战士们继续猫在海水里,屈辱地低着头,只盼望董海波他们能真正地来个惊天大逆转。

    只是,没有武器,赤手空拳,这可能吗?

    就在黄少君心底下忐忑紧张地等待的时候,突然间,对面依稀响起了打斗声,随后,枪声停了下来。

    黄少君心底下惊喜交加,暗道,“难道是老董他们真的成功了?”可是刚刚想到这里,便听到对面响了一个冷酷的声音,“所有人,离开掩体,举起双手,走出来,否则,我们毙了这群杂碎。”

    一听到这句话,他的一颗心登时又跌入了绝望的谷底,抬起头向前一看,他的心真的凉了。只见,前方董海波几个人正屈辱地半跪在那里,被几个彪形大汉用枪指着头,向着这边长喝道。离得这么远,黄少君也能感觉得到董海波眼神里的怒火、屈辱和不甘。他身旁的战士同样如此,如果他们有武器,绝对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他们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

    “怎么办?”黄少君死死地握着拳头,心下焦灼而绝望。身为曾经的华夏军人一员,他骨子里流淌着的宁死也不投降的高贵军人血液,那是一种传承了几十年的军魂,就算现在即将成为一个名佣兵,他也无法接受投降的结局。

    可是,如果不投降,他和他的这些战士,今天也全都要埋骨在这里了,他不怕死,可是这些他亲手训练出来的战士呢?这些兄弟呢?怎么办?赤手空拳之下,对方就算只有十个人也能将他们全都埋葬在这里?他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还没等真正蹭上实现自己梦想的那条路,就要屈辱而无名的死在这里?

    黄少君咬着牙,沉默着,一向以冷静沉着著称的他,此刻居然也无法快速做出自己的决断了。他不知道,这倒底是哪些敌人,居然能埋伏在这个属于他们的海岛之上,他们这么做,倒底是为什么?眼神向后望过去,他却始终没有发现梁辰的影子,也不知道梁辰在这关键的时刻,倒底去了哪里!

    “数到三,再不出来,我先崩了他。”一个高大的华人扯着董海波的脖子走出来,手里持着一把大号的沙漠之鹰,面向着海滩,对准了董海波太阳穴,冷酷地说道。最开始时说话的也是他,居然操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看起来,这个华人应该是这伙敌人的头儿了。离得这么近,黄少君分明能看清楚,这家伙长着一张马脸,身高足有一米九,高大强壮,脸上一道斜斜从左额划至右唇的恐怖伤疤,让他看上去更加冷酷。如果黑夜里出来,会吓死人。

    此刻,他正盯着黄少君的方向,用枪指着董海波的头喝道。

    “放开他们,否则你死。”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同样冷酷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他的右侧的密林中突然间缓缓站起了一个身影,手里,居然拿着一柄弓,直指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