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3章 :突然袭击
    :

    “这是必须的,不过你们最重要的任务是,让这个佣兵公司永远都知道谁缔造了它,让每一个员工永远都要以朝阳人为骄傲、为自豪,要让朝阳的精神贯彻始终,而不是让他们成为那种没有信仰、目标和精神的杀戳机器。这不仅仅是创立公司的需要,也是人性的需要了。只有用一种共同的精神鼓舞他们,让他们向上,让他们为了同一个目标而努力,才不至于让他们在血腥和杀戳中迷失本性,迷失做人的良心,否则,时间长了,他们的心理会变态扭曲,发生不可知的变化。”梁辰点了点头道。他说的这个问题在国际上那些著名的大佣兵公司中都是很普遍的事情,有的士兵甚至于是多年的老兵,莫名其妙就会发狂,就会端着枪疯狂地向着自己的战友扫射。还有的甚至是夜晚睡梦中整队的士兵惊营,相互间没有目标的厮杀,对射,这就是信仰和目标缺失、没有同一精神鼓舞最后产生的心理异变后果了。梁辰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好这一切。”董海波狠狠地点了点头道。

    “唔,由于先期我们组建佣兵公司的经验不足,所以,我替你们找了一个朋友,来帮助你们。”梁辰微微一笑道。

    “什么人?可靠吗?”董海波第一个想的就是这个问题。

    “共同经历过生死的兄弟。”梁辰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淡淡地一笑道,也让董海波放下一颗心来,不过随后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起来,只不过还没待他说话,后面的黄少君眯着一对狭长的眼睛不满意了,“辰哥,你不信任我们。”

    “少君,别乱说话,辰哥这样做,自然有他这样做的道理。”身后的刘嘉逸皱眉轻喝了一声道。他是枪王出身,性格亦如他手中的枪一般,平静里都是沉默的,无声无息的,从来不轻易出声说话。今天倒是为了维护梁辰的尊严而破例了。

    “我不是对辰哥不满,只不过就是很想见识一下那个能有荣幸跟辰哥同生共死的人,看他倒底有什么本事能博得辰哥如此的信任,与我们一起训练这些兵。”黄少君摇了摇头说道,狭长的眼睛里闪出了一丝不服气的光芒来——从特战大队出来的战士,个个都有着无比的骄傲和自豪,这是深深地刻在骨头里,永远都无法磨灭的了。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人了,我想,你们一定会成为朋友。”梁辰微笑说道,靠在座椅上假寐起来。

    其他三个人对望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神里的一丝不解,大概他们现在心里面多多少少都有些想不通,倒底梁辰说的那个人,有怎样的本事,能跟他们一起来训练这些兵,缔造这个佣兵公司。

    经过八个半小时的飞行后,飞机终于从遥远的北方穿越过华夏大地,降落在华夏西南方向的一个临国国际机场。

    这个临国只有这一个国际机场,并且简陋无比,甚至候机楼都是简易的彩钢瓦棚子,当地的贫穷落后,足见一斑了。

    不过这样正好,如果是发达国家的话,想在这里买一块飞地那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但在这种军阀割据偶尔混战政权不稳的国家里,谁当政了都要往死里捞一大把,卖地卖资源,当然也就成为了最直接的赚钱方式了。

    梁子恒和单强两个人在这里买的一块地很不错,居然是一个离陆地不到五海里的单独的大海岛,面积超过十平方公里,花了两个人一亿美金。

    其实当初两个人买这里,主要就是想在这里经营一个大型的集地下赌场、黑拳场、度假村于一体的综合娱乐岛,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并未付诸实践,所以,这块地暂时也就搁置在这里了。没想到现在倒是成全了梁辰,用来建立佣兵基地了。

    目前梁子恒已经在外围帮助梁辰注册了一个国际佣兵公司,名字就叫做朝阳,虽然听上去并不如其他的佣兵公司那样有气魄,但身为朝阳人,自然懂得这个名字的用意和内涵了。那代表着一种精神,一种朝气蓬勃向上的目标和理想。

    这里属于典型的亚热带气候,从来没有冬天。炎炎的烈日照射下,四周都是一片白亮亮的光,晃得人几乎有些睁不开眼睛。

    第二天上午十点钟,飞机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刚一下飞机,扑面的尘烟混合着热浪滚滚而来,还有简易硬化的路面扑起的阵阵烟雾,呛得一群人直咳嗽。

    “吗的,这鬼地方,真他吗热。”董海波呸了一口扑进嘴里的沙子,骂了一声道。

    “怎么?后悔了?”他身后的黄少君戴着副墨镜,嚼着口香糖嘲笑道。

    “后悔个毛线,这种地方才适合狠狠地练这帮新兵蛋子。”董海波哼了一声,看了看头顶的太阳,开始琢磨着,是不是这几天就要开始准备把暴晒训练纳入到作训大纲之中了。

    以前的特种兵训练,对于他们几个带来的这三百子弟兵来说,并不算极限,他正在思考如何才能更加科学化、系统化地加大训练量,将这帮小兵癞子练成最合格的佣兵战士。

    梁辰悠然走在他们身后,微笑地看着两个人斗嘴,同时看着自己的那些年轻的战士们一脸好奇和兴奋地走了下来,

    这边早有高羽派人打了个前站,租了十辆大巴车。不过这种大巴车跟国内的大巴车简直没办法比,破旧得跟上世纪华夏九十年代初的大公交差不多少,往死里踩油门也就能踩到七八十迈到头了,并且一开起来车身哐哐的响,好像随时都要散架子似的,天知道开上这一路会掉多少零件。不过好在车子还算结实,并没有真的散架子。但里面装着的这些人却都要快散架子了——这个国际机场离海边还有九十公里的路程,其中只有一条简易公路,剩下的全都是盘山路和土路,路上坑坑洼洼,颠簸不停,九十公里,居然足足走了五个小时。等到了海边的时候,连董海波都觉得有些吃不消了,浑身上下筋骨发麻发软。看了一眼身旁的梁辰,依旧稳如磐石地坐在座位上,居然一路上还有闲暇两脚离地、双膝悬空、什么都不扶不靠地锻炼自己的腰腹力量,让他着实有些汗颜。

    那些战士下了车,虽然没有一个人喊苦喊累,但眉宇间的疲惫还是清晰可见的。毕竟,坐了八个多小时的飞机,基本上就是一夜没睡,路上又这么狂颠一通,跟玩蹦床似的,期间还要经历险峻盘山道的考验,那种身体上的煎熬是可想而知的了。他们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地睡上一大觉再说。

    终于到达了海边的目的地,那是一个破旧的小港口,里面有些破破烂烂的渔船停靠在那里。

    望着哐哐乱响的大巴车如迟暮的老人般姗姗而去,黄少君呼出了一口长气,捶了捶自己酸麻的后腰,“这鬼地方,不要太落后吧?我真不指望咱们总部的训练基地会先进到哪里去。”

    “被你不幸言中了。咱们的训练基地,只有一个海岛和一些简易的生活设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梁辰在他身后摊开了两手,有趣地望着他说道。

    “啊?不会吧,辰哥,你可不要乱开玩笑吓我们。”黄少君带着夸张的表情道。

    梁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却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向后呼喝了一声,“我们走吧。”随后,在高羽派来打前站的两个弟兄的指引下,一群人背起了沉重的行李,向着前方那些破烂的船只走了过去。

    因为他们要到附近的海岛去,至少五海里的路程,所以也必须要坐船过去了。

    下午风平浪静,并没有起风,天气倒是很好。并且已经是下午快四点钟的时候了,清凉的海风吹过,人人心头都凉爽起来,惬意无比地坐在渔船上,放松着疲惫了一天的身体,心情也随之轻松起来。

    “如果天天这么吹海风,倒也不错呀。”董海波很没形象地四仰八叉躺在甲板上,放松着身体,惬意地说道。

    “辰哥,前面就是我们朝阳佣兵公司的总部了么?”刘嘉逸搭手遮额,望着前方的个已经越来越近的海岛,沉声问道。现在,距离那个海岛只有区区不到两百米的距离了,海岛的全貌呈现在战士们面前。那是一个三面环山的大海岛,像一把半张开的扇子,所以,这里也叫半扇岛。岛上叠青泻翠,一片葱绿,满山遍野都是高大的树木,颇有热带雨林的感觉。不时有一只海鸟从天空中飞过去,景色怡人,看起来不像是一个训练基地,倒像是一个旅游度假的好去处了。

    所有人都开始兴奋起来,扎堆聚在甲板上,望着前方的那个海岛,激动地议论个不停。如果不出意外,这里就将是他们以后生活和训练的第二故乡了。

    “是。”梁辰扶着栏杆,点头微笑道。

    “景色倒真是不错。”旁边的董海波点头赞道。

    哪想到这句话刚刚出口,突然间,便听见远处“轰”的一声响,紧接着,撕心裂肺的炮弹声响了起来。随后,“轰隆隆……”连声巨响响起,数发炮弹落在了几艘渔船旁边的大海里,溅起了满天巨浪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