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破镜重圆?
    :

    “你上来干什么?下去。”李厚民见到王丽薇,忍不住胸中怒气勃发,喝了一声道。他恨王丽薇,曾经的那件事情,是他一辈子的痛,他永远都不可能原谅王丽薇。

    “厚民,我不是你的敌人,甚至我曾经是你的妻子,还为你生下了一个美丽的女儿,你难道真的这样恨我?”尽管这么多年了,可是王丽薇就见不得李厚民对她这种态度,一时间忍不住眼圈儿发红,强忍着委屈与泣意说道。

    “你说得对,曾经是我的妻子,但现在你不是了,我们就是路人甲乙,请你离开我的车。”李厚民丝毫不给王丽薇半点面子,继续怒喝道。他一见到王丽薇就有着无法容忍的愤怒与冲动。

    “我不是来看你的,是看我的朋友梁辰,看媛媛的老师,这跟你无关。”王丽薇怒哼了一声,同样无法忍受李厚民这种极端的态度。

    “你……”李厚民手指着她,愤怒地刚想说什么,却被梁辰轻轻伸手摁下了他的手臂,“李总,您先冷静一下,其实,这里面有很多误会,并且,是很重大的误会,甚至,我怀疑当初你们的分手,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梁辰凝视着李厚民说道。

    王丽薇身体一个哆嗦,望着梁辰的眼神复杂起来,而李厚民同样一怔,浓眉深深地皱起,望着梁辰,久久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两个的神色尽数落在了梁辰的眼里,尤其是王丽薇的态度,禁不住让他一怔,总是感觉,好像王丽薇心底下潜藏着什么秘密似的。

    不过,不管怎么说,今天他们夫妻两个人碰面,也是解决他们之间纷争的一个最佳契机了,他准备正好借着今天的机会把这个话跟他们两个人说开,至于李厚民倒底能否原谅王丽薇……梁辰不是神,也无法预料到这一切,只能尽人力而为了。而稀里糊涂地因为帮人家忙结果还卷入到了一场人命官司之中,这让他多少兴起了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思索了一下,略略整理下思路,他缓缓开口道,“李总,王总,感谢你们今天来看我,更伸出了援助之手。不过,想必今天我卷入的这场人命官司你们都已经有所了解了吧?没错,主角就是已经死掉了的刘文波,市金融办主任,他也曾经是你们的大学同窗,更是因为他,才导致你们夫妻二人误会重重,隔阂不断,最终闹到今天这个劳燕双飞的结局。”梁辰看似望着李厚民说话,不过却始终用眼角余光望着王丽薇,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王丽薇刚才那一抹异样的神色让他有些感觉不对劲。

    果然,说出了这番话后,王丽薇脸上的神色再度一变,居然带上了一丝说不了的愤恨,同时还有一丝惊慌,也说不上这是为什么了。梁辰心底下的疑惑更甚了。

    “梁辰,你为什么要去见那个卑鄙的混蛋?你倒底想要做什么?”李厚民紧紧地盯着梁辰,眼神里闪现了一丝痛楚的神色。

    “我之所以去见他,是因为我想帮你们一个忙,想让您和王总破镜重圆,更重要的是,想重新给李想一个温暖的家,让她真正能享受到父母之爱,家庭的温暖,而不是现在这样,让她在父母之间游移摇摆,痛苦不堪。”梁辰缓缓地说道,后面的这句话,却深深地刺痛了李厚民和王丽薇的心,让原本准备说什么的李厚民黯然低头,狠狠地握着拳头,再无法说什么了。

    “另外,我还想说的是,这件事情,是王总苦苦哀求我要帮她这个忙,因为,她是无辜的,她依旧深爱着你,只不过因为当年的那个误会,李总您始终无法释怀,始终不想给她一个机会,而我也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今天就去找了刘文波,想了解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然后再帮你们解开心结,事情就是这样了。”梁辰有意地将王丽薇曾经向他的请求道了出来,打一打感情牌,让李厚民也明白王丽薇的心意。

    果然,李厚民听到了梁辰这番话,抬起头来看了王丽薇一眼,尽管眼神依旧有些愤恨,却不似刚才那般极端的抵触了。@&@!

    “她想怎么做,跟我没关系,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我曾经看到的事实。”李厚民哼了一声说道。累积下了十几年的仇恨与愤怒,哪里是能这样一朝一夕便能消解得开的?

    “呵呵,李总,有一句话虽然很俗,但您也必须要承认,眼睛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欺骗者,有时候,我们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或许,只是一种潜藏着阴谋的假象。”梁辰微微一笑说道,掏出了烟点上了一枝,喷出了一口淡蓝色的烟雾说道。

    李厚民怔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你说的没错,但我觉得我看到的就是事实。”

    “厚民,你这是在强辩,难道你非要用这件事情来证明你永远都是正确的?你这种固执的骄傲和自信什么时候能改变一下?从来没有生而知之的人,也从来没有永远正确的人,难道你就从来都不会犯错误?如果你不犯这个错误,当初又怎么会不听我的劝阻,结果经营失败险些血本无归?你现在一个劲儿地往自己的老婆头上扣屎盆,仅仅出于证明你十几年来坚持的所谓的正确结果?你太过份了,你这是对我最极端的侮辱!”旁边的王丽薇听到了李厚民的话,忍不住愤怒了,指着李厚民尖声咤道,泪流满面。

    “你闭嘴。当一个男人,尤其是经营失败正需要爱人抚慰受伤的心灵的男人,却在酒店里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半裸跟别的男人在一起,你觉得他应该怎样想?他恨你难道没有半点理由?如果可以,我真恨不得当时就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李厚民同样抓狂起来,怒吼道。他也是怒极冲口而说,颇有些口不择言了。就算梁辰在场,他也必须要发泄一下,否则他现在会爆炸的。*&)

    场面马上就要僵了下来,梁辰此刻不得不出言阻止,身体略略横坐,挡在了两个人中间,避免他们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什么不测的结果。

    “李总,王总,你们先冷静一下,好不好?其实我觉得你们当初这件事情真的有问题,实情应该不像你们想像的那样简单。王总当初去找刘文波,其实就是为了你的经营。而她当时被洒水车弄湿了衣服,才导致了那种情况的发生。我相信,这一切都不是出于王总的本心。”梁辰说着话,已经把王丽薇曾经跟他说过的话再次向李厚民转述了一下,同时,拿出了手机,将里面的录音放了出来。

    当时梁辰为了保留证据,可是将刘文波与自己的对话都录了音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车内顿时静了下来,李厚民和王丽薇都凝神听着录音,只不过,越听,两个人的神色越肃重下来,尤其是当听刘文波反复地重复着那个什么“周家要杀我灭口了”“周家要杀我灭口了”的时候,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似乎有着说不出的疑惑来。

    “嗯,事情就是这样了。所以,我觉得当初你们的分手,无论是从王总深爱着您不可能背叛您的角度来讲,还是从这个刘文波当被我问到具体情况时突如其来地提到了那个什么周家的角度来讲,都证明一点,王总其实当初并没有背叛您。之所以你们离婚分手,恐怕,背后还有着许多我们都不知道的原因,呵呵,或许我应该这样讲,是有着很多我不知道的原因。”梁辰深吸了口烟,缓缓吐出说道。同时留意着两个人的神色。

    李厚民深深地思索着,似乎终于肯深入地考虑一下梁辰的话了,而王丽薇则脸上有着说不出的惊愕,似乎她也不知道这个周家倒底是怎么回事,这种情况她也没有想到。

    许久,李厚民才抬起头来,“梁辰,你有什么底气去找刘文波,并且有什么把握能让刘文波肯帮你,嗯,应该是说,帮我们这个忙呢?”李厚民说到“我们”时,轻轻地停顿了一下,隐蔽地看了王丽薇一眼,随后将“我们”两个字很是淡化地处理,很轻很柔地一带而过,可是这个“我们”却让王丽薇禁不住再次潸然泪下,可这一次,却是无比幸福的泪水。

    因为她知道,“我们”这两个字意味着什么,更知道,能让李厚民时隔十几年后再次说出这个温暖亲切的字眼儿,是多么的艰难和不容易。她掩面无声而泣,泪水从指缝儿中点点滴滴地洒落,看得梁辰心头都是禁不住一阵恻然。

    “我拿到了一些刘文波的秘密,就算是他的痛脚吧,以此为做为一个要挟,如果他不想在以后仕途上被削职为民,那就是只能帮我这个忙了。当然,这是按照常规的思维来考量的。可事实证明,他并没有这样做。”梁辰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说道。他现在也很疑惑,那个周家倒底是什么来路,如果真是幕后黑手的话,为什么又要这么做?只为了拆散这一对普通的夫妻就如此大费周章?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

    事情,好像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了,毕竟,在这种氛围下考虑这个问题颇有些不合时宜。

    李厚民看了梁辰一眼,想说什么,欲言又止,其实他大略地清楚梁辰倒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也隐约知道他拥有的手段,这倒是不足为奇的。

    反倒是王丽薇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怔怔地望着梁辰,随着与梁辰的交往越来越深,她也越来越发现,这个年轻人,正在不断地超越着自己的认知,居然是如此的不简单。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说过了,其实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用不着我一个外人来插嘴说什么。相信,你们都是成熟而理智的人,应该知道怎么面对这件事情了。李总,恕我冒昧地说一句,家,不仅仅是一个字,更是一种快乐、温馨、可遇而不可求的幸福。那是五百年的回眸,是千年前的约定。或许有些煽情,但这是出于我的本心。在此,我也祝愿你们,真正的重归幸福!”梁辰说完了这句话,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该说的都已经说完,剩下的事情,就该轮到李厚民和王丽薇自己去处理了。能否打开那个心结,就看李厚民倒底怎么去想了。

    只不过,眼角余光掠过,他便看到就在自己刚刚下车的瞬间,王丽薇已经禁不住情恸,居然从前排座上一下便向着后面的李厚民扑了过去,死死地搂着,任李厚民怎样挣扎也不放开……最后,两个人影终于合二为一了,再不分彼此,哭泣声与喃喃低语声,从车内传来……

    “千江有水行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希望王总这一次真的能守得云开见月明吧。”梁辰走开了两步,抬头望向了空中的月,轻叹了一声说道。

    “看不出,你不但会开导人,还会吟诗呢,更是了不起。”这个时候,一把略有些沙哑却带着奇异的金属质感的女声从身畔传来,同时有香风传入鼻端。

    梁辰转过身去,就看到了一个身型颀长看上去很瘦削但四肢修长却隐含着说不出的健美与力量感与女孩子,就站在他的身后。如男孩子一般的短发更衬出了说不出的清爽气质,这么冷的天,里面只穿着一件翻领白衬衫,外面套了件黑昵风衣,还戴着副墨镜,又冷又酷。细细望过去,原来是王丽薇的助理,古芸芸。无可否认,古芸芸是个无论拿到哪里都无可挑剔的美女,并且,与传统意义上的美女比起来,她身上更多了一种英姿飒爽的花木兰般的气质。看样子,她像是在旁边等候王丽薇没什么事情,然后过来找梁辰闲聊几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