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5章 :阴谋的味道
    :

    “命案?”高丹和陈美琪也相顾失色。

    “这位大哥,哪个房间发生的命案?”梁辰吸了口气,趁着一个警察过来盘查要身份证的时候,低声问道。

    他衣着长相原本不俗,再加上身旁还有那样两位衣着鲜艳、明眸皓齿的女伴,况且出入这座五星级酒店之中,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那个办案的小民警倒是不敢含糊,边查看他的身份证,边回答道,“是七零一三号房间,据说死者是市里的金融办主任。”

    “什么?您是说七零一三号,那个刘文波刘主任?你们,没搞错吧?”梁辰登时狂吃一惊,脱口而道。

    “怎么可能会搞错呢?我们刚刚接到的报警。因为那个房间里死的人是个官,所以,我们警方对这件事情还是比较重视的。”那个警员看了梁辰一眼,有些奇怪地说道,不明白梁辰为什么这么紧张。

    “好,多谢了。”梁辰拿回了自己的身份证,重新坐回到高丹和陈美琪的身畔,脸色却肃重下来,沉得如同要滴出水来。

    这件事情确实太重大了,开始的时候他跟刘文波提到王丽薇和李厚民的时候,刘文波的表现就有些不对劲,还一个劲儿地提到了什么周家,并且还误认为梁辰是要来杀他的,对他也是十分抗拒。却没有想到,他前脚刚走,刘文波紧跟着就被杀了,出了件这样天大的命案,难道是有人想栽赃给他?

    梁辰绝对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件事情仅仅只是一个巧合,那样的话太侮辱他的智商。他现在只是紧张地思考,倒底是谁做的这件事情?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真是栽赃,自己又该怎样摆脱出来?

    一瞬间,脑海里连续转过来了诸多念头,脸色也是越来越凝重了。

    “梁辰,这件事情不会跟你有关系吧?你今天来这个酒店干什么?”陈美琪看到他面色有异,突然间莫名地有些担心,小声地问道。

    “嗯,刘文波死之前,我曾经在他的房间里,我们之间有些事情要谈。”梁辰点了点头,淡淡地道。

    “啊?那,那这个人,是不是你……”陈美琪身体剧颤,掩住小嘴,有些恐惧地张大了眼睛望着他。

    “不是我杀的。”梁辰摇了摇头,打断了她的说话。

    “我相信你。”旁边的高丹此刻悄悄地伸过了手来,握住了梁辰的手,眼神坚定地望着他道。

    梁辰本想避诲地挣开她的小手,但看着她如孩子般纯真的黑眸,还有眼神中那义无返顾甚至是好赖不分的信任,却没有狠下心来去甩开。

    “谢谢你的信任。”他缓缓地吁出口长气道。可是眼神一瞥之间,却突然间发现了一个被警察盘查过后的俏丽身影正走出了大厅,那个身影是如此的熟悉,可急切之间,却有些想不起来了。

    正皱眉深思之间,突然几个警察已经围了过来,每个人的手都摁在了配枪之上,望着他的神色如临大敌。

    “这位先生,请把你的手放在头顶,抱头蹲下,办案需要,请你配合。”其中的一个警察摁着配枪,指着他威严地说道。

    梁辰叹了口气,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并没有半点反抗,只是双手抱头,依言照做。几个警察立即扑了过来,控制住了他,同时用手铐将他的手铐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有什么权力这样做?他不是坏人,他是无辜的。”陈美琪和高丹一下都急了,去推搡着那些警察,却被旁边的几个警察架到了一边去。

    “他属于重大犯罪嫌疑人,希望你们不要干扰警察办案,予以配合。否则我们会以妨碍公务罪把你们也带回去。”那几个警察将她们挡在外面道。

    “你们办个屁的案子,就知道滥抓好人。我,我现在就给我爸爸打电话。”陈美琪气极,掏出了手机。

    “美琪,不要给你爸爸打电话。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法律是公正的,自然会给我一个公道。小丹,你去找你哥联系李厚民李总,就这样。”梁辰向陈美琪喝了一声,同时也向高丹交待了两句。随后,那几个警察便给梁辰套上了一个黑色的头套,押着他向外走去。

    “这,这可怎么办呀……”陈美琪跺着脚,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她当然相信梁辰不会杀人,可问题是,现在警察不相信,梁辰又不让她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这个确实够麻烦的了。

    “别慌,按照辰哥说的话办,他一定不会有事的。”高丹拦着急得快要火上房的陈美琪,同时给自己的哥哥拨起了电话,而后,拉着陈美琪往外跑去,打了个车,跟在警车后面向市局而去。

    市局离这里倒是不远,十几分钟后,车子已经开进了江城市公安局。因为这件案子牵涉到了政府官员在内,性质就比较严重了,所以由市刑警队直接接手办案。

    梁辰被直接押回了审讯室,连夜突击审问。

    “姓名,年龄,职业……”主审的两个是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和另一个干警。

    “梁辰,二十一,师大学生。”梁辰沉稳地回答道,并没有一丝慌乱。

    “梁辰?”那个刑警支队长明显怔了一下,眼望着梁辰,好像认识他一样。

    “我们认识?”梁辰反倒有些好奇起来。

    “呵呵,闻名而已,辰哥嘛,师大一条龙,好像现在j省没有几个人不知道的吧?”那个副支队长笑了笑,笑得倒是有些意味深长,看起来对梁辰的来历并非一无所知。而旁边的那个小刑警则吃了一惊,随后望向梁辰的眼神里流露浓厚的兴趣来,并且,看上去好像还很是兴奋。

    “我只是个普通的学生而已,不是什么龙不龙的。”梁辰摇头,不过心底下却在苦笑,看起来自己现在还真是颇有名气了,连这位副支队都认识自己。

    “好,言归正传。江城市金融办主任刘文波被人勒死在床边,这件命案你已经知道了。说说吧,你今天到凯乐酒店去干什么?临控录像显示,今天下午两点零三分,你曾经进入过刘文波的房间,并且在屋子里待了十分钟左右,之后你又返回,进了对面的房间。而刘文波死亡时间初步认定就是在这一段时间,从时间来讲,你具有重大作案嫌疑。”那个刑警副支队长收起了笑容,盯着梁辰沉声问道。

    “我去请刘主任因为一件陈年旧事帮忙,当年因为他夹在其中产生误会,一对夫妇分手,现在彼此间碍于面子不好坐下来沟通,而我跟那对夫妇关系不错,所以想帮他们个忙,来求刘文波出面斡旋此事。不过刘文波并没有想帮忙的意思,话不投机,然后我就离开了。”梁辰知道事关重大,不能有半点马虎,一丝不苟地回答道,两个刑警飞快地记录着。

    “帮哪对夫妇?你和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需要你帮忙?难道他们不能亲自出面去找刘文波?还有,你从刘文波房间出来后,为什么又要返回到刘文波对面的房间?又去那里干什么?”那个刑警副支队连珠炮地般问道,这是对待犯罪嫌疑人惯用的办法,用一连串的问题让他来不及思考,只能不停地回答。一旦他心底真是有鬼,有半句谎话,在这样急促的问话下必定会前矛后盾,出现漏洞,只要出现漏洞,顺藤摸瓜,就能打开审讯的突破口了。

    “我帮的是轩域集团董事长李厚民还有千姿服饰江城分部的总经理王丽薇……”梁辰不陈不徐,一一道来,也没有隐瞒什么,倒是没有半点漏洞可寻。

    两个刑警不停地记录着,同时在问话中倒也没发现梁辰有什么漏洞可寻,相互间看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

    “你说你身体不适,到了对面的房间里便晕迷了过去?”那个刑警副支队长皱眉问道,这个问题很关键,如果事实证明,梁辰在走进七零一二号房间之后就晕迷过去后的话,那么他就算具备了做案的时间,也不可能有真正的行动力去杀刘文波了。

    “是的。我怀疑我药物中毒,当然,只是怀疑。为了方便警方取证,我建议现在对我进行抽血化验。”梁辰伸出了胳膊说道。

    “好。”那个副支队长对梁辰的态度倒是很满意,按下了桌子上的电铃,喊来了法医给梁辰抽血,去化验了。

    “其实证明我当时不在七零一三号房间的现场很简单,你们可以继续调取监控录像,查一查这段时间倒底有谁进入过刘文波的房间,就可以了。”梁辰用碘酒棉签按着胳膊弯处的针眼儿,抬头说道。

    “我们当然也希望能查到,不过事实上从你走进七零一二号房间开始时,整个七楼的临控录像便已经被人为破坏掉,失去作用了。我想我的意思你应该能明白,所以,无论怎样说,你现在依旧有着重大的作案嫌疑。”那个警察摇头说道。

    “是么?”梁辰挑了挑眉毛说道,心底下却是越来越笃定,看起来真的有人想瞒天过海杀死刘文波,并且还要拿他当替死鬼了。他似乎,嗅到了某种阴谋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