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命案
    :

    “小姨,您不要紧吧?”陈美琪心惊胆颤地跑过去想扶住她,却被她推到了一旁去,“没事儿,只不过刚才腰扭了一下而已。”说罢,已经打开门走了出去。

    “可是,他呢?怎么办?”陈美琪回头看了一眼床上正熟睡着的梁辰,小声地问道。

    “如果你希望他醒过来弄清杨一切的时候恨你一辈子,你现在便留下,我不反对。”叶梓冷冷地望了她一眼说道。

    “我……”陈美琪下意识地一个哆嗦,想到梁辰如果真的醒过来的清配这件事情倒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恐怕会当场暴走的。她委实有些不敢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只能跟在叶梓的身后,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像是生怕惊醒了梁辰似的。

    “那,我留下来照顾他吧。”高丹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道。

    “不必,你也走吧。如果日后他问起,你们就都说当时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尤其是不能说起我来过这里,只需要说当时他不知道怎么就发了疯,吓到了你们,然后他自己晕迷了过去,就这样。其他的任何情况,一切都不要说,就当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谁把今天的事情泄露出去半点,我不会饶了他。”叶梓转头深深地看了高丹和陈美琪一眼,冷冷地说道。其实她是担心高丹禁不住梁辰的再三盘问,把事情说出去,到时候,所有人都麻烦。莫不如一推六二五,所有的一切就当做不知道罢了。高丹的纯真与单纯,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如果真跟梁辰单独相处,只要梁辰想,哪里还能从她嘴里套不出话来?她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防患于未然。

    “这……”高丹咬了咬嘴唇,还有些舍不得屋子里正熟睡的梁辰,她担心梁辰会出什么事情。

    “如果你们都不想梁辰恨你们的话,现在必须要走,然后统一口径,按照我刚才所说的一切去做。”叶梓逼视着两个人,尤其是紧紧地盯着高丹。

    高丹心底下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会儿,终于认同了叶梓的话,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梁辰终于悠悠醒转过来,刚一醒转,便从床上一下坐了起来,同时脑际还有阵阵眩晕感。

    “该死,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梁辰皱起了眉头,因为刚刚醒过来的原因,脑子还有些不清楚,睡过去之前的事情还是有些遥远,记忆模模糊糊的。

    晃着头,好半晌,他才回忆起来,好像之前自己从刘文波的房间里出来后,是陈志勇给自己发了一条短信,说就在刘文波曾经对面的房间里,有急事找他。结果,他进去后,却发现高丹在房间里,再然后的事情,他居然完全记不起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梁辰四面看了看,皱起了眉头,高丹现在并没有在房间,而自己又是怎么晕迷过去的?为什么自己之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站起来,头还是觉得有些沉,深吸了口气,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才逐渐地清醒了过来,而高丹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个戏法倒底是怎么变的?倒底在搞什么鬼?

    隐隐间,他觉得极其不对劲,但倒底不对劲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陈大队找我,可房间里却是高丹,这怎么回事?”梁辰想来想去也想不通,心底下略略有些烦燥,拿出手机,拨通了陈志勇的电话,可电话那边却传来了阵阵盲音,居然关机了。皱眉思索了半晌,又拨起了高丹的电话,响了几声后,高丹终于接起来了电话,“辰哥。”她在电话里的声音颤颤的,像是一条绷得随时都能断掉的丝弦,听上去让人有些心疼。

    “嗯,刚才,什么情况?”梁辰试探地问道。记忆已经复苏,没错,当时就是高丹在房间里。

    “我,我,呜呜……”高丹突然间在电话那边哭了起来,哭得十分伤心,让梁辰心底下也抽紧了。

    “小丹,你别哭,倒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陈志勇的哥哥给我发短信,可你却在屋子里?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梁辰心底下一沉,感觉好像要出事了。

    “辰哥,我,我好害怕。其实当时我跟美琪在一起,她说要用她哥哥的电话号码跟你开个小玩笑,结果,你真的来了,然后,就突然间发起狂来,我,我们都被你吓到了,然后,就跑了出来……”高丹在电话里嘤嘤地哭泣道。

    “我突然间发了狂?”梁辰心底下突地一跳,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喉结上下滚动着,这一刻,他脑子有些乱,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耳畔高丹的哭声依旧在继续,让他心下更加浑乱。

    “当时,有没有发生什么,其他的,嗯,事情。”梁辰艰难地问道,问出这句话,颇有些让他难于启齿,可是事关重大,他不得不问。同时也相信高丹应该能清楚他的意思。

    “没有,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和美琪都吓坏了,就跑了出去……你,你有没有事?”高丹抽抽嗒嗒地在电话里说道,其实她是真的吓坏了,当然,不仅仅是梁辰的发狂,更是后面发生的那些匪夷所思、一想起来就让她头晕目眩、口干舌躁、羞怯万分的事情。

    “那就好。”梁辰深深地吸了口气,“我没事,只不过后来好像晕过去了,大概,是今天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梁辰竭力稳定住情绪,安抚高丹道。出现这样的事情,也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不过,突然间想起来,自己,好像在刘文波的房间里跟他说话的时候,好像还泡了杯茶,喝了几口,难道,是这个茶的原因?是刘文波想要害自己?可这种药,梁辰现在感同身受,哪里还不知道倒底是什么东西?刘文波就算想害自己,也不必要用这种茶来害自己吧?这又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这个混蛋为了跟情人厮混,用这个茶来催‘情助兴?”梁辰眉头一皱,突然间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而自己是被刘文波误中了副车?可这,未免有些太倒霉了吧?

    “你们现在在哪里?”梁辰深吸了口气,缓缓问道。

    “我们现在就在楼下,你,你还好吗?要不要我们上来找你?”高丹小声地道。

    “不必了,我这就下去。”梁辰皱眉说道。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透着股说不出的蹊跷古怪来,而且,陈美琪不是走了么?怎么又跟在自己后面折了回来?她为什么又要用陈志勇的手机卡发那个莫名其妙的短信给自己?想到这里,心底下又是一跳,莫非,这件事情,又是陈美琪弄出的妖蛾子?他越想越觉得有些古怪。

    简单收拾了一下,起身下楼而去,到了大堂的时候,发现陈美琪和高丹正紧张地坐在沙发那边,见了他,都有些目光躲闪,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似的。

    “陈美琪,今天这倒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和高丹在一起?为什么要跟踪我?为什么又要到这里来开房间?为什么又要用你哥哥的手机卡给我发短信?”梁辰几步走了过去,坐在了她们的对面,连珠炮般一口气问出了自己心底下的疑惑来。

    “我,我没跟踪你啊,丹姐给我打电话说她她明天有一场演出,主办方在这里给她办了一张房卡,便于就近休息,明天一早就演出。今天她也想逛街去,所以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然后我就来这里了,结果,居然就看到了你。所以我就想恶作剧一下。正好今天我早晨误把我哥的手机拿过来了,所以就给你发了一条短信。谁知道,你到了屋子之后,就,就那样了,我们两个吓坏了,就都跑了出来,还商量着要不要喊你的兄弟来或是叫医生呢。然后,你就醒过来了。”陈美琪不敢正视梁辰,目光有些躲闪地道。

    “真的是这样?你和高丹又是怎么认识的?”梁辰眯起了眼睛仔细地望着她们,从高丹的脸上转移到了陈美琪的脸上,还是有些怀疑陈美琪的话。但打死他也想不到,刚才经历的事情是那样的匪夷所思。

    不过思来想去,既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那他也不想就这样深究了,况且,莎莎不在身畔,他也十分忌诲跟别的女孩子待在一起。

    “我们失恋阵地联盟,认识一下有什么不可以么?”陈美琪鼓起勇面对着他的眼睛说道,眼神里有些哀伤。这一次,反倒轮到梁辰躲起她的眼神来。

    “好吧,没什么事情了,不过以后这种恶作剧少搞为妙,我不喜欢被别人这样耍来耍去的。今天到此为止吧。”梁辰哼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转身向外走去。

    不过就在这时,外面警笛声突然大作起来,随后,一辆接着一辆的警车开了过来,大批的警察涌起了大厅,将这里封锁住,梁辰想出也出不去了。

    “酒店发生命案,必须封锁现场,现在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里,希望大家配合警方接受调查。”这个时候,一个气度威严的中年警察走了过来,站在大堂之中高声喝道。

    “命案?”梁辰怔住了,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