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3章 :什么都没发生
    :

    门外,叶梓正平静地望着她们,她的衣着没有半点零乱,除了个别地方有撕痕外,甚至连发丝依旧如刚才般一丝不苟,神色间也没有半点波动,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们。

    可这正是令她们最感震惊的地方。按理来说,叶梓现在应该是已经被梁辰狠狠地侵犯了,在她们的想像中,现在的叶梓应该是掩面痛哭亦或是茫然无措,再不济也是发丝凌乱,衣着破烂,可现在看她的样子,却是跟刚才进屋子里来的时候的样子没有太大的区别——当然,除了衣服上有博斗后的破损痕迹,还有嘴唇略有一丝红肿,眼角梢处有一丝泪痕外,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异样。

    “小姨,你,你没事吧?”陈美琪一步抢了出去,扶着叶梓,颤声地问道,心底下却是惊疑不定,难道,刚才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可是,那剧烈的撞击响声,又是怎么回事?她真的有些糊涂了。

    叶梓只是定定地望着她,深吸了口气,“不必担心,我没事。”

    “可是,我刚才……”陈美琪有些不能置信地望着她道,她刚才分明听到外面小姨好像是被侵犯的声音,就算是再没有经历过人事,也懂得这个种声音意味着什么。

    “我说了,我没事,你难道真的想我有事?”叶梓眼中陡然间厉光狂闪,死死地盯着陈美琪,尖咤了一声道。

    “我,我……”陈美琪吓坏了,下意识地退了半步,撞在了后面的高丹身上,被她一把扶住。

    大约,叶梓现在也感觉到自己的态度过于严厉了,有些吓到了陈美琪,深吸了口气,像是强自压抑着心底某种暴躁的情绪,“我真的没事儿。刚才他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想要侵犯,但最后被我用花瓶砸晕了,现在他就躺在那边的床上,就这么简单。”叶梓松开了手里握着的那个大花瓶,花瓶无声地落在了地毯上,陈美琪和高丹望着那个花瓶,都有些不知所措。不过,叶梓如果真的没有事情的话,她们也能长舒一口气了,总算没有惹出大麻烦。可事实,真的这样吗?

    陈美琪犹豫着,小心翼翼地向着廊道那边探过了头去,随后,便看到了梁辰正穿戴齐整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像是真的被打晕过去的样子,又像是正处于昏睡之中。一时间,两个人都有些惊疑不定起来,难道事实真的如叶梓所说?

    “梁辰,倒底是怎么了?你们对他使用了什么手段?”叶梓冷冷地盯着两个人道,目光在陈美琪还有高丹脸上游移着,最后终于定格在了陈美琪脸上。

    她很清楚自己这个外甥女的脾气秉性,胆大包天,就没什么是她不敢做的。如果今天非要为这件事情找一个责任人的话,无疑,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成为不二人选。

    “这,这,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陈美琪咬了咬嘴唇,哆哆嗦嗦地说道。既然小姨没什么事情,那这件事最好能瞒天过海,就这样蒙混过关算了。否则的话,她可真的要死定了。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炸响在陈美琪的脸上,“混帐东西,难道现在你还想骗我?梁辰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如果他不是受了什么药物刺激,又怎么可能会这样发狂?如果你不说,好,我现在就打电话给你爸爸!”叶梓打了陈美琪一个大耳光后,手指着她,气得浑身上下都在颤栗,怒斥道。

    “小姨,我,我真的不想这样的呀,你知道,我是多喜欢他,所以,我才想了这样一个办法……”陈美琪原本心底下就是无比的煎熬,感觉愧对了小姨,现在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压力,一下跪倒在叶梓身前,哭泣着把事情的整个过程都竹筒倒豆子说了出来,再也不敢有半点隐瞒。@&@!

    “小姨,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没想到你会来,结果,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原谅我,原谅我……”陈美琪抱着叶梓的腿大哭道,心底下说不出的愧恨,自己这倒底是发了什么疯?居然做出了这样不计后果的事情,还把小姨牵扯进来,这简直……

    想一想这个事情的疯狂程度,她现在自己都要崩溃了。

    一滴泪水,落在了陈美琪的脸上,一片冰冷。

    “冤孽,冤孽……”叶梓喃喃而道,清冷冷的泪水在脸上纵横,她现在脑子里混乱极了。嘴里说着没有事情,可倒底有没事,也只有她自己清楚了,事到如今,她又该怎么办?又该何去何从?

    “叶老师,虽然美琪确实做得不对,但,但她也只是一时糊涂,终究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所以,您别怪罪她好吗?就原谅她一次吧。”此刻,高丹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在叶梓身畔说道,同时手忙脚乱地从包包里找出了纸巾,递给了叶梓。*&)

    叶梓接过了纸巾,轻轻地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泪痕,苦笑着叹了口气,扶起了陈美琪,“去吧,你们先下去,顺便给我买几件衣服,我现在,想冷静一下。”

    “小姨,我……”陈美琪哭着抱着她的腿,脑子里混乱极了,心中羞愧难当,都不知道想说些什么了。

    “我的话你没有听到么?”叶梓低头看了她一眼,眼神苍凉如水,里面有着说不出的悲伤与各种含混复杂的情绪,让陈美琪心头一跳,不敢不听。

    “是,我这就下去。”陈美琪赶紧胡乱擦了把脸上的泪水,高丹也从旁边走了过来,两个人相搀相扶,开了门,走了。

    叶梓将门关严,随后重新走回到了床边,坐在了对面的床上,怔怔地凝视着趴在床上正酣然入睡的梁辰那英俊的侧脸,眼中神色无比复杂,有忧伤,有愤怒,还有含混的一切,欲说还休。

    “你这个小混蛋,我倒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样的折磨我?你真是该死!”叶梓的语气像是怨毒的发泄,又像是幽幽的感叹,复杂无比,或许,现在就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很愤怒,会很绝望,会很悲观,可现在,这一切发生之后,她突然间发现,曾经预想中的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是有一抹淡淡的忧伤和茫然,淡得就像是一杯水,浇在心田中,并没有泛起多大的惊涛骇浪,反而,像是有一株原本就已经生根发芽的小草,被水一淋,开始蓬勃生长,速度奇快,居然有一种要长成参天大树般的趋势了。

    “你这个,冤家……”她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颤颤地,伸出了手去,轻抚上了梁辰那英俊的脸庞,指尖一片冰凉,同时眼眸间早已经不争气地再次怔怔地流出了泪来……

    眼光油然落在了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血迹上,叶梓死死地咬了下嘴唇,缩回了手去,从挎包里找出了一把剪子,然后在床单上剪了几下,将床单剪了一个大洞,将那块含着血迹的布条小心翼翼地折叠了起来,放回了自己的包中。

    随后,给梁辰穿好了衣服,细心地替他擦干净了头上刚才去洗手间用冷水冲头企图让自己清醒过来的水渍,像一个温柔的小妻子般替他处理好了一切,最后才去洗手间冲了个澡,把自己洗干净,最后走了出来。

    等一切都打理完毕的时候,梁辰居然还没有清醒过来,也不知道陈美琪是从哪里弄来的这种药,真是很霸道,居然连梁辰这种体壮如牛的人也无法抵抗得了。不过,打死梁辰也绝对想不到,陈美琪居然会用这招来阴他。如果知道的话,恐怕他死的心都有了——毕竟,他从来不会想过,陈美琪会“害”他,对她没有半点防备之心。

    把自己重新梳理得漂漂亮亮的,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耳畔听着梁辰微微的鼾声,托腮轻叹了一声,怔然出神,也不知道心底下在想些什么了。

    正在这时,房门开了,陈美琪和高丹两个人走了进来,怀里还抱着几件衣服——对面就是商场,两个人买东西还是很方便的。

    “拿过来吧。”叶梓向两个人淡淡地说道,随后接过了两个人抱过来的衣服,就那样换了起来。

    不得不说,虽然已经二十七岁了,可叶梓的身材依旧很魔鬼,不但有着青春少女的惊人弹性,而且更有着成熟水蜜桃般的曼妙和成熟的韵味,凹凸有致,小腹平坦,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臀线崩紧笔直,隆然上翘,两条细细的长腿撑起了挺拔的身姿,极其魔鬼,让身材还略微有些单薄的高丹和陈美琪看得羡慕不已。其实有时候就美丽的层面而言,身材的杀伤力要远比脸蛋儿的杀伤力更恐怖。

    换好了衣服,叶梓站了起来,淡淡地说了一声,“我们走吧。”随后,她便向外走去,脸色平静至极,根本看不出刚才经历了那大的一场风雨和惊吓。

    只不过,刚迈出两步,禁不住轻轻抚腰,痛哼了一声,走路的姿态也有些不自然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