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2章 :门内门外
    :

    “天,这下麻烦了,快,快拉开他,快点儿!”陈美琪吓得心中砰砰乱跳,心道如果梁辰要是把自己的小姨给……,那可真就是天大的麻烦了,尖叫了一声,跟高丹一起去抓梁辰的衣服,想把他抓起来,可梁辰一米八五的个子,至少七十五公斤,并且又处在发狂之中,她们两个弱女子又怎么可能抓得起来?

    “我要你,我要你……”梁辰喉间低低地狂吼着,如野兽一般,有力的大手狠狠地向下一扯,“哧啦”一声,已经生生地将叶梓外面的羽绒服扯下了半边,胡乱地抓摸着叶梓,不知不觉间,已经抓上了叶梓的胸,狠狠地用力一捏。

    “啊,你这该天杀的小混蛋,痛死我了……”叶梓眼泪都痛得要流出来了,这哪里是手啊?简直就是一把钢钳子,捏得她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过与此同时,二十七年没有被人碰过的处子之身,这一刻突然间因为梁辰这粗鲁凶狠的一抓,纵然还隔着厚厚的一层毛衣,却是抓得她浑身上下酥软一片,大手上那奇异的热量仿佛隔着衣服一刹那间浸入了进来,让她一个哆嗦,瞬间便已经失去了所有抵抗的力量,也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一抓痛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梁辰,你醒醒,你快醒醒,快点啊……”陈美琪怕得心都颤了,不停地尖叫着,与高丹奋力地抓着梁辰的胳膊,想把他从叶梓身上拽下来。

    高丹也吓坏了,这种情况她真的从来没有遇到过,哆嗦着奋力去拉扯梁辰,可是哪里拉扯得动?

    已经处于极度混乱之中的梁辰现在根本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是凭借着本能行事。一只手反转过去抓住了陈美琪的手,狠狠地将她一甩。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无巧不巧,一下便将陈美琪甩进了洗手间里去。

    “美琪……”高丹惊叫了一声,眼看着陈美琪往洗手间里摔了进去,头即将碰到洗脸池,不得不松开手伸手去拉陈美琪,否则这一下如果真的碰实了,陈美琪必定是头破血流。结果一扯一拽之间,她倒是拉到了陈美琪,却身不由己地与陈美琪一起跌进了洗手间里去了。

    “小混蛋,放开我,快放开我,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叶梓尖斥着,拼命地挣扎着,梁辰也同样发力地压住她,两个人四条腿狠命地蹬踹之间,结果“砰”的一声,便踹到了洗手间的门上,一下将门踹了回去,正好关上。那扇门是往外推往里关的,这一关上,再加上里面没有门把手,两个人连个抓手都没有,根本没办法出来。更要命的是,刚才从叶梓身上撕下来的半片衣服就那样碾在了门下方,再被两个人踹来踹去的,越踹越实,门也越来越紧,现在就算这扇门门把手没有坏,被掩得死死的这扇门也是根本无法从里面打开了。

    “我要你,我要你,我要你……”已经丧失了自主意识地梁辰低吼着,胡乱地在叶梓身上抓来摸去,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叶梓半拎着,就像顽童随音拎着一个布娃娃般,奔过了回廊,一下将她甩到了柔软的床上去,随后再次扑上,压在了她的身上,带着无边的热力与疯狂,狠狠地便吻上了叶梓的唇。

    当梁辰那带着无限热力的唇一下便吻上来覆盖住自己的红唇时,叶梓只觉得脑海里“轰”的一声响,仿佛天塌地陷。而随后一条灵蛇般的舌头伸进来时搅动着她的舌时,她只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崩溃了,2012终于到来了,一切都开始毁灭了……

    陈美琪幸好被高丹及时地一拽,并没有碰到头,却是叽哩骨碌地滚进了屋子里去,与高丹抱做了一团。

    外面,一阵阵嘶吼声,喘息声响起,然后是叶梓开始时声嘶力竭的叫,后来又变成了像是被堵着嘴般的伊伊唔唔含糊不清的喊,随后,一切好像静止了下来,,不过依旧能听得到剧烈的喘气声,同时还有衣料布泉不停地被扯下来的声音。稍后,一切又静了一下,紧接着,叶梓的一声尖叫响了起来,好像是被烙铁烙到了一样,痛彻心肺的感觉。

    随后,床铺剧烈地“吱呀吱呀”响了起来,能够清楚地听到外面“砰砰”的响声,像是撞城锤在狠命地撞击着城门的声响,还有叶梓的低泣与骂声。

    “天哪……不要……”陈美琪和高丹相互间望了一眼,骇然尖叫了起来,拼命地推着门,死命地撞着,想把门弄开,可是因为半截衣服在门下面,越掩越死,又哪里撞得开?

    “不要,梁辰,不要……”陈美琪拼命地拍着门,高丹纵声大叫,可一切都是徒劳的,又哪里有半点用处?

    外面,“砰砰砰”的撞击声依旧没有停,反而越来越狠,越来越响,一声声响彻在两个人的耳中,不堪入耳,无限恐惧。可是出奇地,叶梓却没有了声音,好像她已经晕迷了过去。可她们并不知道,现在外面的叶梓已经正死死地咬着牙,无论身体正在遭受怎样的暴雨压梨花般的催残,却是不敢有半点声音发出来。毕竟,她是长辈,她是老师,况且现在还是在自己的外甥女只隔了一扇门的亲耳倾听下,无论如何,她也不敢、也不能发出半点声音来。或许,这也是因为骨子里所谓的尊严所至了。

    “完了,完了,这下我死了,我真的死了,梁辰要变成强女干犯了,我小姨也要因为我而痛苦一生了。天哪,我,我这都干了什么蠢事啊?天啊,天啊,天啊……”陈美琪痛苦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尖叫着,突然间一下便撞向了旁边的墙壁。

    如果不是高丹再次手疾眼快地拉了她一把,恐怕这一下她真要撞得头破血流,生死不知了。

    “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完了,一切都完了,我是混蛋,我是罪人,千古罪人。以后我该怎么面对我的小姨?天啊,我真是天下间最混最混的蛋!”陈美琪坐在地上,掩面痛哭了起来,场面变得一塌糊涂。

    而外面,那凶狠的撞击声伴随着床铺的呀呀做响声,依旧一声接着一声不停地传来,让她们不敢倾听,同时又像刀子一般狠狠地切割着陈美琪的心,也切割着高丹的心,让两个女孩子的心都在滴血。外面就是自己此生最爱的男人,可这个男人如今却在一个不相关的女子身上做着最原始本能的动作,而这一切居然都是由她们一手造成的,这让她们情何以堪?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为什么要扑向你的小姨?为什么不是你或者是我?如果是那样,我们都心甘情愿,可是现,你,你害了她,也害了你的小姨,你不是人,不是人,不是人!”高丹这一刻积郁在心底下的怨怒陡然间爆发出来,指着她尖叫道,劈手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打吧,打死我吧,我也不想活了!”陈美琪双手捂着脸,痛哭失声道。

    “你,你,你……”高丹指着她,此刻心中亦如现在的场景一般,混乱得一塌糊涂,混乱得不能自己。外面那一声声傻子都能听得出来是怎么回事的撞击声狠狠地撞在她的心头,她颤抖着身体,禁不住这混乱,禁不住这乱七八糟无法想像的一切,突然间向后一仰,就那样晕迷了过去。

    “高丹,高丹,你,你不要吓我,你醒过来,醒过来呀……”陈美琪这一刻真的害怕了,爬到高丹身畔,又是掐人中,又是泼冷水,好一番的折腾,终于,高丹再次悠悠醒转,刚刚醒过来,便一把捂住了脸,禁不住情伤,禁不住脆弱,大哭起来。

    “高丹,一切都怨我,是我不好,可是我只是帮你,想帮我们自己,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呀,我现在不仅害了梁辰,也害了我小姨,我,我真的不想活了……呜呜……”陈美琪同样捂着脸,呜呜大哭起来。

    伴随着哭声,外面的撞击声也是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剧烈,到最后,依稀便听到梁辰一声野兽般的嘶吼,与此同时,也听得到叶梓又是一声说不上痛苦还是愤怒的压抑轻叫声,一切,才真的重新归于寂静了。所有的声响,久久平息了下去,再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两个人不敢再哭,挪到门前,齐齐地竖着耳朵,向外面倾听着,同时不停地祈祷,希望上天出现奇迹,希望刚才的一切不过只是个噩梦,希望叶梓并没有真的受到侵害。

    可这一切,可能吗?

    好半晌,外面悉悉索索的声音才响了起来,像是很遥远的一个世界里传来,陌生而模糊。

    再然后,门底下的衣服开始被人用力地往外拉扯拽去,两个人对望了一眼,齐齐跑过去用力地推门,内外用力,一分钟后,这扇可恨的门终于被推开了,两个人就站在门前,抬头向门外望过去,而后,同时狂吃了一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