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扑出来
    :

    “开门,陈美琪,我知道你在里面,给我开门。”叶梓怒喝道,手里还拿着一张房卡——这种高档的五星级酒店,如果没有房卡,连电梯都进不了,必须要拿房卡刷电梯才能进的。

    陈美琪有心想不开门,来个装死,可外面叶梓却把门擂得震天响,她也不得不开门了。

    “小姨,你,你怎么在这里啊?”陈美琪小声地道。以前她跟叶梓之间,因为梁辰而引起的误会早就冰消雪释,全都说开了,姨甥俩个合好如初,也没什么事了。不过叶梓今天居然出现在这里,倒是让她惊诧无比。没有办法,只能开了门,讷讷地说道。

    “我当然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叶梓冷哼了一声,迈步便往屋子里走。其实她刚才闲着没事儿逛街,说来也巧,恰好就看到了陈美琪居然在这里,还跟着一个女同学上了楼,当时就很疑惑。

    其实如果陈美琪出现在任何地方,她都不会感到意外,但陈美琪居然是出现在一家五星级酒店这种地方,就算是跟一个女同学在一起,也让她心底下难免有些犯嘀咕。毕竟,酒店这种地方,就算再高档,也会惹人遐想,实在太暖昧了。现在国家法律都有规定了,婚外情哪怕原配夫人没有抓到老公跟小三在床上的现形,只要拿到了两个人同时开房间的记录,就算有效证据,可以主张原告权利。况且,有什么好事情在哪里不能谈,偏偏要在酒店里来谈?所以,陈美琪跟一个女同学很是鬼鬼祟祟地来这种地方,难免让她不起疑心,她做为长辈,自然要跟过来看看倒底是怎回事。

    一起屋子,便看到了高丹就站在那里,心底下不禁赞了一句,“好个国色天香的如兰美女。”没错,高丹无论拿到哪里去,都是那种我见犹怜的黛玉型美人,让叶梓看得颇为一怔。

    “这是我的校友,高丹,也是师大的。高丹,这是我小姨,叶梓,也是政法系的讲师。”陈美琪向高丹使了个眼色道。高丹倒是不清楚叶梓跟梁辰之间的关系,但她明白陈美琪那个眼神中的含义,就是让她千万别说穿了梁辰在这里,赶紧把她小姨唬弄走。

    “您好,叶老师。”高丹强做镇定的样子,微施了一礼道。

    “原来你就是高丹,音乐学院的天才长笛少女,师大的校花,呵呵,见面果然胜闻名啊。”叶梓微微一笑,真心地赞叹道。

    这女孩子,真的很美,如一幅古典仕女图。

    “谢谢叶老师夸奖。”高丹如白脂白玉般的小脸儿登时就红了,颇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陈美琪在那里提心吊胆地站着,生怕露馅,一心想把自己的小姨哄走。

    “小姨,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她没话找话地道,同时向上天祈祷,洗手间里的梁辰千万别弄出什么动静来,要不然的话,这下麻烦可就大了。以小姨的脾气,还指不定出什么妖蛾子呢。她可是很清楚,小姨就是不希望她跟梁辰在一起的。以前甚至不惜连用了两招绝户计,虽然到后来都被戳穿了,但心意之绝决是不容置疑的,就算是现在也未曾改变。

    “哦,我刚才在楼下碰巧看到你。你们又在这里干什么?为什么骗我说在同学家里?嗯?”叶梓哼了一声,转头望向陈美琪,目光转冷,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外甥女同样精灵古怪,跟自己年轻的时候一样,最能出妖蛾子,今天在这里,准保没弄什么好事儿。不过现在没看出来端睨就是了。

    “我呀……我跟高丹姐逛街来着,结果就逛累了,想到这附近休息一下。”陈美琪心底下一跳,真心担心什么就来什么。也不好不答,只能硬着头皮说道。

    “随便休息一下就休息到五星级大酒店里来了?你还真奢侈啊,谁给你的钱?怎么年纪轻轻学业未成,就先学会铺张浪费了?”叶梓劈头盖脸地训斥了过去。

    陈美琪低着头,头皮阵阵发麻,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叶老师,是这样,我明后天要在这附近的大剧场举行一场商演,举办方提前给了凯乐饭店的一张房卡,今天就可以用了。我跟美琪逛街累了,顺便就来这里休息一下的。”高丹在旁边替陈美琪解围道。

    陈美琪长舒了口气,又是赞赏又是惊诧地偷偷向她竖了竖大拇指,没想到这个高丹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关键时刻脑子倒真是转得快。

    “哦,原来是这样!”叶梓面色稍稍缓和下来。高丹的名字她是听说过的,在梁辰没来之前,整个师大名号最响的,就是高丹。当年高丹可是以全省第一的分数考上了师大音乐系,而且长笛独奏方面的造诣,十七岁高中毕业时就已经达到了大师级水准,当初她考艺术分的时候,震惊四座,绝艳惊才,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她最后居然没有去中央音乐学院,而是选择了师大音乐系,倒也让师大音乐系当初很是沸腾了一阵。不过高丹最出名的不仅仅是她的才华,还有她的美丽,三年多来,追她的人简直如过江之鲫,什么样的男孩子都有,简直能从江城城北排到城南去。如果不是后来与梁辰扯上了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再加上又是高羽的亲妹妹,恐怕现在追的人也是哗哗的。对于这样一个极其出名的学生,身为老师的叶梓,习惯性地当然很重视她的话。

    不过眉头皱了起来,重新望向陈美琪,“休息就休息好了,你至于编一个在同学家里的谎话来骗我吗?”她的语气很不善,有些恼怒陈美琪居然这点小事都开始骗她,分明就是跟她隔心隔肺了。

    “我,我不是怕你说我奢侈浪费,又要多费一番唇舌嘛。您不是常跟说,其实善意的欺骗有时候也是必须的嘛。”陈美琪墨若点漆的眼珠儿转了两转,狡黠地搂住了叶梓的肩膀,笑嘻嘻地说道。

    “上一边去,现在跟我都不愿意说话嫌我磨叽了是不是?我还没成老太婆呢,如果你不是我外甥女,我稀罕费那么大的力气管你。”叶梓白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哎哟喂,小姨,您哪里老啊,你才不老呢,在我眼里,您就是一朵还没开的花儿,比我还年轻呢。”陈美琪搂着她的肩膀,哄着她道。

    “臭丫头,少拍我的马屁,仙人掌六十年一开花,你这分明就是讽刺我是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叶梓被她这么一哄,一颗心倒是柔软了下来,笑骂了一句道。

    “没有啦,小姨,既然没什么事儿,您先走吧,我和丹姐还有些小孩儿家的私房话要说,您在一边,又是老师又是长辈的,我们都有些局谨了,不好意思说呢。”陈美琪心底下这个急啊,这边担心梁辰的安全,为什么这家伙一直没有声音了呢?那边又担心叶梓再不走,梁辰如果真弄出什么动静来又会引起叶梓的疑心来。麻杆打狼,两头怕。这心悬得,难受巴拉的。

    “好吧,那你们先在这里说话吧,我走了。不过记住了,以后这种地方最好少来,藏污纳垢,乌七八糟,也不是什么好地方。你们都是女孩儿家,更要注意,就算是让人看到,说三道四的也不好。”叶梓点了点头,又向两个人嘱咐了两句道,转身便往外走。她这番话倒不是针对高丹说了,只不过是道出了一个社会现象,有感而发罢了。

    “知道啦,叶老师,您走吧,走吧!”陈美琪笑嘻嘻地搂着她的肩膀往外送她,心底下却是长舒了一口气。高丹也悄悄地抹了一把冷汗。

    可就在叶梓走到门口、陈美琪就要把门关上的时候,突然间洗手间传来了“咚”的一声大响,登时就一个雷霆炸响在陈美琪和高丹的心上,两个人脑子都直发炸。

    陈美琪手疾眼快,刚想把门关上,叶梓却是柳眉倒竖,一把便将门推了开来,指着洗手间的门冷眼问道,“这里面是不是有人?”

    “没,没有啊,小姨你真会开玩笑,我跟学姐在这里说话,屋子里怎么会有其他人呢?”陈美琪脸上泛起了一个勉强的笑容来,艰难地说道。

    “少唬我,这里面肯定有人。”叶梓怒哼了一声,伸手就去推那扇门,就在她的手刚刚碰到门的时候,就听见“啪啦”一声响,随后那扇门便一下打了开来,梁辰就那样站在门前,满身是水,坚毅的脸上扭曲着,像是在强自忍受着什么说不出的痛苦,眼神里一片迷茫,定定地望着门前的叶梓,逐渐地,迷茫的眼神逐渐变得赤红起来里,里面充满了人类最原始的**。

    喉间低低地吼了一声,梁辰已经直向着门前的叶梓扑了过来,叶梓猝不及防之下,一下便被他扑倒在了地上。

    “梁辰,你,你干什么?快放开我!”叶梓又羞又惊又怒,拼命地拍打着梁辰,想推开他,却哪里又能做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