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9章 :只有这样才有机会
    :

    “啊……”高丹一声惊呼,却早已经被梁辰压在了身底下,根本起不来了。

    梁辰好重,重得像一座山,让她一时间居然挣扎不动。未经人事的少女这一刻禁不住有些惶恐起来,颤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她想挣扎,可是梁辰那强烈无比的男子体息狂涌入鼻腔之中,让她这一刻浑身上下酥软一片,像被春风吹过之后的土后,冰融雪消,柔软酥松,脑海里禁不住迷乱起来,居然连半点也挣扎不动。

    她也不清楚,这一刻倒底是因为梁辰的重量她无法挣扎,还是因为种种原因,她不想挣扎——欲说还休的一切。

    不过,稍后,她便感觉到了身上梁辰的异样。不知为什么,他的身体居然是如此之热,热得如同一团火在燃烧,俊朗的两颊上同样是一片不正常的红,甚至连他强壮的脖颈也开始红了起来,恍惚间给了高丹一种错觉,就好像梁辰身体里正有一团烧得通红的火,火光炽烈,如果不把这热力渲泻出来,恐怕下一刻梁辰就要被这火光烧成了一片残渣。

    “梁辰,你,你没有事?”高丹终于明白过来,梁辰确实是不对劲了。虽然她并不清楚梁辰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无比的紧张终究还是盖过了她心中的羞怯,她不顾被梁辰压在身下有些喘不过气,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额头。

    “你,不要,碰我……”梁辰的眼睛此刻都已经血红起来,整个人看上去说不出的狰厉。粗鲁地拨开了高丹的手,凭借着最后一丝脑海里的清明,他一下滚到了一旁去,扶着墙壁站了起来,可是鼻息却是越来越粗重,鼻子里喷出的气息简直如火一般,滚烫到了极点的程度。

    心底下的**如春风中的野草般狂涨,恍然间,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已经不再是高丹,而是莎莎,此刻,她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向自己灿灿的笑,向他伸出了手臂,眉带春情,媚眼如丝,挑拨着他心底下最原初的**。

    他真的很想,很想扑过去,将自己的莎莎压在身上,肆意怜爱温柔,可是脑海里余仅下的一丝清明的理智告诉他,不,这只是幻想,不是现实。眼前的人,绝对不是莎莎,他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喉间格格作响,他狂野地吼道,扶着墙壁,一点点地往外走。脑海中天人交战,他唯一能做出的举动便是,走出去,走出这个屋子,至于之后会怎样,现在他已经没有思考的能力了。

    “梁辰,你,你是不是病了?我扶你去看医生好不好?”高丹看着梁辰的模样,着实是被吓坏了,想走过来扶梁辰,却被梁辰猛然间回首那通红如血的眸子吓了好大的一跳。

    “不要,碰我……”梁辰的颤抖着伸出了一只手指着她,缓缓地、一步步向外挪去。

    不过刚刚走到洗手间的时候,握着那冰凉的把手,梁辰突然间灵智短暂地清明了一下,而后一下便推开了洗手间的门。仅余的一丝灵智告诉他,或许,用冰冷的水浸润自己,会让他能更好过一些。

    于是他闯进了洗手间,然后,他便看到了一个人,惊声尖叫着,后退靠在了墙壁上。

    “出去!”梁辰此刻根本顾不到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他只看到了冷水池,那也是让他清醒过来的唯一希望。粗鲁地抓住了那个人,一下便将她甩了出去,“砰”地一下撞到了对面的墙上,随后,一把便关上了里面的门,狠狠地一拽,居然将门把手拽了下来,外面的人想进来,随非是破门而入,否则根本不可能了——他用脑海里的最后一丝清明,在以这种方式最大限度地规避自己做错事的机率。@&@!

    “哎哟……”陈美琪痛呼了一声,一下便撞在了对面的墙上,揉着撞痛的后肩膀半天才爬起来。

    梁辰现在几乎就是癫狂的状态,这一甩力量极大,陈美琪没有受伤已经是很不错了。

    洗手间里,响起了哗哗的水龙头的声音,还有不停地嘶吼声,过了一会儿,里面似乎静止了下来,可是依稀还有梁辰偶尔折腾时沉闷的低吼声,听起来,就像是樊笼里关着一头强大的猛兽,随时都有可能破笼而出,择人而噬。

    “你,你倒底对他做了什么呀,他,他好像真出事了。”高丹颤抖着嘴唇,担忧且愤怒地望着陈美琪道。

    “我,我没做什么啊……”陈美琪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去,事实上,倒底做了什么,也只有她清楚了。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梁辰的意志力居然如此之强,连这种她千辛万苦淘弄来,据说很极品的药物梁辰都能抗拒得住,并且没有按照事先她预想中的一切让应该发生的事情发生,她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听着里面持续不停的水声,还有梁辰的折腾声,陈美琪也手足无措起来,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收场了。

    “我给我哥打电话,让他们赶紧过来把他送到医院去。”高丹此刻也顾不得再埋怨陈美琪,掏出了手机,就要将电话拨出去。

    “你疯了?如果让你哥知道这件事情,以后我们还怎么做人?”陈美琪吓了一跳,赶紧一把摁住了高丹的手。只有她自己知道给梁辰做了什么,这要是让旁人知道,不说别的,羞也要羞死了。万万不能让让外人来“救”梁辰。

    “可他如果出了事情怎么办?”高丹急得白晰的额头上一片细密的汗珠儿,握着电话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他,他不会儿出事的。如果你愿意‘帮’他的话。”陈美琪看了她一眼,居然逐渐镇定下来,看了她一眼,低声说道,不过脸上此刻却露出了一抹红晕来。

    “我帮他?怎么帮?”高丹愣住了,不解其意地问道。

    “其实你想‘帮’他很简单,因为,我给他吃的是催春的药,你,应该懂的……”陈美琪脸红如霞又做贼心虚地道。

    “什么?你,你疯了么?为什么要这样做?”高丹当时就被雷得外焦里嫩,指着陈美琪,都已经失声了。

    “因为,只有这样,我们都有机会和他在一起。”陈美琪这一刻抬起头来,眼神幽幽地望着她,平静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