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5章 :佳人有约
    :

    “我的花儿很香?这是什么意思?”梁辰怔住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带着一丝迷惑不解,梁辰折返,走上了回家的路,可是今天晚上的事情,却隐隐间让他有了一种预感,预感到好像有些事情不太对头,至于哪里不对,他也说不清楚了。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夜深了。原本以为已经淡然的一颗心,却莫名其妙的烦乱了起来,就算不停地深深吸气,竭力想控制自己的心绪,他终究还是无法做到,最后只能徒然放弃。给刘莎莎打电话,她的电话却关机了,让他一阵惘然若失。

    握着刘莎莎留给他的那根玉簪,他发了会儿怔,随后在百无聊赖中,他打开了电脑,想上上网排解一下心绪,不过刚一上去,就来了不少新邮件提示,打开自己的邮箱,十几邮件是李想的,小丫头也不知道是怎么查到自己的邮箱号儿的,不过话里行间倒没有说别的,只是不停地在跟自己唠叨最近学校里和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哪天又有哪个男生追她了,哪天她又买了件新衣服,十班的班花也就那么回事比起她这朵校花来差远了。字里行间有着说不出的浓浓的依恋之情。

    不过当梁辰看到她的学习成绩如慧星般上升,居然已经成功在学校登顶,在全省十三大名校联考中也排名前十的时候,终于会心地一笑,天才永远是天才,只要她肯用功,学业绝对不是问题。不过唯一让他头疼的就是,李想在每一封邮件的落款都在提醒他,“别忘了四年之约哦。”让他一阵无语。他很怀疑如果这四年里自己真要跟刘莎莎结婚的话,是不是李想会来个大闹婚礼现场?

    但李想的最新一封邮件却让梁辰心底下一阵惭愧,因为李想再次提到了自己的母亲王丽薇拜托他的事情,令他汗颜的是,这已经是人家第n次隐晦地提醒了,自己居然还没有给人家去办,着实有些扫人家面子。

    想到这里,梁辰倒真是问心有愧起来。赶紧重新调出了王丽薇曾经的那个大学同学的资料,资料上显示,他叫刘文波,现在是市金融办主任,混得还算不错。

    看着资料,梁辰点燃根烟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辰哥,是我。”电话那边响起了六子的声音,很是沉稳,已经很有领导范儿了。

    “帮我查下一个人的信息,全部都要。资料已经给你发过去了。”梁辰在电话里说道。

    “已经看到了,正在查,半个小时后给你回复。”六子无比轻松地说道。就在j省之内,而且还是江城人,对于现在已经掌握了庞大信息渠道的六子来说,想查这个人,不要太简单。

    果然,半个小时后,在线等待的梁辰便接到了六子发回来的加密邮件,上面全都是刘文波的资料,详细到刘文波家里几口人,孩子多大,一般都有什么朋友,下班的时候都愿意去哪里玩儿,甚至包括他喜欢玩儿什么,都写得很明白,这也让梁辰很是欣慰,六子和小佰做事,真的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也能做得如此细致入微。

    邮件里,重点详细地说明了刘文波在外成包养了一个小三儿,每周四晚上总会跟小三在凯乐的五星级酒店里过夜,直至第二天下午两点钟,他才会离开,这已经成为他生活中雷打不动的规律运动了。而今天,恰好就是周四。

    看到这里,梁辰微微地撇了下嘴,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色来。暗道当年王丽薇看中的这个人,原来却是如此货色,只是可惜了王丽微那样的人物了。不过细细一想,却又为自己的想法有些惭愧。一来是当初的王丽薇只不过是一个懵懂未知的青春少女罢了,如此要求她,未免有些苛刻。二来是人总会变的,虽然现在的刘文波变成了这副模样,但当初的刘文波焉知不是一个同样阳光灿烂的好少年?@&@!

    想到这里,心底下倒也释然起来。默默地将刘文波的资料记在脑海里,起身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起床锻炼,打开门,他很小心地迈步,却发现,门前并没有想像中的饭盒,倒是让他再次怔了一下,心底下涌起了似乎是惘然却又像是古怪的念头来。

    定了定心神,换上了一套运动装,到外面又跑了一圈儿,然后回去浩然球室那边去吃早餐。

    现在浩然球室规模已经扩大了,一口气把旁边四个门市房子都租了下来,又跟业主商量了好长时间,将三栋房子打通,变成了整个大学城附近最大的球室。下面一层全都是球室,二楼全都是音乐茶座,还兼营西餐,环境优雅,格调清新,吸引了无数大学生,每天进帐无数。

    进了门,就看见张达正在那里一手抓个面包在啃,另一只手抱着本牛津大词典在那里念念有词地读,谁喊了一声便过去,没人喊便在角落里苦读。这已经是他换过的第三本英汉大词典了,前两本都已经被他翻得烂无可烂,必须要扔掉了。*&)

    不得不说,这小子绝对是个天才,对于英文的记忆能力超乎寻常的好,几个月以来,大辞典被他背得滚瓜烂熟,基本问哪个单词在哪页都能流利无比地回答出来。而且,心性也在这几个月间被磨得差不多少了,整个人开始散发出一种真正成熟内敛的气质来,不再那么张扬高调,任何时候脸上都挂着不卑不亢的笑容,为人处事也日渐淡定平和,轻易不因小事与人争与人吵,颇有达观君子样,逐渐地,已经有了类似梁辰般的气质了。因为气质的改变,脸上那一层层曾经风起云涌的青春痘好像也开始一点点地“平息”下去,不再往外鼓了。大概,这也是人成熟起来的一种外貌特质吧?!

    “师傅,您来啦。”张达一见梁辰过来,立马乐颠颠地跑了过来,像个小屁孩儿似的围着他转来转去。似乎,现在也只有在师傅面前,他才给人一种不成熟的感觉了。

    “小达,学得怎样了?”梁辰做了个扩胸运动,微笑问道。

    “倒背如流,不信您随便考。”张达嘿嘿一笑道,随后眼珠子转了几下,将那本英汉大辞典往梁辰面前一递,有意显摆。

    “呵呵,不考了,你敢夸这个海口,就有这份实力。”梁辰笑笑说道,望着张达的眼神十分温和欣赏。

    “都是师傅的功劳。要不是您,我现在就是个街头小混混,永远都不成器。”张达真心地说道,同时满眼都是希望地看着梁辰。

    “算了吧,少拍我的马屁了,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说什么?”梁辰有些好笑地望着自己这个唯一地徒弟摇头笑道,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最近准备一下,去师大的保洁处打工。”

    “好咧……啊?师傅,您,您这是啥意思啊?”张达刚听到师大的名字,大喜过望,刚鸡啄米似的答应下来,可一听梁辰后面的话,登时一张脸就垮了下来,说话都带着哭腔了,还以为梁辰要继续跟他在这儿玩熬鹰的游戏呢。

    “臭小子,什么叫做先抑后扬,你难道不懂?”梁辰故意不点破,有意让他着急。

    “师傅您的话总是这么高深,我真不懂啊……”张达哭丧着脸,都有些郁闷了。

    “不懂就去打工,弄懂了为止。嗯,今天就去保洁处报道吧,已经帮你联系好了。”梁辰也不说破,甩下一句话就走。

    “我……”身后的张达瞠目结舌地站在那里,都有些欲哭无泪了。他当然清楚师傅绝对不会害他就是了,相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好。可现在让他去师大打工当一个清洁工,这个,跟他去师大念书,有一毛钱关系么?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跟不上师傅这种智深如海的人物的脚步。

    “让你去你就去吧,没准辰哥是想让你成为打工皇帝呢。”旁边的王浩然端着盘糕点往楼上走,路过他身旁的时候,幸灾乐祸地怪笑道。

    “你才打工皇帝呢,你全家都是打工皇帝。”张达翻了个白眼儿,恨恨地反诘了回去。不过却转身开始收拾东西,真的准备去师大报道了。

    楼上,梁辰跟王浩然一起吃了顿西餐,顺带问了问最近安保公司训练基地那边的后勤情况——这些事情一直都是王浩然带着人在操办的,尽心尽力,做得很好,伙食办得不错,大家交口称赞,而且钱花得也合理。这家伙,到菜市场去买菜,就算一毛钱也要讲上好半天,都让卖菜的大妈们无语们。不过说起来,忙活这些事情,王浩然还是很有一套的,绝对是一个超级称职的大管家。

    正说着话的时候,突然间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陈美琪的电话。

    梁辰怔了一下,王浩然八面玲珑,一见到辰哥有电话,立即端着盘子便出去了。梁辰犹豫了一下,还是按下了

    “喂,梁辰,今天有时间吗?陪我逛街怎么样?”陈美琪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娇嗲嗲地,丝毫听不出当初与梁辰大闹一场之后的那种愤怒和绝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