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3章 :银笛,蒲公英的约定
    :

    第二下午,梁辰驱车回到了江城。只不过,去的时候是两个人,回来的时候却是一个人,多少有些孤单,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落寞感觉。

    给刘莎莎打了个电话,说了会儿话,才感觉好了一些。只不过,他心底对吉婆婆,却是越来越迷惑了,他分明能感受到吉婆婆当初看到自己的眼神里,那一瞬间的震惊,就好像,曾经见过自己一样。随后,他更感受到了吉婆婆那种强烈的不待见自己的幽怨之意,就像是,自己好像曾经欠了她很多很多,如今,她想从自己身上拿回什么似的。

    这是一种强烈的直觉,但梁辰却根本不知道这种直觉倒底因何而起——事实上,他以前根本就没见过吉婆婆,两个人之间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又怎么会产生这种矛盾纠葛的结果呢?

    真让梁辰百思不得其解。

    好在刘莎莎在电话里的笑声语声依旧开朗活泼,说自己正在做姥姥的工作,现在情况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倒也让梁辰小小地吁了口气。不过无论如何,在他的脑海里,吉婆婆在他的脑海里留下了永不可磨灭的烙印,甚至隔一会儿就能想到她,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洗了个澡,好好地睡了一觉,第二天照旧晨起练拳,这是多少年养成的习惯,已经深入骨髓,永远都不可能落下了。

    打完了拳,擦了擦身子,梁辰穿戴齐整,准备出去走走,可是刚一打开门,他愣住了,只见,门口居然又重新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饭盒,不屈不挠,就在那里,一如既往,跟一个多月前一模一样。曾经,刘莎莎不在的时候,这个保温饭盒一直执着地出现在这里,风雨无阻,冰雪亦不可挡。

    而当刘莎莎回来后,这个饭盒就消失了,再不出现了。

    但这一次,这个久违的饭盒,却重新出现在梁辰的面前,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击中了梁辰心底那处最柔软的地方,让他居然开始有些恍惚了,似乎时光又开始倒流了,一直流回好长时间以前,那个白衣白裙,如一朵承风经雨的憔悴白莲花,在七层楼的边缘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不禁命运的摧残而要倒折悬崖之下,香消玉殒。

    他想起了,想起了曾经被自己狠心拒绝之下,原本生意盎然的白莲花,再次即将枯萎凋谢的那种憔悴哀伤,那种无助凄惋,这一刻,突然间让梁辰心底刻泛起了一种说不出的心疼感觉。尤其是对比着这再次突兀出现的保温饭盒,不由得让他心底下长长地一叹,无论如何,自己都欠了某个人好大的一笔感情债。

    可是,这笔债倒底是怎么欠的,他现在却是真的糊涂了,欲说还休。他真的说不清楚,这个饭盒消失的日子里,自己倒底是不是有一种淡淡的失落?他同样说不清楚,当这个饭盒重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心底深处是不是有一丝说不出的惊喜?

    矛盾混乱且复杂难说的一切,如春日里青山上那柔柔的藤蔓,如夏日里杨柳堤畔绿湖中那缠绵的水草,绕上了他的心,让他的心湖在这一刻也禁不住轻轻悸荡了一下。

    深吸了口气,提起了那个消失了近一个月可这一次却又重新出现的保温饭盒,他犹豫了好长时间,终于拿出了屋子里来,放在桌子上,凝视了半晌,或许是由于曾经的惘然与歉意,或许是由于此次回刘莎莎家面见吉婆婆时那种无奈的挫败感,或许是由于这么长时间以内,他经风历雨,身躯上依旧坚强而内心中早已经疲惫不堪,或许……因为很多或许,鬼使神差般,他终于打开了那个保温饭盒。

    随着淡淡的清雅香气传来,梁辰向着饭盒中望了过去,饭盒中,是三样小咸菜,醋藉、地环、老虎菜,还有两个白白胖胖的馒头,下面则是一盒莲子桂圆八宝粥。一如月余前,一成不变,人心也不变,可是他的心,有没有什么变化?

    沉默着,将这几样东西一一拿出来,摆在了桌上,梁辰凝神看了半晌,目光有些怔然起来。

    叹了口气,他强自控制着自己想去尝一尝这份早餐的**,提起了那个小桶,刚要放回去,可看到保温饭盒底部的时候,突然间发现保温饭盒部居然还有一张淡粉色的票。

    皱了皱眉头,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情,就在那里——北方师大音乐学院xx级学生贺新年音乐会”。

    其实这样的音乐会是很常见的,每年新年师大的音乐学院都会举行这样的庆新年音乐会,但让梁辰怔然的并不是这个音乐会,而是那个大大的艺术标题“情,就在那里”,这几个字,就如同一道雷霆,滚过梁辰的心。

    “她,难道永远都不想放弃么?”梁辰深深地叹息了一声,也说不清这叹息是因为悲悯、是因为无奈、是因为惘然,还是因为心底下最开始那突如其来的一丝莫名的悸动。

    拿出了那张票,他沉默了好长时间,缓缓地,揣进了怀里……

    音乐会就在今天晚上举行,今天也是新年一月份的最后一天,对外公开售票,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进来观看的。毕竟,北方师大音乐学院学生音乐会的名声可不是盖的,放眼全省乃至全国,都是赫赫有名,水准相当之高。当然,学生们并不稀罕这点钱,对于真正的艺术追求者们来说,钱只不过就是如同手纸一般的生活需要罢了,除此以外,再没有太多的意义。只不过,租礼堂还有准备其他东西的都是需要钱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没有钱,想举办一场纯艺术的音乐会,那也不是十分现实的了。

    没办法,这也是现实需要。

    音乐会举办的地点就在学校的大礼堂,那是一座欧式建筑,属于建国前的建筑物了,当初外国侵略者的贵族在这里修建的,至今已经有七八十年的历史。建筑无国界,其实平心而论,这座大礼堂气势很恢宏,当年就是为了满足那些外国贵族名流们欣赏音乐的需要才特意兴建的,当年耗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但无可否认的是,那种礼堂内部的音效、扩音及控制失声效果上,就算是放在现在,依旧是世界一流水准,在这里举办音乐会,效果绝佳。

    当天晚上,师大校园内车来车往,豪车无数,有不少社会名流都是慕名前来观看这场音乐会的。

    八点钟,音乐会准时开始了,梁辰坐在第三排的位置,准时出现在了音乐会的现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参加这场音乐会,或许,只是一时的鬼使神差还是因为心灵深处的那一丝悸动?不过无论如何,他终究还是来了,大概只是想亲耳听一听那个如天山白莲般的女孩子轻启朱唇奏响那长笛时的乐声?亦或,只是想赎一赎自己的罪过,用无声的行动道一句“对不起”?仅此而已?!

    宽阔的舞台上,音乐学院的学生们已经陆续就位,随后,灯光缓缓打起,一曲欢快的金蛇狂舞引爆了现场氛围,来了一个亮亮堂堂的开门红,随后,急转而下,一个男孩子奏响了一曲萨克斯风的《回家》,在新年到来的欢喜氛围中,勾起了浓浓的思乡幽怨。

    乐曲悠扬,水准极高,一曲接着一曲,渐渐地,所有人都已经融入到了那美妙的音乐中,不可自拔。

    梁辰同样如此,手指轻轻地在膝头敲响着那节奏,同样沉浸在那美妙的乐曲中,久久疲惫的心灵这一刻得到了说不出的放松,就好像,身浸在温泉之中,说不出的舒畅美妙。

    灯光骤然间全熄,就在全场观众讶然惊呼声中,突然间灯光再度亮起,却是探照追影灯在舞台上打亮了一个清冷孤傲的圆柱形灯环,迷离孤单的灯影中,一个素素白衣的女孩子就站在那里,白衣白裙,长发飘飘,手持着一管长长的银笛,置在唇畔,随着悠扬的钢琴声响声,如泣如诉的笛音开始如悲伤却永不丧失希望的精灵,跳跃在她的唇间、笛中,再从那长长的银管中穿梭而出,组合成了一曲如泣如诉的乐曲,《蒲公英的约定》。这也是这场庆新年音乐会最后的压轴曲目了。

    悲伤得有些让人心痛的曲子在大厅内静静地环绕着,勾起了每一个人青春的疼痛,揪起了每一个潜藏在内心底处的绝恋。梁辰缓缓抬头望了过去,就看见在孤独的灯影中,那个如白莲般的女子,正忘情于银笛之中,不知不觉,她的眼中已经开始闪动着银一般的泪光,就那样,就那样地痴痴地望着他,目光中,有月色一般的晶莹,泫然而落。

    凄美的笛声就像一片风中摇舞的花朵,划着命运中未知的轨线,颤颤地、绝然地,从高空摇落,在风中,飘飘荡荡,无所定依。或许,它只有一个信念——找到能承载自己的那片土地,哪怕从落地的那一刻起,身碎成泥。

    梁辰缓缓地闭上了眼,那首乐曲,这一刻居然就从耳中流淌进心中,汇成了一条滔然的河流,澎湃、湍急、激荡不休,在不停地撞击着他心底看似坚固不可摧的那座堤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