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2章 :一个惹不起的女人
    :

    梁辰之所以这么走了,一方面是确实是因为刘莎莎的姥姥有些不待见自己,尽管他并没有真与这位老人家生气,但心底确实有些不舒服就是了,如果自己再“赖”在这里不走,也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恐怕只会加深老人家对自己的恶劣现象。出于长远考虑,他觉得自己暂时离开还是对的。什么时候再有时间来想想办法打开老人的心结就是了。另一方面,也是他暂时还有一件事去做——他要去良城市拜会在那里驻足的陈省长。他有一种直觉,陈省长似乎在等着自己。况且,他能感受到省政法委书记李治国对他的那种说不出的浓浓敌意来,这让他有一种如芒刺在背上的感觉。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也不清楚,还有待于进一步考量了。

    一个小时,梁辰已经来到了良城市。北方的冬天白昼特别短,此刻,天已经擦黑,梁辰给刘玉柱打了个电话,刘玉柱惊喜交加,没想到梁辰居然会回来找他,赶紧亲自驱车将梁辰迎到了一家饭店,这里也是当地最有名气的三星级宾馆夜宴——这也是梁辰下面的产业之一了,说起来他才是这里的真正大老板。在这里,又是一番招待,也自不必提了。说起来刘玉柱已经是大四了,进入了实习阶段,倒是没有什么学业负担了,这也是李吉派他来这里掌控局面的主要原因。其他暂时还有学业在身的兄弟,是不能放外任的,只能留守江城。

    饭后,刘玉柱给梁辰开了一个豪华套间,便退了下去。

    梁辰简单地洗了把脸,也没有脱衣服,只是坐在沙发里抽烟,看电视,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后,刘玉柱亲自上来喊梁辰,说下面有人。梁辰走下了楼,便看到远处有一辆挂着民用牌照的奥迪停在那里。

    “辰哥,你刚来良城,怎么就有人找你?不会是谁搞的什么陷阱吧?我陪您去看看。”刘玉柱盯着远处的那辆轿车,眼中满是狐疑地问道。

    “不要紧的,你留下来,我去看看。”梁辰微笑着摆了摆手,走过去打开了后车门,上了车子。车门打开的一刹那间,借着旁边的微光,刘玉柱好奇地望了过去,登时就大吃一惊,车子里坐着的人,虽然只露出个侧脸,但刘玉柱还是依稀能够看得出来,好像,就是白天见到的那位陈秉岳,陈省长。

    车子缓缓地滑动,消失在了夜幕之中,刘玉柱却依旧傻站在那里,脑子里只是来来回回地一句话,“辰哥实在太牛掰了,太牛掰了,不但能打能拼,还能让省长亲自救驾并且亲自来见他,他,他倒底是什么人啊……”

    “陈省长,您好。”梁辰坐上车子的后座,转头向身旁的陈秉岳说道。只不过心底下有些好笑,陈秉岳来见自己,居然还偷偷摸摸的,像是做贼一样。

    “你也好,梁辰,好久不见了。”陈秉岳向他微笑点头说道,面色和蔼。一瞥之间,像是感受到了梁辰的狐疑和好奇,禁不住叹了口气,“其实真的不想用这种方式见你。只不过,在我这个位置上,无论做什么,都要小心,否则的话……”说到这里,他再次低叹了一声,揉了揉眉心,眼神里分明有一丝说不出的疲惫来。位置越高的人,忌诲越多,需要提防的也便越多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我能理解。不过无论如何,陈省长,谢谢您。”梁辰心底下同样油然一叹,随后向陈秉岳道谢道。

    “没什么可谢的,这是我应该做的。”陈秉岳摆了摆手,淡淡一笑道。

    “应该做的?”梁辰倒是吃了一惊,他何德何能,能让一位省长亲自出手救他,却当成是份内应该做的事情?这一刻,梁辰多少生出了一种诚惶诚恐的感觉来。陈秉岳,为什么要这样说?

    陈秉岳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好像能直抵人心,看穿人心深处的具体想法——大凡上位者,几乎都有这种能洞察人心思的本领,这也算是一项天生的能力了。

    “呵呵,不必有那么多疑问,你只需要知道,我和我的岳父,永远会站你的身后就是了。其他的,你不必多想,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放手去做吧。”陈秉岳笑笑说道,他的话仿佛是一种解释,却又给了梁辰更多的疑惑。

    “放手去做?倒底,需要我做什么?”梁辰真的有些迷惑了。心下瞬间思虑万千,掠过了一千个可能——当然,最大的可能就是,自己曾经与杨忠勇谈过条件,要做他在j省的代言人,掌控j省的暗秩序。可这些,真的就是杨忠勇和陈秉岳想要的吗?

    “做你自己认为应该做的,就够了。我相信,就算行事的手段再怎样出格,你也终究是个有良心的人。”陈秉岳望着他,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赞扬,好像这是对他的一种肯定。

    “陈省长,我真的不明白您说的什么意思。”梁辰摇头,满脑子浆糊。这位陈秉岳比起杨忠勇来,似乎心机深沉多了,什么话都不直接说,尽是设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可能,然后让他去猜,跟他这样的人说话,委实太累了。

    “现在不懂,以后你就会懂的。”陈秉岳微微一笑,随后换上了一副凝重的神色来,继续说下去,“梁辰,你很聪明,知道我会在良城等你,不过,与我的这一次会面,或许会给你带来很沉重的压力。”他盯着梁辰说道。

    “我已经习惯了,陈省长请讲吧。”梁辰神色自若地道。

    “有人会对你不利。而我,只能尽最大的可能帮你,如果超出原则范围之外,我还有老爷子恐怕也爱莫能助,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陈秉岳沉默了一会,终于再次开口,缓缓说道。

    “什么人?为什么?”尽管梁辰知道自己不应该问这句话,但他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一个在华夏也没多少人能惹得起的,女人。”陈省长再次沉默,而后像是沉吟了好长时间,才缓缓说道。说完这句话,轻拍了下后座,车座前的那个司机立即停下了车子,梁辰也知道,该到自己下车的时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