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1章 :别了,别了
    :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了看那根簪子,虽然这根簪子经历了岁月的雕琢,却依旧绽放濯濯的光芒来,细细看去,居然是满水儿的绿,苍翠欲滴,真好像是小小的一弯绿水盈满其中,仿佛稍微一动,那簪子里的绿色就能飘荡起来似的。

    这只簪子,绝非凡品。

    “姥姥……”旁边的刘莎莎咬着嘴唇,颤声说了一句。

    老人家并没有说话,只是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十分严厉,刘莎莎满眼噙满了泪水,却是不敢说话了。

    “姥姥,您这是……”梁辰深吸了口气,脑子有些乱。莎莎的姥姥这样做,分明就是不待见自己,根本不想承自己的情,可这又是为什么?他十分想不通。

    可是话还未说完,却被刘莎莎的姥姥摆了摆手,“我姓吉,叫我一声吉阿婆吧。”她的语气愈发冷淡,透着一种说不出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阿婆,您这是什么意思?我是莎莎的男朋友,其实做这些事情,也是应该的,至于这根簪子,您收回去吧。无论您是否同意我们的事情,我都不能要。”梁辰摇了摇头说道。

    “也好。”吉阿婆居然没有半点犹豫,拿回了那根簪子,却递到了刘莎莎的面前,“莎莎,这是我当年出嫁的时候,我的母亲留给我的传家宝,至今已经代了七代了,今天,我就把它传给你吧,希望你能继续把它传下去。”吉阿婆将簪子递给了刘莎莎。

    “我……”刘莎莎颤着声,却不敢接。

    “接着!”吉阿婆语气陡地凝肃起来,前所未有的严厉。

    刘莎莎不敢不听,再次接了过来,可是双手都颤了起来,仿佛捧着的不是一根簪子,而是一块石头,有着她不能承受的重量。

    “从现在开始,如何处置这根簪子,就是你的事情了,再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吉阿婆微微一笑,重新闭上了眼睛,靠在了里墙上,恢复了最初的状态。

    刘莎莎抹去了泪水,深吸了口气,站了起来,“辰,我们出去说说话,好吗?姥姥身体不太好,我不想打扰她休息。”

    梁辰点点头站了起来,脑子里有些乱。不过,依旧有礼貌地向吉阿婆颌首致礼,走了出去。@&@!

    两个人来到了车上,刘莎莎坐在副驾室位置上,心事重重,而梁辰同样心情沉重,他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吉阿婆对他的印象如此之差。

    “辰,我姥姥,就是这样一副怪异的性格,你,你别生她的气啊。”刘莎莎咬了咬嘴唇,转头望着梁辰道。她的眉宇中,隐藏着一抹说不出的忧郁和哀伤。

    “怎么会呢,无论如何,她也是我们的长辈。”梁辰轻叹口气道,捏了捏眉心,今天的事情,委实让他有些想不通。按照道理,无论如何,吉阿婆也不应该对他是这种态度了。

    “谢谢你的理解。”刘莎莎吸了吸鼻子,勉强地一笑说道。

    “莎莎,你跟我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么?”梁辰转头看了她一眼,苦笑道。*&)

    “没有啦,其实我只是想替我的姥姥表达一下歉意。”刘莎莎抓过了他的手,轻拍了几下说道。

    “没事儿,你多想了。”梁辰摇了摇头,心情略有些好转起来。

    刘莎莎望着他,咬了咬嘴唇,身体轻轻地颤抖了一下,像是在竭力压制着情绪,随后脸上竭力装出一种平静的神色来,“跟你商量个事情,好不好?”

    “你说吧。”梁辰感觉刘莎莎好像一回家,也变得有些怪异起来,至于哪里怪异,他也有些没法说,总之,跟以前那个开朗活泼的刘莎莎,好像总有那么一点不同。并且最重要的是,她好像是在竭力地掩饰着自己的某种情绪,真不知道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是这样,姥姥最近的身体不太好,有些伤风,我想留下照顾她一段时间,暂时,我就不能跟你回去了,好不好?”刘莎莎不敢抬头去看梁辰,只是低头摆弄着手里的那根簪子,小声说道。

    “那我留下来陪你一起照顾她老人家吧。或者,直接把她接到省城去,在那里照顾起来更方便,另外,那里医疗条件也很好,相信她老人家应该会康复得很快的,也算是我尽尽孝心。”梁辰皱了下眉头,用商量的语气说道。

    “不了,姥姥这个人,向来恋旧,从来都不喜欢挪地方,我怕她到了省城,水土不服,反倒病情加重了。另外,姥姥好像对你也有些意见,大概,是你刚才的行事手段有些过火了,让她老人家心底下不舒服。无论怎么说,那几个人毕竟是我的舅舅和舅妈,如此对他们,姥姥可能感觉不太好。”刘莎莎咬了咬嘴唇,小声地说道,可是语气的底处却有些细微的言不由衷,只不过现在脑子里有些乱的梁辰却并没有听出来。

    “这……”梁辰开始认真地反思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真的会伤害到老人家的感情。

    “好了,好了,都说了你别跟她老人家计较了。我妈妈在生下我之后就跟我爸爸离婚了,这么多年,我连她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全靠着姥姥把我养大,所以,无论如何,我现在也到了反哺的时候,要对她老人家尽尽孝道了。”刘莎莎劝慰着梁辰道。

    “那,好吧,我在这里陪你几天就走。”梁辰缓缓吁出了一口闷气,勉强笑笑说道。

    “算啦,知道你忙,要有好多大事要做呢,如果为了我耽误这么长时间,你不觉得怎样,我会自责的。你先回去吧,过年的时候我再回去,好不好?”刘莎莎强自掩饰着眉宇间的一抹悲伤,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向梁辰笑道。

    “这……”梁辰还是有些犹豫。

    “行了行了,你一个大男人,做事情这么婆婆妈妈.的,就这样吧,你先回去,然后我这几天呢,也好好地做做我姥姥的思想工作,让他接受你。再然后,等咱们大学毕业,就结婚,你说好不好?”刘莎莎说到这里,脸上已经带上了满是幸福的憧憬。

    “其实上大学也可以结婚的,只要年纪够了就可以。”梁辰摸了摸她尖尖的下颌,心情好了很多,故意逗她道。

    “嘻嘻,你就那么等不及想娶老婆啊?不是答应了人家小姑娘,给人家五年的时间不结婚么,怎么现在又要出尔反而了?”刘莎莎笑嘻嘻地道,抓着大手,抚上了自己的脸庞。

    “这你都知道了?”梁辰一额的瀑布汗。好家伙,刘莎莎的这个信息渠道,不要太灵通了吧?

    “行啦,瞧你那紧张的样子吧,知道又能怎么样呢?我知道你心里面永远只有一个人,就够了。回吧,回吧,你也别进屋了,省得我姥姥看到你又要不高兴了。唉,这个老太婆啊,真是的,太古怪了。”刘莎莎很是无奈地叹了口气道。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情给我电话。临来前铁子已经给你充了一万块钱的电话费,你随便跟我褒粥,我随时奉陪。”梁辰同样无奈地叹了口气,拍了拍刘莎莎的小脸说道。

    “放心吧,喏,这个你也拿着,如果真要想我了,就看看我它,这可是我们家的传家宝呢,现在我可交给你了,你看到它,也等于看到我了。”刘莎莎将那根交到了梁辰的手里,凝视着他的眼睛,这一刻,神情突然间有些凝肃。

    “好。”梁辰抿了抿唇,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根簪子,郑之又重地放进了贴身的口袋里。

    “别弄丢了,否则,你就等同于是把我弄丢了。”刘莎莎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回去开车要小心啊,你要好好地保重自己。”说着话,她凑了过来,深深地吻上了梁辰的唇,这一吻,是如此的深沉和缠绵,吻得梁辰有些意乱情迷,直到刘莎莎已经下了车,他才反应过来。

    “走吧,走吧,千万要记得想我哦。”刘莎莎已经走到了铁门旁,向他笑嘻嘻地挥手,梁辰叹了口气,发动了车子,徐徐开走,倒后镜里,那个娇俏的人儿却是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刘莎莎脸上始终保持着那分微笑,直到再也看不见车子的时候,转身走了院内,关上了大铁门,整个人却突然间一下子崩溃下来,靠在大铁门上,她捂着嘴,不想哭出声来,可那泪水却如涌泉一般,不停地向外流淌,越淌越急,越淌越凶。

    “辰,别了!辰,我爱你!”刘莎莎举起了右手,痴痴地望着手上的那枚梁辰曾经送给他的订情信物,那枚隔窗跃入她手中的钻戒,这一刻,心如刀割,肝肠寸断!

    “孩子,这就是命。人,永远不能跟天争,跟命争,否则,吃亏的永远是自己了。顺其自然吧。”身后传来了一把苍老的叹息声,吉阿婆拄着拐杖站在她的身后,伸出了一只白晰却枯瘦的手,抚上了她的头顶,恍然间,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看到了年轻时莎莎的妈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