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 :刁钻舅妈
    :

    徐三儿算是倒了万年血霉,被直接抓了回去,汪喜才这回是铁了心要办他,无论是谁保着都没用了。他的手下也自然全都被带走了,直接随着徐三被押回了良城市去。

    陈秉岳至始至终也没跟梁辰说一句话,梁辰也仿佛不认识他一般,转身就走,没做丝毫停留。

    两边的车队终于缓缓启程,然后开始向两边分道扬镳而去,像是这里从来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过。

    担心受怕了半天的刘莎莎,现在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腔子里,长舒了一口气。

    “陈省长,真是个好官。”刘莎莎重新坐回到车上去,瞥了梁辰一眼,小声地说道,像是在试探什么。

    “嗯,陈省长在省内的口碑确实很好。”梁辰启着了车子,继续与刘莎莎的探乡之旅,沉稳地开着车子,神色平静地道。不过,内心深处却是问号重重。

    陈秉岳为什么要救自己?这个问号始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据说,陈省长好像是你的那个同学,陈美琪的爸爸?”刘莎莎轻咬了咬嘴唇,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梁辰心底下却是一跳,他当然知道刘莎莎已经十分清楚自己跟陈美琪之间的恩怨纠葛,估计现在恐怕是吃上飞醋了。

    “莎莎,别瞎想,陈秉岳救我,或许是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不像你想得那样的。”梁辰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伸出去轻握住她的小手道。

    那只小手冰凉冰凉的,也不知道是因为天冷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嘻嘻,傻子,我没有瞎想,你才多心了呢。我还不知道你对我有多好么?这辈子,跟你在一起,哪怕只真心地爱过一天,我也开心、知足了。”刘莎莎嘻嘻一笑道,不过眼里却掠过了一丝酸楚。

    “你知道就好,所以一定要珍惜我。别等到以后出了大名,再抛弃我就行了。”梁辰难得地幽默了一次。

    “切,你的这个冷幽默一点儿也不好笑。”刘莎莎故做娇嗔地白了他一眼,将他的大手抚在自己的脸上,轻轻地抚摩着,突然间幽幽地叹息了一声,“辰,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应该娶一个能真正帮得到你的女孩子做老婆,我真的没有能力帮到你。”

    恰巧此时一辆大客车鸣笛而过,呼啸的横风打得车子一飘,梁辰全心贯注地控制着车子,再加上鸣笛声音太大,就没有听清楚。

    “嗯?你说什么?”梁辰转头问道。

    “我说亲爱的,我爱你!”刘莎莎轻咬了下红唇,将所有的落寞与忧伤全都掩饰,痴痴地望着梁辰的侧脸,喃喃而道。

    “亲爱的,我也爱你。”梁辰难得地说出了这句话。平素里他从来不说这三个字,觉得有些肉麻。每当刘莎莎逼着他说时,他都浑身的不自在。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这三个字居然如此轻松自然地脱口而出,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大概是因为刚才压力很大,一旦缓解之后比较轻松的原因吧?”梁辰自己心底下有些好笑,却是浑然未觉,刘莎莎将他的手握得很紧很紧,同时侧脸望向窗外,沉思着,眼神里有一丝说不出的痛苦和挣扎……

    经历一档离奇却又诡异的风波,车子不紧不慢地向前开着,终于在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停了下来,驶入了兴隆镇。

    镇子并不大,只有一条主街还算繁华,镇政府就座落在主街上。其他的路全都破破烂烂,坑坑洼洼,伸向镇里的各个角落。

    没办法,东北,尤其是j省,属于欠发达地区,这里的农村面貌还是很落后的,比起南方已经完全城市化的村镇来说,不可同日而语。

    车子沿着右侧的一条街下了道,颠颠簸簸又走了几分钟,终于来到了一处座落在镇角的小院前面,停了下来。

    坐在车子里的刘莎莎脸上已经涌现出难掩的兴奋和激动来,还没等车子停稳,便着急地打开车门要跳下车来,吓了梁辰好大一跳。好在车速并不快,否则刘莎莎否则崴了脚不可。

    小院的外面是黑色的大铁门,并没有上锁,刘莎莎推开了大门,喊了一声“姥姥”,兴奋地便往屋子里奔。院子里停着几辆摩托车,她过于兴奋,险些被绊了一跤。

    “你慢些。”梁辰拎着从车后备箱里拿出来的东西,跟在后面喊了一声,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刘莎莎的心情他倒是能理解的。

    不过院子里停着的几辆摩托车倒是让他怔了一下,他依稀听刘莎莎说起过,她的姥爷前些年已经过世了,姥姥好像是一个人住,怎么现在院子里有这么多摩托车呢?一般说来,这玩意至少都是中年人的代步工具了。

    等他拎着东西进了屋子的时候,不禁又是一怔。

    外屋是锅台,上面是东北常见的大铁锅,里屋钉着门帘子,此刻门帘已经被掀开,因为温差的原因,热气腾腾地从里面冒了出来——或者,也可以说是烟气。

    里屋并不大,最多四十几个平方,里面是一铺小炕,一个头发花白年近七十岁的老太太盘膝坐在炕上。虽然年纪不小了,而且还是农村老太太,她的头发居然梳理得很整齐,在脑后挽了一个髻子,用一根绿色的钗子别了。她的面庞很白晰,虽然上面因为岁月的催残,留下了许多细密的皱纹,但一眼能看得出来,她当年绝对是一个美人级别的女子。衣衫是对襟的蝴蝶扣子,虽然很普通,却是干干净净,而且没有一丝褶皱。

    她坐在那里,很安祥,很慈和,微闭着眼睛,像是周围的世界哪怕风高浪险,她的心中自是云淡风清。却根本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农村老太太了。

    梁辰一时间有些看入神了,直到身旁的刘莎莎愤怒地质问声响起,才打断了他对刘莎莎外婆的观察。

    “你们,你们又来这里干什么?”刘莎莎愤怒地质问道。梁辰一抬头,便看到了屋子里还有四个人,两男两女,大概都是快五十岁的样子。两个男子面貌很相似,都是一样的粗壮,面相普通,所有农村乡镇人的特质,在他们身上都能找得到,属于那种扔到人堆儿里就找不到的人。此刻,他们正侧头打量着梁辰。

    还有两个女人,面相勉强看得过去,只不过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特别刁钻的市侩女人,此刻正紧紧地盯着刘莎莎身上的穿着打扮,满眼都是不加半点掩饰的羡慕嫉妒恨光芒。

    “哟,莎莎,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啊。他们是你的舅舅,我们是你们的舅妈,来这里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那个年纪稍大一点的女子撇了撇薄薄的嘴唇,很是不屑地反问道。

    “就是,莎莎,你这样说话确实不对。无论怎样,我们长辈之间的事情,能轮得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插嘴么?念了两年大学,就以为翅膀硬了?敢对我们拿态度了?你别忘了,当初你念大学的时候,学费还是我们给你们凑的呢。”那个年纪稍小些,大约四十岁出头的女子也在一旁帮腔。

    梁辰一皱眉头,感觉这个氛围好像有些不对劲。按照道理,这几个男女是刘莎莎的舅舅和舅妈,娘亲舅大,他们见了面,应该是亲情无限,其乐融融才对。可现在的样子,却是火药味儿十足,一见面便往一块掐。并且,看刘莎莎的样子,好像也很是不待见他们。

    “小舅妈,这件事情你还好意思说么?当初你们凑学费提出了什么条件你们自己不知道?就是要我姥姥的这套房子罢了。再者说,如果没有任何利益可图,你们会给我凑学费?除了为了这套房子,你们是以月息三分的利息抬给我的,这几年,从我这里刮了多少钱出去,难道你们不知道?”刘莎莎连连冷笑,似乎毫不买帐。

    梁辰站在那里有些尴尬,可是这种情况属于人家的家务事,他总不好第一次见面就插嘴说这些,只能先察一下情况再说了。

    不过,如果实情真像刘莎莎所说,这两个舅妈好像真的有些过份了。帮外甥女凑学费,居然是三分钱的月利抬给刘莎莎的,这简直有些匪夷所思,太过份了。就算是一万块钱,月息三分的话,那就是三百块,一年就是三千六百块,好家伙,这钱赚得确实够生猛的,简直把刘莎莎当成摇钱树了。

    “要这套房子怎么了?别忘了你们的身份。当初婆婆可是带着你的妈妈进的门子,和你姥爷是后结合在一起,算起来,你大舅和你二舅都在你母亲之前就在这个家里的,他们可是最正宗的继承人。要这套房子那可是我们天经地义该得的。你姥爷过世后,这套房子让你们白住了这么多年,已经是对你们的恩赐了,你非但不感激我们,反而还在这里对我们指手划脚的,真是反了你个小丫头片子了。”那个大舅妈倒是嘴里不饶人,噼哩啪啦地一通说,气得刘莎莎俏脸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