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亲自出马
    :

    就见那边正蹲着的徐三儿突然间就跳了起来,向着远处一辆车子上走下来的一个中年人扯着脖子喊了起来,同时跳起来拼命地往那边跑。他刚才也是被刘玉柱发狠给吓坏了,如果真要被刘玉柱带回去,自己就算不死今后也要在轮椅上过完下半辈子了。

    虽然不知道这么大的阵仗倒底是哪位省领导下来视察来了,但这小子眼睛倒是蛮好使的,一抬头便看到了对面车子里下来的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大舅,情急之下,也顾不得那么许,扯着嗓子便喊,撒腿便跑。

    可旁边的那特警岂能容他?上去两个人,毫不分说就是两枪托把他砸趴下了,踩着他的后脊梁骨上,拿枪直接对准了他的脑袋,只要他再敢乱动一下,已经上了膛的子弹会毫不犹豫地打穿他的头。

    要知道,今天可是省委最近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李治国到良城地区来视察,那些特警岂敢有半点马虎。

    说来也巧,李书记中午刚在良城市用完餐,准备到最近的赉洮县去走一走,看一看,却没有想到,居然现场就遇到流氓斗殴打群架了,而且还是让省政法委书记给亲自撞见了,这个事情恐怕不能那么容易善了的。

    远处的那个中年人正要往李书记的车子那边走,突然间就听见有人在喊自己,一怔之下回头,就看见了自己的外甥被两个特警踹倒在地上,正拿枪指着头,登时额上就冒出了一层的虚汗,犹豫了一下,一狠心,假装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后面的徐三儿还在扯着脖子死命地喊,却被那两个已经不耐烦的特警狠狠地用大皮鞋在嘴上踹了两下,登时牙就被踢掉了两颗,伊伊唔唔的,再也喊不出来了。

    徐三儿的舅舅叫曹振撼,是赉洮县的政法委书记,接到市里李书记要下来社察的通知后,早就紧赶慢赶着去市里迎接了,却想到居然碰到了自己的外甥在这里跟人打架斗殴,心底下这个恨,尤其是徐三儿这个混蛋小子,这种情况下还不分青红皂白看不清楚形势,还敢在这里喊自己“大舅”,这不是作死么?如果让李治国书记知道他的外甥就是道儿上混的,正在这里跟人打群架,恐怕自己这个官也是要当到头了。

    想到这里,曹振撼真想一把捏死自己这个不成气的外甥。

    心惊胆颤地跑到李治国书的车上,打开了车门,里面便走下了一个气度威严、穿着白衬衫黑色西裤黑色皮鞋的中年男子。他就是新上任不到一个月的省政法委书记,李治国。

    “曹书记,怎么回事?”李治国冷冷地瞥了曹振撼一眼,轻哼了一声问道。

    “对不起,李书记,这个,这个,路上像是有两伙流氓在打架斗殴,我现在也不清楚情况。”严冬腊月天,曹振撼额上汗如雨下,却连抹都不敢抹。

    “曹振撼,你是怎么做事的?还不快去看看清楚?倒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良城市政法委书记汪喜才也走了过来,他是陪同李治国一起下来视察的,同行的还有良城市市委市政府的一干头头脑脑,自己的地界上居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令他们颜面扫地,找不着出气筒,都狠狠地盯着曹振撼,如果眼神能变成刀子,曹振憾身上现在已经是千疮百孔了。

    “是,是,汪书记,我马上就去,马上就去。”曹振憾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转身便向着那边跑了过去。一路上把牙根儿都要咬断了,这个该死的外甥,今天可是害苦自己了。

    一路便跑到了徐三儿的面前,上去就是一脚,把正趴在地上的徐三踹了起来。

    “大舅……”徐三嘴肿得跟个馒头,终于看见亲人了,居然不顾脸面,立刻嚎啕大哭起来。

    “给我闭嘴,小兔崽子,你再他吗敢瞎嚷嚷,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曹振撼一个大嘴巴便抡了过去,打得徐三头晕眼花,嘴角都歪了。

    “说,今天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曹振撼咬着牙,恶狠狠地问道,同时一个劲儿地向着徐三儿打着眼色。毕竟身旁还有两个特警在这里,他也不好在话语上多暗示什么,只能用眼神示意,盼望这个小兔崽子能领会过来。

    徐三儿倒也不傻,一时间福灵心至,终于在关键时刻领会了自己大舅的意思,赶紧抹了把眼泪,一指对面的梁辰和刘玉柱两个人道,“我今天在饭店里吃饭,跟那个人发生了口角,起了些争执。原本以为就没事儿了,正准备和几个朋友去野外的山上打兔子。谁知道他们从良城喊来了一大群人,要打我们……”徐三大嘴一歪歪,开始歪曲事实混淆视听了。

    “那些人都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曹振撼皱了下眉头,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便看到了梁辰还有刘玉柱。

    徐三儿身体一个哆嗦,胆怯地向着那边望了一眼,尽量压低了声音小声儿地道,“大舅,你可得救我啊,那个人,据说是省城黑道上的大哥大之一,叫梁辰,如果你不救我,我就死定了!”其实梁辰也只是传说中的人物罢了,徐三儿也不知道梁辰倒底有多厉害。但以讹传讹,在普通江湖人物的眼中,那些大哥大们,无疑就是最可怕的杀神,如果惹到了他们,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了。现在可是保命的大好时机,他必须把事情说得严重些。要是大舅不向自己伸手,那他真的就惨透了。

    “省城的大哥大,梁辰?”曹振憾怔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虽然是公检法一线上的,但他只是普通的县委政法委书记,对于这些江湖上的事情并没有太深的研究了。

    “是啊,就是他,几句口角的事儿,他就要杀我,如果我真的落在他手里,生不如死啊。”徐三儿鼻涕一把泪一把地说道,极力扮可怜,远处的刘玉柱气得肺都要炸了,却苦于身边有两个特警看着,动也不敢动,否则非得把这小子蛋黄捏出来。

    “别磨叽了,老实在这里待着。”曹振憾骂了一句,转身往回走。无论如何,他都是徐三儿的亲娘舅,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外甥是个什么德性,但如果情况真的像他所说的一样,那他不可能不伸手的。毕竟,他可是知道自己的外甥骄横跋扈惯了,什么时候曾经这样害怕过一个人?恐怕这一回,他惹上的麻烦不会小,要不然,也不会这样没有眉眼高低地喊自己救命了。

    一路走过去,心底下早已经想好了说词。

    小跑回到了李治国的面前,那边的市政法委书记汪喜才已经等得着急了,见了他劈头盖脸地就骂道,“曹振撼,你干什么去了?问个情况都要问这么长时间?你是干什么吃的?”

    旁边的李治国却是摆了摆手,只是向曹振撼勾了勾下巴,“说吧,倒底是怎么回事?”从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诸种情绪来,仿佛这张脸上永远是一副淡然无比的表情,让人无法琢磨透他倒底在想些什么。

    “不好意思,让各位领导久等了。情况已经大概弄清楚了,就是从省城来的几个流氓在赉洮县与当地居民发生了口角,可能吃了些亏,于是就纠集了市里的地痞无赖,追上了那些当地居民,两边就打了起来。”曹振撼抹着汗水点头哈腰地陪着笑道,可是用词却是极其恶毒,极力地把自己的外甥撇清出去,把责任全都推到了梁辰几个人的身上。

    不过说起来,他这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如果徐三儿不是他的亲外甥,他才不会顶着这么大的风险撒这个弥天大谎。

    当然了,他也事先预埋伏好了后路,刚才就用了一个“大概弄清楚”这样的词语,就是为以后如果查出来与事实不符的时候,好替自己开脱,说自己情况摸得不透。这也是官场上常用的小技巧了。

    李治国望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曹书记,刚才我好像听到那边的人里,有人喊你‘大舅’。”说到这里,他恰到好处地住口,静静地望着曹振撼。

    曹振憾后背上的羊毛衫都已经湿透了,额上的汗水淌得更急,支支吾吾,却是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好了,我们过去看看吧。”李治国不再看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转身向着那边走了过去。

    “曹振撼,你就等着回家种地去吧。”汪喜才狠狠地低声骂道,随后与市里的头头脑脑快步跟了上去,向着那边走去。

    曹振憾这一刻心凉如水,知道自己的这个谎话被拆穿了,如行尸走肉般浑浑噩噩地走在一群人身后,脚底下仿佛没了根儿,就跟飘过去了似的。

    不多时,李治国已经走到了那群人旁边,负手站在那里,眼光一一从所有人脸上望了过去,淡淡地道了一声,“把两边带头的人叫过来。”

    几个特警立刻呼喝了一声,紧急行动了起来,不多时,便已经将被打得跟猪头似的徐三还有刘玉柱以及梁辰都喊了过来,刘莎莎被勒令强行蹲在那里,不能起来,只能干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