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都给我跪下
    :

    刘玉柱当时就抓狂了,辰哥和大嫂来到了他的地头办事,居然就有下面的地头蛇找麻烦,辰哥还亲自给他打电话了,这他吗还了得?不是活活地把他脸皮撕下来在地上捻得稀碎吗?如果辰哥或是嫂子真出了什么好歹,他第一个就不活了,先干死徐三儿之后,再一头撞死给辰哥赔罪。

    “柱子,你别过来了,我就想让你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别妨碍我们就行,况且我刚才已经出手教训过他了。”梁辰也是知道这个下属的火爆脾气,更知道大家是如何紧张他,笑着说道,故意把事情说得很淡。

    “您别说了,辰哥,我对不起您。给我十五分钟,我马上到!徐三这个王八蛋!”随后,便听到电话那边“啪”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便响起了“嘟嘟”的盲音。很明显,暴怒之下的刘玉柱已经把电话摔了。

    “这个柱子……”梁辰看了看手机,颇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哎呀,你也真是的,反正已经过去了,咱们就走呗,还给柱子打什么电话呀,惊动他们干什么。”刘莎莎也有些嗔怪地埋怨道。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男人具体是做什么的了,不过她始终相信,梁辰的本心绝对不会是想做一个黑道大哥,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太小瞧自己的男人了。对于那个柱子,刘莎莎倒是有些认知的,她记忆力相当不错,虽然现在梁辰下属的人越来越多了,但最开始跟着梁辰打天下的那一百多个兄弟,她一个都不落,全都记得的。

    “我也是担心你,如果徐三还要搞事,我一个人不定能护佑得你周全,还是把柱子叫来比较稳妥一些了。没事儿,你放心吧,只是预防一下。”梁辰笑了笑说道,事已至此,他倒也不能再说别的什么了。

    “嘻嘻,原来我的梁大英雄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啧啧,真的不容易呢。”刘莎莎嘻嘻一笑挖苦他说道,心底却是幸福无限。她当然知道梁辰这么做倒底是为什么,就是怕她再受惊吓。伸过手来,与梁辰的手握在了一起,感受着那宽大的手掌上传来的阵阵热力,一时间心底下甜蜜无限,只想车子就这样一辈子跑下去,她就这样静静地享受这幸福的二人世界。

    说起来,赉洮县就是良城市下属的一个县,并且相距不远,只相距十公里多一点儿。据说上面有消息,良城市最近要扩市增容,准备扩大城市规模,把赉洮县直接划过来,变成良城市的一个区。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认为是赉洮县一哥的徐三那样的地头蛇去刘玉柱那里拜山头,倒也是情理之中,题中应有之义了。

    已经通知了刘玉柱,梁辰倒也不好再将车子开得飞快,只是慢慢悠悠地往城外开,兴隆镇就位于良城市和赉洮县中间地段,那里是一条省级公路,也是良城到赉洮的必经之路,只要不下道,就能遇见刘玉柱。

    梁辰开着车子,缓缓地往前走,刚出城不到三公里,便看见后面风驰电掣,追过来一大串车子,呼啸着向这边开了过来。

    梁辰从后视镜里一看,禁不住皱起了眉头,转头看了刘莎莎一眼,笑了,“莎莎,看起来你的魅力还真大。那个徐三已经追过来了,看样子就算手腕断了,今天也要抱得美人归。”

    刘莎莎嗔怪地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看看吧,要不是刚才你紧着念叨,没准那个小瘪三不会赶来了也说不定呢。”虽然语气很轻松,但她却不自觉地有些紧张起来。尽管她知道自己的男人是多么大的强大,但……轻捂了一下小腹,她咬了咬嘴唇,脸上幸福甜蜜的笑容一掠而过,突然间就有着一抹说不出的担忧。

    梁辰侧脸看了她一眼,还以为她真的害怕,笑着安慰她,“不要紧的,一群小流氓罢了,你还怕我真打不过他们?谁敢抢我老婆,再远必诛!”

    “不是啦,我就是,突然间,有些肚子痛。”刘莎莎摇了摇头,娇嗔地说道,突然间转头望向他,“辰,你想像过吗?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要是你有了一个孩子,你会怎样对他?”刘莎莎嘻嘻一笑,再不理会后面追过来的那些车子,转而问起了另外一个问题。@&@!

    “有了孩子?哈哈,我会把他扔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让他感受这个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一切。”梁辰大笑说道。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太残忍了。”刘莎莎不依地打了他一下道。

    “这不是残忍,而是对他最好的教育。只有逆境才能出大才。越是环境艰难,越是会磨炼人的心志。当然了,这只是针对男孩子而言。如果是个女孩子呢,唔,我会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全都给她。俗话说得好,穷养儿子富养女嘛。要真是个女儿,就得富贵些养着,否则长大了让人家两块糖就哄走了,我可白养她一辈子了。”梁辰摸了摸她的脸宠溺地道。刘莎莎倒也不止一次问起过这个话题,今天问起他倒也不感觉到有什么意外了。

    “切,你这是典型的性别歧视。”刘莎莎狂撇嘴表示不屑。

    正说这里,后面的车队已经呼啸着奔了过来,领先的是一辆宝马x五,后面是三辆四七零零,还有一辆中巴车。*&)

    那辆宝马x五呼啸而过,一下就别在了梁辰的车子前方,好在梁辰早已经放缓了车速,轻轻一脚刹车,便已经把车子点住了。

    “你乖乖地在车子里待着,锁好车门,不要出来。”梁辰根本没当做一回事,轻拍了拍刘莎莎的小手,已经下了车子。刘莎莎依言锁好车门,紧张地扒在车窗上往外看,一颗心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

    只见前前后后那几辆车子已经停在了路中间,将道路堵住,随后,车子上哗啦啦便下来了好大的一群人,个个持刀拿棒,足有四五十人,胳膊上胸脯上描青绘龙的,一看就不是善类。

    梁辰轻轻地摇了摇头,却没搭理他们,只是点了根烟,靠在车子上深吸了一口,缓缓地吐出,冷眼望着对面走过来的一群人。

    只见对面的车子上徐三正咬牙切齿地跳了下来,手腕上简单地处理了一下,用两块竹板夹着,做了个简单的绷带,吊在脖子上,另一只手挥舞着一把砍刀,穷凶极恶地奔了过来,嘴里疯狂地叫嚣着,“砍他,给我砍死他,死了算我的,吗的,今天要不砍死他,我就是小妈养的!”

    随后,四五十人,呼啸着就奔着梁辰冲了过来,将梁辰这一侧团团围住,堵了个水泄不通。

    梁辰一见这群人,禁不住就摇了摇头,这帮家伙十足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四五十人一起往上涌,其实能近得梁辰身真正展开攻击的又有几个?并且这样人挨着人,人挤着人,根本施展不开手脚,搞不好都容易误伤。别说梁辰在这里了,就算是最初跟着自己打天下的那群兄弟,随便拎出两三个人,就算打不垮这帮家伙,也绝计吃不了多大的亏。

    当先一个,拎着把开山刀,冲过来就是一刀,照着梁辰劈头盖脸地砍了过去。看样子是想在徐三哥面上露一小手,争个头功。

    梁辰轻轻一躲,那一刀便砍在了车上,将车身砍出了一条细长的坑来,震得他手臂生疼。梁辰早已经单臂夹住了开山刀,顺势一脚就踹了出去,正中小腹,那小子登时就退了两步,倒在了地上,被后面涌过来的人踩得爹一声妈一声地叫。梁辰挽了个小小的刀花,左右一挡一架,周围的人只觉得眼前刀光霍霍,每个人都感觉像是那一刀劈向了自己,发一声喊,硬生生地止住了前冲的势子。

    梁辰顺手一拖一拉,两个家伙登时惨叫着捂着皮肉翻卷的手臂倒了下去,鲜血,沿着他们的手臂从手上直接淌了下来,看上去惊心动魄。

    一群人登时就傻眼了,全都围在那里嗷嗷地叫着,没人再敢往前一步。

    “徐三儿,收手吧,如果你现在走,我可以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如果你还在这里继续跟我纠缠,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梁辰哼了一声。

    “不客气你吗个头,小兔崽子,今天我必须废了你,否则三哥我也不混了!”徐三挥舞着砍刀怒吼着,不过碍于梁辰的身手实在太硬扎,一时间只敢在远处叫骂,也不敢上前。

    梁辰摇了摇头,也不再说话,只是抬腕看了看表,已经快十五分钟了,柱子他们差不多也应该快到了。

    刚放下手腕,便听见远处汽车引擎声嗷嗷的响,听那声音,好像都要把油门直接踩进油箱里了。一群人都是一惊,抬头往远处一看,就看见远处十几辆车子就跟箭儿打的一样,疯狂地向着这边飙了过来,清一色的陆地巡洋舰。

    “吱嘎,吱嘎……”刺耳的刹车声响了起来,随后,车子上呼啦啦下了七八十号人,疯了似的往这边跑,领头的一个,足足将近一米九的身高,迈动着两条长腿,出死力往这边奔,嘴里怒吼着,“徐三儿,我草你吗,我草你活祖宗!你他吗马上给我跪下,所有人,都他吗给我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