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2章 :赉洮的地头蛇
    :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滚开!”刘莎莎刚一下车,几个流氓便一古脑围了过来,一双双被酒意和**蒸得通红的眼睛闪烁着淫猥的光芒,死死地盯着刘莎莎高耸的胸脯和细细的腰,眼睛里恨不得伸出一只只小巴掌,把她全身上下摸个遍。

    刘莎莎又羞又怒,紧紧地靠在车门,搂着化妆包,怒声斥道。

    “我刚才不是说了嘛,美女,不要紧张,就是交个朋友而已,你看你,吓得小脸煞白,汗都出来了。啧啧,别害怕,乖,哥哥很会疼人的。相处时间长了你就会发现哥哥我的好。”徐三儿喉结上下涌动着,盯着刘莎莎的脸,鼻息也是越来越粗。越是离近看,他越发现刘莎莎的美,简直令人惊心动魄,他的心肝都要被这种美丽给生生地挖出来,魂魄也了跟着飞走了。

    “你滚开,我男朋友马上就下来,如果你再敢缠着我,我男朋友会对你不客气的。”刘莎莎靠着车门怒斥道。

    “不客气?哈哈哈哈……”一群流氓们相互间望了一眼,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笑声,像是一群夜枭在啼叫。

    “美女,大概你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吧?这可是赉洮县,是三哥的地头。在这个地方,三哥可是这个,你男朋友就算是条龙,来到这里也要盘着。就算是虎,到这里也得卧着。在这赉洮,敢跟三哥动手的人,可是还没生出来呢。”其中的一个高大的胖子哈哈大笑道,向着徐三的方向一竖大拇指,徐三傲然而立,摆出了一副黑道大哥的模样。

    “美女,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就算是省城来的,再大的威风,那也不好使,就在这里盘着吧。如果你听话,跟哥哥我去唱两个歌儿,跳跳舞,陪哥哥我开开心,或许你会旅途愉快。否则的话,三哥我是要真急了,你们可就来得去不得了,只要身在赉洮,到处都会是麻烦,你信不信?”徐三哈哈大笑着,实在摁捺不住,伸出了手去,就要去摸刘莎莎的脸。

    “是么?三哥,你真是好大的威风!”这个时候,一把浑厚的男声响起在背后,随后,一只大手伸了过来,闪电般地抓住了徐三的腕子,狠狠向下一拗。

    “啊……”徐三痛嚎了一声,禁不住就跪在了那里,痛得浑身上下直哆嗦,跟打摆子似的。正是梁辰,及时赶到了。

    “他吗的,小王八蛋,放手!”旁边的一群流氓又惊又怒,那个高壮的胖子一下便扑了过来,跟一头大黑熊似的。

    梁辰看也没看他,下面突然间就是一脚,正踹在胸口上,登时便把他近二百斤的沉重身躯一下子踹飞了出去,倒在地上直吐血沫子,挣扎难起。

    旁边剩下的三个流氓也嗷嗷地叫着往上扑,梁辰右拳闪电般地挥出,直接穿过了正对面那个小子胡乱挥舞的拳头,准确无比地击中了他的鼻梁,“啪”地一声脆响,那家伙当场鼻梁骨骨折,捂着脸便倒在了地上。

    梁辰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回身又是一肘,后脑勺仿佛长了眼睛,直接一肘打在了后面那个准备突袭的流氓的耳根上,那家伙耳膜当场穿孔,耳朵里汩汩地流出血,缓缓靠着车门挫倒。

    最后一个冲了过来,终于得手,一把便抱住了梁辰的腰,正要发蛮力将他顶倒,却被梁辰由下至上一个膝撞,正撞在小腹上,吭也没吭,便昏死了过去。

    不到五秒钟,四个流氓全部摞倒,干脆利落,比看武打片还过瘾。周围偷偷在屋子里看热闹的人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年轻人,也太猛了,至始至终,连步子都没挪动,就一只手,三两下便放翻了四个人,简直不可太生猛。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练家子儿?

    “你,你是什么人?”徐三又惊又怕,没想到这一回居然踢到了铁板上。看这辆车子,也就四五十万的一台丰田霸道而已,连百万都不到,他倒没放在眼里,以为只不过是省城里哪个有点小钱的人家来本县办事,觉得自己还能摆平。所以才敢上来纠缠刘莎莎,可是没想到,梁辰出手之间居然如此悍厉,几下便把自己所有的手下都放翻了,而且出手如此之重,被他击中的人现在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都躺在那里亲吻大地呢,当时他心底下哆嗦了。看这身手,就知道肯定不是普通人。他也不敢那么猖狂了,半跪在地上,强忍着剧痛,哆嗦着嘴唇问道。

    “三哥,刚才好大的威风啊,不是要我的女朋友去陪你喝酒唱歌跳舞寻开心么?现在由我来陪你,怎么样?”梁辰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微笑着问道,同时手上稍稍用了些力,他是反关节擒拿,这一用力,徐三的腕子上立马就发出了“喀喀”不堪重负的声音,随时都要折断的样子。

    “啊,我的手,手,大哥,小子,你他吗放手,如果再不放手,我保证你今天出不了赉洮县!”徐三疯狂痛楚之下,更是无比的屈辱,一怒之下发飙了。平生在这赉洮县地境上,他向来都是横着走,无论是谁都要给他三分面子,向来只有他打人,从来没有人打他。可现在他却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被人叼着手腕子跪在那里不算,周围还有无数人看着,那份屈辱就甭提了。痛怒之下,他居然倒更加光棍起来。

    “是么?那我倒要看看,三哥你是如何让我出不了这赉洮县的。”梁辰笑了,随后神色一冷,“啪”的一声脆响,徐三狂叫一声,捂着腕子,叫得已经不是动静了——整个手腕,被梁辰硬生生地给拗折了。

    “辰,我们走吧,别跟这群流氓斗气了。”刘莎莎毕竟是个女孩子,有些不敢再看这几个的惨像,扯了扯梁辰的袖子,小声地道。

    “真是嗑瓜子嗑出了一个臭虫来,没的打扰心境。”梁辰摇了摇头,瞥了地上的那个徐三一眼,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了,回去大堂结了帐,开上车子便走。

    身后,犹自还响起着徐三刻骨而怨毒的哀嚎声,“小王八蛋,你等着,你他吗给我等着,无论你是谁,今天老子必须废了你!”

    “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真正的清平世界呢?”刘莎莎从后视镜里看着徐三捂着手腕子跪在地上哀嚎的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

    “无论任何时候都不会。我们能做到的,也仅仅就是在力所能及的控制范围内,让属于我们的环境安静一些,再安静一些。仅此而已。”梁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

    “唉,也是的,水至极则无鱼。如果这些现象要是都消失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人人道德无比高尚,恐怕警局这样的国家暴力机器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呢。”刘莎莎心情也有些沉重。跟了梁辰这么长时间,渐渐地,她思想的维度也逐渐地不断开拓,隐隐约约中,已经自觉不自觉地开从大局大处着眼来考虑问题了。所谓守着啥人学啥人,这也是耳渲目染的结果。况且,她始终相信,自己的男人,永远不会是池中之物,终究有一日会一飞冲天的。

    “呵呵,算了,这些只有**社会才能实现的目标我们现在讨论起来也没有任何意义。等到实现**的那一天再说吧。”梁辰哈哈一笑道,见刘莎莎心情有些沉闷,便想办法逗逗她开心。刘莎莎果然笑了,看了他一眼,“估计我们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看到这一天的到来了。”

    梁辰又与她说了会儿话,不过想起了那个徐三儿,心底下终究有些不放心。无论怎么说,那小子好像也是一个在当地很有名气的地头蛇,当然,如果是梁辰自己一个人出来,他当然不怕任何人。但问题是,现在他带着刘莎莎,凡事就不能不多想想了。

    想到这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只响了一声,那边就已经接了起来,“辰哥,是我,柱子。”那边传来了一个略有些激动的声音,柱子大名叫刘玉柱,曾经是太子哥的人,后来跟着李吉过去帮他。这小子敢打敢拼,而且颇有智谋,绝对是一员悍将,颇得李吉的赏识。最近被派到附近的地级市良城市,主持这边属于梁辰的产业和势力发展——像梁辰这样的一省老大,当然不仅仅局限于一个江城,事实上,每个地级市包括下面的县甚至是乡镇,都有相关的产业,都需要有人打理的了。刘玉柱就是做这样具体事务的人。

    他来到这儿只是短短的十几天,就已经干得有模有样,风生水起,跟市里的某些领导都已经联系上了,绝对人精一个。只不过,他跟梁辰之间,可是隔着多少层呢,上面有张岩,还有李吉,平时想见到梁辰一面都难,没想到梁辰现在居然亲自给他打电话,可把他激动坏了。在这帮兄弟的心底下,梁辰就是他们的神,这个绝对不夸张。没有梁辰,也没有他们任何一个人现在的今天。

    “柱子,赉洮县这边有个地头蛇徐三儿,你知道吗?”梁辰点了点头问道。

    “知道,小瘪三一个,前几天还来我这里拜山头呢。怎么了?辰哥,你怎么问起他来了?”刘玉柱在那边登时就紧张起来了,预感到有些不妙。说实在的,下面县城里的这些小地头蛇,还真不放在他柱子哥的眼睛里。不过他记性极好,还记得下面有这么一个混子头儿。

    “是这样,我跟你嫂子回赉洮老家一趟,路上这个徐三找我们的麻烦,我现在带着你嫂子,不方便……”梁辰刚说到这里,那边的刘玉柱就已经暴怒了起来,“我草他吗的徐三儿,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不,不,辰哥,你等着,我马上就到赉洮,马上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