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莫千华的大哥
    :

    莫千华的这番话,无疑对梁辰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力。

    其实这些事情他早就知道了,虞占元也曾经跟他详细说起过。只不过,如今这些事情从莫千华的嘴里说出来,却是着实让他狠狠地吃了一惊,真是没想到,莫千华居然会跟他说这些事情。

    深深地盯着莫千华,梁辰眼中闪着震惊的光芒,良久,才缓缓说道,“莫老大,你跟我说这些,难道真的不怕我外传出去?”

    “兄弟你绝对不是这样的人,我莫千华平生没别的本事,但看人还是一看一个准儿的,你梁老弟绝对够义气,老哥在这里跟你掏心窝子,你哪能转手就把老哥卖了呢?”莫千华哈哈一笑道,眼神很是真诚淳仆,单看面相,忠厚老实得要死要活的,只不过天知道他心底下倒底是怎么想的了。

    “说得好,莫大哥,我这个人平生也没什么优点。对我的好,我十倍厚报。敢阴我的,就要做好同样十倍奉还的准备。当然,我相信,莫老哥对我梁辰是一片殷殷厚意,拳拳爱护,想提携我这个新人,在此,梁辰谢过老哥。就凭老哥今天这番肺腑之言,从今往后,水里火里,只要老哥一句话,我梁辰眉头都不会皱上半点,绝不含糊!”梁辰向着莫千华一拱手道,眼里一片感激涕零的神色。

    “兄弟客气了,还是那句话,就是看你顺眼,觉得我们投缘,才多说了两句。好了,兄弟,老哥也没什么说的了,以后咱们就相互支持,相互依靠,发咱们自己的财,做咱们自己的事儿,冷看作壁上观,不管他们如何去争去斗明哲保身就是了。哈哈。”莫千华大笑道。

    “再次谢过老哥的金玉良言,我走了。有时间找你喝茶!”梁辰点头笑笑,已经打开了车门走了下去。

    莫千华也未再多挽留,只是望着他上了自己的车子,呼啸而去,眉头却皱了起来,沉默了半晌,掏出了自己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是我。”

    “大哥,我已经搭上那小子的线了,可这小子奸滑似鬼,我摸不透他倒底在想些什么,倒底想干什么。”莫千华说到这里,有些汗颜。

    “嗯,知道了。慢慢试探,不着急。有可能的话,显示出对他的诚意来。当然,适时也要做到你该做的事情。”那个低沉稳重的声音说道,随后,便已经挂上了电话。

    莫千华握着电话,望向车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阳光已经被一片乌云遮住,整个天空黯淡了下来。

    “吉子,终于踏上这条路,这几天所见所闻,你有什么感想?”梁辰坐在副驾位置上,闭目养神,许久,突然间开口向李吉问道。

    “辰哥,让我说真话还是说假话?”李吉沉默了半晌,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

    “你说的都是废话。”坐在他车后座上的张凯骂了一句。现在张凯倒是公然与梁辰和李吉同进同出了。所有人都知道梁子恒和梁辰同穿一条裤子,也都知道了张凯原本就是梁辰的小弟,那还遮掩个屁?莫不如就大大方方的。梁子恒那边产业的事情,张凯自然不会去管,无论如何,梁辰和他都还是能拎得清的。他们只需要张凯有一个位置亮相j省暗秩序最高决策层,而不是真要掌管什么。就算梁子恒相邀,也不可以。况且,那边梁子恒经营的产业自然有人去管,也不必张凯多操心。所以,张凯都是跟他们坐同一辆车子来来去去的,这也没什么了。

    “其实我只有一个感想,肮脏、黑暗、血腥、恶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居然会真的存在这样一个秘密组织,并且,与我曾经想像中的一切,与咱们曾经经历过的那个热血的江湖,相差太远太远了。这就是一个人渣聚集地!”李吉毫不隐晦地说出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感想来。

    “呵呵,说得没错。那你后不后悔进入这个江湖?”梁辰笑了,笑容中有一丝感慨和无奈。

    “后悔。”李吉毫不犹豫地说道。他就是这样直肠直肚,当着辰哥的面儿,有什么话,从来都不憋着。

    “不过,我从来不后悔跟着辰哥。我也相信,辰哥让我见识到这些,并不是让我学习这些,或是想让我成为这样的人,您必有深意。”他补充了一句道。这句话同样发自肺腑。

    “马屁精。”后面的张凯翻了个白眼儿,骂了一句。

    梁辰再次笑了,这一次,笑得意味深长,转头看了李吉一眼,“吉子,能说出这番话,证明你成熟了。”

    一句话就让李吉郁闷了,摸了摸大光头,“辰哥,我已经二十三了,是个成年人了,好不好?”他很有些不服气。

    “二十三也跟个白痴差不多,都不知道辰哥想说什么。”后面的张凯见针插针地贬损他。

    “你个死木头,不说话能死啊?”李吉笑骂了一句。兄弟之间,早就闹惯了,也不生气。

    “吉子,你想没想过,有一天,当你真正掌握这一切的时候,把它彻底洗白,尽最大的可能,让这所有的一切,都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让那些血腥的、肮脏的、丑恶的、黑暗的一切,全都成为过去时?”梁辰突如其来地问道。

    李吉登时就怔住了,眼神开始变得直勾勾起来,而后面的张凯同样一怔,随后,望着梁辰的眼神一变再变,最后变成了一种彻底的、无法言说的,敬佩,甚至于,带上了一种类似于膜拜的神情。

    “其实,我想说的是,人,无论干什么,就算不能做一个好人,也总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因为良心的存在,就要有一个朝阳的梦想。无论这个梦想是否能真正的实现,我们总要努力地去做,去尝试。不敢迈步,永远是零。敢于迈步,无论最后成功与否,我们都拥有了百分五十的希望。你们说,是么?”梁辰重新靠回到座位上去,闭目微笑说道。

    这一次,两个人均沉默了下去,良久,几乎是同时出声大声地道,“是!”声音中,有着少年人的意气飞扬,有着对于对理想的热血追求——或许,也是一颗良心在胸腔内部真正的激荡回撞而荡出的阵阵回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