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7章 :莫千华的邀请
    :

    “张凯,把刀放下,谁给你这么嚣张的权力?眼里是不是没有我这个j省的守望者了?”此刻,虞占元一拍桌子,怒吼了一声。

    “张凯不敢!只是,李天鹰老大说话太过份,士可忍,孰不可忍。”张凯冷冷哼道,架在李天鹰脖子上的虎牙战刀却一直都没有放下。

    “忍不了也得给我忍,这里是j省暗秩序的最高会议室,不是街头矮骡子打架的菜市场,把刀放下,今后谁再敢说话就动手,别怪老子不客气。”虞占元怒喝道。

    “是,虞叔。”张凯终于缓缓地抽回了刀去,就在李天鹰好像长舒了一口大气的时候,突然间刀子闪电般地一伸一缩,李天鹰只觉得脸颊上一凉,随后,便有**辣的液体流了下来。

    “李老大,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给你个教训,记住了,谁才是j省暗秩序真正的老大。”张凯缓缓地缩回了刀子,从桌子上走回了去,跳下来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桌子上留下了一排清晰的脚印,而李天鹰脸上,却多了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伤口,皮肉翻卷,很是恐怖。

    “张凯,我记住你了!”李天鹰怨毒无比地盯着张凯,咬着牙根用桌子上的毛巾捂着脸颊,眼神里几欲喷出火来,恨不得吃了张凯。

    张凯只是两眼望着棚顶,似乎将他的话当做是放屁。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今天把大家召集来,不是让你们吵架来的,是想如何才能查出幕手推手是谁。这样,刚才莫老大所说也很有道理,不如我们就成立一个联合调查组,每个老大都派人参加这个调查组,由我带领,将这件事情查清楚。就这样,散了吧!”虞占元一拂袖子,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一场混战的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整个过程,梁辰一直都在冷眼旁观,观察着所有人的态度与神色变化,他的眼神主要集中在了莫千华和赵骏还有蔡文龙与徐济成以及刘华强这些本土老大的脸上,在他们脸上一一巡视着,暗自里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莫千华和蔡文龙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但赵骏和徐济成还有刘华强始终阴沉着脸,也不说话,不知道他们倒底在想些什么,亦或是,他们倒底想采取怎样的策略站队。

    看到一切都结束了,梁辰唇边绽起了一丝冷笑来,负着手,缓步向会议室外走去。

    刚到外面,便有人喊了一声,“辰哥,过来坐坐……”他一回头,便看到了一辆悍马驶了过来,莫千华正坐在车子的后座,向他笑着招手。因为j省道上有两个姓梁的老大,如果都叫梁老大的话,说起来确实有些不好分辨,所以,现在所有人都叫梁辰“辰哥”了,也是便于区分。当然,叫一声哥并不等于真的向梁辰示弱,那只不过代表着一种尊称罢了,跟叫老大其实是一个意思了。

    梁辰礼貌地一笑,刚要走过去,这时候,身畔却响起了一个声音,“辰哥,如果有时间,咱们先聊聊吧。”再一回头,居然是蔡文龙。刚才在会上,他的表态明显倾向于梁辰,有示好的意向了。

    “这个……”梁辰愣了一下,看了看对面的莫千华,又看了看蔡文龙,犹豫了一下,倒是不好做决断了。

    “那个死胖子,最不是什么好鸟,皮里阳秋,一肚子坏水,就算是今天为你和梁老大说了话,估计也没揣着好主意,指不定怎么算计你呢,你千万小心。”蔡文龙见梁辰有些犹豫,低声在他耳畔说道。

    “蔡五,你也吗在那里逼车啥呢?我就知道,你这小子这张狗嘴里肯定吐不出什么象牙来。”对面的莫千华见蔡文龙跟梁辰低声私语,禁不住怒哼了一声骂道。

    “滚你娘的,莫千华,你已经不是j省一哥了,还敢在这里跟我耍横?什么鸟玩意,我呸!”蔡文龙不甘示弱地回骂过去,同时轻拍了一下梁辰的肩膀,“辰哥,小心吧,这个j省道上,水深着呢。不过你少年英才,应对一切都应该该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还是小心为妙,免得上了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的当。”蔡文龙低低在梁辰的耳畔说道,随后向他展颜一笑,大声道,“辰哥,有时间喝茶。”随后,上了自己的车,呼啸而去了。

    梁辰心底微微一笑,却没说什么,只是转身上了莫千华的车子,车窗摇上,司机下去,里面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倒是没人知道他们在谈什么了。

    “辰哥,真是少年英雄啊,早在砥剑节上我就看出你并非池中之物,这些日子你上位之后,更是展现出了过人的能力,你还年轻,我看这j省道上的一哥,迟早是你的。”莫千华哈哈大笑着,递给了他一枝烟,有些诌媚地打火点着,像一个下属,而不像一个名震江湖的老大。不过他这么说,隐隐间,倒是带有一丝试探之意了——试探梁辰和梁子恒之间倒底是什么关系。

    “莫老大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个荣誉老大罢了,并且我也没有觊觎一哥宝座的野心。最重要的是,子恒大哥一直对我很照顾,我只有拥护,别无其他的想法。”梁辰淡淡一笑,喷出口烟雾道。

    “那是,那是,其实我只不过是惊艳辰哥你的才华和能力还有为人罢了,别无他意,可不是挑拨你和梁老大之间的啊,兄弟你可千万别误会。事实上,我跟梁老大私交一向不错的,还曾经合作过很多次呢,彼此间很默契,很愉快。”莫千华哈哈一笑,不着痕迹地一带而过。

    “莫大哥,今天会上承蒙你仗义执言,梁辰倒是不胜感激了。”梁辰微微一笑道,同时把这个话题带了过去,让莫千华无迹可寻。

    “哪里哪里,应该的,我也看那些个新来的王八蛋不顺眼。这些家伙,摆明了就是那些副会长派过来到j省搅风搅雨的,依我看,这里面肯定有阴谋诡计,你信不信,兄弟?”莫千华凑了过来,四面看了看,好像唯恐车里有人似的,小声地在梁辰耳畔说道。

    “嗯?莫老大,这是什么意思?”梁辰故做惊讶地问道。

    “兄弟,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据说,上面好像有人,见不得梁老大的好,所以,才想在砥剑节上搞他的,若不是兄弟你英勇无敌,恐怕梁老大还真就坐不上今天的这个位置了。”莫千华尽最大的可能压低声音,在梁辰耳畔低声说道。同时东张西望,好像生怕有人听到似的。

    “有这种事?”梁辰很是震惊地望着莫千华——他是真的震惊了,而不是假装的。事实上,吃惊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莫千华居然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他从哪个渠道获得的这个消息?第二个原因,莫千华就算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难道仅仅是为了向他示好?他真的惊诧了。

    “当然有啊。而且,还不止这个。据说,这里面好像还涉及到了几位副会长之争,没看到嘛,三个副会长,各派出了两个人。刘宇、王见远,就是赵满堂的人。韩平、衣尚民则是李满江的人。而罗祥和朴成顺则是逮满春的人。三大副会长,都想让自己的人真正控制住j省暗秩序,所以,一番龙争虎斗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了。”莫千华小声地说道。

    无疑,他所说的一切,已经是越来越劲爆了。

    梁辰心下惊疑不定,皱起了眉头来,斜瞥了这个身高体阔的胖子一眼,却只看到了他的一对小眼睛里闪着的狡黠的光芒,根本搞不清楚他现在倒底在想什么。

    “莫老大,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免得惹祸上身啊。”梁辰喷出口烟雾,不置可否地道。

    “兄弟,其实这些话我原本是不想说的,不过我从见到兄弟的第一眼起,就感觉咱们特别投缘,而且兄弟你的英风侠骨实在让人敬佩,所以老哥我才冒险跟你说的这些,你可千万不要外传。”莫千华嘿嘿一笑道,眼睛里狡黠的光芒却是愈来愈盛,也让梁辰越来越琢磨不定。

    “三大副会长为什么对j省这么情有独钟呢?”梁辰沉默了一下,缓缓地问道。

    “很简单啊,汪海全会长的身体不行了,据说处理公务都困难,马上就要让位了。就算他不让位,等到全国总盟会召开换届大会的时候,他到时候届满,也肯定会退下来的。那时候,各位副会长包括两个分盟会的会长都会展开龙争虎斗投票选举了。两个分盟会的会长肯定没什么戏,谁都知道,这么多年,总盟会的中央钳制地方政策卡得很死,已经将分盟和区盟会都架空了,他们就是一个摆设。真正的竞争者就是几大副会长,现在又加上了一个即将升任副会长的虞守望。全国一共三十七个省,共计三十七位顺序一哥,就是他们投票选举产生新一任的总盟会会长。而据内部消息,现在除了咱们j省没有归属之外,剩下的三十六个省,其实早已经被三位副会长的人全都把持住了,其中赵副会长就占了半壁江山,剩下的十八个省则被剩下的两位副会长瓜分。而按照规定,必须所有的老大投票,推荐同一个人总票数必须过半数,才能让那位老大上位。咱们j省则一直游离其外,j省一哥手里的票,才是最关键的一票,也直接决定了谁能够当上这个会长。所以,这几位副会长才千方百计想来控制我们j省了。所以,兄弟你千万要小心,梁老大目前的局面很危险,这种高层内斗,你最好别搀与进去,否则,粉身碎骨都有可能啊!”莫千华做出了一副无比感慨的样子,叹息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