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混战
    :

    不过,稍吃一惊后,各位老大脸上也都露出了不同的神色来,有幸灾乐祸的,有阴沉思考的,有貌似十分吃惊的,还有波澜不惊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不过,对面坐着的几位新来的老大,几个年纪轻的,明显有些坐不住了,无论如何,有了昨天白天的事情,这个刺杀,他们想撇清也是有点儿难度了。

    “居然有这种事情的发生?简直太恶劣了。我坚决赞同虞叔的意见,强烈要求彻查凶手。我现在就把人撒下去,一天找不出凶手来,一天就不收工。”出人意料的,莫千华首先表达了自己的无限愤慨,同时盯住了对面的几位老大,眼神很是不友好,里面一片狐疑之光,似乎很是怀疑就是这几位做的。

    “没错,这件事情确实事关重大,涉及到了我们j省暗秩序的稳定。梁老大刚刚继任顺序一哥,居然就有人想刺杀他,这里面确实存在问题,真要彻查一下了。”蔡文龙看了莫千华一眼,又看了看对面的几位新任老大,哼了一声,也表态发言了。

    其他的几位老大都没有说话,静待事态的发展。

    “必须的,我们也要求强烈彻查此事,抓住凶手。”对面刘宇和王见远交换了一下眼神,王见远缓缓开口说道,态度也是十分坚决的。

    “对,我们同意,无论出钱出人,都必须要把凶手抓住。”韩平、衣尚民等几个新任的老大纷纷附议。这个时候他们是必须要表态的,否则原本就已经撇不清了,搞不好这个屎盆子真要硬扣过来,把他们关几天禁闭隔离审查,也是很要命的。虽然确实不是他们做的,他们不怕,但对他们而言,无论是从信心还是威望上,都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会直接沦为整个j省暗秩序的笑柄的。

    “虞叔,我建议成一个专门调查组彻查这件事情。当然,有些具有嫌疑的老大可以排除在外,避免越查越乱。”莫千华一张胖脸上神色很是严肃,向虞占元说道,同时斜瞥了刘宇几个人一眼,眼里满是戒备的神色。

    梁辰倒是微微吃了一惊,这个莫千华据说以前可是一位好好先生,凡事从来不发言表态,只是随大溜,倒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旗帜鲜明地这样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倒是让他有些琢磨不定。

    恰巧此刻莫千华转过头来,正好看到了梁辰望向他的眼神,无声地一笑,笑容很是亲切温和,似乎在向他说,“兄弟,什么时候我都会支持你的。”好像很有向梁辰这边站队的意思。

    “莫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具有嫌疑的老大可以排除在外?谁有嫌疑,你倒是不妨指出来。”这个时候,对面一直沉着脸的刘宇怒哼了一声,将予头对准了莫千华,愤怒地质问道。

    “刘老大,谁有嫌疑,这好像是明摆着的事情,还用我明说么?如果直接说出来,大家面子好像都不会太好过吧?有些人自动退出这个调查组,或许还能组自己留些颜面。要不然,真被虞守望驱出来,那就没意思了。”莫千华毫不客气地反驳了回去。

    对面几个老大登时就怒了,一起拍着桌子叫骂了起来。梁辰皱着眉头望着场中的一切,心底下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这还没怎么着呢,莫千华居然就跳出来当了他的炮手,倒真是有意思。这个局面,看起来越来越迷离有趣了。

    “都别吵了。”虞占元见场面有些乱套,禁不住皱起了眉头,敲了敲桌子怒吼了一声,屋子里终于肃静下来,对面的刘宇等人怒视着莫千华,莫千华却是脖子一扬,根本不理会他们,气得一群人大脖筋蹦起老高,却是根本拿他没办法。总不至于跟梁辰的人那样生猛似的,冲过去就打吧?像梁辰的兄弟那样的极品,还真不是多见。

    “虞叔,我觉得这件事情好像有些不简单。”这个时候,久不开声的李天鹰终于说话了。所有人都将目光盯住了他,觉得李天鹰好像有些话里有话。

    “嗯?怎么个不简单法儿?不妨说来听听?”虞占元皱眉问道。

    “恕我直言,我觉得今天在座的诸位老大,好像都没有嫌疑。”李天鹰不紧不慢地道,这句话一出口,对面的李吉就怒视向了他,张凯同时也是将阴气森森的一对眸子对准了他,神色很不善,李天鹰却是理也不理,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在座的某几位老大如果真要这样做的话,未免太着痕迹了。毕竟,昨天的见面会上,出现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情,而当天晚上就发生了暗杀事件。反正换做是我,就算我对某些人恨之入骨,如果白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晚上我也不会那么做的。毕竟,这有些太露骨了,必然会被人怀疑的。”李天鹰说道。

    他这番话刚一说完,对面的几位老大当即便向他投来了感激的目光,无疑,李天鹰这样说,是变相地在为他们撇清了。虽然他们不清楚李天鹰为什么要帮他们,不过现在j省的本土老大居然有人为他们说话,无论如何他们也会有些感激的了。

    “那李老大,你是什么意思?刚才你好像是在说,这件事情,有些不简单,倒底不简单在哪里?你还没有说到正题吧?”这个时候,未待虞占元说话,张凯已经缓缓开口问道。

    他现在是梁子恒的代言人,一言一行都代表着梁子恒,他的话倒也不能不引起所有人的注意了。

    “呵呵,凯哥,其实我所说的不简单,有两层涵义。第一层涵义,或许,有人会趁着这个机会,挑动我们j省道上的火拼纷争,引起混乱,然后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李天鹰慢条斯理地说道。

    “哦?那会是谁呢?”虞占元挑了挑眉头,插了一句道。

    “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或许有真正的幕后推手也不一定。”张凯微微一笑道。

    “那第二层涵义呢?”对面的张凯轻哼了一声问道。

    “第二层涵义,那就不好说了。”李天鹰咧嘴一笑,不过笑得却有些不怀好意。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这么憋着,你不难受么?”虞占元拍了下桌子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

    “虞叔让我说,那我也就直言了。我觉得,第二个意思就是,是不是有人想借这个机会故意无中生有,或是亲自导演了这幕戏,想把新来的六位老大彻底逐出j省呢?当然,具体原因我也不得而知,但事实没有查清楚之前,任何可能都是有的,对吧?凯哥?”李天鹰阴阴一笑道。

    这句话一说出口,刘宇等人登时就是眼睛一亮,“对啊,对啊,这件事情看起来简单,好像真的很复杂,虞叔,我们强烈要把把这件事情查清楚,公正处置。对真正的凶手要毫不留情地处置,对别有用心者也要狠狠地打击,以儆效尤!”罗祥和朴成顺喊得最大声,最激动。同时望着李天鹰的眼神那叫一个无比感动,不知道的光看着这个眼神,还以为他们三个是好基友呢。

    “李老大,你所说的这个别有用心的人,倒底会是谁呢?不妨明示?”张凯一字一顿地说道,同时眼中厉光大盛,两条眉毛也是越竖越高。

    “这个,我也说不准了。不过现在这个世界上,自导自演苦肉计来达到不可告人目的的人,真是大为人在。贼喊捉贼的人好像也比比皆是,至于是谁,还真不太好说。”李天鹰哈哈一笑说道,但话里话外的矛头,无疑已经指向了梁辰和梁子恒两个人。

    “李天鹰,我草你吗,你居然往我们脑袋上栽赃扣屎盆子?当他吗谁傻呢听不出来?”李吉大怒,指着李天鹰大骂道。

    “闭嘴,你个毛儿还没长干的小兔崽子,别人怕你,还以为老子也会怕你?不信地话过来,敢动我一手指头,老子一枪崩了你!”李天鹰受激不过,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李吉怒骂道,同时将怀里的枪往桌子上一拍,咬牙切齿,狞厉无比。

    话刚说到这里,“啪”地一声,他的枪勾处突然间多出了一把刀来,正钉在了李天鹰的那把枪勾上,随后,张凯已经跳上了桌子,在桌子上一个翻滚,闪电般地来到了李天鹰的面前,刀子拔出,一下便架在了李天鹰的脖子,两只冰珠般的眼睛寒气大盛,紧紧地盯着他,“李老大,刚才你说的话,我没有听明白,麻烦你,还能再说一次吗?”

    “张凯,有种的你便杀了我,看咱们到时候谁麻烦!老子就算豁出了这身肉去,今天也不可能向你一个小屁孩儿低头。”李天鹰素来以敢打敢拼骨头硬脾气臭出名,这一次倒是真让人见识到了他的骨头倒底有多硬。

    面对着张凯的快刀,他居然连眉头也不皱一下。

    那边的刘宇倒是不禁点了点头,暗自道了一声,“好汉子!”

    一时间,屋子里火药味儿浓得不能再浓,大有一触即发、血光崩现的趋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