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4章 :这就是江湖
    :

    “与外来家族勾结,阴谋破坏砥剑节。故意布局暗杀,妄图挑起j省暗秩序火拼混乱,从中渔利。这桩桩件件,人证物证俱在,事实清晰明了,现在,就算我动手杀你,也只不过是清理门户。如果我把你交给新来的六位老大手中,想必你死得会更惨。要是我把你告到总盟会去,恐怕你亦要被千刀万剐,死得凄惨无比。李天鹰,你好大的胆子!”梁辰狂喝声声,在李天鹰耳畔喝道。原本梁辰一直没有处理自己,只是淡着他,他所承受的无形心理压力就已经达到了临界点,梁辰这一阵雷霆般的怒喝更让他晕头转向,再加上梁辰将他高举在空中,因为窒息的缘故,还有梁辰的威喝,再加上对死亡的恐惧,突如其来,全面压袭,这一刻,他终于崩溃了。

    “我,我,我,辰哥……放我一马……”他的脸因为窒息而涨得通红,尤其是那个酒糟鼻子,几乎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了。瞬间的雷霆打击接踵而至,击溃了他这个江湖草莽的最后一道咬牙也要站着死的光棍心理防线,彻底屈服下来,开口求饶了。

    梁辰冷冷一笑,突然间一松手,“扑嗵……”李天鹰已经掉下地来,坐在那里捂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剧烈地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寒冷或者是因为劫后余生的庆幸,他这样向来强势的江湖人物,这一刻,居然颤抖得像一片风中的落叶,腮帮子上的肥肉都不受肥肉地哆嗦个不停。

    “李天鹰,两条路给你。第一,你死,而且是悲惨的死。第二,你活,而且是好好地活。自己考虑清楚。”梁辰冷哼了一声,面对着已经完全崩溃的李天鹰,他知道这场战役已经完全胜利了,只不过还差最后的一步收尾阶段了。当然,李天鹰自己的死活,现在也全都掌握在自己如果收这个尾了。

    “我,我……”李天鹰又是惊恐又是不解地望着梁辰,说不出话来。他被梁辰刚才那无与伦比的爆发力给打击懵了,现在脑筋还有些不太好使,没有转过弯子来。

    梁辰理也不理他,走回到了远处的沙发上去,接过了梁子恒递给他的一枝烟,打火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烟雾。

    在缭绕的烟雾,他深遂的眼眸紧紧地盯着李天鹰,让李天鹰哆嗦着,又惧又怕,低下头去,却不敢再看他的眼睛,只是暗自脑海里不停地转头念头,不知道梁辰刚才的那番话倒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很肯定的是,早已经抱定了必死决心的他,现在已经看到了一丝活下去的曙光,关键就看他如何去做了。其实人都有一个生来的劣根性,如果死过一次却没死成的人,再让他主动去死,除非是逼到了无路可退的尽头,否则,他绝对不会再有那么大的勇气了。这也是那些自杀获救的人被救之后,还要继续二次自杀的人却是少之又少的主要原因之一了。

    只是,他现在脑筋真的有些转不弯儿来,不知道梁辰倒底想让他做什么。

    刚想到这里,“当啷”,一把锋利的虎牙战刀已经扔到了他的面前,他身体一个哆嗦,下意识地抬头一看,却看到了张凯那冷得如两粒冰珠儿般的眸子,寒气森森,杀意腾腾。

    “有些人,已经不需要再活下去了。你懂的。”张凯看了他一眼,随后,又望向了旁边那几个已经被废掉,现在趴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的残废老大们。

    “我……”李天鹰的身体颤抖得越来越剧烈了,他终于明白,梁辰想让他干什么。就是想借自己的手,杀了那几个曾经与他为敌的老大。这个年轻人,心思居然如此的歹毒狠辣。要知道,就算那些老大失势了,但因为曾经是暗秩序中的一员,任何人也不得再向他们报复,否则的话,依照总盟会的规矩,谁敢报复他们,一旦查清事实,结果必定是以命抵命。如果他敢这么做,一旦被查出来,无论放在哪里都说不过去,下场必定凄厉无比。

    梁辰这么做,分明是逼他走上一条不归路。从而捏着他这个最大的把柄,让他归顺臣服。

    可是,现在他还有选择的余地了吗?

    他犹豫着,死死地盯着那柄虎牙战刀,额上的汗水淋漓而下,转眼间便已经在地面上滴落出亮晶晶的一滩。

    远处,那几个老大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要纵声狂呼、哀求,却哪里能做得到?旁边早就有人死死地摁住了他们,封住了他们的嘴巴,现在,他们就如同一头头待宰的猪猡,只待着屠夫们洗净了刀子,狠狠地给他们致命的一击。

    “李老大,他们不死,你就要死。可要考虑清楚了。其实,我觉得,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况且,你李老大手底也不是一条两条人命了,一个也是杀,两个也是宰,又何必这么婆婆妈吗的?杀了他们,跟辰哥一起,咱们干一番大事业。你以后照样吃香的,喝辣的,开开心心,想怎么活就怎么活。如果不杀他们,别说做事了,啧啧……为了这几个废人,又是何苦呢?”李吉在一旁阴笑着,伸手摸了摸他的脖子,仿佛在找待会儿下刀的位置,嘴里啧啧有声地叹息道。

    李天鹰狠狠地咬了下牙,终于缓缓地伸出了颤抖的手,抓住了那把虎牙战刀。

    “这就对了嘛,去吧,做你该做的事情吧。”李吉哈哈一笑,很是“好心”扶了李天鹰一把。

    李天鹰终于艰难地站了起来,提着刀子,一步,一步,向着那五个残废的老大走了过去。可是,每走一步,都是那样的艰难。

    “唔,唔,唔……”那几位老大拼命地扭动着身子,每个人眼里都涌动着绝望的神色。一个个脸色涨成了酱紫色,想吼出来大声地求饶,可是哪里能喊得出来?就算现在已经残废了,什么都不能做了,可是面对死亡,每个人都有些天生的恐惧,他们又怎么可能不怕死?就算残废也想多活几年,这是天性,是本能。

    “对不起,你们,必须要死!”李天鹰终于走到了几个人的面前,缓缓说道,可是语气却是低沉嘶哑,像是两片锈蚀严重的金属片在相互摩擦,显然,刚才他的内心深处经历了剧烈的矛盾冲击,已经到达他的神经可以承受的极限了。

    不过,说出这番话,也足以证明,他已经下定了决心,准备保全自己了。而保全他自己的结果,勿庸置疑。

    “啊……”李天鹰几乎是闭着眼睛,一刀便向着眼前的孙青捅了过去。

    “扑”一刀中的,正捅入了孙青的胸口,随着刀子的拔出,鲜血激飙而起,**辣的液体如同火焰一般,喷了李天鹰满头满脸,将他喷成了一个血人。

    孙青睁着一双绝望的眼睛,不停地挣扎着。可是李天鹰见了血,整个人便陡然间疯狂了起来,既然已经下了手,捅了第一刀,那便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杀,杀,杀……”瞬间,客厅里便响起了李天鹰歇斯底里的狂吼声,他陡然间便已经疯狂起来,虎牙战刀疯狂地在五个人身上刺入拔出,甚至每个人身上戳了十几刀,还不罢休,他仿佛在用这血色的杀戳来渲泻他心中的愤怒,或者,还有恐惧!

    整个大厅之中,瞬间血流成河,孙青、吴大鹏、柳正帆、曹铭、胡宇,几个残废的老大浑身上下片血肉模糊,早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而李天鹰也扔下了刀子,喘着粗气,傻傻地望着眼前的一切,所有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梦,一场真实得不能再真实的噩梦。

    “干得不错,李老大,真是好样的。”李吉哈哈一笑,打了个响指,已经让人将尸体全都拖走了。只不过,他的手却微微有些颤抖。没人知道,他现在表面上看去神色自若,但胃里其实早已经翻江倒海,如果不是强撑着不想给辰哥丢脸,现在恐怕都已经大吐特吐起来了。

    虽然打过架,虽然流过血,虽然也见过别人流过血,但他从来没有见证过几个人就这样被活生生地杀死在眼前,那种视觉和心理上的冲击,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得了的。

    身后伸过来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李吉回头一看,却是张凯,眼里隐隐露出了一抹关切的神色来,见他转过头来,出奇地,这块“死木头”向他露出了一个有点难看的微笑。

    “这,就是江湖。”张凯轻声在他耳畔说道,语气里,夹杂着与他年纪根本不符的沧桑和叹息。

    李吉无声地点了点头,无论如何,该做的事情依旧还要做下去。辰哥已经给了他上位的机会,他就不能给辰哥丢脸。

    “李老大,恭喜你,你可以继续好好地活下去了。放心,今天的事情不会泄露出去一星半点儿的,只要辰哥和梁大哥在,你就是j省永远的老大,这一点,永远不必怀疑。”李吉走了过去,拍着满身是血的李天鹰的肩膀,哈哈一笑道。

    李天鹰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即没有说话,也没有摇头。

    “不过,明天,你还要做一件事情,当然,这件事情很简单,不需要你再杀人了。”李吉蹲下来递给了李天鹰一枝烟,替他打着火,咧嘴笑望着他,可是眼神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威迫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