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8章 :遇袭
    :

    望着梁辰远去的身影,一群人眼中皆露出了深思的神色来。梁子恒和梁辰今天的表现实在很诡异,甚至连最基本的尊敬都没有,用这种举动,变相地跟六位新来的老大开战了。这也太强势了,难道他们不怕总盟会怪罪下来?倒底,他们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一干人望着那边坐着的虞占元,至始至终,虞占元始终都没有张眼向这边看一眼,只闭着眼睛在那里有滋有味儿地喝着茶,对一切,似乎置若罔闻,一副根本没有看到的样子。

    这也让新来的几位老大心底下暗暗咬牙,可是表面上却不敢流露出来。无论如何,他们都是来虞占元的地头上抢饭吃,虞占元没有当场为难他们,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了,如果他们再敢呲牙,这老家伙一怒之下恐怕他们又要吃什么苦那都说不准了。

    况且,摆明了梁子恒和梁辰这么做,是得到了虞占元允许的,他们就算放低姿态请求虞占元去进行所谓的裁决,最后也肯定是要碰一鼻子灰的,既然这样的话,索性就光棍一点儿,自己吃亏自己受着吧。先安顿下来,等这死老头离开j省之后,一切再说。

    一群新来的老大在那里暗自磨牙暂且不说,远处,虞占元看到事情已经全都结束了,终于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威严地环顾了四周一眼,“嗯,既然大家都没见意见,这个议题就算通过。奖励过下午便会转帐打入大家的帐户之中。现在大家也见过面了,以后就好好地各自发展各自的产业,别飞象过河捞过界,彼此之间要和睦相处,亲如一家。散会。”

    说罢,起身第一个便走了出去,居然连最简单的过场寒喧都免了。

    没人想得到,这场见面会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局,瞎子都能看得出来,虞占元对这几位老大不仅仅是不待见他们,甚至是恨不得一把把他们捏死。当然,具体原因倒底是怎么回事,也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这几位老大真想伸伸腰的话,恐怕也要等虞占元任满之后再调回全国总盟会去的时候再说了。

    只不过,那个时候的江城,谁也不知道又会是怎样的一番腥风血雨了。

    新来的几位老大气得大脖筋踹起了老高,刘宇和王见远面目阴沉地相互间对望了一眼,强自忍下了这口恶气,什么都没有说,直接便走了出去。

    朴成顺也站了起来,用毛巾捂着依旧在淌血的脸,路过李吉身畔的时候,怨毒无比地盯了他一眼,李吉摸了摸大光头向他咧嘴一笑,很是“友好”地道,“对不起,朴老大,俺是个粗人,刚才听到你侮辱我家大哥,就激眼了,结果手重了点儿,没事儿吧?”

    “小子,你一定要多保重。”朴成顺含糊地扔了一句怨毒的话,出门而去。

    “放心,朴老大,我命硬着呢。”李吉向着他的背影哈哈大笑道。不过盯着他背影的眼神却凌厉了起来。

    “秃子,走吧,别那么多废话。”张凯已经走了过来,与他并肩而行。现在这种情况,只有瞎子看不出来张凯和李吉关系的密切。不过没有人表示惊诧,因为梁子恒和梁辰现在已经宛若一体,同进同退,他们各自选出的代言人又怎么可能会相互间不熟悉呢?

    虞占元的宅子里,此刻烟雾缭绕,梁辰和梁子恒就坐在虞占元的对面,吸着烟,谁也没有说话。

    对面的虞占元端着那把紫砂壶,只是盯着梁子恒,眼神里有着混合着一种历尽经年的痛与伤,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慈爱与怜惜,总之,很复杂。

    “子恒,好像你这还是第一次进我的虞府吧?”虞占元叹了口气,抬头向梁子恒问道。

    “是。”梁子恒的回答略有些生硬且不自然。

    “你是不是有些恨我?恨我当年为什么不帮你,是么?”虞占元叹了口气,缓缓地问道。

    “不敢。”梁子恒别过了脸去,似乎不想面对虞占元。

    “你这么说,就是承认心底有这种想法了。呵呵,你的想法没有错,如果换做我,恐怕也会如你一样的想法的。”虞占元摇头长出口气道。

    “虞叔,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些也不必再说。”梁子恒将烟蒂狠狠地摁灭在烟灰缸里道。

    “不,我要说。无论你相信与否,这一次,我回去总盟会,就是要找他去算这笔帐的。至于当年为什么出手替你父亲报仇,我不想再做过多的解释。无论如何,做为他最好的兄弟,我都是有愧于心的。不过你放心,回到总盟会,我会尽最大的可能全面钳制他,为你全面控制j省争取时间。等你控制住了j省,真正地成为了j省的老大时,就算他现在想对你出手,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了。等你真正的发展壮大时,再与他好好地斗一斗,那时也不迟。”虞占元望着梁子恒,语气很是低柔,这在梁辰看来,简直是不能想像的。毕竟,这位老先生说话一向强势惯了,哪里有过这样谦卑的时候?!

    “谢谢。”梁子恒淡淡地应了一声,似乎对虞占元依旧有很大的抵触情绪。

    梁辰望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刚要说些什么,却被虞占元挥手打断了,“呵呵,子恒,今天你能来我这里坐一坐,我就已经很高兴了。别的也不说什么了,希望在我走之后,你和小辰子能联起手来,守住j省,不要让任何人的手伸到这里来。也就将这做为我对你们的一份期望吧。”

    “谢谢守望人的教诲,子恒一定努力。”梁子恒倒是破例多说了两句,不过语气却依旧是**的,抵触情绪并没有消褪半点。

    “好了,你们走吧。估计今后这一段时间应该会没什么事,但我走之后,恐怕这个j省就会变成血雨腥风的屠戳场了。唉,真希望这场j省的江湖大风暴能早些过去。”虞占元深沉地叹了口气,向两个人挥了挥手道,眉间已经笼上了一层乌云。

    梁子恒并没有说什么,起身拱了下手,随后转身便走,没有做一丝一毫的停留。

    梁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叹了口气,也站了起来,“虞叔,那我们走了。”他向虞占元一拱手道。

    “去吧,跟子恒好好合作,打出一片属于你们的天空吧。我在总盟会,会给予你们最大的支持的。”虞占元点了点头,向他挥挥手道,神色间却透着一丝说不出的沉重和疲惫。

    梁辰转身而走。

    来到外面,坐上了梁子恒的那辆劳斯莱斯。

    梁子恒正坐在车里抽烟,可是眼睛却直直地望着窗外,任嘴畔叼着的雪茄自燃着,也不曾去吸上一口。

    “梁大哥……”梁辰坐在了他的对面,轻喊了一声。彼时,车子已经缓缓地开动,司机座位的隔断缓缓降落下来,挡住了前后两排的座位,后面说话的声音,前面根本不可能听到了。

    “嗯?”梁子恒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着他。

    “其实,虞叔这么多年对你也算照顾了。如果不是他的关照,恐怕你在江城,也发展不到今天的这一步,至少,你无法进入j省暗秩序的最高决策层面中来。”梁辰轻叹口气说道。

    “如果他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那我今天根本就不必来了。”梁子恒轻哼了一声,显然依旧对虞占元有诸多不满。

    “梁大哥,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倒底如何,不过,虞叔对你很有诚意……”梁辰笑了笑,委婉地说道,不过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他知道,梁子恒应该能清楚他是什么意思。

    “算了,兄弟,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你也不必说了。我对虞守望,谈不上恨,不过也谈不上有什么感激之情。我只是觉得,他这个人,有些虚伪。既然他想这样照顾我,那当初为什么我被赵满堂的人追杀,去寻他庇护,他却把我赶出了门?口口声声说曾经是与我父亲最要好的师兄弟,是生死之交,关键时刻,却胆小如鼠,我对这样的人,只能报以不屑。当然,说感激,也不能说没有,毕竟,如你所说,我能进入j省的暗秩序圈子里,能达到今天的高度,也是拜他所赐。并且,如果不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也根本不知道,他早已经猜出了我的身份。这十年,对我的庇护,我会记得。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登他的家门一步的。”梁子恒吸了口雪茄,淡淡地说道。

    梁辰沉默了下去,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毕竟,这些江湖人中的恩恩怨怨,纠缠不休,他只是一个旁观者罢了,没有任何资格去评价和搀与。

    “算了,不说这些了。这一次,推了你的两个兄弟上位,接下来呢,你是怎么打算的?”梁子恒略有些烦燥地挥了挥手,换了个话题。

    “呵呵,静观其变。想必,总会有些人忍不住的。”梁辰微微一笑,刚说到这里,突然间就车两侧的路旁,一阵道道火焰亮起,紧接着,“哒哒哒”的冲锋枪声响起,打在了那辆劳斯莱斯上,子弹撞击在车窗上、玻璃上,雨点儿一般的密集,激起了阵阵火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