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4章 :说打就伸手
    :

    梁辰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起身离去了。

    他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梁子恒那里,半个小时后,一辆梅赛德斯也停在了梁子恒的门前,直至深夜,梁辰才走出了梁子恒的家,出门而去了。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阳光明媚,虽然冬意依旧,但距离华夏的传统节日春节是越来越近了,街上的年味儿也逐渐浓了起来。卖红灯笼的、对联的,大街小巷,哪里都能看得到。街上行们群如成仙一般喷吐着浓浓的白雾,行走在街头,或是驻足在小摊前方,或是手里拎着大包小包,采购年货。节日氛围愈来愈浓了。

    淮海路,森广大厦。

    这座大厦共十七层,近五十米高,整体造型宛若一柄劈天利剑,这里也是总盟会的产业之一。座落在繁华商业街上,目前由虞占元代管。下面全都是写字楼,但顶上两层,永远是不对外出租的,主要有是为j省暗秩序有什么重大的会议场合的预留楼层。

    此刻,外面年味浓重,会场内却是气氛沉重且诡异。

    梁子恒、莫千华、赵骏、蔡文龙、徐济成、李天鹰、刘华强,包括虞占元在内,目前j省所有的老大基本全都到齐了。

    梁辰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着墨镜,极其魅悟壮实的年轻人,一直站在他身畔。梁子恒身后也站着一个瘦削的年轻人,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七多一点,戴着副墨镜。看上去沉默不语,并不起眼,但往那里一站,整个人就如一柄利剑般,散发出森森的寒气来,让人不敢多看。

    莫千华照旧手里捏着串佛珠,坐在那里,一张胖脸上没什么神色,嘴里叨叨咕咕的,似乎在念佛,刘华强坐在那里,神色阴挚,同样没跟任何人交谈。

    其他几位老大也是一副沉重的表情,只有梁辰坐在那里,神情自然,好像这不过就是一场再普通的见面会。

    这是一张长桌,虞占元占东侧桌首而坐,梁子恒则在西侧桌首而坐。这个位置也代表着地位,在j省,只有两个人能坐在这个位置。一位是守望者,另一位就是j省的老大了。

    两个人脸上神色波澜不惊,同样看不出什么来。

    偌大的一个会场,此刻却是鸦雀无声,针落可闻,气氛压抑得走进来倒水的几个小服务员都哆哆嗦嗦的,生怕把水弄洒出来,惹来杀身之祸。

    会场上,还空着六个位置,一字排开,无疑,就是给这几位老大留的了。

    正午十二点钟,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虞占元威严地喝了一声,“进来”。

    随后,门开了,一个神色威严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虞守望,您好,我叫曹子健,代表总盟会,向你们j省输送人才来了。”那个中年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向着东侧坐着的虞占元说道。

    其实他心底下很愤怒,这个虞占元,就算你即将升任全国总盟会的副会长,也不必如此骄横嚣张吧?自己好歹是全国总盟会的秘书长,到j省送人来了,虞占元居然就稳稳当当地这里坐着,静待他们自己找上门来,根本没有带人远出江城,甚至连这个意思都没有,未免让他这个秘书长有些太没面子,下不来台。

    况且,最重要的是,他前些日子还打了自己手下的副秘书长,虽然方泽淳确实该打,但好歹也是他秘书处的人,而今来到j省,又被这样无形地落了下面子,曹子健心底下的这股邪火就甭提了。但他绝对是不敢跟虞占元发火的,这老家伙,向来强势得要命,而且背后还有汪海全副会长撑腰,就算其他几个副会长也不敢轻易奈何他。只是暗地里咬了咬牙,忍下这一口气去。同时心底下这个郁闷,明知道虞占元对空降这几位老大有着天大的意见,摆明了就不待见,为什么偏偏要让自己把这几位老大送到j省来?这不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吗?这绝对是件苦差事。可他却是汪海全副会长直接点将的,没办法,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来了。

    “好,请几位老大进来吧,大家一起见个面。”虞占元连笑也没笑,板着个脸,冷哼了一声,点点头道,居然连站起来欢迎一下的过场都免了。

    曹子健心底下郁闷,却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推开了门,喝了一声,“你们进来吧。”

    随后,几位老大便已经走了进来,六个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基本上都是三十几岁,四十左右,年富力强。不过,六位老大显然没有预料到会是今天的这副场景,他们之前确实是想像过自己来j省肯定不受待见,但没有想到的是,j省的这些人,居然连半点面子都不给,连迎接一下的过场居然都免了,人人心底下都很愤怒。

    当然,他们的确有愤怒的理由。但更重要的是,他们可都是来自全国总盟会,骨子里有一种无比的优越感,根本瞧不起这些乡下的土包子,可没想到,人家居然对他们表示出来的是更大的不屑,连最起码的尊重都欠奉,其中的两个人脸上已经明显表现了出来,阴着一张脸,几乎都要炸了。或许他们不敢拿虞占元怎么样,但对于那些依旧板儿板儿地坐在那里的老大们,绝对是不可能忍下去的。

    毕竟,在道上,不同于官场,该强硬的时候就要强硬。如果真要被人在开始的时候就压制住,恐怕接下来就不会有人瞧得起你,就算是个孱头也敢骑到你头上拉屎来了。

    江湖路上混,讲究的就是一个勇字,说穿了就是比拳头,比胆气。如果该硬的时候硬不起来,那还混个屁呀!

    “这位就是虞占元虞守望,同时也即将成为我们全国总盟会的副会长。刘宇、王见远、韩平、衣尚民、罗祥、朴成顺,你们来见过虞守望,与咱们j省的几位老大也亲近亲近吧。”曹子健轻咳了一声,向双方介绍道。

    “呵呵,欢迎欢迎,总盟会空降老大过来,对我们j省的支持力度还真不小。相信你们拥有全国总盟会的资源为后盾,日后在j省的发展必定是风生水起,j省在你们的支持下,事业也一定会红红火火,再上一个台阶。”梁子恒倒是表现出了足够的宽容度,站起来亲切地笑着,居然主动走过来跟几个人握手。不过,他的这番欢迎词却颇有些耐人寻味了。话里话外,分明就是说几位老大是仗着总盟会有靠山来j省抢位置捞钱的,只不过,说得很是隐晦罢了。

    几个人脸上登时就是神色一变,年纪稍长的刘宇、王见远还有韩平倒是稍好一些,但三十几岁的衣尚民、罗祥、朴成顺均是脸上怒意横生,眼神凶狠了起来。

    这个梁老大,摆明了就是在落他们的面子,当头棒喝,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他们就算再愚钝也能够听得出来。况且,能被总盟会下派到这里来的人,又有谁会是愚蠢之辈?

    足足将近一米九的罗祥登时脸就黑了下来,冷笑了几声,“梁老大,你这好像是话里有话啊?总盟会派我们来,是想让大家精诚合作,共同开创j省事业新局面的,怎么听着你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对我们的到来很有抵触情绪?而且刻意地将‘你们‘和’‘我们’区分得这么明显,就好像我们来到这里居然就是外人一般。要知道,全国盟会是一家嘛。”罗祥连连冷笑道,话里的火药味儿极浓。

    曹子健也不说话,此刻反倒退到了后边去,做冷眼旁观状。反正他对j省的这些老大和总盟会空降过来的这几位老大都没什么好感,正好两不相帮,把人送到就成。至于他们爱怎么掐,那是他们的事情,自己已经把人送到了,现在一切都跟他无关了。

    并且,从心里往外说,他也是十分乐意看到j省的这个梁子恒老大吃个瘪。吗的,虞占元老气横秋,你梁子恒连半点规矩都不懂?现在好了,让新派来的老大狠狠顶你两下,最好把你撞在墙上下不来才好,才让自己心里头解气。

    哪想到,罗祥刚刚说完了这番话,自以为很痛快的时候,突然间眼前就是一道黑影闪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脑袋上“砰”地就挨了狠狠地一下,登时天昏地暗,左额上就是一热,鲜血哗哗地便淌了下来。

    好在他身体强健,居然只是向一个趔趄,并没有摔倒。

    透过糊了满脸的血帘望过去,他分明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衣、个子不高、看上去很瘦削的年轻人已经闪电般再次冲了过来,手中还举着一把折叠凳,又向着他抡了过来。

    他伸手一挡,“啪嚓”的一声,胳膊登时被打折了,痛叫了一声,再也忍不住往地上便倒。那个黑衣青年早已经冲了上来,抡起了手中的折叠凳,“哐哐哐”就是三下,每一下都狠狠地砸在了罗祥的头上,三下过后,折叠凳已经彻底打碎,罗祥呻吟着,已经躺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