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

    “没什么不简单的。我就是想告诉赵满堂,他想当这个会长,没门儿。”虞占元冷笑说道,看来跟赵满堂的这一口恶气是憋得狠了。

    “可是看现在的情况,好像赵满堂也知道了梁子恒的存在,如果不出意外,恐怕全国总盟会居然空降了六位老大下来,怕也是出于赵满堂的手笔了。如此一来,他已经开始出手对付梁子恒,并且,在这个紧要关头,您又要离职回去总盟会任副会长,梁子恒岂不是危险了?”梁辰叹了口气,抬头望着虞占元说道。

    “你说的这些都没错。所以,这也是我力抬梁子恒到台前成为老大的原因。否则的话,你以为莫千华会那么甘心情愿地让出自己老大的位置?那可不仅仅是意味着一个虚名,更意味着权势和暗自里掌控的资源。现在,梁子恒已经成为了j省的老大,就算是在全国总盟会那边,也具有举足轻重的位置,从自古官场角度而言,可谓是封疆大吏了。就算赵满堂想直接对他下手,恐怕也不可能。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找借口,或是玩阴的,来压制住梁子恒的势头,或者暗地里慢慢阴死他。”虞占元说到这里,眼睛眯了一下,里面有着迫人心悸的寒芒,很明显,他对赵满堂的这一套手段很是熟悉,太了解他的为人了。

    “并且,空降六个老大过来,恐怕也是要在j省制造混乱,让梁子恒这边忙于扑火灭火,搅乱他的部署,干扰他的视线,让他分不出闲暇去向赵满堂报复。等赵满堂真正能掌控大局的时候,那时候再去稳稳地收拾他也不迟,是这样吧?”梁辰沉默了一下,缓缓地说道。

    “没错。小辰子,你永远是这么聪明,哈哈。”虞占元大笑道,笑得倒是很开心。

    “那我呢?我算什么?”梁辰突如其来地问道,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愤怒。他无法不愤怒,说来说去,居然是虞占元通过种种手段,因势利导,将他推向了这架不能回头的战车,就算他现在想拔出脚来,也势不可能了。

    “小辰子,你别激动,我知道你现在有些愤怒,好像是我利用了你,有意无意地将你推向了梁子恒,把你跟梁子恒无形中绑在一架战车上,现在就算是想下也下不来了。”虞占元继续笑道,笑容中却有着说不出的轻松来。

    “我想,您应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梁辰深深地吸了口气,平静下来道。

    “第一,你天生就适合走这条路。你的骨子里充满了冒险与挑战的精神……”虞占元刚说到这里,却被梁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虞叔,希望您能说重点。一个人的性格并不是决定他最终能做什么事情的必要条件。就算我喜欢冒险,也不必要非得走这条暗秩序之路,我更不喜欢掺合到这种我并不感兴趣的体制中来。”

    “但你无可否认的是,想要快速地崛起,成就你心中的梦想,就必须要经历一个暗秩序起家的过程,暴力、血腥、阴谋,无所不用其极。这才是最便捷的捷径。”虞占元并没有发怒,而是笑了笑,用比较温和的态度反驳了回去。

    梁辰沉默了下去,不再说话了。无可否认,虞占元说的是事实。至少,在起步的初期阶段,他必须要用这种方式崛起,否则,慢慢做起,天知道会有多艰难。

    “第二,你的能力决定了你在这场血腥且黑暗的角逐中,必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一点,由始至终,我毫不怀疑。”虞占元继续说道。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虞叔对我的夸奖?”梁辰晒然一笑,却是不置可否。这话,同样很没有营养。

    “不必。”虞占元淡淡地道,像是没有听出梁辰话里的讥讽之意。@&@!

    “第三,推你上位,也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还有那个老军痞。他是怎么想的,我不得而知。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老军痞对你的评价相当之高,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之重,史无前例。所以,他也希望你能够上位,真正掌控住j省的局面,不使j省成为谁的自留地,恣意妄为,一片混乱。”虞占元清咳了一声,继续说下去。

    “最后一点,是因为,你重义气,我平生,最欣赏的就是你这样的人,而现在鱼龙混杂、人心浮躁的社会里,连总盟会也不能免俗,你这样的人,已经不多了。如果非要将j省交到谁的手里,我宁可希望是你,也不希望是任何一个我信不过的其他的谁!”虞占元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

    梁辰不说话,只是伸手拿了一根烟,点着,静静地吸着,不一会儿,淡蓝色的烟雾缓缓飘起,而后被室外偶尔吹进来的风搅成了一片混乱,像极了梁辰现在的心境。

    “这样看起来,我现在无论如何都已经退不出去了。”直到抽完了一根烟,将烟头死死掐灭在烟灰缸里,梁辰才缓缓地问道。

    “暂时间,你应该是退不出去了。不过,我想以你的能力,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总盟会在你眼里也只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你想退,随时都可以退,到时候恐怕谁都无法阻拦你了。”虞占元神色肃穆地说道,话语里却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对梁辰的评价,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想像的高度。*&)

    “但愿如此。我更希望,在退出之前,我别死在这个泥潭之中而无法抽身了。”梁辰摇了摇头,苦笑道。

    “不会的。打通关你都能不死,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奈你何?如果不是你牵绊太多,顾忌太多,现在你大可以龙游四海,谁也无法奈你其何!”虞占元哈哈大笑说道,不过却没有半点恭维,完全是发自内心的赞誉和感叹了。

    “你的夸奖实在让我受宠若惊。今天您传递过来的消息更是让我动魄惊心。我承认,我已经被您给吓到了。”梁辰叹口气道。

    “算了吧,如果不出所料的话,雨恬那丫头恐怕早已经将一切该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今天来,只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而已。小子,当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么?只不过想在我这里获得更多支持和筹码罢了。”虞占元紧盯着梁辰,老眼中清澈无比,神光湛然。

    “您眼里可真是揉不得半点沙子。好吧,我承认,我当初确实有这个意思。不过现在,我该考虑的恐怕应该是未来的自身安危问题,而不是这个了。”梁辰揉了揉眉心,确实有些头痛起来。

    “有老军痞在,你大可以放心,谁也不敢轻易在明里跟你下刀子动手。不过,你要提防暗刀子就是了。这些人,绝对不是好惹的。”虞占元点了点头说道。

    “但愿如此吧。虞叔,我很好奇的一件事情是,总盟会会长之争,肯定会是一片腥风血雨。不过,如果赵满堂要是当上这个副会长,那谁能当上这个副会长呢?”梁辰转头,饶有深意地望着虞占元问道。

    “那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无论是谁当,都比他当好。至于我,小辰子,你放心,我是不会当这个会长的,只不过是去搅混一锅水罢了。”虞占元哼了一声,提起赵满堂来,依旧怨意难消,看来对这个赵满堂的恨恐怕不比梁子恒少多少。

    “唔,我也明白您的意思了。在这里,我也替梁子恒大哥还我自己为您做个保证,无论何时,j省永远都是您最强力的后盾。实在不行,那就干脆反了总盟会,您来j省做太上皇,也不是不行的。哈哈。”梁辰促狭地向虞占元说道,当然,也算是向虞占元下了个保证。

    “如果真逼到了份儿了,就算坏了规矩,反了他赵满堂也没什么。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唉,我真不希望已经有百年传承的总盟会,会落到那个分崩离析的地步了。要知道,一旦j省反了,恐怕其他的省也就会蠢蠢欲动了,所以,总盟会也一直以来强力弹压,在各省之中安排忠心于总盟会的老大。”虞占元仰望着穹顶,长长地出口气说道。不过,他的话却着实有些犯忌了。如果真让外人听到,就会授人以柄,恐怕总盟会第一个起手对付的就会是他。

    “噢?那咱们j省安插的老大,会是谁?只是那几个空降过来的老大吗?”梁辰皱起了眉头问道。

    这一次,虞占元沉默了,随后缓缓地摇头道,“除了梁子恒肯定不是以外,其他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谁是总盟会的老大。至于空降过来的那些人,如果所料不错,恐怕是赵满堂等三个副会长培植的势力罢了,各自代表着某一方的势力,代表总盟会,怕是未必了。”虞占元撇了下嘴说道。

    “那明天的见面会,怎么办?”梁辰沉思了一会儿,缓缓说道,无疑,已经切入了技术层面。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想在我的地盘这么堂而皇之地安插人手,布置眼钱,如果不还以颜色,恐怕他们还真以为我虞占元是泥捏的。”虞占元眼色一狞,握了下拳头说道,眼里已经透出了一抹狞厉的神色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