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0章 :你跑路吧
    :

    梁辰登时心底下就是寒气直冒,有些小意地抬头看了刘莎莎一眼,不过,刘莎莎像是光顾着忙活着摆碗筷、上饭菜了,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似的。

    “唔,媛媛,你要听话,乖乖地好好地学习。等你考上了省实验中学,我给你摆酒庆祝。”梁辰深吸了口气,尽量将语气摆得威严一些道。

    “得了吧,少在我面前摆老师的架子,你总共才当了我几天的家庭教师呀?我算了,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十七天,你根本就不是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亏我爸还给你连发了三个月的工资呢。羞不羞啊。”李想却浑然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在那边叽叽呱呱、清脆无比地说道,听上去像是一只小黄莺在叫,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快两个月不见,这小丫头居然胆子越来越大了,敢这样跟梁辰说话了。

    “咳,小想,你要好好学习。等今年你考上省实验中学的时候,老师会给你摆酒庆祝。”梁辰败下阵来,不得不转移话题。说起这件事情来,也确实够汗颜的,在学习上,他还真没给李想当过几天真正的老师。不过在教书喻人方面,他还是很成功的,将一个小太妹成功地改造成了现在的有为少年,有时候想起来,倒也很有成就感了。

    “考上省实验中学不是目的,以全省第一的身份考上省实验中学才是我的目的。”李想在那边嘻嘻一笑道。

    “如果你能以全省第一的身份考上省实验中学,没说的,到时候我亲自送你去上学。”梁辰笑了,很是高兴地道。无论如何,李想都是自己教过的第一个学生,她要是真有什么成就,做老师的,自然高兴。

    “真的呀?你说话可以算数。”李想在那边兴奋地跳了起来,梁辰却在电话里依稀听到那边有一把温柔动听的声音传来,语气带着说不出的溺爱,“这孩子,都已经是个大姑娘了,还这么孩子气,就不能老实些。”听声音,像是王丽薇。

    “当然是真的。嗯?你在哪里?我好像听到了王总的声音?”梁辰试探着问道。

    “我在我妈这里呀,对了,我妈还说,如果你这些日子有时间的话,她拜托你的事情,希望你能帮她处理下。妈,倒底是啥事啊?弄得这么神神秘秘的,连我也不告诉。”李想向着那边喊道。

    “好的,没问题。这些日子,我一旦抽出时间来,就立马去帮王总做这件事情。”梁辰心底下有些惭愧。都收了王丽薇的“好处费”了,一直还没给人家办事呢。不过,这些日子他确实也是烂事缠身,弄得有些焦头烂额的,倒是真没时间去帮王丽薇了。

    “我妈说没事儿,你先忙你的,她就是问一下。”李想笑嘻嘻地道。

    “好,那没什么事情,我挂了。”梁辰眼看着忙来忙去的刘莎莎,不敢多说,赶紧结束。

    “你就那么不待见我啊?我好歹是你第一个学生哎。”李想那边的语气明显黯淡下来,娇哼了一声道。不过话里话外的却“你”来“我”的,俨然间已经拿自己跟梁辰“平起平坐”了,而不是像以前矮了一辈以学生之礼跟梁辰说话了。不过梁辰倒是没有注意到。

    “有时间我会约王总出来吃个饭,到时候你也来吧,今天先这样,我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梁辰不再多说,直接挂上了电话。

    无论如何,也不能给这个小姑娘太多的遐想空间,否则的话她痴缠起来还真是够要人命的了。

    “吃饭吧。”早已经坐在他身旁的刘莎莎已经将碗筷摆齐整,递给了他一双筷子道。

    “嗯,她是李总的女儿,我曾经做家教的那个小丫头,古灵精怪的,向我汇报一下学习情况。”梁辰颇有些心头发虚地看了刘莎莎一眼。

    “知道啦。我又没说什么,看你紧张得,汗都出来了。”刘莎莎看了他一眼,禁不住摇头笑道。

    “我哪有啊?”梁辰一咧嘴,赶紧去抹自己的额头,干爽爽的,什么都没有抹到,一回头,却看见刘莎莎已经笑倒在床上了。明显是在唬他玩儿呢。

    “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恶做剧了。”梁辰摇头失笑道,拉起了她,两个人吃了一顿甜蜜的晚餐。而后,又是挑灯夜读,梁辰要将所有落下的功课都补回来。

    而刘莎莎则在一旁同样学习起来,毕竟,她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正在念大三,学业问题也比较重要。无论怎样,这个学历都是必须要先拿到手再说的。

    一夜无事,两个人学习到深夜,然后……到床上继续去学习——学习探讨什么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事情……

    第二天,又是一天无事,梁辰依旧刻苦学习。因为从下星期一开始就要考期末试了。毕竟,现在已经是一月中旬了,马上就要到了放寒假的时候。梁辰向来是要求自己的兄弟学业和事业兼顾,时刻都不能放松学习。自己这个领头羊当然也不敢太马虎,打起万二分的精神,抓紧最后一点时间学习。

    不过好在他平时的底子实在是很厚实,而他又是文科系,考试的范畴其实在试前都已经划得差不多少了,他平时学习成绩就相当不错,现在虽然只不过是临地扫几眼,便已经查漏补缺,将欠缺的东西全都补上了,或许想取得最顶尖儿的成绩不容易,但仅仅只是为了考试及格,还是很轻松的。

    最要紧的是,他还曾经有王教授的赏识,有一门最难考的功课不必去考,更省力了。

    接下来三天,一天考四科,一共考了十二科,有四门公共基础知识,剩下的八门都是专业知识。

    除了那门免试的科目外,其他科目梁辰自我感觉考得都不错,也长舒服了一口气,总算是对兄弟们有一个交待了。

    不过,考试成绩要到下一学期开学前才能知道了。同时,挂科的学生还要张榜在学校公告用白榜公告警示——这也是北方师大特殊的校规,多少来,一直如此,就是为了严肃学风学纪,让学生们懂得来这里是为了学习,而不是为了挥霍父母的血汗钱玩乐或是搞对象来的。

    但梁辰信心满满,丝毫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这些科目的试题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不但平时课堂上都已经听过,并且课下有时间的时候,也全都看过,另外所有相关书目基本上也全都在图书馆找到看过,就算每一科不答满分,得个优肯定是没什么问题的了。

    考试一过,他就已经把这件事情抛至脑后了,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全国总盟会空降老大过来的事情,已经提上了日程,就在这周周四,也就是恰好期末考试完结的第二天。

    如果按照往常,一般来说,考完了试之后,尤其是年前,学生们就全都放假回家了。不过梁辰的兄弟们却都没有走,全都留了下来。

    毕竟,现在他们学业已经是在其次了,最重要的是这一块事业,如果大家都走了,光剩辰哥领着几个头头脑脑的,也根本忙不过来。

    一辆黑色的奥迪a8已经缓缓地停在了虞府前面。今天晚上,梁辰是特意来拜访虞占元的。总盟会空降老大在即,有些事情,他也要向虞占元来求教一下。

    开门的依旧是那个健朗的老仆。

    “三伯好,给您拜个早年。”梁辰微笑躬身致意,并没有因为自己已经是j省第十四位老大而有丝毫的傲慢。

    “原来是小辰,进来吧,家主等你很久了。”三伯微笑说道,态度很亲切,再没有以往那种懒散而不屑一顾的神色了。

    大概,他也听说到了梁辰的“光辉”事迹了。

    梁辰迈步进入,走过那条白石小径,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中堂处,进了屋子,虞占元正闭着眼睛在屋子里转着两个钢制的健身球,听见梁辰走进屋子里来的声音,睁开了眼睛,望着他亲切地一笑,向他点了点头。

    “虞叔好,给虞叔拜早年了。”梁辰将手里拎着两盒包装精美的茶叶给虞占元放在了桌子上,恭敬地鞠了一躬道。

    “坐吧。小辰子,你倒真是厉害啊,几天不见,能耐见长,居然把蓝家闹得天翻地覆,蓝天放险些都被你气得喷血数升,这可真是,英雄出少年。”虞占元抬眼望着梁辰,哈哈大笑道,不过笑声中却好像透着一丝快意,让梁辰很有些大惑不解。其实这一次来,他是硬着头皮来的,因为李天娇可曾经说过,虞占元是她的师兄,她是虞占元的小师妹。也就是说,虞占元与蓝家之间有着极其密切的关系。

    可现在自己在蓝家闯了这么大的祸,看虞占元的样子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让他很是迷惑。

    “别这么看着我,我高兴是很正常的。因为我向来看蓝天放那小子不顺眼,可惜我小师妹怎么非得喜欢他呢。不过,你气得我那可怜的小侄女几乎吐血三升,伤心欲绝。现在,蓝天放已经发了狠,准备要狠狠地收拾你了,你,尽快跑路吧!”虞占元笑过之后,突然间叹息了一声,望着梁辰摇了摇头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