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雷
    :

    “人不是动物,人和人不一样。并且,我更认为,几千年的反复论证,才恰恰证明了这个问题的不确定性。如果真能定性的,又何苦经历几千年的时间去论证?您这样说,只能证明人性的复杂,并不能证明男人就不专一,更不能证明专一是个错误。”梁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

    “那你能解释现代社会中,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小三横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人在外面寻花问柳?为什么我们的社会现在分手率和离婚率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持续拔高的这个社会现象吗?”叶梓冷冷一笑道。

    “我不能解释这种现象,但我只能说,同样还有很多男人始终如一,对待自己的爱人或是妻子,他们的家庭依旧和睦幸福。”梁辰皱了下眉头道。

    “那是他们现在还没有钱,没有权势。一旦他们拥有了足够的财富和强大的权势时,必定会出轨,这是勿庸置疑的。古时讲,温饱思淫欲。放在现代来说,则是一种证明。男人,永远是一种企图证明自己的动物,从生下来开始,就在证明自己,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的存在,证明自己的价值。而最后能衡量这证明一切的唯一标准便是,身处的位置有多高、占有财富是多少、占有的女人数量的多寡与美貌,亘古以来,都是如此。常有人说,男人通过征服天下来征服女人。这里所谓的征服,就是证明。”叶梓撇了撇红唇,不屑地道。

    “叶老师,思考是一件好事,不过过于极端的思考我觉得是对自我和他人的一种催残。你觉得呢?”梁辰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与叶梓争辩下去,这些问题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其实人活一生,证明自己并不是什么错误,只不过在证明的过程中把一切都变得异常功利化,那就没什么意思了。叶梓现在明显是犯了一个以偏概全的错误,但梁辰并不打算继续去纠正,否则,天知道接下来又会有多少口舌之争。从本性上来讲,他并不是一个喜欢与人不断争辩的人。

    “催残?恰恰相反,我觉得这种思考是一种救赎。如果说这真的是一种催残,那也是建立在对某种社会本质现象在灵魂深处的一种拷问。如果你觉得这是一种摧残,那就证明我戳到你内心深处的痛点,证明你同样有过这种想法,证明你跟其他的男人根本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这样遮遮掩掩呢?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叶梓说到激烈处,居然又把矛头直指向梁辰。

    “好了,好了,叶老师,我错了,我投降,您说的一切都对,这总成了吧?您别用这种对待阶级敌人似的眼光看着,搞得这样满腔仇恨,恨不得一刀就把我杀了似的。学生可禁受不住恩师的强大火力啊。”梁辰举起了双手,不得不投降了。男人与女人斗口,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一件事情。尤其是与一个有智慧且分析能力超强的女人斗口,本身的学识阅历再加上强大的辩析能力以及所有女人都天生具备的蛮不讲理能力,那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大杀器,挡得披糜,梁辰不得不甘拜下风。

    “少来,现在把我老师了?那你当时亲我的时候怎么不把我当成老师?还师长如父母,切,亲我的时候又算什么?**么?”叶梓冷哼了一声,突然间就石破天惊地抛出了这番话来,让梁辰听得脑袋几乎“砰”的一下就炸了。

    老天爷啊,自己的这位魔女教师好像也太强悍了些吧?居然就敢把这些话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而且还说得那样轻松写意,尤其是**两个字,那绝对是梁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了。

    “咳咳咳,叶老师,这个,这个,当时是情势所迫,如果我不那么做,呃,这个,您也知道,我好像就走不出那个蓝镇去,而您之前所为我做的一切,也都会前功尽弃了。所以,我这也是被逼无奈的……”梁辰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向来语言能力还算不错的他,现在也是满额冷汗,结结巴巴,都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在两个说话声音一直并不大,再加上飞机的引擎声嗡嗡作响,周围的人倒是听不真切了。否则的话,梁辰真要羞愤得直接便跳下飞机去了。他头一次发现,与这位魔女老师交谈,简直是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这位魔女老师简直就是百无禁忌,肆无忌惮,敢于蔑视世界上的一切,敢于践踏世界上的一切。任何你所认为的无法言说的东西,羞于启齿的东西,在她这里,根本没有这样的概念,想说就说,并且往往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她会突然间说出来,骇得你惊心动魄,说得你魂不守舍!

    如果非要用两个字来形容叶梓的话,只能是,“强大”。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的字眼能配得上这位变化莫测的魔女老师。

    “被逼无奈?好一句被逼无奈。你被逼无奈就可以去亲你的老师么?你又当我是什么人?随便乱亲?亲过之后就如同嚼过的口香糖一样便弃之一旁了?好,我可以当你这是演戏,可就算是演戏,你却演得太过拙劣了,甚至根本没有半点演戏的觉悟,只是搪塞和应付罢了,为什么亲我还要把牙齿合得紧紧的,生怕我湿吻你占你的便宜么?”叶梓却是咄咄逼人,又是一顿狂轰乱炸,梁辰眼前金星乱冒,登时就有些发傻了,直眼了,甚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我……”梁辰现在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被天雷劈中了n次,雷得他外焦里也焦,瞠目结舌地怔在那里,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就在他瞠目结舌中,叶梓突然间凑近了过来,刚才还愤怒质问的神情突然间转化成媚惑入骨的笑意,轻咬着红唇,伸出了嫩白的玉臂一下便环绕住了他强壮的脖子,凑到他耳畔,吐气如兰地说道,“小子,跟我说句实话,你有没有,喜欢过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