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3章 :无所谓专一
    :

    “你疯了么?”梁辰骇了好大的一跳,伸手一把便抓住了叶梓的胳膊。

    “我没疯,我就是要看看你的牙齿是不是像在蓝镇时的那样坚固!”叶梓死死地盯着梁辰道,挣扎着叫道,浑然不顾周围人投来的异样的目光。

    梁辰哪里敢让她再挣开,一把抢下了石头,伸出手摁在了她的肩头上,“叶老师,你冷静一下好不好?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你少给我装糊涂。利用完了我,还不把我当做一回事,你拿我当什么?”叶梓瞪视着他,怒哼道。

    “拿你当老师啊。都说师长如父母,关键时刻救学生好像也是天经地义的吧?况且,我还答应了替你做事以做为交换条件的。”梁辰被逼无奈,只好继续装糊涂,耍无赖。天地良心,他当初去亲叶梓的时候真的没有想过太多,并且他相信叶梓也会理解他的苦衷的。却没有想到,叶梓居然假戏真做,要跟他来个舌触式深吻,并且当时好像还有一发不可收拾的态势,他又能怎样做?

    “混蛋,我有那么老么?还师长如父母,我可没有那么好的福气有你这么大的儿子。”叶梓余怒未消地瞪了他一眼道。

    “如果我的母亲现在还活着,真有您这样美丽漂亮年轻,那也是我这个做儿子的荣幸了。”梁辰摸了摸鼻子,苦笑说道。

    叶梓原本正怒意横生地死死盯着他,却没想到梁辰会这样,实在忍不住,禁不住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千娇百媚,让周围那些人禁不住再次看直了眼,确实太妖娆勾诱了。

    “其实我说的是实话。”梁辰心底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悄悄地抹了把冷汗。这个叶梓叶老师,实在太难缠了,性格千变万化,无从琢磨,向来不可以常理来推度。如果她真要在飞机上继续这么瞎缠下去,恐怕这一路上自己都要有得受了。

    “你就是个马屁精。”叶梓横了他一眼,倒是不再生气了。

    “我倒不这么认为,正相反,如果事实是一百分,我现在也只不过说了十分而已。”梁辰摇了摇头,不动声色地又是一个小马屁拍了过去,毕竟,是人家叶梓救了自己,自己拍人家几个马屁也算是利息了,并没有什么。当然,最重要的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与女人的接触,他突然间发现一个绝对的真理。那就是,无论是在一个女人有多么生气的时候,如果你装做虔诚无比地赞扬她,一切也都会烟消云散的。最少也会缓解一下当时的氛围。果不其然,事实证明,他刚才这样做,确实是很英明的一件事情。

    “梁辰,你能不这样么?这马屁拍得也太肉麻了,让我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叶梓抱了抱肩膀,装做恶寒状,不过心底下却是甜滋滋的。虽然从小到大被无数人夸过无数次漂亮美丽,可是好像谁夸她也不如这话从梁辰嘴里说出来那么好听、悦耳。尽管她知道梁辰现在只是为了摆脱眼前的“危机”而刻意这样去做的。

    “如果实话能让人起鸡皮疙瘩,叶老师,那我也无可奈何了。”梁辰摇头叹了口气,装做是很无奈的样子,将石头扔到了推着小推车正向着这边走过来的空姐的车上,“当啷”一声,把那个美丽高挑的空姐吓了好大的一跳。

    “行了,行了,你还没完了。”叶梓横了他一眼,不过脸上却是笑意盈盈,明显心情大好起来。

    “梁辰,我真是纳闷,你倒底是块什么样的香饽饽?怎么世界上这么多人哭着喊着要嫁给你,甚至不惜以强权和武力相逼,这是为什么?而且还跑到这个离江城几千公里的蓝镇来,啧啧,这可真让人迷惑。”叶梓重新靠回到座椅里去,歪着头望向他,颇有些好奇地问道。

    梁辰狂汗了一下,“其实,这件事情说起来有些复杂……”他轻咳了一声,小声地说道。

    “没事儿,我最喜欢听复杂的事情。反正时间长得很,飞机上还有好几个小时,我就全当做你给我讲故事听了。”叶梓好整以暇地坐在那里,轻笑了一声,眼睛里已经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摆明了要打破纱问到底了。

    没办法,要想让女人这种动物对八卦不感兴趣,明天的太阳一定会从西边升起来的。

    “其实,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不过既然叶老师有兴趣要听,那我就给叶老师讲一讲吧。蓝雨恬,是我的一位朋友,她曾经救过我……”梁辰看见叶梓已经摆出了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知道如果自己不掏出些东西来,叶梓是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况且,人家可以说是把自己从蓝镇救出来的最大功臣,否则现在自己已经被押入洞房了,就冲这一点,人家只不过是想要了解一下事情的具体过程,如果不讲给她听,好像也不厚道了。

    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梁辰将事情的经过删繁就减,有意略过了部分感情戏,而是着重突出了一下豪门恩怨戏,给叶梓一一道来,听得叶梓是惊心动魄,其中的婉转曲折处,着实让叶梓手心儿里为梁辰捏了一把汗。尤其是讲到梁辰在跟龙天行在比武招亲大会上被蓝雨众一枪暗算打中的时候,更是忍不住尖叫了一声,一把便抓住了梁辰的胳膊,手心里湿漉漉的,居然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其实说实在的,我也搞不清楚,蓝雨恬小姐倒底是怎样的。是因为功利的因素,想通过与我结婚而拿到对蓝家的实际控制权,还是想只不过是迫于形势,被她父亲逼迫,不得不这样做,亦或是其他的什么原因了。”梁辰摇了摇头,最终用一声长叹结束了对这件事情的叙述。

    “梁辰,你觉得,一个女孩子,甘愿抛弃自己的尊严,甚至不惜以自己的性命相逼,想和你永结秦晋之好,这仅仅只是出于功利的目的?就算再功利的目的,值得她去这样做?要知道,男人重面子,但女人这种情感细腻的动物,最重的却是尊严,尤其是像蓝雨恬这样的女孩子,更是如此。”叶梓盯着梁辰,言语里,好像是在忿忿不平地帮着蓝雨恬,为她说话了。

    梁辰苦笑了一下,“不管是为了什么,如果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违背他人意愿的基础上,起码对于我来说,这是不公平的。”

    “可这起码证明了她爱你。”叶梓紧紧地盯着梁辰,轻哼了一声说道,却是话里有话。不过梁辰却并没有听出来,只是望着弦窗外的白云悠然出神,半晌,才摇头说道,“就算证明了,又能怎样呢?算了,别再讨论这件事情了,就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吧。”他轻叹了一声说道。

    叶梓盯着他,看了半晌,轻抿下嘴唇,同样摇了摇头,“梁辰,其实我只是想说,爱情这个东西,有很多表现形式的。你可以不接受,但你不能去伤害。如果那样的话,同样是对他人的一种不尊重了。”

    “可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又能怎样做呢?”梁辰看了她一眼,就看到了一双略有些迷离的眼神。

    叶梓与他对视了一眼,挪开了双眼,突然间就笑了起来,“其实如果换做我是你,或许我会考虑先与蓝雨恬结婚入洞房,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要知道,这可是天上突然间掉下来的艳福,为什么不接受呢?你们男人最渴望的不就是传说中的三妻四妾吗?”说到这里,她居然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起来。

    梁辰摸了摸鼻子,禁不住苦笑起来,“叶老师,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好像有些不道德吧?如果我那样做了,恐怕也与畜牲没什么分别了。”

    “你以为你真的很道德么?以卫道士的形象出现去伤害每一个带着对爱情的幻想去接近你的女孩子,把她们伤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然后挥一挥手,说这就是忠诚,就是坚贞,就是对爱情的执着。难道这就是道德了?是坚守爱情的信仰了?是对真正的爱情最完美的诠释了?”叶梓哼了一声,收起了笑容,执着要将这个问题继续讨论到底。

    “叶梓,您的话把我问糊涂了。难道三妻四妾、花心滥情就是对爱情的诠释吗?”梁辰皱了皱眉头,反问了回去。

    “我没有这样说。我只是想说,如果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考量,每一个人,尤其是男人,做为已经脱离了以繁衍种族的这种使命和责任而交配的高级动物,做为始终以下半身来思考男人与女人的关系、用情感做诱饵去实现下半身快乐并以此为终极两性体验的高级动物,专一和忠诚,永远都不是他们的专属代言词。哪怕是身体上始终坚守如一,但精神上的出轨也必不可免。否则,男人就不是男人,就不是雄性动物的一种了。无论从生理角度,还是心理角度,无论是从自然界角度,还是从人的社会性属性角度,这都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经过了几千年无论学者专家论证过了的。”叶梓哼了一声,居然开始把这件事情当做是一个学术问题拿出来讨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