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9章 :反将一军
    :

    “为什么?难道您还想被他骗下去?或者说,根本就不相信我?”叶梓故做吃惊地说道,其实也早就预料到了蓝天放一定会这样说的。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哦,那倒不是。不过,我觉得这个小子实在太可恨了,居然胆大包天,骗到我蓝家的头上来了。士可忍,孰不可忍,叶小姐,王师长,还是把他交给我吧,先由我自行处置。我也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结果的。”蓝天放呵呵一笑道。

    姜还是老的辣,蓝天放这一记简单的太极推手,外柔内刚,就将叶梓还有王锐锋将在那里。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王锐锋此刻插言道,“蓝家主,不必这么麻烦,我直接带回去就是。况且,如果人在你这里,也不合适。毕竟事情都已经传出去了,都知道你抓了他,如果他真有什么事情,也不好解释。况且,现在这是法制社会,如果你真要对他怎么样了,反过来如果有人告你滥用私刑,就算你不在意,不过对于面子问题也是不好的了。”

    “没关系,我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只不过,他总要给我的女儿一个交待。你说呢?梁辰!”蓝天放微笑着望向梁辰,眼里却隐隐有钢针一般的寒意透射了出来。

    梁辰却假装没有看见,只是叹了口气,“蓝家主,实在对不起了。如果必须要给您和您的女儿一个交待的话,我只能说,抱歉。”随后,他抬起头来,望向了蓝雨恬,“蓝小姐,请原谅我。其实我并不是有意这样做的。或许,我们的相遇原本就是一个错误。一步步走到现在,更是错上加错。真心的说一句,谢谢你,对不起!”梁辰叹息着说道。

    “梁辰,你好,你好!”蓝雨恬死死地盯着他,眼里喷出了道道怒火,连说了两个“你好”,蓦然间,向后便倒,羞怒交加间,已经被生生的气晕过去了。身后的李天娇惊叫了一声,赶紧扶住了自己的女儿,同时让女仆上来把蓝雨恬扶了进去。

    “这孩子,脾气倒也大。不过,谁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比她也刚强不了多少了。”王锐锋眼里露出了一丝不忍的神色,叹了口气道。

    “这就不劳王师长操心了。不过,我女儿已经到手的一切,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失去。”蓝天放望着自己的女儿生生气晕过去,心痛如割,狠狠地咬了咬牙,转过头来冷笑说道。

    “蓝家主,难不成,您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把他留下来?”叶梓凝眉看着他,嘴里淡淡地问道。

    “叶小姐,你说得没错,他今天生也要留下,活也要留下。我已经摆了这么大的场面,昭告天下人皆知,如果,就这样传出去,那我蓝家岂不是颜面丢尽?以后还怎么在华夏立足?”蓝天放豁地转头望着她道。“所以,就算他是个骗子,为了面子考虑,就算他是个骗子,只要能跟我的女儿结婚,我也认了。”

    这句话一出口,他身侧的王锐锋就皱起了眉头,虽然与蓝天放交往不是很深,但他深深地知道,蓝天放这种人,一旦做出了什么决定的时候,那是轻易也无法改变的了。

    旁边的叶梓眼睛叽哩骨碌转了两下,突然间就笑了,不过笑容中却有着颇多的讥讽意味,“蓝家主,就算你认了,那也不行啊,现在我和他可是合法的夫妻,从法律意义上讲,他首先是要和我离婚,成为一个单身汉,才能跟你的女儿结婚,是吧?否则的话,他如果在没有和我离婚的情况下就跟你的女儿结婚,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到时候,天下人个个都在说,蓝家娶进门的姑爷是个重婚犯,那蓝家岂不是更加没有面子么?”叶梓语利如刀地说道。

    “这件事情好办,叶小姐,刚才你还在骂他是个骗子、混蛋、负心人,依我看你跟他现在也没什么感情了。既然感情破裂,那你们索性先离婚好了。只要你同意离婚,不需要费半点事情,现在我就命人去办,十分钟,所有手续都会办好,到时候,他就是个自由人了,你也解脱了。你看怎么样?”蓝天放冷冷一笑说道。

    一老一少,在这里斗起了心机。

    “蓝家主,其实我想说的是,现在年轻人的事情,您不懂的。我虽然那样骂他,恨他,可是我现在还是爱他,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如您所说已经完全破裂了。相反,我觉得经历过今天的事情之后,他应该更加会懂得什么是珍惜。而且,我会原谅他的,我也相信,他这只不过是一时糊涂,以后永远也不会再这样对我了。”叶梓狡黠地眨了眨眼,摇了摇头说道。

    “那就是说,你今是来抢亲的了?而不是所谓的要谴责负心人,是么?”蓝天放冷哼了一声说道。

    “蓝家主,您这样说好像不对吧?倒底是谁在抢亲,您心里还没有考量么?”叶梓笑语嫣然地反驳了回去,却让蓝天放狠狠地吃了一个哑巴亏。

    双方现在都是在保持着一种默契的层面上明争暗斗,那层薄薄的窗户纸却是心照不宣,谁也不能捅破的了。毕竟,一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那可就半点余地都没有,双方都没有任何退路了。到时候,无论是为了面子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都必须要斗到底。无论哪一方胜,那损失可就大了。

    “你……”蓝天放被气得说不出话来,眼里满是怒火地望着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竭力压制着心底的怒意,半晌,才盯着她缓缓地说道,“叶小姐,那我请问,你的父亲尊姓大名?可否告知我?”

    “怎么?要告诉我的家长么?蓝家主,我劝您也别这样做了,我们之间的事情,好像不必要惊动我家老爷子了,这并不太好。”叶梓隐蔽地皱了下眉头,没想到蓝天放居然会这样说。

    “是啊,蓝家主,我看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让我把这小子带回去好好地责罚一顿,然后,再让他跟我大侄女去好好过日子吧,就不打扰你们平静的生活了。”旁边的王锐锋插话道。

    “王师长,那你觉得,面对着今天这无数世家都来观礼的场面,我该怎么做呢?拍拍手掌向大家说,我姑爷被别的女人抢走了,大家散了吧。如果我这样说,那天下人岂不是要笑掉大牙了?”蓝天放一腔怒气无处发泄,转头向着王锐锋怒咤了一声道。

    “蓝家主,那是你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王锐锋看起来也是个霹雳火的脾气,语气也冷了下来,**地把他顶了回去。

    “既然如此,王师长,那什么也不用说了。我现在就给你军区的李副司令员打电话,问问他,他的属下放着演习不去,去跑到我蓝镇来帮别家的闺女抢亲,这是哪一家哪一国的道理!”蓝天放面子上挂不住,终于按捺不住勃然大怒了。

    “悉听尊便。”王锐锋浓眉一挑,手一挥,下面的战士早已经把卫星电话递了过来,“蓝家主,用不用我告诉您直拨号码?”王锐锋看来脾气也是真的上来了,望着蓝天放,眼中怒意横生地道。

    局面眼看就要失控闹僵了,就在这个时候,蓝天放的身后却传来了他夫人李天娇的声音,“天放,何必动这么大的肝火呢?如你所说,还是先给这个小姑娘的长辈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吧。不过据我所知,好像咱们华夏,好像还没有姓叶的司令员。你说是不是呢,小姑娘?”李天娇已经从蓝天放的身后走了出来,站在叶梓的面前,淡淡地一笑问道,显示了过人的城腑与心机——能嫁入蓝家的人,又岂能是普通人?

    “夫人说的是。小姑娘,将你家长辈的姓名告诉我吧。我蓝天放自信在华夏交游还算广泛,如果真是将军以上级别的将官,大概也是认识几个的,或许,我们之间曾经就是好朋友也未可知。到时候打个电话过去问候一下,也没什么了。”蓝天放深吸了口气,情绪已经逐渐恢复了稳定,望向叶梓轻哼了一声说道。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我不想父亲因为我的事情为我操心。”叶梓脸上神色不变,可是心底处处已经握了一把冷汗,这件事情,只是她临时做的主张,根本没有跟杨忠勇说过,只不过是拉着虎皮当大旗罢了。如果蓝天放的电话要是打到杨忠勇那里,一准儿会露馅,到时候,一切就都麻烦了。以蓝天放的老辣精明,是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小姑娘,你好像没有搞清楚事实,现在,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涉及到两家之间的事情,所以,还请你将你父亲的名号告诉我吧。”蓝天放是何等的老辣?就算叶梓掩饰得再好,他也早已经看出了叶梓心虚的另一面。

    “这……”叶梓悄悄地拿眼望向王锐锋,但王锐锋额上已经冒出了汗珠儿,显然同样没有什么法子了。他刚才已经准备豁出去,就算是军区领导来电话,也务必要将梁辰带走。可是,现在蓝天放却要给老司令员打电话,他却不得不好好地考虑一下了,因为这背后涉及到的问题可太多太多了……

    一时间,场面上的主动权又重新回到了蓝天放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