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他是我丈夫
    :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抬头向门外望过去,就看见门正有一个女子从观礼的人群中走了出来,就那样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直接走上了红地毯,向着里面一步步走来。

    只见这个女子穿着倒是随意,下面一条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上身是一件白色小体恤,穿着件牛仔小坎儿,扎着一个朝阳活泼的马尾辫,个头大约在一零七左右,看脸庞是二十岁出头少女的脸庞,看身材却是熟透的水蜜桃般性感无比,整个人仿佛天使和魔鬼的双重化身,成熟艳媚,烟视媚行,绝对又是一个放在古代足以倾国乱世的祸水级红颜。她踩着双旅游鞋,还背着个大登山包,看样子好像是来旅游的。

    “何方来的野女子敢在这里嚣张狂叫?把她给我赶出去,婚礼大典继续进行。”蓝天放吃了一惊后,一皱眉头,“啪”地就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她怒喝了一声道。

    旁边登时有警卫一涌而出,拦在了她的面前。

    “小姐,请留步,那边请。”蓝家的管家,周嘉鑫做了“请”的手势,其他的警卫不由分说,一涌而上,半“请”半架,就要把她拉出去。

    “谁敢动我?”那个女子怒咤了一声,将肩上的背包一甩,一指周嘉鑫怒喝道。怒喝声中,气势非凡,好像尊贵无比,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严来,令周嘉鑫禁不住一滞,一时间倒是不敢让人上前动粗了。

    “无论是谁,只要胆敢破坏今天的结婚大典,就都给我赶出去!”蓝天放大喝了一声,是铁了心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结婚大典进行下去了,无论是谁、抱着什么样的原因和理由想要破坏他宝贝女儿的结婚大典,都绝无可能。

    “蓝家主,您可真是好大的威风啊,不但纵容自己的女儿强势抢别人的丈夫,今天还要把我这个前来讨个说法的原配夫人也赶出去连句话都不让说么?”那个女子冷笑了一声,居然毫不畏惧,指着蓝天放喝了一声道。

    这句话一出口,登时满室皆惊,偌大的一个结婚典礼场面,近千人,现场居然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你,你在说什么?”蓝天放怔了一下,随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抬头怒视着那个女子问道。

    “蓝家主,怎么,现在您还在刻意装糊涂?哈哈,好吧,如果没听清,我可以再说一次。您的姑爷,新郎官,梁辰,就是我的丈夫,我们现在可是还未离婚,如果您执意要将女儿嫁给他,那他就是犯了重婚罪!”那个女子娇笑了一声道。

    “嗡”的一声,整个现场全都炸了,如果说刚才那个女子所说的话一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话,那现在在她加重了语气再次将刚才的话表述一遍时,所有人可就都回过神了,一时间都炸了营,议论纷纷。就算台上的温弗利虽然听不太懂华夏语,但凭着她的智慧,这一刻也略有些明白是怎么回事起来,一时间也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瞠目结舌,不知道倒底该怎么做了。

    “混帐,他从来都没有结婚,还是个在校大学生,又哪来的你这个老婆?我看你真是得了失心疯了,周管家,把她给我请出去,如果她还想来这里胡闹,就把她关起来,直到结婚大典结束为止!”蓝天放心底下怒意上涌,不过回头一瞥之间,便看到了旁边的梁辰唇边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似乎是在看戏一样。

    蓝天放心下登时醒悟过来,如果所料不错,这必定是梁辰搞的鬼,这个混帐小子,居然为了逃脱这场婚礼,搞了这么一出戏出来,不过,他以为自己这个孙猴子能逃得出自己的五指山?无论如何,今天的这场婚礼也要办下去,就算是恃气,也要恃气到底!@&@!

    当下,蓝天放怒喝了一声,就要命人将这个女子拉下去关起来,他倒要看一看,把这个出来搞事的女人拉下去关起来之后,梁辰还怎么跟他半法。

    梁辰脸上却是神色不动,依旧挂着那抹莫测高深的微笑,仿佛一切成竹在胸,饶是蓝天放经风历雨这么多年,一时间居然心底下也有些不托底起来了。

    不过事已至此,他却是骑虎难下,根本没有退路了。如今为了面子,也要强扣这个女子一顶“疯婆娘”的帽子,再把这场婚礼继续办下去,否则,他蓝家的颜面何存?

    “小姐,对不起了,我也是奉命行事,请你配合一下,希望不要再捣乱了。”周嘉鑫依旧保持着克制和礼貌,上前一步道,随后一挥手,几个警卫已经涌了过来,就要现场拿人把她推走。

    就在这时,突然间,天空中响起了巨大的机械轰鸣声,紧接着,在所有人瞠目结舌中,头顶上已经飞过来了两架直升飞机,上面大大的红五星显示了这是军队的直升机。*&)

    其实泰庆这边有大批驻军,总是有军区演习,所以天空中直升机飞来飞去倒也是习以为常了。但这一次好像与众不同,那两架直升飞机居然好像不是过路的,而是直接奔着一群人飞了过来。

    在所有人惊诧地抬头仰望中,直升飞机早已经来到了众人的头顶上,呼啸盘旋,仅仅离地面不足二十米。螺旋浆带起的强烈大风刮得地面飞沙走石,连彩虹门都倒向了一旁去,所有人都惊叫着避了开去。

    随后,直升飞机上垂下了两条软梯,一群穿着野战迷彩服、精悍无比的战士从直升飞机上直接爬了下来,个个实枪荷弹,武装到了牙齿,二话不说,直接守卫在了那个女子身畔,将周围那些警卫全都推到了一旁去,冷冷地望着他们,就如同雄狮蔑视着一群土狼,那睥睨铁血的眼神,让那些警卫都有些不寒而栗,再不敢造次。

    最后,直升机上垂下了一个吊索,绞盘声嘎嘎响动,将那个人吊了下来,那个人虽然穿着一身野战军装,但细细一看,令现场人都不禁轻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是个两杠四星的大校,这个军衔级别可是绝对不低了,就是不知道具体是什么职务。并且,这样一个大校居然是好像正在执行什么任务,并且以他的级别身份,居然是从直升飞机上吊下来的,而不是走过来的,好像对地面上的这个女子很是关切的样子。

    一时间,所有人都猜测纷纷起来,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大校一下来,两架直升飞机便远远地飞走了,听声音,像是停在了附近,并没有飞远,好像随时过来接应似的。

    那个大校下了飞机,松开了吊索,整束了一下军装,周围人细细一看,居然是个非常英武的军人。四十多岁,浓眉大眼,眉宇间满是勃勃的英气,一派铁血军人的风范。

    蓝天放眼利,远远地一望过去,登时就狂吃了一惊,“王师长,哈哈,你这个大忙人,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蓝镇游山玩水啊。”

    他脸上的神色连续不断地变幻了几番,最后咬了咬牙,换上了一副笑脸,走了过去。他当然清楚眼前这个大校军官是谁,那可是华夏著名的王牌主力军三十八军二师师长,王锐锋。王牌军中的王牌师师长,并且他的部队就驻守在泰庆附近,可以说是本地驻军,在军内也是威风赫赫,身为蓝家家主,如果不认识这样的人物,那他可不配做一家之主了。虽然一个师长并不足以让他畏惧,但问题是,这个师长倒底是来做什么的?看样子好像是专门为了眼前这个女子而来,这就让人有些捉摸不定了。

    当下,便笑脸相迎地走了过去,只不过,心底下却有些惊疑不定,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场婚礼,先是有个疯女人搀合了进来,紧接着王锐锋这个堂堂一师之长也搅了进来,并且更要命的是,他好像是专程为这个疯女人而来,看他的那些战士把那个女子护在其中就知道他们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蓝家主,您也好。原本部队有一场演习任务,刚刚结束,恰巧就飞经蓝镇上空,看到这边热闹无比,打了个电话才知道,蓝家主女儿大婚。蓝家主,你这个人不厚道嘛,女儿大婚,怎么不邀请我这个当地驻军师长参加一下呢?”王锐锋打了个哈哈笑道,不过回头之间却看到了那个女子,好像吃了一惊刚刚看到似的,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去,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小侄女,你怎么在这里?司令员他老人家还好吗?”

    无以置疑,他的演技其实很拙劣,不过就算再拙劣,人家就装做刚刚见到,你又有什么办法?

    这句话一出口,蓝天放再吃一惊,眉头登时再次皱紧起来,紧紧地盯着他,心中惊诧更甚。听王锐锋的语气,像是这个女子居然跟他关系还很密切,而且还是什么司令员的女儿,这里面,这透着一股子不寻常的味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