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不行
    :

    八点钟,蓝镇宗堂议事会红楼之前,鼓乐齐鸣,彩绸飞舞,人声鼎沸,秉持着古礼,穿着当地民族服饰的女孩子跳起了欢快的民族舞,门口也秉持着古礼,什么红桥、火盆的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并没有太多的豪华奢侈,大概是因为这种豪门巨富已经对那种奢华早就见惯甚至腻烦了,反倒是这种古意盎然的礼节倒颇为让人感兴趣。

    八点八分零八秒,结婚大典正式开始。

    随着八尊巨大的青铜古礼炮的怒吼,这场仓促却意义非凡的结婚大典终于拉开了大幕。

    蓝家老太爷因为重伤,虽然已经苏醒了,却并没有亲临现场,蓝天放现在正面带着微笑坐在堂上的一把太师椅中,身旁是他的夫人,李天娇。据说身体不好,一直在美国静养,昨天才从国外赶回来的。蓝夫人倒是长得端庄秀丽,皮肤细白,虽然华年已逝,但眉眼中依然旧能看得出当年倾国倾城的风彩。虽然已经四十几岁,但保养极佳,看上去就像三十出头一样,很是年轻媚气。蓝家一直以来都是蓝天放和宗堂议事会做事,李天娇为了避免夫人干政,倒是从来都不搀与蓝家的具体事务了。

    今天主持这场结婚盛典的,居然美国的脱口秀女皇,奥普拉·温弗利,哪怕就算是再寒酸的场面,只要有这位星光闪烁堪称当世第一传奇黑人脱口秀女皇的主持人往那里一站,就如同白金汉宫就在你的身后,她本身就代表着奢华,甚至是代表着美国的一种文化现象,是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脱口秀帝王。

    她往那里一站,就意味着,今天的这场婚礼即使平常也不会平常。而她,据说是昨天晚上才飞到这里来的,就为了这场婚礼,并且还是免费主持,今天下午还要飞回去,去准备明天的脱口秀节目。由此也可以见得,她对这场婚礼的重视程度,达到了怎样的地步。

    “勒怠斯安的詹特闷,今天能站在这里主持一场意义非凡的婚礼,对我来说,是无比的荣耀,就算世界的崩塌与灭亡,我相信我也会因为曾经主持过这场婚礼而灵魂得到永生……”温弗利的这段开场白可谓是煽情至极,不过话里话外,却将整个蓝氏家族捧上了一个极其崇高的位置了。

    当然,更加惊人的,她居然是在用汉语主持节目,虽然不算太流畅,甚至还略有生疏,不过如果谁要是知道她为了主持这场婚礼,昨天晚上硬生生地背了一晚上的汉语主持词,恐怕会狂吃一惊了。

    “大家都知道,我幼年时期的不幸,年轻时代的叛逆,而那个时候,如果不是蓝家的老太爷遇到了我,扶持我,提携我,让我重新拥有了人生目标和努力的方向,恐怕我现在最多只是一个中年大妈,生了一大堆孩子,每天费力地拖动着雍肿肥胖的身材穿梭在城市的钢筋水泥丛林之中,感受着世界的悲凉……”奥普拉·温弗利并没有直接切入主题,而是静静地述说着曾经的遭遇,虽然没有明说自己曾经是怎样遇到蓝家老太爷的,但从她的脸上神情和话语的表述中,能看得到她对蓝家老太爷的尊重,看得出对蓝家的成就那种高山仰止。

    “下面,就有请我亲爱的侄女,我美丽的公主,上帝赐给蓝家的珍宝,小恬恬,闪亮登场。”温弗利用了一个很华夏化的词语,微笑着伸出了手臂,指向了二楼已经布置成天梯状的楼梯。

    随着下面热烈的掌声,穿着一身镶嵌着晶钻的蓝雨恬正在四个美丽的女孩子的搀扶下缓缓走下了阶梯,这一刻的她,美艳如花,一笑倾国。

    无论如何,哪怕就算是梦一场,这也是她期待已久的梦吧?!

    看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登场,蓝天放和李天娇夫妇两个脸上同时露出了一个微笑来。只不过,隐蔽间,李天娇却揩了一下自己眼角的泪水,轻叹了一声,“如果雨众在,就好了。”

    “不要再提那个孽子。蓝家就是险些毁在了他的手里。”蓝天放低低地怒喝了一声道。

    李天娇叹了口气,也不再说什么了。

    温弗利又是妙语连珠地赞扬了蓝雨恬的国色天香,天生丽质,而后让蓝雨恬站到了她的身侧。

    “可能大家都很奇怪,别的婚礼都是男孩子先出场,为什么今天我们的婚礼却是女孩子先出场呢?哈哈,就是因为,我们蓝家今天要娶姑爷。有请我们的新姑爷,梁辰……”温弗利用夹生的汉语带着美式的自由不羁调侃道,用十分具有煽动力的情绪挑起现场的氛围,指向了外面。

    随后,外面民族乐队便响了一首欢快的《月光下的凤尾竹》,葫芦丝的乐声格外悠扬,随后,鲜红的地毯上,远处,便走来了一个身穿着白色礼服的高大年轻男子,英风俊朗,优雅刚武,浊世翩翩。不是梁辰又是谁?不过出奇的是,他身后却跟着两个高大的伴郎,手里还不伦不类的捧着好大的一捧鲜花。也只有他们自己清楚自己的职责——就是怕这位新郎在结婚典礼上跑掉,鲜花里面,藏着的可是子弹已经上了膛的手枪,只不过那子弹是麻醉子弹,不会对人造成重大伤害而已。

    说实在的,蓝天放这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了,想留下梁辰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过看目前的情况,梁辰好像还很配合,并没有想逃跑的意思。并且,他脸上居然在笑,笑得很轻松、很写意、很优雅,仿佛他对这场婚礼的安排很满意。

    这也让远处的蓝天放皱起了眉头,心底下隐隐间觉得好像哪里有些不对劲,却说不清楚。

    台上,李天娇望着远远地走过来的梁辰,脸上逐渐露出了微笑来。

    不得不说,自己家的小恬恬眼光倒还真是不错,看上的这个男孩子无论风度气质相貌,绝对都是万里挑一,而且最难得的是他的那种淡定从容,仿佛经历了无数世事沧桑一般,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对于一切事情的掌握和自信,让她更加满意的同时有一种小小的震撼。

    “这个男孩子,确实不错。可惜,他这样的人天生傲骨,不一定会属于雨恬。”李天娇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用仅能让蓝天放听到的语声说到。明显是已经知道了具体情况了。

    “无论如何,他必须要留在蓝家。哪怕用各种手段。我相信,如果真把蓝家交给他,他未必不会屈服。”蓝天放发狠似地低声向自己的夫人说道。

    “天放,你这种砸人的心态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呢?这个世界上,并不一定用财富或是权势砸过去就能得到你想得到的一切。”李天娇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

    “总要试试才行。如果我真的把整个蓝家都交给他,就不相信他不动心。”蓝天放哼了一声道。

    李天娇望了他一眼,有些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沉默了下去,但显然依旧不赞同他的观点。

    蓝雨恬轻轻地咬着唇,望着对面那个越走越近的男人,美目流转,心底下既忐忑又紧张。

    “看我们的小伙子多帅气呀,帅得像天上的星辰,你今天光芒让布拉德皮特都黯然失色,如果你去演返老还童,肯定会比他还要出名,成为全天下女人的梦中情人,每个年轻的女子都想与你**一度的。”温弗利大笑着,用欣赏的眼光望着梁辰,将梁辰请上了台来。

    “在这里,我先扮演一下神父的角色吧,蓝雨恬,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温弗利直入主题地问道。这也是出于蓝天放的授意,怕这个典礼夜长梦多,能减的全都减去。

    “我愿意。”蓝雨恬手捧着一束鲜花,轻咬了下嘴唇,俏脸略有些红,小声地答道。

    “大声些,你声音太小了,上帝听不清。”温弗利调侃地问道。

    “我愿意。”蓝雨恬这一次音量稍大了一些。

    “那你呢?帅气的小伙子,你愿意吗?”温弗利转头问梁辰道。虽然不太正式,但这也是现实需要。

    刹时间,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了梁辰的脸上,尤其是蓝天放夫妇和蓝雨恬,包括其他的蓝家人,神色都有些紧张。

    “我不愿意。”梁辰微笑着摇了摇头。

    “啊?”温弗利猝不防,没有料到梁辰会这样回答,吃了一惊,卡壳了。

    “混帐!”蓝天放狠狠地骂了一句,知道事情要糟,向着梁辰身后的两个伴郎使了个眼色,两个伴郎拿着手中的鲜花隐蔽地顶在了梁辰的背后,威胁之间很明显了。

    “小伙子,你的冷幽默并不好笑,已经吓死我了。好了,请你们先交换定情信物吧,再向我们小恬恬的父母拜谢叩头,然后,你们就到洞房里去继续讨论愿意与不愿意的这个问题,相信,明天清晨,你就会给所有人一个满意的答案了。”好在温弗利处变不惊,幽默地调侃着,企图将婚礼继续进行下去。

    不过,就在这一刻,外面突然间响起了一个声音,“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