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他做好了准备
    :

    “你真的答应了?”蓝天放再次怔住了。他原本以为,会经历一场艰苦的谈判,却没有想到,过程却是这样的简单轻松,让他心中疑惑重重。按理说,梁辰这样的人,绝对不是那样好屈服的。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让人拿枪逼着他与自己的女儿结婚的准备。

    “当然答应了。您的态度这样强硬,而且实力又这么强大,在您面前,我只不过是一只小小的蚂蚁,您动动手指就可以轻松地捻碎我,我敢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呢?”梁辰喷出了口烟雾笑道。

    “梁辰,我觉得,你不应该有这样的抵触情绪。”蓝天放叹了口气,语气放柔和下来,“其实,我也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同样也在你这个年纪待过,自然清楚你倒底在想些什么。你年轻、有本事、傲气,意气飞扬,看似谦和的外表下,骨子里却满是叛逆的气息。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一样,最讨厌的就是谁压迫我,强行让我屈服。不过,梁辰,我想劝你一句是,有时候,有些压迫,看似强权且不能让人接受,但你要想清楚这个强权压迫倒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仅仅就是想让你委服来获取利益,或是想坑你害你,你大可不必理会,甚至抛头颅洒热血,不惜以命相博。但如果这种强权压迫要是为了你的将来更好呢?你所谓的愤怒与抗拒又是为了什么呢?相信我,你现在因为我的强压而导致的这种不屈和反抗的心理,其实我都懂,但我更清楚,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不愿意按照别人强加给你的意志去行事罢了,至于结果,你从来就没真正地去想过。

    其实你可以仔细地想一想,跟雨恬结婚有什么不好?正如我昨天晚上迎新节上所说,蓝家现在所余嫡系血脉,唯剩雨恬,如果你跟她结婚,这个蓝家所有的一切,不就是你的么?而你以后和雨恬所生的儿子,将继承你们这个家业,就算是姓蓝,但他终究是你的骨肉,是你的孩子。天下间,做父母的,谁都想把最好的一切都留给自己的孩子,如果你当上了父亲,你自然就知道我说的一切,句句是实。既然是这样,难道你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含着金钥匙出生,少受些苦?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困境中挣扎,在底层中苦苦求索,为了拼得过官二代、富二代或我们这样更高层次的家族世家子弟而去耗尽自己的青春、热血,白发苍苍时,他们才发现,自己从来没有享受过人生,只是在苦累中挣扎,最后却还不一定有一个希望得到的结果?难道,你真的希望是这样?所以,希望你能好好地考虑我说的话,因为我现在对你的强压,并不是想让你屈服,恰恰相反,是因为我欣赏你,想给你最好的一切,给你一个灿烂而辉煌的未来。”蓝天放叹息着说道。

    “呵呵,蓝家主,您说的这些话,我倒是不敢苟同。诚然,如您所说,在先天资源上,一个穷苦家的孩子或许根本无法与所谓的官二代、富二代或是更高层次的您这样的大世家中子弟相比,但谁能说,于逆境中成长、拼博,不是一种历练呢?真正在惊浪骇浪中成长起来的人,在逆境中苦苦求索成长起来的,才有可能会具有这个世界上最无价的精神品质,才有可能拥有一颗世界上最高贵的坚强跳动的心。我觉得,最大的快乐,是在拼博的过程中,而不是最后得到些什么。换句话说,重要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所以,我觉得,最好的父母,不是把现成的一切都交给孩子,相反,却应该把所有的一切都收回去,只留给他一片空白,最多只教会给他求索的本领,让他自己去拼、去争、去摸索、去奋进。至于过程中多跌几个跟头,多经历几场风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如果我们要真是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孩子,试想想,会不会让他从出生开始就养成了一切都无所谓的惰性?或许你可以教给他最好的功夫、赋予他最聪明的头脑、给予他庞大的财富和权势,可你能给他坚强不屈的品质吗?能给他一颗经历种种逆境强壮且能承受种种压力的心脏吗?能让他在将来的某一天,当真正的危机和压力降临时,他能笑傲一切,无论顺境逆境,都会坦然以待,不会轰然因为无法承压而轰然崩塌吗?或许您会反驳我,说就算是世家子弟,同样可以历炼,打磨心境,承受重压。但我要跟您说的是,不,不是这样。因为他们从出生开始,就已经在骨子里养成了一种尊贵感、骄傲感,就算他们刻意地自我加压磨炼,家族有意锻炼,但在内心深处,他们也始终认为自己具有着天生的优越性,现在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自己以后更优越。仅此而已。并且,我要纠正您一个错误,人生,不是用来享受的,而是用来创造的。所以,人之一生,最大的乐趣也在于创造,创造一个全新的灵魂,创造一个真正的自我,而不是带着俯视众生的尊贵侧卧于美梦牙床上,在慵懒的疲惫中惬意地死去。”梁辰摇头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要答应与雨恬结婚?难道你想你的儿子在你所说的那种慵懒和疲惫中惬意地死去?就算有为也是无为?”蓝天放沉默了一下,缓缓问道。

    “呵呵,我是被迫的,有时候,压迫太强,也只能顺势而为了。蓝家主,其实我也并非是一个食古不化的人了。”梁辰笑笑说道,不过语气颇有些让蓝天放琢磨不定。

    “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不管你是暂时屈服还是另有对策,梁辰,你终究都要留下来。我宁可让你怨我一生,也不愿意我的女儿痛苦一生。你,跟我走吧,为结婚大典做准备。”蓝天放冷哼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无论如何,他今天也必须要为女儿完成这个心愿。

    “好,没问题。”梁辰居然再没有半点反抗,跟在他后面,起身便走。

    出了门外,一行人步行而去,转眼间已经来到了宗堂议事会的红楼。

    “姑爷,请吧。”周嘉鑫走了过来,将梁辰送上了红楼二层,那里,早就已经临时改造成了婚礼准备室,几百套奢华的结婚礼服长长地排成了一队,挂在不锈钢衣架上,任人挑选。单只这几百套衣服,就是一个无法想像的天文数字。

    就算这场婚礼有些仓促,但蓝家的排场和气派也不是普通世家能够比得了的。

    新娘子的化妆室和换衣室也在二楼,并没有单独分开。大概,因为梁辰是入赘的关系,所以也并没有那么忌讳了。

    周嘉鑫将梁辰“护送”到二楼便下楼去了,因为现在楼上蓝雨恬还要换装,并且二楼是清一色的女人,他倒也不方便进去。不过无论如何,梁辰想跑是不可能的,整个蓝镇现在集结了三千蓝家的警卫,梁辰就算是本事通天也别想跑出去。

    不过梁辰似乎并没有跑出去的意思,相反,再没有了当初的抗拒,此刻居然是面带微笑地走上楼来。

    见到了已经换上了一套白色婚纱的蓝雨恬,他居然走了过去,微笑道,“蓝小姐,今天你真美。”

    蓝雨恬显然没有料到他会这样说,顿时怔住了,一双秀目睁得大大的,望着他,满眼的不可思议。

    “怎么?你真的改变主意了?”蓝雨恬仔细地观察着梁辰的神色,感觉他好像有些不对劲,这并不像往日里的那个梁辰。

    “你的眼睛有些肿,声音有些哑,怎么了?”梁辰笑而不答,只是微笑望着她,走近过来,居然很关切地问道。其实他很清楚,昨天晚上的事情,蓝雨恬也是必定会知道的。痛失亲人,那种悲伤他能理解。

    蓝雨恬的眼睛登时就红了起来,里面浮现出了一片莹光,“你,你真的是在关心我吗?”她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你觉得呢?”梁辰望着她,轻叹了一声道。“我只是觉得,你很可怜。拼命地想挣脱束缚,想要真正的自由,可是现在,你却被别人利用了你的渴望与期盼悄然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你,给了你所谓的自由。”他摇了摇,眼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悲悯。

    “说来说去,你还是不想和我结婚,是吗?”蓝雨恬狠狠地咬了下嘴唇道。

    “还是那句话,如果心不在一起,结与不结,都只是形式。”梁辰摇头说道。

    “就算是形式,就算是个梦,我也要,总比什么都得不到的要好。”蓝雨恬轻拭了眼角,发狠似地说道。

    “形式,终会散。梦,终会醒的。”梁辰摇头淡淡地说道,已经坐在了那里,任由几个女子发型师还有造型设计师开始忙活起来,闭上眼睛,仿佛这具身体从现在开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蓝雨恬心底下升腾起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像是,梁辰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至于他倒底做了什么样的准备,她突然间有些不寒而栗,不想猜测,也不愿去猜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